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卡带】A.S.o.M

>2012.02.13

>标题为一个人鱼的故事(A Story of Mermaid)缩写

>蠢萌架空向

---

 
  01.
 
  在北太平洋的深海里,有座名叫宇智波的人鱼村。里面的人鱼都是精英:有些力量特别强,甚至有办法打败他们的天敌鲸鲨;有些游得特别快,一个晚上就可以来回两大洋──虽然听说别部的美人鱼公主还能做到几分钟内就在几大洋中来回,真是奇迹。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鱼都继承这样优良的血统的。
 
  例如爱哭鬼带土,就一向是村里头的吊车尾。力气不大──拳头打在鲸鱼身上只是帮对方搔痒自己的手还得要肿好几天;速度不快──每次一让鲨鱼追上都要逃得哭爹喊娘的。
 
  ──这在人类世界,肯定是耻辱,而且还是耻辱中的耻辱。
 
  就幸好带土小伙子出生在人鱼世家,对于自尊心非常高的宇智波菁英们来说,哭泣简直就是种颜面尽失的行为,泪水绝对不轻弹加上太优秀了伤心处是什么可以吃吗?整村庄的人鱼几乎一整年哭的次数都比十根手指头少。
 
  但是,相信大家不会忘记,人鱼的眼泪等于真珠的事。乖乖,哭多少就有多少真珠,要是学孟姜女哭倒长城那可不是盖的,活生生的一夜致富啊!
 
  于是,随着带土一路成长过来,他们家从普通的珊瑚洞一路扩建,变成现在宇智波村第一大富豪。看得大家那个感觉是一个复杂呦。
 
  而从小到大哭习惯的带土,虽然很不爽自己什么都吊车尾,对于众人为恐避之不及的哭泣行为,也就大方以对,坦然得跟块海底大草原一样。你能嘲笑一个真正从心底坦然的人吗?
 
  不管你会不,骄傲如宇智波菁英们是不干这种事的。
 
  久而久之宇智波带土也就变成村里的一个宝。
 
  故事开始的这天,距离咱们的带土小朋友十六岁生日,还有一个礼拜。他正在听隔壁家的小天才宇智波佐助说,前几天他的鼬哥哥带他出远门,除了中途很帅气地刷了一个鲨鱼副本,顺便提高弟弟佐助技能等级外,还把佐助带去海面上看看外头的世界。这会,佐助就活灵活现给带土说那阳光有多耀眼、天空好蓝好漂亮,除了现在海面上的天气有点冷,一切都很美好,搞得带土很心动。
 
  但他也知道,要是他自己去,路上要遇到鲨鱼,可就变成鲨鱼组队刷落单人鱼的新手任务了,想去海上玩,就得果断放弃正面冲突,而是找其他旁门左道来下手。


 
  在宇智波村外几公里的联外道路上,有一个很有名的洞穴,里头住着一对乌鱼父女档,专门卖拉面的。爸爸呢大家都管他叫一乐老爹,因为他卖的拉面叫一乐拉面,小女儿则有个很可爱的名字叫菖蒲。
 
  虽是这么说,他们店里可不仅只卖拉面,还搞巫术的,所以他们也被叫巫鱼父女档。本来拉面店刚开张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店里的巫术可能是骗人的,可是后来亲眼见证一乐拉面全年二十四小时营业,从来不公休的奇迹,众鱼在疑惑之余也才相信了这项传闻。
 
  不过因为叫巫术的什么都很贵,大家去一乐还是都只吃拉面。
 
  但带土很有钱。所以生日这天得到爸妈那的远游许可后,他来到一乐拉面,是来问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安全到海面上去的方法。小女儿菖蒲就说,“这个简单,我们卖你吸引海龟的香水。你只要像浦岛太郎一样乘着海龟,就可以到海上去了!不过你记得别找回程的海龟,不然会跑到龙宫去喔!”
 
  之后为了交换去回共两罐香水,带土一头撞向墙壁痛哭一顿,掉了十来颗真珠,全交给笑咪咪的一乐老爹。然后他就带着肿包,准备收完找零就到外头的联外道路去拦海龟了。
 
  这时菖蒲又问他,“带土带土,你有没有看过小美人鱼的故事啊?搞不好你到海面上也会遇到漂亮公主耶,这样你不会想变成人看看?”
 
  “变成人?”带土从小到大没听过更没看过什么叫作“人”,就听菖蒲兴奋地给他讲得天花乱坠,听到最后带土悟了,原来所谓的人类就是没有鳞片的肉尾巴分岔之后不用在水里游而是在地上走的……妖孽啊。
 
  “不了不了!老子我才不要变成那种怪物!”带土觉得有点小生气。十六岁生日图个新鲜变妖怪的事实在太吃力不讨好了,而且他家在海里耶,会游泳的带土已经够out了,不会游泳的话那根本是out中的out!
 
