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卡带】鬼故事-02

 >老卡幼带,年代架空

---

 

  #2 在春水邊等待溫柔。

 
   宇智波带土还真的没想过,原来一瞬间……又或者无比漫长的十五年后,落到头来他认识的人居然会剩下卡卡西一个。
  
   那种感觉很奇怪。在过去,卡卡西就像他心里一只破掉的袜子,看着碍眼,丢了又觉得不对,才一直放着。偏偏这下子他好像只是某个下午睡了个午觉,他的个人空间一瞬间被清空了,留下的,就只剩那只袜子。
  
   你说是留着好呢,还是干脆不要算了?
 
  
   唉,居然已经十五年了啊。带土再次感叹。
  
   十五年,足够他喜欢的女孩子的名字消失在木叶这个村子;足够他那个厚脸皮又爱装酷的死对头,变成一个只会看A书迟到和傻笑的大叔。
  
   ……时间还真是把杀猪刀。
  
   被那个粉色头发的学妹硬是拽着带去附近的小茶摊你问我答聊了整个下午,原本还很震惊的宇智波带土,接受了对方善意提供的外套之后(代表荣誉的家徽在被灭族的多年后出现还是挺折腾路人的),开始在村子里漫无目的地行走。结果没走多久,当他从恍神中清醒过来,他自己也愣住了。
  
   眼前的建筑物非常熟悉。几年前他和屋主交恶的时候,都也没少跑过。
  
   如今他和木叶最熟悉的地方,居然是这里,说起来还真可笑。他直勾勾盯着近在咫尺的门板、窗户……和印象里完全一致的旗木卡卡西家;和印象里不完全一致的陈旧。
  
   呐、卡卡西。阴魂不散的,是你……还是我呢?
  
   几乎是直觉露出苦笑,宇智波带土摸摸自己的脸,垂下头来。清楚意识到自己反射性的求救行径,这下反而无法再往下走。更别提上前去敲门,又或者按门铃了。
  
   更何况,卡卡西现在虽然名义上是带着新一代的小忍者们,但上忍到底还是会有些额外的任务的。所以现在,他根本就不在家──虽然他也不是不知道卡卡西家要怎么进去。就像卡卡西以前也总是能无孔不入入侵他的地盘。
  
   想到以前的事情,宇智波带土的心情可是非常复杂的。
  
   但一个人静下来他偏偏又想起野原凛了。
  
   为什么凛已经不在了呢?失落地在一旁的矮墙边坐下来,他用手掩住脸,护目镜下的眼睛泪水蒸腾。他知道,他该死地知道,要是凛还在的话,肯定会有一番很了不起的成就──就像卡卡西那样被人谈论著──要是没有消息,那就是最坏的消息。
  
   眼下的木叶与他所处在的年代相差太多了,是相对和平的日子,而他有印象的那段日子,却还在各国针锋相对的战争之中。连他们那个这么厉害的水门老师都死了,凛想必也……
  
   他大力拉开护目镜抹掉眼泪,却忍不住喉间涌上的呜咽。最后他只好把自己缩成一团,才不会让崩溃来得太过快速。
  
   “你怎么还在哭啊。”
  
   哭得太专注,等到他意识到有脚步声的时候,只能忙乱地戴上护目镜,嘴硬地用哽咽的声音喊道:“是有沙子进眼睛了!”
  
   闻言,背着手站在他旁边的樱发少女马上翻了个白眼。“下午在小茶摊你就这么说!你明明带着护目镜的!”
  
   说完她在他旁边蹲了下来,头靠着膝盖,绿色的大眼睛毫不避讳地瞅着他瞧,又过了一会才说:“喂,等你洗把脸,我们和佐助君他们一起吃饭好不?”
  
   “……哈?”带土愣了一下,还有两排明显的泪痕挂在脸上,护目镜下的眼睛满是困惑。他记得她说过那个“佐助”是最后一个宇智波族人……可惜对方才十二岁,这名字他可完全没印象。
  
   不管那个,为什么他非得去见他不认识的人啊?
  
