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血界战线】然后太阳依然升起。

* 虽然是无CP但后记有札雷话题
然后天空依旧晴朗。的后续

---
 
  随着不存在于这具身体的记忆大步迈开步伐,像要撕裂大腿的肌肉将移动的距离拉至最极限,背对着未知的危险跑了起来。呼吸开始急促,肺腔缺氧,彷佛还能听到肺泡一个接着一个劈哩啪啦破掉的声音。意识比身体早一步习惯这种节奏,躲开侧着右脸飞过的瓦砾,跳过不均匀凹陷的路面,搜寻能够保住性命的藏匿处。
 
  不知何时开始视界中已经没有其他人,看上去很像以末世为背景的电影或游戏,全区停电,加上四周都是无人使用的大楼、破弃的车辆,还有在这条街道上独自拚命的自己──虽然他敢发誓,半小时前这里还是普通的纽约街头,多的是人来人往,车辆络绎不绝。
 
  还在感叹着世间变化无常,原先在身后远方传来的轰鸣巨声,这次移动到前方十数公尺处,他只来得及紧急煞车,却来不及回避迎面而来的威胁。
 
  完了。雷欧纳鲁德.渥奇不禁这么想。
 
  就算自己下一秒就死在这里也完全不奇怪──




  And The Sun Is Still Rising.
  然后太阳依然升起。



 
  前所未见的凌厉风压扫过来,雷欧下意识在原地蹲下,抱着头紧闭眼睛,保持这个姿势数秒后,才发现预期中的疼痛并没有降临到自己身上。
 
  他小心翼翼睁开眼,不知何时,一面冰做的墙突然“生长”在他面前。为了确定那不是自己的错觉,他缓缓伸手去触摸那面还在不断冒着冷气的冰墙,结果强烈的温差差点没把他的手指黏到墙面上。他默默收回手,还搞不清楚状况,头顶传来一句保含担忧的“没事吧”,他下意识抬起头,一个红发的彪形大汉就站在他身侧,约莫两公尺的他身穿合身且温文的西装,看起来就像现代版美女与野兽的男主角。
 
  并非夸饰,除了那可以当篮球队王牌的巨大身材,雷欧还真得看到对方嘴角两颗野兽般的下犬齿从嘴巴的缝隙突出来。
 
  然而,比起被对方的长相吓到,雷欧心中一股怀念的感觉油然而生。
 
  那感觉就像和一年多以前,他在这条街道上见到那个银发褐肤的男人时,忽然涌上心头的冲动。
 
  啊啊,眼前这个人……
 
  ──或许也在被尘封的“上周目记忆”中,占有一席之地。
 
  “那个,站得起来吗?”大汉伸手把雷欧从地上拉起来。他这才回答,连声道谢。大汉因此微微一笑──看起来有些狰狞,但雷欧知道那是对方欣喜的表现──小幅度地摆手示意。这时另一个穿着高档西装的男人走至大汉身旁,神色不耐地讲着电话。
 
  “……被逃走了……不,没留下痕迹。嗯……这条街没有被清空,负责人最好给我们一个合理的交代。什么?啊啊,这里有个少年,已经保护下来了。‘那些家伙’的攻击是看不到的,估计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没问题,我们会把他送到安全的地方。”
 
  男人挂掉电话后,大汉双手相扣地望向他,看起来有些小雀跃。
 
  “史、史帝芬。”他拉拉西装男人的袖子,示意着雷欧纳鲁德的方向,“他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你知道的,就跟我们认识K.K,还有珍的时候很像……”
 
  被称为史帝芬的男人收起电话,这才第一次将视线落到雷欧脸上。他半眯的酒红色眼睛因此稍稍睁大,若有似无地低语了一句:“啊……真的。”不过他立刻又转向红发大汉,“不过克劳斯,这小子怎么看都是普通人唷?”
 
  “是这样没错……”名为克劳斯的大汉微微垂下头。
 
  “姑且问一声,少年。”史帝芬转向雷欧。听到对方在叫自己,雷欧反射性立定站好,就差没行礼喊“是的,长官”。
 
  “……是?”最后他虚弱开口。这反应让史帝芬单手插着腰,仰天哈哈大笑,才又接着问:“已经在工作了吗,内容是什么?”
 