  结果小姑娘就有点为难,“唉呦,可是现在没零钱找,加这罐药刚刚好耶。反正药你用不用都好,内服的很方便,你就带着看看嘛。如果看到喜欢的女孩子才不会后悔啊!而且加买这罐送袋子给你,你瓶瓶罐罐装里面,包准长途旅程都不会掉!”
 
  带土被唬得一愣一愣的,只能乖乖点头同意,其实他也不是很希罕对方找钱,反正随便哭一下就有了,可是有袋子好过没袋子,多个罐子反正不用也赏心悦目──连自己活生生被强迫推销了都不知道。

 
  招海龟那段就不特别说了,反正跟招公车很像,招到之后确定行驶方向是正确的、会到自己的目的地然后就往龟壳上面一趴,像投零钱一样打开一乐卖的海龟香水,海龟闻到香味立刻眼睛一亮,立刻带土好像还听到引擎发动的声音,海龟让他抓稳了,然后迅速就冲了出去,飙得那一个好快。
 
  带土这辈子第一次移动这么快,一开始觉得特兴奋,就像在坐云霄飞车,可是坐久了就累了,一面打盹还要一面小心不要松手把自己摔出去。两边的风景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去都不太有变化,擦身而过的鱼群也都“咻──咻──”还没看清楚就又在远方消失了,真是没劲。
 
  感觉上已经过了很久,带土才忽然觉得两边的海水的颜色变得比较透明,一抬头,他立刻就“哇!”的感叹出来,海平面上有朦胧的白色光茫渗透过表层的海水,随着海水摆动的幅度,那波光粼粼的样子刹是好看。这让带土忍不住期待起,如果突破那层像美丽布匹的隔层,外头会是个怎么样的世界。
 
  之后又过了半小时。用生理钟来算,带土的生日可能过了四分之三,差不多是该吃第三餐的时候了。带土这才想起来自己根本忘了带便当出门,待会看完海面上风景还得挨饿地在龟壳上折腾好半天才能回家呢。
 
  想想就觉得烦,幸亏大体上还是维持着好心情,没有被影响多少。
 
  接着,爽快一个“啵嚓”的声音,他穿越了水面。

 
  送走立刻踏上回程的海龟,带土看着辽阔的天空,突然觉得自己好渺小,心情也好宁静。斗大的黑幕上面,有一个特别亮的大圆盘高高挂在上面,周遭则点缀着好多亮晶晶的小点,三百六十度转呀转,看到哪里都是一大堆一闪一闪的亮点,好像在欢迎带土到海面上来。
 
  虽然肚子很饿,带土的精神还是立刻就来了。他大声唱着歌,然后朝着四面八方横冲直撞,游得没有目的也没有方向,只为了快活。
 
  他觉得自己十六岁的生日太圆满了,这十六年来第一次看到的海上风景,将会是他一辈子最重要也最珍贵的画面之一,让他到几十年以后也会清晰忆起这个晚上他所看到的东西。
 
  ──事实上到很老的时候,带土确实也还惦记着这个晚上,只是理由和他现在内心所想简直天差地别。他那时候就会看看旁边的人,大喇喇笑了,直说那晚上简直就是瞎猫遇上死耗子般的缘分,只要少这么一点点,就遇不上了。
 
  开心地游了半天带土总算累了。就整个人漂在海面上,看星星晒月光,觉得这海面上的生活倒也惬意,躺在这一点也不累,空气有点凉不过很舒服。只是没东西吃这点麻烦,可人鱼又不能不吃不喝当神仙的活。
 
  有点可惜,晚点还是得回家。
 
  带土大大叹口气,已经开始觉得舍不得。


 
  02.
 
  这已经是旗木卡卡西在海上漂流的第三天了。
 
  自从三天前他爸突然说要让他自主训练,把他从大型运船上放生到这艘既没桨也没帆的小舟。结果很不幸地,卡卡西从一开始非常有斗志地想求生,到这个时候也已经什么都无所谓了。背包里的干粮也只剩一块,吃完明天就等着坐吃山空。
 
  好一个晚上也无风雨也无晴。卡卡西望着满是星星的夜空,他一个人在小舟上,哪都去不了,还不等于死路一条?亏他还有耐心躺着看星星。
 
  突然听到水声,让已经很久没听见周遭动静的卡卡西忍不住爬起身查看。不看还没什么,一看不得了,几公尺外一浮尸,漂在那里竟然让卡卡西觉得对方很惬意。人都死了还惬意个屁!浮在那就是碍着他旗木大爷的眼。这样一股气上来,卡卡西也不管浮尸有多可怕了,用手划水也要滑过去看个仔细。
 
  但他才刚把手往水里一滑,那句看起来惨白惨白的“尸体”就起尸了,把他吓了好大一跳,立刻将在原地不动,和那个正瞪大眼睛看着他的“尸体”大眼瞪小眼。再下一瞬间,“尸体”迅速往下潜进海底,然后在卡卡西在船边还愣是搞不清楚状况的时候,那张湿淋淋的脸就以非常近的距离,出现在他盯着水面的面前。
 
  “赫!”相信他,惊叫是反射性的、理所当然的反应。
 
  结果对方也被吓了好大一跳,还用大嗓门立刻回口:“靠!吓死了!”
 
