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血界战线 札雷】HL补完计画-01

 * 事件系/有自创角色(犯人+情妇)
 
 ---
 
  
  “目标……对,我们已经在时代广场这边,但刚好现场有别的活动……周边几条道路都塞满人……札布先生?啊、他在前面开路,不过几分钟前开始这里就寸步难行了……”
  
  左右张望一会,雷欧纳鲁德对手机哈哈干笑起来。
  
  正如同他所说,前纽约──现在被称为黑路撒冷区──的时代广场,此刻不分人类异界人全挤在一块,简直堪比庆祝跨年的人潮,广场周边都被挤得水泄不通。十五分钟前雷欧他们因为与活动毫无关系的侦察任务来到现场后,原先还以为只是稍微热闹点,不知不觉后头涌入的人越来越多,到现在每分钟只能往前推进不到三公尺。
  
  大概是受不了人满为患的壅塞感,在他前方共同进行任务的札布.雷夫洛脸上的焦虑已快要具化成可怕的黑雾往周遭散开。雷欧叹了一口气,继续回答电话另一头上司的问题。
  
  “对,目标还没出现。”
  
  透过护目镜的掩护,雷欧那双异质的眼睛正以全开的状态监视着方圆十数公尺的人群。他有意识地让眼睛只用来搜寻出发前在文件上看到的特定人物,但不确定是现场人数越来太多;又或者目标刚好身处眼睛的控制范围外,搜寻到目前还没有任何的结果。
  
  “啊,受够了!”
  
  一旁的札布突然不耐烦大叫起来。等雷欧循声回过头去,他的搭档手臂上已缠着一圈又一圈的血丝,下一秒尾端缠住不远处的路灯当支点,把他整个人轻松吊挂到空中。
  
  “待、待会有进展再报告,先挂了。”
  
  雷欧慌张挂掉电话,用力高举双手挥舞,朝一副像要丢下他的前辈喊话。
  
  “要走上面的话也拉我一下啊!喂,有听到吗?”
  
  “笨──蛋,那样哪里好玩?”
  
  札布说着调低自己的高度,同时雷欧也被后面的人推着往前一步,正好移动到头上差几公分就得顶着札布走路的地方。他才刚从这绝佳微妙的相对位置想起某个特别喜欢踩他人头顶的组织成员,札布就摆动鞋尖拨弄起他的头发。雷欧脸上浮现青筋,用力把那双令人烦躁的脚拨开,可惜成效未彰。
  
  他的前辈满脸得意,弯身揶揄起脚底板下被挤得像块肉干的雷欧:“你小子不是很喜欢人挤人吗?还说要和异界朋友去跨年,正好让你提前排练……不过这到底是什么活动啊?”
  
  “听旁边的人说,好像待会有人要往这里撒礼券。”
  
  雷欧扁嘴,一时想不到反驳的说法,只好老实回答前辈的问题,毕竟他确实打算带那吉与里尔两个异界朋友去跨年──尤其是里尔,自从某个细菌事件后,他只剩下索尼克一半的体型,没办法自力参加活动。
  
  听到礼券,札布眼睛一亮。
  
  “真的吗?从哪里?我得先抢个好一点的位置!”
  
  雷欧困扰地扶额。和这个有如野生小学生的前辈一起出任务实在让他头好痛。
  
  “虽然早就知道你就是这种人,但不准去喔,现在可是在出任务。我可不想为了几张礼券被史帝芬先生送进冷冻库。”
  
  听见上司的名字,札布大大嘁了声,满脸扫兴。雷欧没理他,手架在护目镜四周,继续察看周遭。就在此时,人群突然躁动不安起来。雷欧被挤得踉跄,该说幸或者不幸,人实在太多了,连跌倒的空间也没有。他努力几次后终于找到能让自己重新站定的落脚点,赶忙抬头询问自家前辈。
  
  “现在什么情况?是活动开始了吗?札布先生看得到发生什么事吗?”
  
