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卡带】鬼故事-04

>老卡幼带,年代架空

---

 

  #4 赤反射

 
  卡卡西不用回头也知道,宇智波带土就坐在他后面,貌似还很火。他有点无奈地抓了抓头发,放下手里的旧衣服,全数塞回衣柜里,这才转过头去,“我说带土,不知道会在这里待多久,你总需要些换洗衣物。虽然是旧衣服,但我会好好洗过……”
 
  他还没说完带土就环胸哼了声,一脸嫌弃地皱起脸来。
 
  “要穿你卡卡西的旧衣服,我倒觉得小樱给我的好看多了。”他拉拉身上那件明黄色的衬衫,说完之后放掉衣领,和卡卡西相视沉默。
 
  一会后带土烦躁地跳下床,蹦踏地往门口去,“算了,我知道自己不适合穿这色系的衣服,你借我些钱,我让小樱陪我去买。”
 
  卡卡西默默从裤子口袋掏出两张钞票,带土见状又折回来,使劲一把将钱给抽走,立刻又大步大步往本来的方向走。
 
  “我走啰。”他背对卡卡西,挥挥手里的钱。卡卡西宠溺地看着他,轻轻摆手,道别的话随即脱口而出:
 
  “你知道小樱家怎么走吗?”

 
  但其实春野樱的品位也不怎么样。好不容易照卡卡西给的路名找到春野樱的家,说明来意后立刻被女孩子拖拉着去逛了好几家店,试穿各种有着奇奇怪怪图样的T恤。宇智波带土摸摸鼻子,总算决定自立自强。他先是托小樱去给大热天的两人买些饮料,随即快狠准看了几件深色的素面T,同时选了几件短裤,卡卡西给的钱刚好够付,但剩下的零钱还买不起一罐饮料。
 
  要让女孩子请客什么的也太憋屈了。他提着袋子在店门口来回走动,等去买饮料的小樱,实在是太热了就移动到不远处的树下。带土一面想着自己是不是该退一件上衣好让他可以拿那些钱来付两人的饮料,或者让卡卡西替他还饮料的钱,想了想他不禁扶额。虽然他的经济本就不怎么宽裕,但好歹在生活吃穿上还是没什么太大问题的,这次穿越来十年后事事都得靠卡卡西和他家小朋友,让他男子汉的自尊蒙受各种委屈,也萌生不少退意。
 
  只是退意虽萌生,回去的方法却没有因此浮现。
 
  事实上宇智波带土连他怎么来到这个时空的事情都记得不多。事发当时的印象更是模糊,反正他平常就都在路上闲晃,大概当时也差不多?
 
  想不出来干脆放弃了。他打了个豪快的哈欠,嘀咕起那个大概是跑去雪之国买饮料的春野少女。啧,买个饮料都那么拖拉,要是凛的话,现在肯定很快就完成任务,回来冰阵热昏头的他和卡卡西了。
 
  但春野樱这拖拉的毛病应该不能怪她自己。
 
  八成又是那不知道哪一年开始以迟到为人生座右铭的旗木卡卡西害的。

 
  “……卡卡西?”
 
  很突然地,非常微弱的询问声音从身后传来。那是有点年纪的男人低沉的嗓音,但带着太多不确定。带土先是东张西望观察旗木卡卡西是不是真该死地像个爱担心的保母一样在附近跟踪偷窥,但事实上他眼前什么人也没有。没有行人,也没有他苦苦等候的春野樱──自然也没有跟踪狂卡卡西。
 
  他顺着声音来源往后望,有一个人站在树木之间的阴影,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穿着深黑斗篷的男人存在感有点模糊,好像存在,又好像不存在。随即带土注意到了,对方脸上带着一个螺旋状的面具,橘色的,有点像身上这件小樱买给他衣服的颜色。
 
  感觉起来有点不妙──却不觉得危险。
 
  “……?”面具男看不见的脸孔辐射出一种沉默的疑问,很快他又接着说:“不,你不是。”
 
  带土听到这才恍然大悟,他一面心里想着我哪里像那个笨卡卡西啊,正要冷嘲热讽对方的视人不清,却忽然对上那人隐藏在面具孔隙的眼睛。
 
  他顿时什么也说不出,浑身冒出冷汗。
 
  他觉得体内好像有什么要破茧而出,但一恍神再眨眼,眼前只有一片小型树林,什么人也没有。他连忙冲进林子里,溅起了不少尘土和沙石,但那幻影般的人简直没有留下半点痕迹,就连刚才的会面,都如梦似幻的。
 