  现在到底是谁吓谁啦!卡卡西心有余悸地想,但他紧闭着嘴瞪着眼前那家伙。
 
  你看,虽然嘴里那么喊,已经确定应该是个“活人”的这家伙却没有退开,反而更靠近卡卡西,好像在仔细研究他的模样,最后还嫌高低差不满意,抓着他的船板撑起来身体靠得更近,像在仔细观察他整个人。
 
  时值二月,天气还很冷。卡卡西本来以为对方是尸体,也就不太在意他裸奔,但现在既然确定他是活的,忍不住就关心起他这样裸泳会不会冷。
 
  但卡卡西还没机会开口问,那人就伸出湿漉漉的手往他的大腿摸,害他吓了好大一跳,只能抓住对方的手,谨慎地问:“你想做什么?”
 
  对方一脸无辜,好像觉得卡卡西阻止他的行为非常奇怪,“就想看看妖孽分岔的尾巴长什么样子,你把这块东西脱掉好不好?”他用手指戳戳他裤子。
 
  哈?分岔的尾巴?卡卡西有听没有懂,直觉自己被性骚扰,就要开口拒绝,结果对方彷佛想到什么关键似地往后退开,笑着说:“喏!你看!”
 
  下一刻,旗木卡卡西见证了传说。
 
  ──他眼前这只,居然是传说中的美人鱼!
 
  但……为什么会是男的?心里还在困惑,那只甩尾的人鱼已经又回复原本靠在船边的姿势,笑咪咪地看着他,“怎么,你这会总得让我看你的尾巴了吧?”
 
  他一脸就是互相互相的模样,好像真的只是想看人类下面不长尾巴长什么。卡卡西沉默了一下,就开始脱鞋子,“你等等!”
 
  人鱼就趴在他一脸好奇地看他动作。卡卡西把脱好的鞋子和袜子放到船尾,再慢慢把裤管卷起来,两腿都卷到大腿的高度。
 
  “我们管这两只叫脚,生活在地上没有水,都是用走的。”卡卡西动动自己的脚,然后和对方解释。
 
  “好奇怪啊!”人鱼哈哈笑着说,看着他的脚,双眼发亮,还兴高采烈地问:“我能摸摸看吗?……有肌肉耶!还有长头发!感觉好像变形的手喔!”
 
  得到卡卡西应允的人鱼开心地来回摸他的脚,把腿毛叫头发,还捏他的肌肉。人鱼的手滑滑软软的,感觉和常保养的女人手心触感没什么两样,令人羡慕的是,即使泡在海水里很久,那双手却没有起皱,摸在脚上只带来痒痒的感觉。
 
  “啊,对了。”过一会人鱼才依依不舍地收手,“你叫什么名字啊?”
 
  卡卡西立刻报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很快就得到对方的名字:宇智波带土。带土笑得可开心了,一副两个人这样就结拜的样子。
 
  然后带土就问:“卡卡西,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卡卡西想了一下,才说:“我正在回岸边的路上。”
 
  “岸边?”带土还挂在他船边,一脸疑惑。
 
  卡卡西就跟他说,这世界并不是只有海,其他很大部分是陆地。人类在陆地上生活,比起海洋也有形形色色的风景。带土听了之后眼睛再度闪闪发光。他看了看自己挂在身上的袋子,摸摸袋子的形状,想起里面有一罐药水可以把自己变成人类。
 
  虽然不久之前他还觉得人类这种东西根本妖孽说……
 
  还在想着,结果他饿了很久的肚子却叫了。
 
  “咕噜咕噜──”带土脸一红,立刻缩到海里面,空留原地一堆气泡股鹿股鹿冒上来。卡卡西看着就笑了,伸手去捞那块水,要带土出来。
 
  海水被他拨得波汩有声,一会后才看到对方有点犹豫地探了半张脸。卡卡西见他出来了,就问他:“人鱼都吃什么?”
 
  “当然吃鱼虾,还有海藻啰。”带土整颗头都冒了出来,说得理直气壮,铿锵有声,一副这种简单的事情为什么需要问呢。不过没几秒他又补充:“嘿,我们也吃一乐拉面!”
 