  “又不是你那双变态眼球,从这里没看到有人从天空洒东西啊,只看得到前面突然……嗯?前面的人好像……变少了?”札布的语尾充满浓浓的困惑。
  
  “哈?人变少是什么意思?”雷欧虽疑惑着前辈嘴里话语的意思,从自己的高度又什么都看不到,他只好高举双手努力对札布挥舞,“拉我上去──”看。
  
  话都还没说完,雷欧的脚踝边却突然滚来一颗橘橙橙的固态液状物体。那形状看起来实在有点眼熟,很像某款经典游戏中最低等的怪物……
  
  “欸?”
  
  低头看了好几眼,雷欧总算确定那东西正在规律发出光的波动,朝周身散去。他还不确定那阵光芒是肉眼可见、又或者是透过义眼才能察觉的气场,正想低头更仔细观察,后领却传来强大拉力,将他整个人腾空提起。反射性随着牵引自己的力道抬头往上望,雷欧就对上前辈急迫万分的表情──
  
  而那也是他脑中最后的画面。
  
  “雷欧──!”
  
  当札布的惨叫划破天空,他原先抓着雷欧纳鲁德.渥奇的左手上,只剩下后辈差点落入人群的手机;而他臂弯中正抱着颗水蓝色、类似○者斗恶龙中大名鼎鼎初阶魔物“史莱姆”的活体果冻。
 
  
  ※
 
  
  “札──布──”
  
  “……是。”
  
  相对于办公桌后双手交叠,满脸笑眯眯的史帝芬,札布黝黑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刷青,头简直低到不能再低。他双手捧着的是从刚刚开始就只会“咧喔咧喔”叫的水色果冻生物。拥有无限接近游戏中史莱姆材质的那玩意,发型与眯眯眼都忠实呈现雷欧纳鲁德.渥奇的特色,所以当众人看到札布战战兢兢走进事务所大门的瞬间,就理解那“东西”的身分。
  
  史帝芬大叹一口气,手里抓着的钢笔转了半圈,示意正播报新闻的电视萤幕。
  
  “总之,在你打电话过来后,我们已透过现场转播的新闻了解大致的情况。你们今天在现场偶然碰到的集会目的显然并不单纯,而且,就如同新闻画面看到的样子,大部分参与的群众都已经被融解成像橘子汁一样的东西。”
  
  他说着望向立于自己身后的人狼,“虽然有很多事还需要进一步取得情报,在还不确定传染是否告一段落的情况下,珍妳先留在这里待机,我们看看情况,稍晚再决定下一步怎么做。”
  
  珍点头。史帝芬又回头瞥了眼新闻中,时代广场像是宴会结束后饮料洒满地板的狼藉,深深叹了口气。怎么说,雷欧纳鲁德没落得那个下场,就该算不幸中的大幸?
  
  “札布,你在现场时有看到可疑的人物吗?”
  
  “不,注意到异常的时候人已经开始消失了。”札布回答的同时低头瞅了一眼,“我把雷欧捞起来时,他周遭的人已经全变成果冻,几秒后就连他跟着变化。赶忙移动到更高处后,底下那些东西开始从蓝色变成橘黄色,然后全融化成一片。”
  
  再怎么反应不过来,札布也在第一时间理解到情况非常紧急,尤其是怀里的雷欧。他把变成果冻状的雷欧包在自己白色夹克内侧,以最快速度返回事务所。
  
  “就像死猴子你说的那样。事实上,刚电视上的记者已经亲身示范你所说的内容,在你回来前,我们已经确认橘黄色的史莱姆有将一般人转化成史莱姆的能力。刚转化的史莱姆会是水蓝色,既然雷欧能持续保持在这个阶段,或许是需要与其他史莱姆接触一定时间才会变成橘黄色,而变成橘黄色的史莱姆们如果继续保持接触,就会……”珍说着双手握至胸前,拳头张开的时候嘴里也配合地发出“啪嚓”的效果音。
  
  札布反射性抖了一下。
  
  要是他当时再晚几秒才把雷欧抓起来,捞起来的雷欧已经是橘黄色史莱姆的话,现在他们两人大概早变成现场水滩的一部份。
  
  “不只是这案件,要是你们原先侦查的目标要是也卷进去可就麻烦了。”
  
  史帝芬敲了敲放在桌上的文件。
  
  原先札布和雷欧会出现在现场正是受他命令,追踪某种会腐蚀人体内脏的异界药物。根据昨天傍晚来自莱布拉的线人所提供的资讯,走私通路的仲介商会以伪装的姿态,于今天中午在时代广场周边进行毒品交易。目前无法得知该对象是否受到这突发案件的波及,只知道调查肯定得从头开始。最糟的是,最适任此任务的成员还变成奇怪的生物,不知道变不变得回去。
  