   但樱发少女却一脸不在乎他想法的模样,也没继续解释,她只是兴奋地红着脸,说:“我听卡卡西老师说过带土前辈的事喔。你知道吗?卡卡西老师有一只宇智波的眼睛,他说那是他最重要的朋友留给他的礼物……”
  
   “妳说什么?”带土瞪大了眼睛,“你说卡卡西有写轮眼?”
  
   一向冷淡讨人厌的卡卡西性格转变已经让他够震惊了,那个天才少年居然在后来拿到自己族人的眼睛,这简直……讶异到让人没办法忍受的地步。只是他才正要发难,少女却堆着笑,用笃定的态度点点头,一点礼貌也没有地用手指着他,说:
  
   “我知道,那是带土前辈,你的眼睛噢。”
 
 
  
   好笑的是,宇智波带土明明确定自己两只尚未开眼的眼睛都好好待在他的眼窝里,听到这句话的第一反应却是双手摀上护目镜。直到视野被手指遮得黑漆抹乌的、对面传来少女的轻笑声,他才困窘地放下手。
  
   有什么办法。樱发少女说的都是未来的事。
  
   要是有人在今天之前说他会把重要的写轮眼让给卡卡西(先不论他开眼了没),带土肯定会暴起,把那个人给痛揍一顿(也不论他打不打得赢),要对方把话给收回去。
  
   但是现在,他只能怔怔看着眼前的少女。少女以那样轻松过分的语气道出的话语是事实的这件事,好像就摆在那里。
  
   眼见为凭。十五年后的少女,确实看见了旗木卡卡西其中一只(为了某个原因)而空着的眼窝中,装着宇智波带土的眼睛。
  
   啊,对呀。
  
   随着一股恐惧袭上心头,宇智波带土惨白着一张脸。
  
   宇智波一族被灭族、只剩下一个叫做宇智波佐助的浑小子……那代表的并不是宇智波带土一瞬间变得孤苦无依而已,更代表着宇智波带土自身十五年后“不在”的现况。
  
   这样啊。原来不是凛不在了而已。
  
   宇智波带土,和野原凛两个人,都已经不在了。
  
   唯一仅存的在这里的,只有一个叫旗木卡卡西,拥有一只宇智波带土眼睛的忍者。
  
   这样啊。
  
   不知道为什么,这种认知反而让宇智波带土前不久几乎将近崩溃的情绪稳定了下来。他变得异常冷静,甚至可以说,现在在告诉他任何其他更加具有刺激的讯息(不管那个讯息是什么),他都不会再因此感受到波动。
  
   他太沉浸于自己的世界了。等到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让眼前那个看起来嫩嫩粉粉的少女抓着肩膀,一脸担心的模样。他恍惚地看了她两眼,才要试着弯起笑,表示自己再也不介意这些未来的事情,他所建立的世界就在一阵剧烈的地震中东毁西灭。
  
   “妳干什么啊!”宇智波带土忍不住大叫出声。从以前就这么觉得了,同年纪的女生除了凛这朵温柔花以外都是怪力女啊!看来十五年前后木叶的“这点”是半点变化都没有了,眼前这个名叫春野樱的就是个血淋淋的例子!
  
   当然,事实上春野樱可是晚出生宇智波带土十五个年头,但在这诡异的时空穿越作用下,宇智波带土和春野樱的年纪可是如出一辙的。
  
   一个老师嘴里常叨念的、一个老师常迟到就为了悼念的、一个死于很多很多年前现在只能感伤怀念的……
  
   只有十多岁的宇智波带土。
  
   春野樱扯着嘴角笑了一下,觉得对方这种炸毛的模样像极了自己组里的漩涡鸣人,忍不住就伸手往对方脸上拉,硬把那还挂着半干泪痕的皱眉表情,拉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随即她笑咪咪从腰包掏出卡卡西家的备份钥匙──这是在卡卡西诸多迟到恶行之后被强行催缴的没收物品──
  
   “好啦,带土前辈,我们进去洗个脸吧?我已经和佐助君他们约好半小时后一乐拉面见啦,你应该也还没吃晚餐吧?”
 