  这会卡卡西已经默默翻出背包里最后一块干粮,将包裹的塑胶袋撕掉,拿给他,“这东西我们叫干粮,虽然不是很好吃,不过还是能填饱肚子,你吃吧?”
 
  带土有些犹豫地看他,过一会才伸手接过去,露齿一笑,“你人真好。”接着就把东西拿到嘴边喜孜孜地吃了起来。
 
  卡卡西就趁这时间把裤管放下,鞋袜穿好。整理好后他盘腿坐着,看带土一脸好像在评量干粮味道般咀嚼,把脸颊都吃得鼓鼓的模样。就觉得他很像仓鼠,又傻又天真,可爱得要命。
 
  只是接下来这只宠物般的生物却在吃饱后做出让他很傻眼的事──卡卡西反应非常快,在对方头要撞向他的船之前,立刻伸手挡住对方的脸。
 
  “你做什么?”卡卡西皱眉问。他刚还在想这只人鱼对话起来太流利通顺好像有点不正常,果然,才一个不留神对方就开始发癫了。
 
  对方瞪大眼看他,好像很不能理解卡卡西干嘛阻止他,“我想办法弄哭自己,你别拦我啊?”
 
  卡卡西才觉得他简直不可理喻!“好端端的干嘛弄哭自己?”
 
  带土一听就笑了,“你别管,待会就知道了。”随即又要去撞船,卡卡西这次只好直接抓住对方双肩,一脸无奈,“这样吧,你真那么想哭,别用这种害人害己的方法……”要是撞烂他的船怎么办?
 
  ……虽然本来就不指望能再撑多久,但也没有必要消极到自取灭亡啊。他叹了口气,说:“不然这样好不好?换个方式,我捏你脸颊?”
 
  带土就瞪他,看上去有点不服气,“老子可不想让你占我便宜!”
 
  卡卡西沉着脸不肯退让,“我也不能让你占我船的便宜,翻船我可玩完了。”
 
  于是带土妥协了,游得近一点,视死如归地仰起脸,“好吧!你捏,不过最好是让我没心理准备,一次就很大力,效果要能立竿见影,否则我跟你没完……噢!”
 
  还没说完,秉持着“你要求,我照办”的卡卡西已经使尽力气往他脸捏下去。带土吃痛,还没反应过来双手已经下意识捧在脸颊两边──长年养成的习惯,妥妥当当的。接着就等因为生理刺激而留下的泪水滚落在双手手心里,变成一颗颗价值不斐的真珠,没一会就聚集了十几二十颗。
 
  “框……晃缩,混痛……”快放手,很痛。带土眼里还含着泪水,眼神哀怨地瞪着那个因为看傻了而忘记停手的某人。卡卡西这才像电到一样收回手,又过了一会才想起来应该要道歉。
 
  不过在那之前带土已经一脸笑意地把那满手的真珠塞进卡卡西手里,“嘿,这是一点点报答的心意,你请我吃了顿救命饭,我可感激的。”
 
  卡卡西愣愣看着满手真珠,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傻子……这人鱼是傻子中的黄金宝库。
 
  但他握紧那些真珠,一点动摇也没有地摇摇头,“这回礼太多了,更何况我过几天也要死了,用不着。”说完就要退还给带土。
 
  带土立刻吹胡子干瞪眼地大呼小叫起来,“<span style="font-family: 新细明体;">老子我多的是,哪还需要你还?你收着就是!不收就全丢海里去!而且谁准你死了!你这健康的人睁眼说瞎话!”说话的时候手背在身后,死都不肯去接回自己的真珠。</span>
 
  卡卡西就笑笑,不回他话。要是这傻人鱼知道自己吃掉他最后一份食物,肯定会内疚到睡不着觉。他们萍水相逢本是有缘,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开心聊天,实在不忍心破坏人鱼那份单纯的喜悦。他知道,对带土最好的方式,就是啥也不说,等到这傻人鱼自己觉得无趣了,乖乖踏上回家旅程。
 
  却没想到带土却很认真地凝视他,双手在沉在海里的袋子里翻翻找找,最后掏出一个罐子,“……是不是因为你没办法到你说的‘岸边’?”
 
  卡卡西默不作声,看着带土说完,抓着那罐子盯着看了很久,才彷佛下定决心把瓶子打开,里面的东西全倒进海里。
 
  “我想,你想去的地方一定离这海很远很远,不然你看起来这么厉害,怎么可能会到不了?要是我不是吊车尾,说不定我就可以拖着你的船带你去,但我从小就什么都比不上人……”他说着苦笑了一下,害卡卡西几乎都要伸手去摸摸他的头说没关系。可是他还没机会,那一瞬间失去光芒的眼睛又熠熠生辉了起来,“明明知道自己做不到又要逞强的人鱼很渣,但因为很渣就抛弃伙伴的,更是渣中之渣!”
 
