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卡带】鬼故事-03

>老卡幼带,年代架空

--- 


  #3 気になる目の痛み

 
  宇智波带土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旗木卡卡西正坐在床边看他。
 
  那是个二十六岁的卡卡西,不仅只是长大而已,连眉宇间的神情也都完全不一样。这里的卡卡西,完全就和他所认识的旗木卡卡西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个体。
 
  虽然睡醒来,意识还不是很清醒,这个概念却很明确地进到他的心中。于是他只是沉默地坐起身,瞅着卡卡西用无比爱怜地姿态朝他伸出手,就像怕他会突然消失一样,轻轻抚摸他的脸庞。
 
  带土直视着卡卡西,既没有阻止他,也没有避开。大概是因为从对方仅只一只的眼睛中,察觉到一种像是痛楚一样的哀悼情感。眼前的人正在悲伤着,那种悲伤让带土很清楚地意会过来,自己确实是只存在于旗木卡卡西的过去。
 
  而他现在的生活,没有他。不应该有他。
 
  ……可是却有了他。
 
  他换成伏卧的姿势,朝床边的卡卡西爬行了半步,将彼此的距离拉到只剩一只手臂──带土的手臂,就能碰触的距离。接着,少年就像青年刚才对他做的那样,有着粗茧的手掌摸上青年的脸颊,以不容置喙的态度,缓慢而坚定地拉下那张长年隐藏住面容,以及很多情绪的黑灰色面罩。一下子,过往里头那还有点青涩,却已经称得上是带着英气的清秀面容,从记忆中跑出,与眼前成熟英俊,男人味十足的脸庞叠合。
 
  带土想着昨天第七班那三个小毛头对卡卡西模样好奇得要死的态度,这会就忍不住想笑。虽然帅是帅,却因为长年蒙着面,面罩里外的脸部皮肤是有一点色差的。好在卡卡西没被晒得太黑,甚至有点病气的苍白,所以那些色差并没有破坏他这张脸多少行情。
 
  紧接着,带土将略微颤抖的右手手掌,放上卡卡西脸上的木叶护额。卡卡西大概知道他想干嘛,伸手抓住他的手腕,启唇,这才第一次对着他开口。
 
  “那个……”不知道是不是有一段时间没说话,卡卡西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哑。“小樱和你说了?”
 
  带土知道他的意思,马上就点点头。
 
  他抿抿唇,说:“没关系,我想看。”才说完卡卡西就放开没下什么力道的手,让带土能够顺利地拿下他的护额。

 
  在面对面的那一刹那,带土本能地倒抽了一口气。那只血红色的眼睛,是他熟悉得要命的家族象征。此刻,因为卡卡西不是他们一族的关系,身体无法控制写轮眼,只能让他无时无刻停留在开眼的状态。
 
  带土怔怔地看了一会,从心里那种与生俱来和命运之物相对时的震撼与冲击中回神,他终于知晓,那肯定是自己的眼睛。不会有错。没有人说谎。那只目前安稳停留在旗木卡卡西脸上的眼睛,的确是从宇智波带土这边得到的。
 
  “不可思议……”他低喃着,几乎是要笑出来了,为了写轮眼美丽的姿态。接着他又定睛瞧了好一会,宛若自己正在检视某件无懈可击的艺术作品,怎样都不会腻。
 
  直到他突然注意到某个细节,那种沉迷的姿态才突然被打破。紧接着便带土很着急地摸上卡卡西眼睛周围的轮廓。
 
  “你的眼睛,出了什么事?”卡卡西左眼上那条刀疤太深,一看就知道正是那个深刻的伤口,导致卡卡西失去了眼睛。也所以,更后来才会换上带土的。
 
  卡卡西弯着眼睛笑,云淡风轻地说:“任务中不小心。你知道的,那时候随时都是战争……”不像现在是和平的时代。
 
  而当时的旗木卡卡西,在失去一生最重要的朋友之后,曾经有多少次在夜里自言自语,要是他们都可以晚一点出生,该有多好。
 
  ──要是可以不要在战争里失去你,该有多好。
 
  带土并不能相信卡卡西的说词。或者说,他甚至不用依靠直觉,就知道卡卡西肯定对他有所隐瞒。只是大意疏忽?他认识的卡卡西,才不会大意,更不会疏忽。如果真的大意、一时疏忽,那肯定也是为了……
 