  “祈祷雷欧复原前的这几天,不要有任何血界眷属的长老出现吧,札布。”史帝芬最后凝重开口。克劳斯闻言也垂下头,沉吟了一声。
  
  札布反射性吞了吞口水,觉得自己似乎凭空听出上司未完的下一句话:
  
  ──不然你就等着变成剉冰谢罪吧。
  
  当天下午,札布都抱着变成史莱姆的雷欧纳鲁德──简称雷欧莱姆德──在沙发区待机。
  
  虽然刚开始他也抗议过,为什么这小子都变成这副德性自己还得继续当保姆,但才不过五分钟,他就完全忘了这件事,开始玩起那东西头上保留完整阴毛形状的水状触手。
  
  外观像是由水组成,雷欧莱姆德的触感却比较像是果冻,带着种奇妙的黏腻感。不过摸完之后并不会在手上残留黏液,不然札布可能会有点担心自己手上沾着的是雷欧的脑浆、血液又或者其他东西。
  
  即使被札布抓着当玩具,他大腿上的雷欧莱姆德却非常安分。大部分时间他都保持着双眼加嘴巴呈现上下三条杠的待机状态,但如果向他搭话,雷欧莱姆德会发出与他自己的名字昵称“雷欧”类似的“咧喔咧喔”做回应。
  
  只剩一头身的雷欧莱姆德仍依稀保留雷欧纳鲁德时期的记忆。某些对雷欧很重要的关键字,好比说妹妹米修菈的名字,能够引起他些许不同的反应;又或者当他的小小朋友索尼克落到他脑袋瓜上轻拍他时,雷欧莱姆德看起来稍微变得有些开心──但他依旧无法对他们的话语做出太复杂的互动。
  
  “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
  
  两小时前偕同珍一起出门调查的史帝芬,推开事务所大门就是这句。
  
  “好消息是犯人已经抓到了,坏消息是目前仍没有解药──珍。”
  
  条列着几行文字的纸条随着女性纤细的手掌一起出现在札布眼前,与此同时是他脑袋上突然增加的重量。札布虽想发难,还是忍下来,用力抽走珍手里的字条。
  
  “上面写的是雷欧莱姆德的饲育方法。”
  
  根据史帝芬的说法,在时代广场群众的不明液态化即将告一段落时,警方接到一通告发电话。
  
  电话那头的年轻女性自称是犯人的妹妹,非但主动出面解释情况,提供现场部分仍在“未启动”状态水宝宝(Water Baby)──她是这么称呼看起来像史莱姆的那玩意──的详细照顾方法,甚至主动供出姊姊的实验室住址。警方循线用最快速度逮捕了犯人,同时也派人将现场残留的水蓝色水宝宝一一隔离,送入中央医院。
  
  与早上珍的解说大同小异,该女性提到:水蓝色与橘黄色的水宝宝分别是被药品改染的人“启动前”与“启动后”两个状态。启动后的水宝宝具有感染力,会无差别感染周遭所有活物,使其转变为启动前的水宝宝,并在短短数秒后针对同一对象继续进行“启动”。两只以上被启动后的水宝宝聚集在一起时则会更进一步“同化”。同化开始后,双方身体组成物质无法再保有原先的独立性,开始崩溃性地大量融解、相互融合,最后甚至会产生攻击倾向,无差别吞噬所有接触的细胞,直到彼此都变成动弹不得的残渣。若进入此状态,活体的DNA全数混在一起,失去维生的机能,即使途中强制中断也无法回溯为单一个体。
  
  至于会做出这种药品的目的则是──
  
  “替地球垃圾减量有什么不对?”
  