  “带土前辈?”四处检查着,身后却传来熟悉的女声。转过头,小樱一脸疑问地拎着两瓶饮料,另外一手还提着一个小小的纸袋。
 
  居然……还跑去购物了……我可是在等妳耶。只是带土还以为自己接下来要抱怨两句,最后却只是瞪着春野樱,极为缓慢,声不着调地颤抖着说出:
 
  “我刚好像看到我自己……整个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那之后带土并没有和小樱说太多。他只是有点恍神地接过小樱在买饮料的路过精品店,经过一番精心挑选的小礼物,捧在手里动也不动的。小樱见状也只是笑笑,说希望他回到自己时代时可以带着它一起走,至少能有个凭依纪念这个时代的木叶。
 
  最后带土拎着纸袋,挥挥手里的饮料,在公园前面告别了小樱。
 
  话说回来……刚刚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宇智波带土非常确定,那个对他脱口而出卡卡西名字的人,肯定就是他自己。照年纪看来,还很有可能是这个时代的自己。
 
  但他们明明就说过,而他也早已接受……
 
  自己在这个时代死掉的事实。

 
  “宇智波带土。”
 
  正朝着回去的路走,闻声他回头,又是那个带着面具的人。带土仔细看了一下他的眼睛,和卡卡西拥有的是不同边的眼睛。但那的确也是他的眼睛。
 
  在这个时代的眼睛。
 
  带土沉下脸,表情非常冷淡,但泪腺却像是卓越的辨识器,一股脑想告诉他,自己和眼前的人有着多么密切的连接性,很快脸颊就被湿意给盘据。就像那时卡西拿掉护额,他只是看着那只他还未曾拥有的写轮眼,两只眼睛就争相掉下激动的泪水一样。
 
  他并不难过,却难以控制生理反应。
 
  “你也是宇智波带土,我有说错吗。”他不太高兴地说,用掌心粗鲁地往眼角抹去,语气也有些含糊。但静静出现在眼前的面具带土只是睨着他好一会,说:“你不应该在这里。”
 
  “这不用你说。”他口气不好地回嘴,却没分神看他。光是要擦掉眼泪,手上就很忙碌,根本无心分神去管这世界的自己到底死的还是活的。说真的,十五年后自己究竟如何,在更早之前停留于这个世界,理解了现实残酷的境界线,很多事情都恍如水面下浮游的泡沫,一摆手,不管是什么都在瞬间消失不见。
 
  面具带土对着他保持一动也不动的状态。面具孔洞里的写轮眼辐射出深沉而执着的凝视。之后他又看了带土几眼,“写轮眼还没开吗……你现在,和卡卡西在一起?”
 
  这下子他简直是戳中带土的死穴了。他苦着脸看面具带土低低地哼出笑,简直就像在检视他与一向被他视为宿敌的旗木卡卡西,两人之间的关系性。
 
  他几乎觉得面前的自己要讪笑他,于是他像只刺猬一样防备起来,面红耳赤地瞪着对方,对方却只是一阵沉默,平举出手。那只朝着带土的手手心向下,五只手指头的指甲都擦着墨色的指甲油。带土才刚对那娘们的东西出现在那比自己宽阔手掌的指甲上感到异样,下一瞬间男人说的话立刻将他的注意力完全吸引过去。
 
  他说:“我必须将这个世界的事实传达给你。”

 
  “是谁跟你说这些的?”“你不用管。”
 
  久违地和卡卡西吵架了。不,或者只是自己单方面地和对方生气而已,而惹他生气的旗木卡卡西除了一味说着对不起,什么都没有做。
 
  卡卡西真是混帐。
 
  但是,为什么,比起怒气,自己真正感受到的,却是深刻的悲伤呢?
 
  “……这些都是真的?凛是在你手上死掉的?”
 
