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卡带】卡带

>2006.07.04

---

 
  ──人的一生要有几台……收音机?


 
  卡卡西有两台收音机,放在房间的角落。看上去大概都有十年以上历史,是早就该被汰旧换新的东西,偏偏,它们就是还在那,而且继续被使用着。
 
  因为,卡卡西说真的,还算个蛮念旧的家伙。
 
  从这两个收音机,到窗台那个老爷钟──甚至是这房间所有你认为应该快变成古董,那些阿猫阿狗的东西,他……全都舍不得丢。而事实上,念旧并不是什么坏习惯。瞧,一票粉丝感动得紧咬手帕掉泪咧。
 
  可是,当卡卡西缓缓走到其中一台看起来似乎“比较”新一点的收音机,然后亮出那卷新得闪光的录音带──《亲热天堂电影独家幕后花絮怀旧典藏版原声录音带》──准备播放时,众人全傻住了。
 
  卡卡西竟然喜孜孜地将前头提到的那卷珍贵录音带就这样放进那台不知道还能不能用的收音机里,然后按下播放键。
 
  ……说真的,爱用旧物其实也是有坏处的。
 
  正当卡卡西脸上出现不知道是因为害羞或者其他缘故而出现的红云,像个怀春少女般坐在收音机前等待播放的内容时,大家一致认同会发生悲剧的事果然成真了。
 
  “大家好,我是饰演女主角的雪绘绘绘绘绘──……咔。”
 
  几朵乌云飘到震惊的卡卡西头上,然后落下一堆会砸伤人的冰雹──而这代表泼冷水的等级又升高了,直接降到零度以下结冰。
 
  “不会吧,竟然卡带了……”从收音机中拿出带子被弄乱的珍藏录音带,卡卡西心疼地直皱眉。才刚买的耶。
 
  ……是的,卡带。

 
  在卡卡西心情不好地晃到店家打算去“理论”为什么新的录音带会卡带,而完全不肯检讨自家的收音机太年老的当头,我们来研究一下他被众粉丝所熟悉的房间。
 
  嗯,就来研究一下床头那张小时候的小组合照好了──镜头不情不愿自其它地方拉到床头,而配合镜头不满的,还有那群有所期待粉丝们的叹息。
 
  嘿!来来来,别理会观众们的抗议,我们继续研究那张照片。看到了吗?你们看到左右两个倔强的可爱少年了吗?看到请和我喊一下:“怨念大好!”
 
  咳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台卡带的年老收音机,就是这两个小家伙在小时候一起买的。



 
  小卡卡西默默看着不请自来的访客──宇智波带土。
 
  带土总是带着一副护目镜,个性上有些单纯活泼又直言大方的他,遇上了老是一副跩样,有点阴沉的天才卡卡西,自然是怎么看都不顺眼。但是,除了平时任务上把卡卡西死对头外,其实他还蛮喜欢卡卡西这家伙的,前提是如果这家伙能更加善对待他的话……
 
  “喂,卡卡西,你难道还在用你爸爸留下的收音机吗?”看着对方拿着一卷录音带,打算放进那陈年的古董时,带土不禁畏惧地后退几步。
 
  ──干嘛他每次来,卡卡西都用那恐怖的噪音招待他呀,要增加死对头的气氛也不是这样子的吧!他不爽地盯着卡卡西,然后再看向那台会走音,而且还会断断续续播放的收音机,眉头锁得紧紧的。
 
  卡卡西很酷地哼了声,背对着带土的他不打算回头过去,让带土看见他眼中的算计。而为了实行他的算计,他便面不改色地播了音乐,然后才转过去和带土面对面。而即使听着恐怖的音乐他还是面无表情。
 
  可带土就不一样了。他无法忍受地摀起耳,颜面扭曲。然后他心中对卡卡西的怨念指数又往上攀升,要破百嘛──只是指日可待的事。
 
  “啊──”过了一会儿,没耐心的带土便跳过去切掉了音乐。“我们现在去买一台新的啦!顶多我帮你出一半嘛,不要再用这台了啦!”他很慷慨地大喊,为了自己耳朵的幸福,牺牲是必要的。
 
  卡卡西沉默一会,而眼底闪过抹得逞的光芒,“……你说的话,我可是记住了。”听见这话,带土先是沉默地看了卡卡西好一会儿,接下来……
 
  “啊──我竟然被设计了──卡卡西你真的很奸耶!”他咆哮。
 
  看着活像喷火恐龙的带土,某个很奸的少年心情很好地站起,拖着满肚子火的他就要往电器行移动。



 
  是的,他们合资一起买。
 
  也正因为是带土和自己一起买的,所以卡卡西现在还在好声好气地与老板打商量,再换一卷录音带。可即使微笑,他依旧散发出“我就是不爽换掉我家的收音机,怎样?”的杀气。
 
  所以,老板只能自认倒楣。
 
  秉持着“退一步海阔天空”的大同思想,他虽满肚子脏话也得笑得几乎可以掐出蜜来,然后用双手阿谀奉上新的录音带,还外送一片原声CD。
 
  而卡卡西自然是厚颜无耻,笑眯眯地全部收下了。



 
  一会儿之后,手上提着最新款、最昂贵的高级收音机的卡卡西和捧着自己薄薄钱包的带土一块从电器行出来。
 
  “你都不会杀价吗?”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钱包,带土心疼以外就是爆多的无力感,“小孩子买东西很容易被坑钱的耶,你竟然还二话不说的给他坑……”
 
  心痛呀,果然跟卡卡西在一起准没好事!
 
  “多接几个任务,钱不就赚回来了。”这样还要杀价做什么?无聊。
 
  “不要讲得那么轻松啦!可恶!”他如果这么会赚钱,干麻还来压榨他呀,过分!
 
  ──因为好兄弟就是拿来压榨的。看着带土气恼的表情,卡卡西当然知道他在气什么。不过……好兄弟这个词嘛,他是怎样都不打算告诉带土的。



 
  ……结果现在的卡卡西有些遗憾当年没告诉那个笨带土。





 
  回家途中,卡卡西路过了超市。
 
  “婆婆──我来买菜啰。看在我每次都来的份上,算便宜一点吧!”而葱呢,自然是送越多越好啰。






---

印象裡是考二次基测前在自习教室冒着被记警告的生命危险(并没有)写在笔记和笔记之间的一篇。啊啊,令人怀念的卡卡西外传。

一直都记得卡卡西要求送葱←→不肯杀价的小卡卡的梗,这也是对带土怀念的痕迹。在旧家过着没网路的生活(已经是昨天了)正是带土生日,带土君,生日快乐。

来来,卡卡西送你。(哪招)


啊啊,如同卡卡西一直念着带土,带土也是我心上一块肉呢直到现在。



评论(14)
热度(16)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