  “呃,专题记者。”
 
  史帝芬耸耸肩,“看吧,克劳斯,他不是。”
 
  “好像是这样……”克劳斯的头又垂得更低。史帝芬拍拍他的肩膀,重新转向雷欧,“抱歉了,少年,我们并没有恶意。你也别想太多。现在开始我们会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去,你就跟着我们走吧。”说完他又拍拍还是有些沮丧的克劳斯,率先往前走。
 
  “那个!”看着已经和自己拉开几步距离的两人,雷欧深吸口气,鼓起勇气开口,“如果你们说的是‘在哪里曾经见过’的既视感,我也一样!觉得两位很熟悉、很怀念,就好像上辈子认识一样……”说着他摸摸头,“虽然这听起来好像有点超现实,说了奇怪的话真不好意思。”
 
  他面前的两人回过头来。程度虽不同,但他们脸上都挂着理解的微笑。那很像自己在这条街道上第一次遇到“札布.雷夫洛”时,对方望向雷欧的表情有些微妙。雷欧立刻就知道,那源于两人未曾见过面,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因为自己也是那样。
 
  “能够理解少年你的心情应该很激动,不过闲话家常就到这边吧。当务之急是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我们接下来也还有工作要处理,剩下的,嗯……这样吧,可以的话,晚餐一起吃如何?约在时代广场的星巴克集合。”
 
  雷欧愣了一下,“好、好的。”他扬起笑容,跟上他们的脚步。
 
  ──而这时的他还不知道,这顿晚餐的价位差点让他胃痛到什么都吃不下。

 
  ※

 
  贵到靠北。
 
  这是雷欧纳鲁德对于菜单上听起来高端洋气餐点的唯一感想。
 
  十分钟前在星巴克与克劳斯等人集合时,怀揣着对于遇到熟人的兴奋,雷欧想也没想都坐上史帝芬的奥迪A8(事后才听说那是组织配给的临时公事用车),被载往一家只能在杂志里看到的完全会员预约制餐厅──回到此刻,只能说不愧是会员制的高档餐厅,一顿餐点的价格就得喷掉雷欧半个多月的薪水。对面的克劳斯已经流利点完餐点,史帝芬更是一句“照旧”,让仍然盯着菜单打不定主意的雷欧纳鲁德,觉得自己的压力值即将超标,颊边汗如雨下。
 
  失策!太失策了!虽然和札布先生一样是上辈子认识的人,等级却差超多!也是啊工作时都穿西装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像那个小混混一样可以用普通的速食餐厅解决!上辈子的我到底为什么会认识这种上层阶级的人啊!
 
  似乎是注意到雷欧脸色苍白,坐在雷欧身侧座位的美女轻拍他的肩膀,另一手举起大拇指。
 
  “你就随便点吧,今天是史帝芬先生请客。”
 
  虽然这么贵的餐厅被请客对雷欧而言确实是得救了,但心里反而更过意不去。再怎么说,才刚认识就被请这么贵的一餐,完全不是说“太好了!那就随便来个最便宜的配搭!”就可以心安理得混过去的话题。结果最后身旁美女貌似嫌他磨蹭,一把抽过他的菜单,简单问过他有没有过敏的食材,直接帮他点餐完毕。
 
  “距离前菜还有一点时间,我们就各自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史帝芬,史帝芬.A.斯塔费兹,工作,嘛,简单来讲就是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救急的工作。不过主要在西欧区活动,据点在德国。这位是克劳斯,克劳斯.V.莱因赫兹,是我们团队的老板。”
 
  史帝芬简单介绍完,视线移到雷欧身旁的美女,她便转向雷欧,微微举手示意,“我是珍.皇。和他们两位不同机构,不过工作性质类似,时常会合作。”
 
  ……嗯?雷欧歪了歪头,珍.皇这个名字听起来总觉得有些熟悉?好像曾经在谁口中听过──
 
  “啊、妳就是札布先生嘴里那个──”……母狗小姐。后头这绰号雷欧自然不可能说出口,但光视听到札布的名字,珍的表情就像踩到大便一样瞬间丕变,换上日本戏剧和动画里常出现的般若鬼面。雷欧反射性往反方向挪了挪屁股,从珍身上散发的杀气让他浑身颤抖,像大冬天泡在冰桶里。
 
  “喔呀,少年你也认识札布吗?”史帝芬微讶。
 
  “是,一年多前到这里工作时偶然遇到札布先生。不过他好像很忙,常常都在不同国家飞来飞去,通常是透过邮件联络。”
 
  克劳斯看起来很开心。
 
  “没错,札布总是非常努力。”
 
  “……果然各位也认识札布先生吗?”虽然品味,嘛,差很多就是了,哈哈。雷欧说着哈哈干笑起来。
 
  “认识那个垃圾并不会替你提升任何价值,不如说会拉低你身为人的素质。”珍轻哼。不过她好像没打算把札布的包也算在雷欧头上,回应时已恢复平常的样子。
 
  ──呜哇,还真的毫不留情!
 
  即使如此,她的话语依旧充满对札布的攻击意味,哪怕她攻击的对象压根不在现场。雷欧开始有一点理解札布提到珍时常说的“一开口就毁灭一座城市”是什么意思了,想必那做不断毁灭又重建的城市名称就叫做雷夫洛市。
 
  “所以……”克劳斯开口后,又有些困扰地双手交握,“你的名字是?”
 