  卡卡西一怔,听懂了之后就觉得好笑,现在是在演桃太郎?这小子只不过是吃了他一块甚至不太好吃的干粮,这样两人就变成还不能抛弃对方的伙伴了? 
 
  ……哪来这么笨的人鱼?
 
  但意外的,卡卡西并不觉得讨厌。他爸爸也最重视伙伴了,从别人口里听到彷佛是从他爸爸口里说出来的话,他只觉得好荣耀又好温暖。
 
  甚至说不出任何话来拒绝这只人鱼的好意。


 
  03.
 
  海龟是在十分钟之后来的。当那只海龟探出水面之后,带土几乎是欢呼着就扑上去,“这不是刚刚那个海龟老爹嘛!”声音都带着笑。
 
  海龟嘴巴开开阖阖,然后和带土两个人对话起来了。卡卡西理所当然地听不懂那们在说什么,海龟的声音他几乎听不到,带土听上去也是一副牙牙学语般哼哼唧唧的,要不是刚还跟他字正腔圆地对话过,他都要以为海中生物毕竟还是海产类的,长得再像人也不该有人的智商,从喉咙里滚出来的是意义不明的字句,正常。
 
  这样看来,他们人鱼身上肯定配载一个多种族语言转换器。你看他把海龟话说得真好,彷佛那是他的母语一样,一面快速地说着一边还有说有笑的。
 
  另一方面,丝毫不知情卡卡西思忖的带土只是拍拍海龟的背:“怎么又是你?”
 
  老海龟扬扬眉,神气地用前足的鳍拍拍他的手臂,“闻到你袋子里的味道,知道你身上还有另一罐,就想说你回家一定叫上我,我就先去附近绕绕等你叫我啰!要知道这里可没什么海龟,你手上拿着那罐,要是这范围内找不到特定对象,也是会失灵的……”他看带土一脸心有余悸的样子,“就知道你小子不知道!”
 
  带土整个抱住海龟,一脸感动,“老爹啊我可爱死你了!”
 
  “哼哼,所以你现在要回家啦?”
 
  这下带土可僵住了,呵呵干笑两声,才吞吞吐吐地说:“……没、没有……我要去岸边。”
 
  海龟就奇怪,“你小子去岸边干嘛?该不会以为自己自己可以遇到王……,你是公的应该是遇到公主,然后变成人迈向幸福结局什么的?”老人家立刻报以鄙视的眼神,用点点眼看他。
 
  “算了吧,就你这长相……虽然人鱼很萌,公主还是会很为难的。”啧啧有声。
 
  带土瞪大眼睛,立刻啧了声,呿道:“说的这都什么呢?你们嘴里说的那啥骗小孩的童话故事,老子才没看过更没兴趣好吗?”
 
  要不是不久前菖浦还跟他说过,他包准连老海龟现在拿来调侃他的梗出自哪里都一头雾水好吗?公主?公主你妹!
 
  他就一副无奈地比比身后的船,“看到没有,那边有个人说他快死了!我不希望他死掉所以想送他回家。”
 
  海龟这会才注意到被带土挡住的小舟,还有卡卡西。
 
  “……哇靠,你真捡到王子啦?”它一脸震惊,一脸就是“就凭你这小子”的不可置信,“老人家我活了快一百岁,这下真的大开眼界,这世界果然无奇不有。”
 
  带土听了第一时间没抓狂,只是很快地回头看了一下卡卡西,然后又转过来,摆摆手。
 
  “那家伙看起来那么落魄,怎么会是王子?看起来老子家都比他有钱咧!”
 
  老海龟笑笑,“我哪知道。喂,你真要送他回家?”
 
  带土想也没想就点头,“送啊。难得交到的朋友。”
 
  “可是你只有一罐药水,这样你自己就回不了家啰?”
 
  带土顿了顿,还是没迟疑地点头,“没关系,我能游回家。”然后他笑了,“可是他不可以。”
 
  又过了会之后,和卡卡西商量一番后,带土开始和老海龟讨价还价,关于最重要的:卡卡西到底是否要弃船的问题。为了卡卡西好,带土当然是希望能用卡卡西背包里的绳子拖着船跑,毕竟驮着人在海平面移动速度出不来,但若要进到海里头,卡卡西就苦笑着说,没办法憋气很久,他靠鼻子呼吸。
 
  死拖活赖总算和老海龟敲定了,还约好之后它去找带土,带土再额外加送一打海龟专用香水送他。带土立刻开心地告诉卡卡西。
 
  “好朋友一场,希望你可以顺利回家!”然后笑着挥挥手要送卡卡西走。
 
  卡卡西听到他的话,明显地皱起眉头,但开口之前想想,眉毛又放松开来,“也是,没理由让你还送那么远。”但他为了安抚带土扯开的笑感觉有点失落。
 
  于是带土立刻就犹豫了起来。一路陪着卡卡西回家,路上还能继续聊天什么的他当然也很向往,可是这点路他搞不好还能自己独立回家,要真送他到那啥劳子岸边,别说是回家路上会不会遇到危险,他连记不记得路都有问题。
 
  也就迟迟不敢回卡卡西话。
 
  这时前面的老海龟游过来,看不懂两个人对视的含意,只是又用鳍拍拍带土的手臂,问:“怎么,小伙子你准备走了没有?”
 
