✿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血界战线 札雷】HL补完计画-05 (完)

* 事件系/有自创角色(犯人+情妇)
 ---
    

  
  “啊,札布先生,早安。”
 
  札布瞪大眼睛,几次眨眼,甚至揉了好几次,眼前拎着自己马克杯的幻觉却没有消失。他甚至拉上棉被重新阖上眼──一定是我早上起床的方式不对。
 
  “那个?衣服先借札布先生的应该没关系吧,光溜溜的感觉不是很好,虽然裤子拉链拉不起来实在让人有点痛心……啊,可以的话我想去事务所和吉尔贝特先生要痠痛贴布,变回来的时候手脚敲到浴缸边缘就别提了,居然连腰都撞一个超痛的,出来的时候还踩到水滩滑倒,结果头又敲到墙……为什么?为什么我好不容易都变回来了还是这么衰?还是我根本变回来之后就应该干脆窝在浴缸里睡一觉,不该贪图柔软的沙发?”
 
  兀自啪啦啪拉说起话来的声音意外很有醒脑的功效。札布缓缓把棉被往拉下两公分,半张脸还埋在棉被下,眼神狐疑地盯着眼前那个看起来很像自己后辈,碎碎念方式也完全一致的生物。
 
  “……真的是雷欧?”
 
  闻言,对方愣了愣,没拿咖啡的手捧住肚子,张嘴就哈哈大笑起来,还笑到全身都在发抖。笑了好几秒还是停不住笑意,他终于决定先把咖啡摆到一旁的架子上,整个人蹲到地上去笑得痛快。
 
  “啊啊真是太好笑了,没看过札布先生脸这么呆过,哈哈,我的肚子好痛……”
 
  札布的脸上浮起青筋。他用力掀开棉被起身,走到那个还在疯狂大笑的家伙背后,等到对方察觉到覆盖在自己身上的阴影时已经太迟,只来得及发出“欸”的单音,人就被札布从地上捞起来,狠狠抱紧。
 
  “你这臭小子终于舍得变回来啦!”
 
  “痛痛痛痛痛──太大力了要死人了──真的很痛痛痛痛痛、”雷欧眼角迸出泪花,死命拍打札布后背,前辈才稍微放松力道,他连忙喘了口气又继续解释:“我、我也是半夜突然变回来,而且立刻又摔得头昏脑花的。不然你看我手上脚上都是瘀青,再加上头顶一个包,差点以为刚变回来就要面临生命危机……”说到这他心有余悸地呼了一口气。
 
  “笨蛋!半夜就变回来的话你倒是叫醒我啊!”
 
  “欸、没办法啦,我刚变回来也很困啊,随便卷条浴巾就在沙发上睡死了。”
 
  “你是猪吗!”
 
  “别这样、别这样──可能刚变回来消耗太多精力,我是真的倒头就睡,被叫成猪也没办法反驳没错啦!但我还是不想被叫猪好吗!”拜托不要,会觉得很受伤,很沮丧的。乌龟勉强承认也不是不行,猪的话实在是有点……尤其我最近的体重好像……哇啊啊啊!
 
  “你自己一个在那边碎碎念什么啊……”札布无言了。
 
  说起来这小子从刚刚开始就用这种气势拚命嘀咕吧。
 
  “你是太久没说话所以变成碎碎念的妖精吗?”
 
  才不是!雷欧说着失笑,他往床边一坐,歪头附和札布的吐槽:“复健也是很重要的啊。”
 
  札布挨着他坐下,左手从雷欧的腰际环过,把人拉进怀里,下巴很自然地顶到雷欧头上,还接获下巴太尖很痛的抗议,但他才不管,用被嫌弃的下巴蹭了蹭雷欧的头顶,感叹:“没想到我居然也有会怀念这丛超硬、既不润丝还不香的阴毛的一天,啊啊,果然还是这感觉最让人安心。”
 
  “你这说法听起来超像你把头埋在我胯下,很恶心好吗!至少也加个头……是说我到底得对这个蔑称吐槽几次啊!”只是,虽然嘴上热烈抗议,雷欧的身体却压根没移动分毫,他几乎全身放松地靠在札布怀里,纵容对方汲取自己的体温。
 
  札布满足地弯起笑。虽然等到他觉得自己终于抱够可以放人,已经又过了半小时。
 
  “总之,能变回来真是太好了。”雷欧笑着说。
 
  “就是说啊……嗯?”
 
  雷欧被札布扳着坐直,侧过脸,看他手臂伸直,从床头柜上捞过正在大力震动的手机,画面显示着史帝芬的名字。才刚接起电话,都来不及应声,上司一开口就是命令:“血界眷属出现了!雷欧莱姆德就算了,让他在家里待机,你用最快速度赶过来!”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抓着已剩下嘟嘟声的手机,与雷欧面面相觑几秒,札布先一步笑了起来。他晃晃手机,揶揄问:“说是‘雷欧莱姆德’留守喔?”
 
