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血界战线】魔法の手

* 昨天睡前的脑洞超短打
* 是抱着上司组的心情写的,但只有一点点要素
---

 
  Magic Hand -魔法の手-

 
  即使不睁开眼,他也知道自己正杵在干燥的荒原的中间。
 
  脚下布满焦土,空气了无生机。在完全保持静谧的世界中,脚下的土是黑色的,天空蒙着淡一层的灰,看不见任何的星体。周围很干燥,彷佛稍不留神就可能到达燃点;与此同时,歪斜长在荒原边缘的枯木群,树梢却结着永不融化的冰晶。枯木再往外就是森林了,交杂的树干背后暗影幢幢,属于旧友的,或者敌人的幽魂,在夹缝中伺机蛰伏。只要他想离开这里,就会被积累的生命从后头追赶而上。
 
  细碎的耳语声正在鼓噪,他心如止水,对这种梦境特有的氛围毫无惧意。
 
  他当然知道自己在作梦。
 
  因为工作的关系,他相当浅眠,事实上并不常作梦。梦境是深眠时为了让司长理智的左脑休息,而将主控权转给纯粹感性的右脑。此时右脑会由人生所有的记忆中零散取出或轻或重的符号,重新乱无章法组合的场景。因此,只要作梦者的记忆中确实存放着对梦境的理解,将这种理解被一齐释放到梦境中也不算太困难的事。他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掌握这个诀窍。
 
  称不上是恶梦。那些是过去的累积,是一路走来背负的经验。它们不曾成功绊住他,只是要他记得,当他选择往下走的时候做出的每个抉择,都拥有各自的重量。这并不轻松,从来就不轻松。
 
  不过,差不多也该结束了。他迈出离开的第一个步伐,树林里的黑影或快或慢窜出,如约朝他身侧急奔而来,可没多久,它们纷纷在一定的距离外止步,仅只保持浮动的脚步,游移地跟随在他的身侧不远处。
 
  感到疑惑之前,右手的暖意早一步回答这个问题。
 
  他手里提着一盏散发暖意的灯。
 
  他高举灯火,光芒温暖坚定,照亮了前行的路,照亮他的面容,也把同样的光亮打在他无防备的背后。手里的灯保障前行的道路,也替他阻隔深厚的威胁。而他握紧提物的手掌,知道自己也得保护这盏灯。
 
  想要往前走,谁都不能缺。
 
  他提着灯毫无迟疑地往下走,天空的灰开始从远方刷出粉黄色的渐层,很快地天就要亮了。
 
  然后他终于睁开眼睛。
 
  医院的天花板。这样啊。侧首望过去,窗外透着雾气洒进朦胧微光,渗进清晨的气息。他的挚友坐在靠窗侧床边的位置,腰板打直,见他醒来,终于松开包覆住他手心的厚实双掌。
 
  那双翠绿的眸子柔柔弯起。
 
  “早安,史帝芬。有哪里不舒服吗?”
 
  史帝芬摇摇头。克劳斯从位置上站起,“我去请吉尔贝特替你准备容易食用的早餐。”
 
  视线追随着克劳斯到对方出病房,史帝芬回过头望向还残留热度的右手。
 
  “……魔法的手吗?”他想起稍早前的梦境,忍不住轻轻笑了。梦境的尾声,正是那双手将灯交付与他,帮助他前行。
 
  他不着痕迹地握紧掌心。
 
  只要手里还握着那盏灯,他就能毫无顾忌地施展魔法。





END
标题:只是想到光影接了个魔术手
(店长每天都很无聊)

没有同名BGM。
魔法的手指述两人,灯火是莱布拉。

&发文的时候才注意到,今天是黑色情人节耶唉唷。


评论
热度(11)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