  雷欧这才想到自己还没自我介绍。
 
  “我叫雷欧纳鲁德.渥奇,现在是专题记者,因为工作的关系时常会到纽约来。平常兴趣是拍照,大概是这样。”
 
  “那么,雷欧纳鲁德君,你知道札布的工作内容吗?”
 
  “只知道他常常飞来飞去……但根据实际见面的感觉,嗯,那个嘛,像是人生没有目标游手好闲的大废人……不过如果突然被电话叫走的时候感觉还是蛮严肃的就是了。”
 
  “看起来是完全不知道呢。”
 
  “哈哈……是的。”雷欧摸摸头。
 
  “没关系,这样也比较好。”史帝芬说,“只是很意外札布居然没轻易露馅。”
 
  “真的。”珍附和,“像那种嘴巴漏风的笨蛋能做到这种程度,要夸奖他也不是不可以。”
 
  “这也是为了雷欧纳鲁德君好。札布想必是用心良苦。”克劳斯边说边点头。
 
  老实说和札布认识那么久,因为对方感觉不想提,雷欧也从来没想过要问。反而是眼前这几个人你一来我一往让他好好奇啊!所以各位到底是在做什么不可告人的工作啊!
 
  雷欧在心里呐喊。当然他并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确实感受到,在这些谈笑风生的对话间潜藏着危险的味道……雷欧的眼睛和嘴巴全眯成一条线──更正,他的眼睛本来就是两条线。他下定决心,不管眼前这些人再怎么撩他,他都不要脱口任何可能会让话题更深入的问句。
 
  简直太可怕了。他脸上再次滑下冷汗。
 
  坐在斜对面的史帝芬看了他一眼,掩嘴噗哧笑出来。

 
  ※

 
  用完餐之后,他们又开着公事车把雷欧载回时代广场,离开前与雷欧交换了邮件,以及“虽然也不见得还能再见面”的附带。
 
  这让雷欧不禁想,在上周目中或许因为什么特别的原因将他们整群人聚在一起,甚至有可能是需要天天见面的关系;而这周目那个理由已经不存在了──或许是坏事,也可能是好事──所以即使偶然的幸运将他们聚在一起,也不见得能继续能把这种难得的关系维持下去。
 
  然而,想到有与自己相同感觉的人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着,莫名的满足感还是充填雷欧的心。
 
  他坐在路边的阶梯上,打开手机的通讯软体,对头像亮个绿色上线符号的札布传了一句“可以打电话给你吗?”。说是打电话,是透过软体提供的网路通讯,毕竟对方远在日本,跨国的电话费可不便宜。
 
  大概是看到他的讯息,札布直接打电话过来。雷欧哈哈笑出声,才把电话接起来。
 
  “怎么了?”札布那头的声音听得到电风扇正在运转的背景音,看来刚好在家。
 
  “刚刚我遇到珍小姐他们了。”
 
  “呜呃!母狗?……还有谁?”
 
  “克劳斯先生和史帝芬先生。”
 
  “等等,你这小子,该不会又把自己卷进麻烦里去了吧?”
 
  “啊、这样你都猜得到啊哈哈。下午的时候想拍树上颜色很漂亮的小鸟,结果拍完不小心摔下来,好像稍微昏过去一下,醒来的时候整条路上的人都不见了,超可怕的,还以为是作梦耶,要不是后脑勺一直都很痛……”
 
  话筒对面传来一声无言的叹息。札布刚会这么说,是因为上上个月、五个月前还有刚认识不久的那个月,雷欧都曾经因为取材的关系差点被卷进程度不一的意外。其中几次是雷欧自己化险为夷,但也有一次超级糟糕,要不是札布刚好在现场,现在雷欧可能已经在另外一个世界当摄影师也说不定。
 
  不过那次因为札布把他抓进怀里的同时盖住他的眼睛,所以他只听到风声快速变化,最后压根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现在想想,就跟克劳斯说的一样,虽然札布.雷夫洛平常是这副吊儿郎当的德性,基本上还是很会照顾人。
 
  他肯定是为了雷欧好才从来不提自己的工作。
 
  “……所以,被番头还有老板救了一命不然差点变成路边的尸体?”
 
  “真厉害!全对!”
 
  “对你个头啦!算我拜托你了走路看路好吗?而且你是小学生吗,还爬树爬到掉下来我家养的鱼都比你有智慧!”
 
  “不,就算你讲成那样杰德先生本来就比我聪明好吗?这样比不公平!”
 
  札布的声音突然变得充满怜悯。
 
  “你知道吗?那家伙才十六岁喔?”
 
  “和年龄没关系!”札布先生自己也是二十七岁的小学生吧!
 
  “很好你这小子立刻坐飞机来日本让我揍一顿。”
 
  “谁去啊!”
 