  “那‘雷欧纳鲁德’应该要出勤对吧。”雷欧也从善如流回应,果然札布立刻就笑了。
 
  “就是说啊。”
 
  他们一齐从床上站了起来。

 
  ※

 
  听说有成功还原的案例,奥莉维亚‧史密斯看上去却一点也不意外。
 
  “即使这种模样都还有办法被爱,垃圾们大概还有救吧。”
 
  被收监进潘朵拉已超过半个月,她似乎在监牢里过得相当好。在史帝芬与克劳斯前去与她确认解咒方法的时候,她依旧是刚被抓到时泰然自若的模样。而且,虽然有点不甘心,但事实确实如她到案时的口供,她所发明的药物“并没有任何解药”,她没有说谎──只是同时间也隐瞒了确实存在逆转药物术式的方法。
 
  针对这点,她不可置信回应:
 
  “哈?讲了你们就有办法去爱那些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吗?或者不讲就没办法爱他们?荒谬!”
 
  至于妹妹主动协助警方的事,她的反应反而相当冷淡。只在他们提起莉迪亚“误导式”的照顾方法时耸肩,吐出一句“我妹那只大概永远都会是那个状态”。她好像相当了解自己妹妹的个性。
 
  就跟札布猜的一样,莉迪亚‧史密斯并无心要让男友复原。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让男友变成“那个状态”,反而是她期待已久的。所以,虽未参与姊姊的犯案,她却在案发当天有计画地把自己的男友骗到附近,顺利让男友卷入混乱,变成只会叫她名字的水宝宝。
 
  “目的?嘛,就是制作听话的宠物吧。她好像很喜欢她姊姊做的那玩意。所以严格来说,她从头到尾也没有说谎。给我们的资料也确实是‘照顾’的方法,而非复原的方式……没想到会因此被摆了一道,幸好无事解决──呀,爱的力量真伟大呢,我都没想到到现在还有那么老套的解咒方式呢。”
 
  说完,史帝芬满脸灿烂笑意地替站在他面前的札布与雷欧大力拍手。
 
  两人顿时汗如雨下。
 
  雷欧紧张地凑到札布耳边,低声说:“史帝芬先生的眼睛完全没有在笑,而且不知道聚焦在哪里!”“不要深思!会很可怕!”札布同样脸皱成一团,声音听上去已有半分在哭。
 
  替两人打断来自北方大陆冷气团的是坐在更东北方的克劳斯。他才刚打开自己笔电,此刻双手交握,喜孜孜地看了看史帝芬,又望向札布与雷欧。打从潘朵拉回来后,他就一直是这般雀跃的模样。
 
  “既然如此,我们什么时候举办你们两人交往的庆祝派对,会比较合适呢?”
 
  闻言,札布和雷欧眼睛瞪圆,嘴巴开开阖阖好几次才终于反应过来。
 
  史帝芬算是见识到了,把原先已经快被自己冻到发青的小学生们重新升温煮沸,只需要克劳斯短短一句话的时间。他身后的珍也不知何时准备好V8,蹲在后头的柜子上,看上去早就找到个好的位置录影好一段时间,并没有遗漏刚才精彩的一瞬间。
 
  “不不不老板──”“克劳斯先生!没有要办!我们没有要办!”“而且话说回来我和这小子根本没交往啊!”“对、对对对──没有交往!还没有──”“……嗯?”
 
  发出疑问的单音,札布讶异望向第一秒就发现自己说错话,在地板上当缩头乌龟蜷成一团的雷欧。
 
  “好不容易从史莱姆变回来这次是乌龟吗!”
 
  札布满脸通红大叫,但他还是蹲下去,试图把雷欧从龟壳中拽出来。隐约间可以听到雷欧含糊碎念着“对不起……米修菈……哥哥我……是只胆小龟”。与那虚无飘渺的音量相反,他的防守倒是坚韧不屈。即使札布的外在攻击再强劲,他始终顽强地缩在原地。
 
  史帝芬哈哈大笑,回头望向搞不清楚状况,仍一脸慌张等待的好友,抓起桌上的手机,翻起行事历,随口抛了下个月组织可能的空档过去。

 
  而等到地上打闹的小学生终于发现上司擅自决定了派对日期,两人重叠的惨叫差点没掀翻屋顶。





END

这篇是去年七月某一个晚上的梦境,梦到雷欧变成史莱姆,而札布负责照顾他,最后让雷欧成功复原(还全裸坐大腿),以梦境而言算是个蛮完整的小短篇。结尾也解释了为什么雷欧可以变回来,是因为雷欧莱姆可以透过浇在自己身上的水来感知浇水的人的感情,「灌溉的水即是倾注的爱情」这样的设定。

因为故事特别有逻辑,起床之后觉得「可以,这很HL」的店长就开始筹备事件因果、反派,也陆续在八月补完大部分的剧情──然后就一路放到现在XD

所以还蛮开心能用「短时间内要生一本新刊」的理由逼自己写完这个故事,寒假场也结束好几个月了,按照当初说的正文全部公开,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评论(5)
热度(51)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