 
  
   “喂,我一定得穿成这样吗?”
  
   宇智波带土拉拉身上的T恤和背心,整张脸都皱起来。
  
   他平常的便服也都是村里的衣服,什么时候穿过其他便服来着?感觉真奇怪。偏偏春野樱坚持不让他继续穿着有团扇家徽的族服吓路人,硬是压着梳洗一番的他上街买衣服。还尽挑些和他很无缘的亮色系衣服。
  
   小姑娘耸耸肩,一副拍板定案的模样。
  
   “你气质像鸣人,我当然觉得这些衣服比较好!”
  
   带土还想说两句抱怨,但终究被小樱一句“是我帮你付钱耶,我觉得这件好嘛。”给堵死。
  
   任性少女这种东西怎么不快点灭绝啊,真是的。他搔搔头发,终究也是没再说什么,他本来就不会在这种细节上和人家争吵,至少对方没要他自己掏腰包,他身上可没什么钱……
  
   噢,除非今天站在那里的是卡卡西。要是卡卡西,那就肯定是他喜欢哪件,宇智波带土就非拒买那件不可了。
  
   “哇,带土前辈看起来好帅啊!”小姑娘双手交扣,眼睛发光。“果然宇智波一族的都很帅耶!”
  
   带土一开始被夸还忍不住脸红了,听到后面那句停下来想想,才迟疑地问:“妳该不会是喜欢那个啥,宇智波……呃,佐助吧?”
  
   少女尴尬地红了脸,但也没否认,“……哈哈,带土前辈真冰雪聪明。”
  
   带土扯了一下嘴角,没再搭理她。
  
   什么冰雪聪明?他就是习惯了组里另外一个女孩子看心仪男孩子的眼光。抓抓头,他一手插在七分裤的口袋,另一手拎起换下的衣服,走到春野樱旁边,随口问道:“我们上哪吃饭?”
  
   春野樱微微一笑,“今天吃鸣人爱吃的!”
 
  
   ……什么啊。因为是鱼板(*1),所以才吃拉面吗?
  
   宇智波带土跟着春野樱走到定点,就有点意兴阑珊地看着那间散发温暖灯光的小小拉面店,一乐。
  
   “小樱,等妳好久了!”突然一个热血的金发少年冲了过来,正要抱上他隔壁的春野樱时,一拳被揍了出去。带土忍不住往旁边挪了一步,脸上的黑线迅速滑下来。
  
   原来自己到底还是有被当成前辈礼遇吗?他心里默默地想着,反射性又后退两步。
  
   话说回来,那个右脸肿肿的金发少年看起来好眼熟啊。他忍不住瞅着地上流泪的少年看,但想想他们都是“在未来出生的”,自己不太可能认识,最后索性就不想了。
  
   他看着春野樱把地上还嘤嘤着“小樱还是跟以前一样狠”的金发少年拉起来,转过头,一脸疑惑地看着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多出一段距离的宇智波带土介绍,“带土前辈,这个是鸣人。”她飞快说完之后就放开还握着她的手的鸣人,往旁边走几步,笑咪咪地把自始自尾都站在旁边默默不说话的黑发少年介绍给他。
  
   “你们好,我叫带土。”带土咧着嘴笑一下,看着佐助边上死命眨眼睛的春野樱,又补充一句:“我是卡卡西……老师的……呃,熟人。”
  
   跟着少女的挤眉弄眼改变几次想脱口的说词,才看着两个少年都一脸疑惑,春野樱就呵呵笑了一句,急忙帮他补充:“他是卡卡西老师朋友的小孩啦。今天刚好跟爸妈来木叶想找卡卡西老师但你们也知道老师不在嘛,被我遇到之后就顺手带过来了!”
  