  札布沉默了会,才说,“是说你还在外面喔?纽约那边应该是晚上了吧?虽然我们这边是准备要吃午餐了……”
 
  “对啊,刚吃完晚餐。”
 
  “笨蛋,没事早点回旅馆,不要忘记之前钱包被扒的事好吗?”
 
  “正在步行回去的路上──”雷欧回得轻快,又听到对面一阵“省钱省到钱包都不要了”的咕哝。雷欧在心里想,确实札布说的也没错,纽约的扒手其实不能算少,尤其是地铁尖峰期间更是难以避免。不过他已经学聪明只在钱包放些零钱,其他钞票分别藏在身体其他地方。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发生被搜身抢钱的惨案发生,钱包也是几个月才会丢一次。
 
  他说着在街上停下脚步。
 
  抬起头,从两排矗立的高楼间往天空看,可以看到因为光害而昏黄不清的夜空,与高挂中央的一轮明月。
 
  “还有其他事吗?没事我要去吃午餐了。”
 
  “没什么。就刚好看到月亮,今天是满月。日本有赏满月的习惯对吧?”
 
  “……嘛,中秋节的时候吧。”
 
  “忍不住就会想说,要是能和大家一起看月亮就好了。”
 
  事实上是,站在这条街上的人只有雷欧纳鲁德自己一个。就好像当他晚餐期间听到克劳斯他们与札布也认识时,心中一闪而逝的不甘心。就好像只有他一个人被排挤在外,因此不由得会觉得寂寞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但这种心情说给才认识不久的人听又太过任性了,要不是还能打电话给札布,自己可能会郁闷到谷底也说不定。
 
  这也未免太容易为了小事一蹶不振了。雷欧苦笑。
 
  “笨──蛋──不要想这么多。”
 
  直到札布的声音打断他的思考。
 
  “以前不也说过吗?往前看啊呆子。又不是一直待在一起才算是朋友。心里觉得对方是就是了不是吗?”
 
  “……是这样没错。”雷欧嗫嚅。
 
  “那好,陪你废话这么多的‘好朋友’肚子饿到不行,要去吃淡水鱼煮的咖哩饭了!你也早点回去洗洗睡啊。”
 
  嗯。雷欧最后选择以单音回应。上面那句话太多槽点实在不知道该从何吐起。
 
  通话结束的手机沾满汗水,湿湿热热的。雷欧用袖子抹了抹镜面,随手塞回口袋。
 
  他重新抬头,空中还是那轮包裹着光雾的明月。
 
  到了早上,黑夜会过去,太阳也还会升起──而世界也是这样。
 
  他弯起笑,垂头,把手插进口袋,继续往饭店的方向踏出脚步。
  




END

其实天气晴朗也是无CP,但我从十年前就养成把出场最多的角色标成CP的习惯XD

跨年写的后续!和日记里说的一样,主要是想写与和上司组相遇的部分。

但我也没想到我说要写,灵感就来得这么快。三分之二都是手稿直接采用润饰。


至于唯一另行追加的最后一段,则是莫名其妙很顺地让他们聊完(笔记里只写了一行“最后以L和Z夜间跨国电话做结”)

雷欧纳鲁德同学没信心就要找前辈安慰也是很可爱啦XDD

但他们聊得太开心,聊完我就不知道要怎么打Tag了!XD

如果看之前的小树日记,有提到说札布人会在日本,然而这个人纯串场却和雷欧聊超久的……

另外说声,新刊已经送印,之前说的旧刊改名WEB版也已经做好了,因为打算在展场上发QR Code,等展场结束会私传度盘连结给这边有购书的读者~






※ 以下是札雷话题 ※

个人觉得这两只如果要跨国远距离恋爱还需要再过个四五年。

反正交往前也很少见面,交往后两人都觉得“远距离好像也没什么关系”,毕竟让雷欧跟札布一起世界乱跑不管机票钱还是任务考量都不太现实。只有札布到美国来的时候,会尽量和雷欧约见面。

交往大概两三年后(认识快十年),札布得到一个任务附带的假期。

“要是提早结束,难得到峇里岛,回程机票订在七天后如何?剩下就当放假。”上司这么说之后,札布难得提出了要求。

“……那个,从我薪水扣也没关系,回程可以多订一个人的票吗?”

在峇里岛向雷欧求婚,任务完成后就在当地度蜜月(虽然雷欧拍的照片回去后被米修菈评论为像是中学男生的自助毕业旅行),也在海边举行了婚礼。当然正式的婚礼事后在日本举行,渥奇家全员坐飞机飞去日本在札布老家重办婚礼,杰德是伴郎、米修菈伴娘。血斗神有在婚礼前出现和雷欧家人打过照面,但婚礼当天人已经在地球另一端。

& 这对谈恋爱后的BGM >> 妖尾OP - I wish

评论(2)
热度(25)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