  他有点难受地收回手,低着头,退回去跪坐在卡卡西的前面。
 
  但是不用卡卡西多说也无所谓了,他想,自己还是能够明白一些事情的。所以他也能够隐约想像未来的自己,是基于什么理由、什么感触,把最重要的眼睛托给卡卡西。
 
  只是他突然觉得有点疼。无法确实接触到,却异常清楚的疼痛。
 
  但那种疼痛又是为何而来呢?

 
  “卡卡西,”带土忍不住揉了揉眼睛,“我左眼痛。”
 
  卡卡西望向带土正揉着的左眼,看着看着,忍不住伸出手,制止对方继续蹂躏自己的眼睛。
 
  “怎样痛?”他柔声问,双手按住带土还想挣扎往脸上去的手腕,“进沙子了?还是睫毛扎眼睛里去?要不要我帮你吹?”
 
  好像是真的很痛,带土这会已经被刺激得眼泪都流了下来。他挥开卡卡西的手,粗鲁地抹掉了脸上一片狼藉。“才没东西。”他死命眨眼,却没好过多少,干脆就闭上眼睛,还闭得很用力,眉心都皱了起来。然后他转而面向卡卡西的方向,用鼻子哼笑出来,才粗声粗气地说:“卡卡西你忘性还真大。我一向带着护目镜的,水门老师不也说过吗?这样哪会进沙子呢?你以前就最喜欢找我碴,没事都得让你骂上一两句,更爱吐嘈我这点的,怎么,你是老了连吐嘈都吐不动?”
 
  被骂得凶,卡卡西反而笑了。
 
  “还有精神就不算太差。带土你……以前眼睛就不好,我担心……”
 
  “担心啥呢!”带土立刻打断卡卡西的话,大声地说:“才没什么好担心的,这肯定是心理作用,还不都是想到我这只眼睛以后得进你的左眼窝,反正都是你害的。”
 
  明明就是一副睁不开眼,脸上也还残留着未干泪痕的狼狈模样,挖苦起人倒还是指高气昂得和什么似的。太鲜明的样子,居然让卡卡西觉得这个人好像一辈子也都没离开过自己身边。他忍不住伸手去揉带土的头,把对方气得哇哇叫的。

 
  果真是像带土所说的心理作用,又过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带土的眼睛好像就没什么事了,仔细看了一下,确定没什么问题,他们决定出门吃饭。差不多也接近中午,就顺便叫上了第七小组的三个人。一下子卡卡西倒觉得好像只不过是自己的小队插了一个新的插班生,小鬼头们闹哄哄的,一个大人带四个小的。
 
  身为最早“发现”宇智波带土的人,春野樱今天反常地不巴着佐助,而是走在带土旁边,偶尔和他聊上几句。队伍最后尾则是三分钟一小吵,五分钟一大吵的佐助和鸣人。佐助依旧摆着一张冷脸,惜字如金,只是他宝贵的额度每个字用来激怒鸣人都很绰绰有余,真不愧是冤家。
 
  一起耻笑完今天早上懒懒散散做完任务回到木叶大门,被小樱紧急通报(告密)非常事态之后便神色大变差点连瞬身术都忘了就要冲回自己家的某位上忍,带土总算有意思要关心一下身后三不五时的噪音制造源。
 
  “他们每天都这样吗?”带土又回头看着几乎算单方面吵架的笨蛋二人组,两条冷汗简直要流下来。身为旁观者,他这才第一次发现以前──当然事实上对他而言不过就是几天以前发生的事──他和卡卡西每天吵嘴的行为,似乎是挺蠢的?
 