   真详细的设定,谢谢妳噢。带土微扯嘴角跟着笑了一下,还来不及说什么,就被对方拉过带进一乐,在吧台边坐下。
  
   “佐助君和鸣人也快点过来吃嘛,难得我请客。”
  
   他和小樱两个在中间的位置坐下,接着鸣人就在他旁边坐下,熟门熟路地点了碗味噌拉面。带土忍不住多看了鸣人两眼,突然就噗哧笑了出来。要怎么说呢,难道对方给自己的熟悉感,就是因为他们两个个性有点像吗?
  
   “喂,带土,”鸣人点完菜之后喜孜孜转过来,“你和卡卡西老师很熟吗?从以前就认识?”
  
   ……拜托,谁想和卡卡西那个笨蛋熟啊可恶!但最可恶的就是:他们简直熟到不想再熟了!心中各种激动,但他开口之前,身旁的春野樱却轻轻搭上他的肩膀,甜美的声音温柔地问:“带土前辈,我帮你点酱油拉面好吗?”
  
   想起少女刚才的“设定”,带土一股激动瞬间被浇熄,他僵硬地转过去对着少女点点头,才又回头看向一脸期待的鸣人,又点点头。结果就看到对方咧开嘴笑得可开心了,带土还在努力回想这灿烂的笑脸是在哪个熟人脸上出现过,鸣人已经兴奋站起来,越过他喊:“小樱、佐助,你们不好奇吗?”
  
   “好奇什么?”春野樱敷衍地问着,小手往下挥挥,要他乖乖在位置上坐下来。但鸣人没理她,只是神秘兮兮地窃窃私语:“你们难道不好奇吗?卡卡西老师那万年面罩底下到底长什么样子?”
  
   “无聊。”觉得鸣人老爱异想天开,佐助完全没理他,和老板点完餐之后就支着下巴进入待机状态;但一旁晓得内情的小樱可不一样,她脸上浮现名为好奇的红云,双眼直勾勾盯向同样支着下巴在等面的宇智波带土。
  
   一方面,没注意到小樱异状的鸣人还在继续鼓吹佐助。
  
   他从位置上离开,凑到佐助耳边,小小声地说:“你想想看,要是卡卡西老师的嘴巴是香肠唇,那肯定很可笑吧?”
  
   佐助肩膀不着痕迹地一颤。
  
   “……或者是超级大暴牙?”
  
   这下,经过三番两次毫无根据的猜测摧残,不堪想像画面干扰的佐助也跟着抬起头,锐利的眼神跟着射向这会还低着头在想事情的带土脸上。鸣人这才一脸“嘿嘿,我说动佐助咧”,得意地坐回位置上,一只手立刻称兄道弟地环过带土肩膀。
  
   “我说带土,”毕竟不知道带土真实身分,鸣人完全把带土当同年纪的人看,几次对话自然不会像小樱一样加上“前辈”,他单纯只是觉得说不定面对朋友的小孩,又认识那么久,卡卡西总会有脱下面罩的时候吧?
  
   “你难道没看过卡卡西老师没戴面罩的样子吗?”
  
   鸣人问的时候,第七小组其他两人都一脸紧张地盯着这边。带土本来还在沉思,这会听到问话,本能反应就是作答:“有啊。”一时间也没有多想眼前这三个人是基于什么心态问他的。
  
   他毕竟和卡卡西来往了这么多年,要看到那张明明没长多帅却只是因为蒙起来不给人看多点神秘感就把女孩子迷得团团转的脸的机会可是多了个去!
  
   真要他说,好看又怎样,他根本不、屑、看!
  