  他坐在床的一头,卡卡西背对着他,坐在另一侧。带土要用尽全力握住自己的拳头,才不至于将暴力加诸在卡卡西身上。就连脱口而出的话语都是精巧安排过的,就像那个带面具的大人带土在陈述这件事情时,也是用说着他人故事般的语气,非常淡然地陈述:“卡卡西没有保护好凛。他让她死掉了。”
 
  来回避(无论如何)卡卡西杀掉了凛的事实。
 
  “……嗯。”一会后卡卡西轻轻应声。
 
  “因为我做了错误的决定,才让带土你……凛也是,我没有保护好她。”他叹了口气,“……我是个没用的人,除了后悔什么都做不到。”
 
  带土沉默了下来,他觉得胸口一阵苦闷。他原本以为是“卡卡西害得凛死掉”这个事实让他难受,直到一会后这种痛楚几乎要让他窒息,他才发现,是他忘了呼吸。事实上,光是想像着几天之前才温柔为自己微笑的少女,在未来会死去,那几乎是和失去呼吸的本能是一样的。
 
  他喜欢着她。一如她喜欢着卡卡西。
 
  “说这个也没用。”带土冷硬地开口,从床边起身。随后,他也没有回头,只是用有些僵硬的语气说:“我今天去住鸣人那。”
 
  “带土……”
 
  他摆摆手制止卡卡西的挽留,“我只是想冷静一下。”随后他沉默地收拾一下床边自己的东西。说起来也不过就是几件衣服,他将它们全装进袋子,拎起就要往外头走。
 
  卡卡西从床边缓慢地站起。他看着带土熟悉的背影,无声地叹了口气。知道不再阻拦,对彼此都好。只是……
 
  “请不要放弃,存活的希望。”
 
  如果是你,一定不会像愚笨的我,一定会……
 
  卡卡西还没说完,就看到带土用一种怜悯的嘲讽盯着他看。那轻率的表情彷佛卡卡西在说什么好笑的笑话,卡卡西下意识移开了视线,咬紧牙,苦涩地吞了口口水,也吞进其他想传达的事情。但最后,他听到带土的跫音背过身去,却没有像以往一样对他的话语做出鄙夷,而是用异常低哑的声音低语:“我可没打算就这样轻易地死掉。”
 
  带土说完,头也不回地往客厅走。卡卡西没有再拦他,只是在床边坐了下来。

 
  走出玄关,带上卡卡西家的大门,带土临走前又往无人追来的走廊看了一眼,随后定定神,慢慢走离开卡卡西的家,往鸣人家去。他在路口确定了一下方位,随后将装着衣物的袋子甩过肩膀,一边踢着路上的石头,垂下头,盯着地板走。
 
  他知道了事实这件事,似乎让卡卡西很难过。这会冷静了下来,他开始觉得这让他有点胃疼。虽然一向把旗木卡卡西视为眼中钉,在过去,无视对方的鸡婆叮咛和训斥,三番两次和对方为了无所谓的斗嘴……但让卡卡西感到悲伤这件事,从来就不是宇智波带土所期望的。
 
  实际上,对于这既成事实,比起对卡卡西的不满,更多的是对世界的愤怒。
 
  好人不一定长命,认真负责的忍者,最后总是死得云淡风轻。他知道的。然而,“要承受这个常识的人换做是凛,而自己不在,一切毫无转圜余地”的事实存在于眼前,一切却变得扭曲起来。
 
  带土陷入了沉默。
 
  他不会承认这样的未来的。
 
  或许是因为自己穿越时空的关系,充斥于他脑里面的,是改变历史的想法。如果他回去的话,一定能够改变的吧?说不定因为他提早知道这一切,他不会死,凛也不会,而卡卡西……也不需要背负这么沉重的伤悲与后悔。
 
  想着想着他咂了下舌头,跺着脚怒目瞪向天上的月亮。他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改变!自己绝对不会就这样屈服的,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认输,那样子凄惨的未来,说什么也不会让它发生,回去之后,他一定要改变给它看!
 
  只是……相对于他的激动,正当空的明月只是无比安稳地从远方睥睨着他。
 
  那是让人着迷的,朦胧的,粉红色的月亮。
 
  一瞬间也忘了自己原先在想什么,面对那迷幻的月光,他不自觉地闭上了眼睛,反射在地上的影子在此刻摇晃起来,逐渐地淡化、再淡化,最后从地上抽离,彻底地消失不见。而影子的拥有者,就如同他来时一般的突兀,“碰”的一声,原地只留一袋被落下的衣服。
 
  长长的街道上,早就空无一人。





加个连结服务大家

06 05 04 03 02 01

评论(1)
热度(30)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