  “喔、喔,我送你们走之后就要回家啦……唉呦,哪里不对又打我?”
 
  老海龟一脸恨铁不成钢,“现在的年轻人真糟糕,驮船交给老年人做,你倒好,只要想办法回家,门都没有!你当然是要跟着走,在我累的时候和我换个手啊!”
 
  “嗯……啊!当然好啊,我跟你们去。”愣愣接口之后,带土忙不迭点个头。这会老海龟看着看着脸色又怪了起来,“现在的年轻人真奇怪,明明赶着回家,把人留下来做帮手的时候居然却又一脸乐颠颠的,都不知道在笑啥。”
 
  听老海龟这么讲,这才查觉到自己笑得很开心的带土连忙捧着脸摸,确定自己嘴巴上扬的弧度确实非常明显,这才收起笑脸,纳闷地嘀咕:“真奇怪……”
 
  不过很快就后想通了他又笑,快快乐乐地在老海龟的壳上用卡卡西的绳子绕了好几圈,最后打结绑紧。
 
  后来卡卡西问他怎么那么开心,他咧齿一笑,说:“因为现在能送你回家啦。”丝毫不觉得自己的回答抱持太多好意,简直傻气兮兮的。
 
  原本还在纠结的选项突然少了一个,别无选择时反而会松口气,果然很奇怪啊!不过,不管二择选项两方是否都具有让人难以抗拒的诱惑,只要其中一方消失了,不再有取舍的必要,心里除了一咪咪的遗憾,更多的果然是单纯的欣喜。
 
  而带土真的很高兴,不论自己是否回得了家,他都能送卡卡西回家了。


 
  04.
 
  后来带土就一直跟在卡卡西船边,偶尔和老海龟换手。老海龟拉船的时间比较长,那时候他就会和卡卡西聊天。
 
  不过因为带土也不太习惯在海面上游,尤其还要追着船速,常常聊一聊就会气喘吁吁的,到后来他就不干了,让卡卡西说故事给他听。
 
  卡卡西就笑,“你喜欢听故事?”
 
  “反正你没事,说话给我听,不然无聊嘛。”
 
  卡卡西看了看他,突然就趴在船边问他,“喂,带土,你们那边知道一个叫‘美人鱼’的故事吗?”
 
  带土看着他的表情瞬间变得很囧。
 
  “是怎样每个人都要和我说一遍……”他自顾自小声咕哝了一番,才又回复正常音量说:“我自己是今天第一次听人家说,但好像大家都知道。”
 
  反正内容不就是某个母人鱼爱上一个人类王子,死缠烂打变成人追着王子,结果人家早就有别的结婚对象,结果她饮恨变成泡沫……之类的?
 
  卡卡西听了爽朗地笑,“傻带土,你这简略版完全曲解故事的意思。”
 
  带土闻言,瞅着卡卡西看了会,突然就有点不好意思。他平常也常被念傻傻笨笨的,但被卡卡西这么说,好像就有点宠溺的意思。一点也不会不开心。
 
  “那你倒说说看?”最后他只好佯装好奇地说。
 
  真的卡卡西就讲起了那个听说在人类世界也家喻户晓的故事。带土听得愣愣的,人鱼成家立业其实很早,而且因为海底没什么娱乐,通常一看来二看去看上眼就在一起了,想要小孩的就结婚,玩玩的则归玩玩的,大伙来来去去,也没什么规矩。
 
  就和其他海底的生物没什么两样。
 
  ──哪怕宇智波村的人鱼都又聪明又强悍,说到底还是没什么两样。
 
  所以卡卡西所说的,那个向往爱情的小人鱼他不认识,也不知道到底是多么炽烈的感情,才有办法支撑着她在暴风雨中把王子救上岸,唱歌给他听,回家之后还心心念念着想和那王子在一起,不惜失去声音也要变成人,走到王子身边,继续她那无法传达的深情。就算没有被认出来也没关系,就算声音传递不出去也没关系。
 
  或许她和王子确实是情投意合吧。带土不解地撇嘴,可是情投意合又怎样呢?那笨人鱼,坚持人家喜欢妳,但说穿了,王子还不就喜欢一个能救他的人,是谁都可以。她却为了这么一点点的好意就拼命成那样,真不值得。甚至最后连变回人鱼的机会都失去了,变成朝阳之前的泡沫。
 
  “所以说,我们的女孩子不干这种事的。”带土听完故事只是哼哼,一副这种故事老子一辈子都不懂那有什么好感动的。
 
  卡卡西看了好笑,就问:“那你有没有喜欢的对象?”
 