   心里腹诽了好一番,抬起头,却突然注意到,身边三个人都一脸引颈期盼地看着他。
  
   “……干嘛?”他防备地问,结果他们却笑得更开了。只是,正当鸣人要让带土好好说明面罩下的模样时,一乐老板敦厚的一声“来,你的酱油拉面!”,随着“磅”一声放在带土面前的拉面碗,就这样把话题给中断了。
  
   看起来好像很好吃的样子。带土反射性就抓起筷子,说:“我开动啰!”
  
   还惦记着卡卡西尊容的鸣人完全傻眼,连忙阻止:“等等你先别吃嘛!”
  
   “先给我们描述描述卡卡西老师面罩下的样子啦!”好奇得要命却硬生生打断,连小樱都急了。
  
   “……”佐助。
  
   受到阻挡,带土却只是皱起眉,“笨蛋卡卡西(*2)那家伙哪有吃饭重要啊!”
  
   “笨蛋卡卡西是啥啊哈哈哈!”结果一旁的鸣人捧场地爆笑起来,也没注意到带土直接叫了卡卡西名字,只顾着说:“欸这个绰号好有趣喔,接得很顺耶!”
  
   紧接着,中断的话题还没机会继续,拉面就被随后送上了。三人心想:既然知道对方是看过的,反正待会再问就好了。于是一下子就都沉默下来吃面了。
 
 
  
   “谢谢妳的招待。”
  
   吃完之后带土打了个饱嗝,摸摸肚子,才笑嘻嘻地向小樱道谢。真没想到这家拉面店还蛮好吃的!
  
   “接下来带土前辈打算去哪里呢?”
  
   吃完饭之后天也暗了下来,小樱不免有点担心,毕竟她知道其实带土应该是没有住处的。结果才问完就看到带土向她伸手。
  
   “把卡卡西家的钥匙给我吧。我住卡卡西那儿。”
  
   “咦?”
  
   带土还以为她是怕他不还钥匙,就臭着脸说:“行了,钥匙我会要卡卡西还妳,妳不用担心啦。”
  
   “啊,那个倒还好……”小樱摆摆手,表示自己不是那个意思。随即她脸上浮现担忧,“但带土前辈直接住那边没关系吗?卡卡西老师明天才会回来哟?”
  
   带土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以前又不是没住过。我常住他家啊。”他常迟到得太过分,有时候遇到大任务的话,卡卡西前一天就会不由分说跑来他房间窗户外,要他到他家住。
  
   所以说啊,是怕你吓死卡卡西老师嘛。樱发少女搔搔脸颊,真心觉得尴尬。但她毕竟是独生女,带男生回家不方便,只好把求救的眼神放到同组另外两个男孩子身上。但另外两个压根不懂她的暗示,鸣人还不解地看了她一眼,“住卡卡西老师家也好呀,反正现在没人住嘛。”
  
   猪头鸣人,一点用都没有……苦于无法解释的小樱看向她最可靠的佐助君,但对方一如往常摊着一张冰山脸,虽然看起来有点欲言又止的样子,但看得出来他完全认同宇智波带土去住旗木卡卡西家。
  
   最后春野樱放弃了。最好的办法果然是明天早起去堵从村外回来的卡卡西老师吧!
  
   她把钥匙交给了带土,带土笑了一下,挥挥钥匙,说了声谢啦,就抓着纸袋往卡卡西家的方向走。
  
   “话说回来带土怎么不跟他爸妈住啊?”等到带土走了一段距离,鸣人忍不住纳闷地问出口。
  
   什么爸妈?小樱愣了好一会,才突然想起自己刚才忙乱给宇智波带土安上的“设定”。经过晚餐这段时间不仅带土忘了她也忘了……所以说鸣人你记得这些细节干什么啊!
  
   但她还来不及想到解释,一旁的佐助就走过来,重重地搭上鸣人的肩膀。
  
   “干嘛啦,臭佐助?”鸣人皱皱眉,但没发难。
  
   然后他就听到佐助略带隐忍的声音低低地说:“卡卡西的面罩……”
  
   ……刚才说好的面罩下的香肠嘴、暴牙,或者樱桃小嘴咧?
  