  不过卡卡西到底是要好一点,你看他们宇智波一组的佐助走的不仅是旗木卡卡西以前那种淡定的“女人于我如浮云,老子只对苦无飞镖感兴趣”,还变本加厉加上一族末支外带冷漠冰山少言型男的设定,漩涡鸣人说十段他回一句,爱理不理的跩样表露无遗;卡卡西却不是,更多时间是宇智波带土自己一头热,只管野原凛和自己的事情,让守规矩的卡卡西总要在旁边不停吐嘈兼训斥。
 
  感觉起来,他和卡卡西的死对头关系比较相对性,谁也没欠谁。
 
  一旁的春野樱当然不知道他心里那点小事,只是鼓着腮帮子转过去朝鸣人吼了一句“适可而止一点!有客人在耶。”言外之意则是:吼!就跟你说不要烦佐助君了嘛!
 
  鸣人一向蛮听小樱的话,虽然嘴上还是嘀咕没停,却乖乖安分下来了。小樱满意地对鸣人笑笑,才又转回来,回头变成温柔婉约的模样。
 
  “别看他们这样,其实感情很好呢。”
 
  “……哈?”带土一下子脑筋还转不过来。他心里还忙着把后面那对小冤家和记忆里的自己与卡卡西做相似程度的对对碰,突然对照组的两人被评价为感情很好,他整个反应不过来。
 
  小樱把他的反应当作是陌生人对吵嘴两人的第一印象,会意地笑开,“我知道这很难想像,因为他们一直在吵架……”
 
  “才不对!”
 
  带土直觉就要反对。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反对什么,果然小姑娘一脸错愕地看着他,表情有点微妙,带着点不解和些微的怒意。但是他完全不等她还要说什么,往前跨两个大步绕到队伍最前面的卡卡西旁边,轻轻哼了声。一面咕哝着“谁要和你是好朋友”,眼神嫌恶,抬起头时却也不意外卡卡西好像什么都懂了一样笑眯了眼。他还伸手摸摸带土的头,带土本来应该要生气的,最后却只是窘红着脸低下头,没有再说半句话。
 
  “喂我怎么一点也没看懂啊。”原本还安静走在后面的鸣人连忙趁机补上空位来,他小小声凑在小樱耳边问,一脸困惑。本来不是还聊着他和臭佐助的事吗?……虽然要他承认他和佐助感情好这是一辈子都不可能的事,但听到人家居然比他这个当事者还反弹,这就有点莫名其妙了。
 
  小樱摇摇头,也是百思不得费解。
 
  “你说带土前辈他那模样,是不是很像……”她说到这里欲言又止,最后居然把话尾给吞进肚子里,摇摇头。鸣人立刻不依了,闹腾着要小樱说,最后小姑娘迫于无奈只好勾勾小指,凑在鸣人耳边悄声细语。
 
  听完鸣人立刻捧着肚子哈哈笑出声来,连走在后面的佐助都忍俊不住地侧过头,用手掩着嘴巴笑。小樱一看又羞又急,只好拧着鸣人耳朵说:“不能说出来喔!”
 
  又痛又想笑的鸣人连连点头,却止不住笑。
 
  “好嘛,我知道啦。可是……”他视线很自然地转向前方,看着带土和卡卡西并行走在前面的样子,由小樱所描绘的那个画面又在脑海中浮现上来──
 
  “好像真的有点像耶,噗哧!”
 
  他那不靠谱的模样让小樱焦急地抓紧上衣衣角,一直叮咛:“不能说喔!真的不能说噢!”

 
  见后面吵成一团,带土不禁纳闷地往后望,最后皱起脸来,不是很自在地搔搔头。“噢……我开始有点后悔我之前做的那些事。”
 
  之前没怎么觉得,现在有一组活生生相似度百分之四百的对照组在眼前上演,也真辛苦波风水门总是含辛茹苦地拉拔着他们三个。几天之前的自己也是这种模样吗?带土简直都觉得眼泪要浸湿眼眶了。或许,是因为在“这里”就会意识到自己“前辈”的身分,所以,不自觉也认为自己应该要成熟起来。
 
  “说的也是,要是我们当时能够早点互相理解,未来说不定会不一样吧。”卡卡西若有所思地说。
 
  不不,毕竟是情敌,互相理解什么的还是有点……
 
  带土想一想,脸上就绞成一团。那实在太纠结了!明明是情敌关系,如果同时又有亲友属性,怎么想,唔嗯……现在这个卡卡西说不定是可以,但要和十一岁那个顽固又臭屁还有点欺负人的卡卡西敞开心胸你来我往什么的,果然除了奇怪还是奇怪!
 