  说到这带土就尴尬了,“我在我们村庄都被叫爱哭鬼……你刚也看到了,也因为这样我家很有钱喔,反正也习惯了,也不怕告诉你。不过要找到喜欢的女孩子人家也不会喜欢我……”
 
  “哪会,你个性好,我也喜欢你。”看带土说着自个儿丧气了起来,卡卡西都想摸摸他的头了。
 
  带土就很感激地看着他,“你人真好。我回家之后肯定也不会忘记你。”
 
  而卡卡西这一听,才忽然想起:没错,当他们到达岸边,自己回到陆地上去,相对的,带土也得回海洋去了。虽然也不是天人永隔那种分别,但也差不多了。人和人鱼,两个依存环境如此不同的种族,以后想见面是很难的。
 
  他们之所以能认识,是刹那分之一的可能性所造成的缘分,只要差一点点,彼此在这汪洋大海,肯定是遇不到的。
 
  卡卡西忽然就觉得有点不舍得。当然他也知道,有些交情是困境中产生的。那种关系虽然珍贵,却很不实际。能一起共患难的朋友,不一定能一起生活。
 
  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两人聊完人鱼的故事没多久,带土就潜下去代替老海龟拉船了,卡卡西只好叹口气,一个人看着天空发呆。

 
  看到陆地时已经是隔一天快中午了。卡卡西前一天没吃晚餐,晚上睡了一觉,再起来的时候有种死过一遍的感觉,虚虚软软的,饿得前胸贴后背。灼热的太阳简直像在示威一样可恶又刺眼。
 
  这会是老海龟在拉船,带土则不见人影。后来才听说他去抓鱼给老龟老爹吃,同时他也抓了两尾鲜美的活鱼丢上卡卡西的船,扑腾扑腾的在船尾乱跳。卡卡西失笑,觉得对方好像自己养的猫,还会去抓老鼠抓鸟给主人献宝一样。
 
  “你们鱼都直接吃吗?”他看着带土颇有精神的样子,忍不住问。
 
  带土就瞪圆眼睛看他,“怎么可能?”这才像反应过来一样,嘿嘿了两声,“抱歉啦,我可没什么手艺,不太会处理鱼,刚才随便抓几只虾子和大贝壳,想说吃个饱足感就算了……还是我也帮你弄两个贝壳给你?”
 
  卡卡西笑笑,“那你还饿不?”说着就掏出背包,说:“老爸把我丢在海太深的地方了,要再靠近岸一点,本来我也有打算自己下海抓点鱼来吃,而且担心遇到危险也有准备刀。你等等。”他从包里翻出把匕首,伸手把船尾的鱼抓过来,俐落剁掉鱼头之后,就开始刮鱼鳞;剖开鱼身,把内脏清干净,再把鱼肉切成生鱼片的样子,动作熟练俐落。另一条鱼也如法炮制。
 
  带土挂在船上看得目不转睛,“你还真厉害。”
 
  “只是多少会一点。”他拿了两块喂到带土嘴里,自己也吃了起来。


 
  05.
 
  后来道别的时候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卡卡西打闹地背着包包踩上久违的陆地,虽然是大块的岩石,但少了在海上那浮沉的晃动感,一下子就踏实很多。他几乎想要欢呼,这辈子从没那么喜欢那些石头。不过他还有事情要做。
 
  于是他在岩石上坐了下来,对上正和海龟一起浮出头,直勾勾看着自己的视线的带土。带土看上去有点紧张,好像不知道要说什么,又舍不得这样一声不吭就分开。
 
  难得交到的,可能一辈子也不会见到的朋友。
 
  “呃,多保重?”先开口说话的是带土,他的声音干干的,不太知道这会到底要怎么应对,只能仰望着卡卡西,等待彼此都能爽快地背过身去的时间点。
 
  没想到卡卡西也只是点点头,把眼睛弯成一弧圆润的环,笑容就像从缝隙里冒出的气泡一样轻飘飘的,不太真切。
 
  快说点什么嘛。带土有点不爽,他觉得嘴角都要笑僵了。旁边的海龟老爹摇摇头,看不下去,先往下遁进水里,不想理会老爱纠结来去的年轻人。看得一旁的带土就更焦急了,没说话归没说话,老爹只是在他旁边都可以壮点声势,至少可以让他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嘛!
 