   闻言,鸣人和小樱面面相觑看了好一会。
  
   “──对耶!”
  
   异口同声喊出声来之后,鸣人却像是被打开一个新开关一样,突然转头回去,诡异地坏笑着看向佐助。
  
   “嘿,一开始还说什么无聊嘛?结果佐助你个闷骚,居然是最在意的笑死我了!”
  
   “……吊车尾你找死!”佐助恼羞成怒。
  
   “好、好了啦,你们两个别在这里打起来嘛!”
  
   ──就算是忍者,饭后运动其实也不用这么激烈的。
 
 
  
   他在卡卡西的床头柜上面找到了两张照片。
  
   第一张比较旧,另一张比较新。那微妙地很相似的两张照片,好像说明了旗木卡卡西二十六年来人生的重心。
  
   宇智波带土坐在卡卡西的床上。他刚刚用卡卡西的浴室洗了个澡,然后又换上原本的衣服。接着他就窝在有着卡卡西气味上的这张床,呆呆地看着两张照片发呆。
  
   说真的,经过这一整天的折腾,他都不知道他到底要怎么样定义他心里的卡卡西了。
  
   卡卡西很讨厌。但现在的他好像变得没那么讨厌了。
  
   卡卡西总是臭着脸。但现在的他好像无时无刻都在笑。
  
   卡卡西自以为是,独来独往。但现在的他甚至能照顾人了。
  
   卡卡西鄙视宇智波带土。但现在……
  
   宇智波带土承认自己是非常迷惘的。他看着照片里那个二十六岁的卡卡西,用护额遮住的眼睛。春野樱说,那边存放着卡卡西最重要的朋友:宇智波带土给他的眼睛。
  
   春野樱还说,卡卡西很怀念很怀念那个朋友。
  
   不管这段话宇智波带土究竟能信几分,事实毕竟就摆在那里。几十公分外,那张诉说着事实的照片,弯着眼睛在笑的卡卡西,简直像在说:“没错呦,带土,我很喜欢你呀。我们在过去(未来),变成了(会变成)很好很好的朋友。”
  
   所以宇智波带土给了(会给)他眼睛。
  
   ……是因为未来(过去)的宇智波带土也觉得卡卡西是最好的朋友?
  
   带土脑中一片彻底的空白。
  
   是这样吗?所以如果他再一次回到“正确的”时空,他是不是应该和卡卡西和好,变成好朋友?
  
   或许是这样吧。宇智波带土知道自己心里已经有一个微弱的声音在叫嚣:对!其实你一直都想当旗木卡卡西的朋友!
  
   他在卡卡西的床上趴下,把头埋进卡卡西的枕头。
  
   轻声叹息。
  
   “卡卡西,快点回来吧。只有你能告诉我答案啊……”
  
   当然,异常空旷的房间里,并没有任何声音回应他。
  
   窗外的月亮,此刻也悄悄升到了半空中。





---

注*1 鸣人(ナルト),有鱼板的意思。(官方设定 

注*2 笨蛋卡卡西(バカカシ),バカ是笨蛋,カカシ是卡卡西,带土在骂卡卡西笨蛋的时候,连起来省略了一个重複的カ。

久违了的《鬼故事》后续。最近看了很多小说,总算又能提笔写字了!然后写的又是火影,表示只是看了一遍坑表,选了一个有感觉的来写这样。带土的设定是同样十二岁,也就是死前一年。当时写的时候连载还没爆这么多料(599话),所以走向也因此被影响了一些。然后这篇卡卡西依旧没出场(搞毛),所以还会有后续的样子。

自从写了观察日记之后,就觉得带樱拌嘴挺可爱的,颗颗。这次难得让可爱的第七小组串了个场,本命好萌不解释!然后中忍考试之前小樱的KY是必需的(摊手)


加个连结服务大家

06 05 04 03 02 01


评论(1)
热度(35)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