  “不行,现在说着玩,我觉得我要是回去,肯定又要和你吵起来。”带土摇了摇头,想像了一下居然还越想越生气,就揪起卡卡西的上忍背心,“说起来还不是你太难相处的错!”
 
  “抱歉呐,带土。”但宇智波带土和二十六岁的旗木卡卡西终究是吵不起来的。对方总是那么轻易就坦率地认错,不仅具备大人的包容力,好像又对带土特别溺爱外加百般容忍。
 
  话说回来,笨蛋卡卡西,其实你根本就想当我干爹吧!
 
  带土最后只好泄愤地瞪他一眼,“我不和‘你’吵。反正也吵不起来。”
 
  真没意思!现在不管怎么拌嘴,卡卡西也都会让他的这种事,与其说是不习惯,不如说是很不爽。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从以前开始,他本来就不是故意要和卡卡西吵架的。
 
  卡卡西好笑地叹了口气。
 
  然后用几乎连自己都听不到的音量低语:“……因为我也长大了呀。”
 
  所以,抱歉啊,稍微原谅当时年轻气盛又害怕受伤的我吧。

 
  在过去,那应该是很自然而然就会注意到的事。
 
  旗木卡卡西其实从以前就一直都关注着宇智波带土。最一开始是觉得自夸着家族血脉却无所作为的吊车尾让人瞧不起,却老是爱说着大话。
 
  但也不免会觉得,那样大声有志气说话的人,看起来很耀眼。
 
  卡卡西比任何人都知道对方受了多少挫折。因为有太多挫折,是从他这边给出,又或者是带土自己、他们周遭的人,硬把他们两个进行比较。
 
  卡卡西知道自己是个天才。
 
  而且他也知道自己,是个比谁还要努力的天才。
 
  所以他可以看轻那个说要赶上他,却老不守规矩、修练和学习大多时间没什么成果的宇智波带土;只是看轻对方的同时,他也比任何人都关心,宇智波带土能不能咬牙不放弃,努力从后面追上来,把他说过的话(除去迟到的谎言那些)都一一兑现。
 
  旗木卡卡西必须要承认,他一直在乎着宇智波带土。很在乎。
 
  不管那样的在乎实质意义是什么。
 
  都一样。
 
  都一样。
 
  而且他也一直觉得,宇智波带土一定会在未来十年、二十年,更多的日子里,都一直缠在他身边,或许还会继续说着要当火影的梦话,或许最后他可以追到他一直很喜欢的野原凛,或许……总有一天他就不再是旗木卡卡西会看轻的人了。他迟早可以和他并肩,然后成为一对不错的搭档。
 
  为什么不可以?反正他们打从一开始就在一起。

 
  却没有想到,最后,当宇智波带土终于不再看着旗木卡卡西背影的时候,他们不是并肩;而是在某一个时间点,因为对方话语发现自己极为幼稚的卡卡西,需要看着宇智波带土那毫无犹豫的背影,对上那锐利得几乎要刺痛他的黑眸,并听他说那些自己彷佛等待一辈子的话。
 
  那是他这辈子,觉得宇智波带土最帅的一瞬间。最遥远的一瞬间。
 
  也是唯一能拥有的一瞬间。
 
  他们之间有太多误会,却都没有机会能够好好聊天。是的,旗木卡卡西当时看着宇智波带土的背影,他一瞬间涌现的念头,是跟着对方走。如果他决定跟随带土,那么那些困扰他已久的梦魇一定会全部都消失殆尽。他们之间的隔阂也会跟着消失,那么,他们应该是可以说更多话,更了解对方的。
 
  甚至卡卡西还这么想了:
 
  如果把父亲过世之后,自己那些痛苦、悲愤、不甘心,还有一点点不想言明的寂寞,都传达给对方的话,这个人一定会完完全全地理解他,而非笑话他。
 
  他知道,宇智波带土不会在意他一直以来光鲜亮丽的外表,因为每当带土注视着他,那双黝黑的眼睛,都在试图剥解卡卡西丑陋的一面。
 
  他打从一开始就接受那些。即便本意和救赎卡卡西这件事根本大相迳庭。
 
  只是那也没关系。
 
  真的没关系。
 
  他知道带土会连那些细节地方的扭曲,也全都一起包容的。
 
  所以旗木卡卡西下定决心了。
 
  要是这次战争过后,他们都还活着的话……

 
  “……那卡卡西你要负责,欸,听到没有啊?”
 