  就在带土几乎觉得拿头去撞岩石转移注意力是个好办法时,卡卡西总算开口了。
 
  他说:“带土,谢谢你。”
 
  然后又笑。带土看傻了,一下子才想起来要故作声势,咳了两声说不客气。然后还要装出一副大爷我没在介意的样子说:“好啦好啦快说再见,我也该回家啦!”
 
  “不说。”
 
  突兀的一句插进带土本来还想洋洋洒洒说的海洋故乡多美丽长篇大论里,硬是让他想好的一堆话现在什么都说不出来。他只好傻眼地看着这么说着的卡卡西,希望他再多说两句来化解两人面对的这个词穷困境。
 
  结果卡卡西又只是笑。
 
  笑屁啊!带土心里很不是滋味,忍不住就说:“不说喔?那我走啰!”
 
  “带土。”语气里都带着宠溺。被这样叫了,原本已经半个头埋进海里的带土只好摸摸鼻子又浮了上来,一脸就是:你到底想怎样?
 
  “我们人类,‘再见’有两个意思。一个是改天见,一个是再也不见。你说我们该取什么意思好呢?第一个不切实际,第二个又很遗憾。所以,我们就不说再见了,这样好吗?”
 
  带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点点头。然后他和卡卡西互望,觉得好像差不多了,才讷讷说:“我回家了。”
 
  这次卡卡西没有拦他。只是带着微笑看着他消失在海底。
 
  这也是一种道别的方式。





 
  5.5
 
  带土又看到星星了。
 
  只是这次他一点也不高兴,只觉得很冷。他爬上岸边的礁石,开始摸摸自己白皙的脚,看上去就和卡卡西的没什么两样,只是白了点,也少了点肉。
 
  他皱皱眉,把脚伸直。算了算了自己到哪都是弱不禁风的白斩鸡,有在怕吗?
 
  然后他忍不住把视线放到自己双脚之间的二两肉上。这东西是干嘛用的?他去拨拨它,立刻全身打颤,不好不好,这么敏感的东西八成很重要很难搞,索性就不去管它。他就盘腿坐在卡卡西之前坐着的岩石上,忍不住回想起小美人鱼的故事,然后忍不住叹了口气。
 
  到底为什么那只人鱼变成人之后会被王子捡回家啊!怎么捡的啊!他一时兴冲冲就忘记卡卡西家可能不在这里,要是他家在很远的地方,就不会再回来这里了吧,想着他就苦恼了起来。
 
  下午和卡卡西道别之后,虽然他和老海龟套好交情,对方也愿意载他回去,可是老人家需要休息,就说三五天之后再出发,叫他自己这阵子想办法找乐子。
 
  带土立刻就想起刚分别不久的卡卡西。他抓着身上的袋子,摸着最后一罐药水的轮廓。老海龟也看到了,闻闻味道,就说:“你要用了那东西跟你那朋友到岸上去,像小美人鱼一样回不来怎么办?”
 
  带土皱皱眉,咕哝:“有这么衰?反正我还能说话呀,要真遇上喜欢的女孩子被对方甩了顶多拍拍屁股回家?”菖蒲送他出店门前有跟他说,药的效用只有几天,差不多就老海龟想休息的那些个天数,他不趁这时候去找卡卡西那不是很可惜?
 
  结果带土下定决心的结果就是,看着空荡荡的海岸线,发觉卡卡西已经走了很久的事实。
 
  他居然就这样跑了。带土简直傻眼。那这样变成人类的他要怎么办呢?躲在岩石后面生活好几天?
 
  想想就觉得自己简直和个笨蛋一样了。带土又想哭了,就不知道变成人之后眼泪还会不会变真珠……
 
  幸亏在他想跳海的心情都有了的时候,他又听到那个总是带着一点笑意的声音,就在他后面响起。
 
  还来不及回头,一块还带着温度的布料就盖到他头上。
 
  身后那个人笑着说:“喂,小美人鱼,要不要跟我回家?”




---

一见钟情什麽的果然对我来说太难了(说服不了自己XD)

结果和最近一起在写的那篇两篇都是想得美美的最后一点奸情也没有咳咳……

总之带土生日快乐!喔今天是老弟生日老弟顺便生日快乐!


最后卡卡西是觉得放心不下就回来看看,他有想过带土可能还会在原地待一下,不过倒是没想到对方会变成人。他爸和部下们就落脚在附近的村落等他,因为这个海岸和卡卡西被丢下的地方基本上是直线距离,所以会遇到是情理之事。至于小美人鱼那个可能是女主角有装皇宫海岸GPS吧童话故事超坑爹我会说吗XDDD

要是卡卡西没回来看,冲动的带土小朋友真的可以去跳海了XD


评论(6)
热度(73)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