  突然从记忆里回神,卡卡西的表情显得有些呆滞。这让其他四个人明显露出了疑问的眼神。带土这会还拉着他袖子,见他恍神,把桌上的夹子递了一只过来,然后又把刚刚说的话再重复一遍。
 
  “她说,”他示意坐在对面的小樱,“会负责对面两个小鬼。所以我的份,卡卡西你得全权负责!”说完他就一脸“反正我是过去穿越来的人,卡卡西你照顾我得事必躬亲懂吧?”超级理直气壮的模样。
 
  而卡卡西这会才会意过来自己居然不知不觉被拖进烧肉馆了。
 
  有人请客,吃烧肉就是好啊。对面的鸣人简直笑得都能挤出蜜来了。毕竟他一个人住,可穷的呢,有时候还得吃拉面和面包应应急。烧肉说起来是奢侈了一点,自然幸福也是满点了!
 
  “喔。”他徐徐地应了声,接过带土手里的夹子。带土立刻也露出很满意的样子。
 
  只是这样的互动两人虽然觉得没什么,却意外引起对面一阵五花八门的忍笑模式。平常要是只有鸣人、顶多小樱瞎起哄就算了,这下连佐助都缩进墙脚对着墙壁各种诉说自己有多想笑,这画面就有点诡异了。
 
  “你们到底在笑什么啊?”卡卡西汗颜。
 
  “喔,那个啊,”鸣人一边擦去眼角笑出来的泪水,一边很自然地就说:“卡卡西老师和带土看起来就像主人带宠物出门啊,老师你不是通灵之术有很多狗吗?带土简直就像被你通灵出──噢,很痛耶小樱!”说得正开心却迎来一阵爆栗,他表情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另一方面,被气红脸的小樱也是各种怨怼。
 
  “明明就和你说不能说了!”小姑娘又羞又气,看着猪头队友一脸“对耶!”的模样就倍感“朽木不可雕”之感,但到底也是念念就算了。结果坐在角落的佐助好像想起昨天被撩起兴趣最后却被耍了的事情,居然和小樱同一阵线鄙视起鸣人来了,倒让原本心情有点低落的小樱治愈得心花朵朵开。
 
  反而是主角的两人被晾在对面干瞪眼。
 
  两人互看一眼,立刻有默契地一个人端起装肉的盘子,另一个人迅速夹上烤盘烘烤起来。要你们说人家闲话,待会慢半拍肉被吃完了想加点可没门,谁要你们得罪金主哈哈哈!
 
  于是已经默默开动的两个人,谁也没有提醒还在起内哄的笨小孩们。等到他们发现肉被烤掉三分之一时,哪怕请快手卡卡西高抬贵手烤慢一点,肉也都喂进带土肚子里,早就于事无补了。



 

---

第七小组真心小天使们wwww奇怪我怎么就写不出来他们当主角,写当配角又会把他们写得威风凛凛抢主角戏分?这不科学啊!我明明就能写XD

卡卡西终于出场了!终于。(就和Q终于要在台湾上映了!虽然毕业前一天才看得到XD)大概是挂名主角当太久,一上来就自带主角光环自己来一段。写得我超顺手简直就是他在我面前讲口述史我只是负责打字的OMG花黑喷(好像哪里不对)然后《鬼故事》这个故事依然还没完结,他会不会短篇短久了就跃升中篇呢?(已经一万五)我也不知道,但我已经非常认命帮它开了tag因为我不确定下一个短篇会不会把它完结!而且不会的可能性多了不只一点点(等等)只能说灵感杯杯偏爱卡带,我是不会拒绝的>///<!让灵感来得更猛烈吧!

然后主角卡带依然是个走原作那种“友情暧昧真心美,文章CP非恋人”路线。


加个连结服务大家

06 05 04 03 02 01


评论(2)
热度(37)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