  犯人──奥莉维亚.史密斯被警方找到并铐上手铐时,仅只微微挑眉,理直气壮地这么反问。
  
  “模拟实验太过小型这点倒真的有点失策。”
  
  奥莉维亚事后做的口供表示,她在几年前就开始着手研发这种被称为“机关(Instrumentality)”的药物。该药物上写有大量复制与转化的术式,能不分人类或异界人地将任何活体转化为水宝宝。虽制作的药物份量稀少,一份也只能作用于单一个体,但当被感染的个体启动后,就会拥有与药物相同的效用,得以继续作用于其他活体,最终得到病毒式扩散的结果。口供中还提及,半年前就完成药物开发的她,早在一个多月前就在自家地下室利用千只小白鼠做过一次模拟演练。实验开始时,她先对其中两只老鼠投入自己研发的药物,被药物启动的两只老鼠又去感染其余的老鼠,当所有连锁反应在五分十五秒内全数终结,房间里所有老鼠都被感染、同化并消灭,没有任何一只幸存。原先接近五十公斤的鼠群在实验结束后,变成不到四公升的橘黄色液体。也就是说,该实验成功消灭被实验体将近九成的活体细胞,优秀完成她“垃圾减量”的目标。
  
  然而,在密闭空间进行的实验,搬上现实舞台必定会与想像有着严重落差。
  
  虽说最开始由于聚集在时代广场的人群足够壅塞,一切就如她所希望的,慌张的人群无处可逃,药物在最短时间内就朝四周扩散感染开来;但当后来空间内的人数逐次减少,广场变回原先的开放式空间,作为传染源的水宝宝运动能力有限、加上外围人群早已逃散至一定距离外,现场只留下来不及感染其他个体就相互消灭的橘色液体、四处零星的未启动水宝宝,感染至此中断,以失败告终。
  
  只是,即使结果不如原先预想,这场被称为“HL补完计画”的犯罪案件,从开始到结束仅仅经过四十三分钟,失踪乃至“死亡”的居民就上看五十万──这还是初步估计的数量。此外,被确认保护的水宝宝一共三百九十七个,其中只有不到三成的水宝宝在告知照顾方法后由陪同送医的亲属领回,其他仍有将近三百只被隔离收管的水宝宝尚无法确认身分。
  
  “也是啦,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和这只阴毛头一样有这么强烈的特色……是说这家伙真的变成名副其实的阴毛头──噗哧。”
  
  听完珍的报告后,札布不禁有感而发。才刚说完自己的龌龊感想,他就仰头笑得一发不可收拾。要不是他腿上还坐着被他耻笑的当事人,他可能会笑到直接翻一圈从沙发滚往地上去。这般小学生的行径让拿着报告的珍脸瞬间黑了一半,别开头低啐果然死猴子那贫瘠的脑袋装的全是粪便。
  
  “不过,那位报案的女性说的话是可信的吗?”杰德困惑发问,“再怎么说,犯人都是她的亲生姊姊不是吗?”
  
  “这倒不用担心。我与珍在警署时有实际见到犯人的妹妹莉迪亚.史密斯,与姊姊相反,是位懦弱温和的普通女性。她似乎原先就不赞同姊姊的作法,她的恋人又相当不幸地卷入此次案件中。也许是这个原因,她全程态度都相当积极。我们应该可以暂时相信她提供的方法,当然这段时间我也会请珍定时去她家进行监视。”
  
  “说成这样结果还不是要监视人家小女生,居然还敢摆出一副想相信对方的嘴脸,伤疤脸你真行啊。”K.K手插在腰上,皱着脸咋舌。
  
  “嘛、嘛,”史帝芬摸摸后脑勺,连忙打哈哈,“小心驶得万年船嘛。”
  
  “你那艘船不早就开进地狱去了吗?”
  
  史帝芬苦笑,倒是没继续反驳。他转向札布,“上头的说明有看不懂的地方吗?”
  
  被这么说,札布这才第一次看起手上那张纸的内容。
 
  
  “水宝宝的照顾守则:
  
   一、每天不能忘记补充足够的水分。
  
   二、千万不要与其他的水宝宝接触。
  
   三、偶尔搭理,不要让他太无聊。但请注意,也不能搭理过头。
  
    切记‘随便’才是照顾的精髓。”
 
  
  “……这啥?”
  
  看完上头写的照顾守则,札布整张脸全皱在一团。
  
  即使前两点看起来还算有点道理,第三点难道不奇怪吗?
  
  “听莉迪亚.史密斯的说法,好像是过度亲密,会有一定机率会诱发那东西‘启动’的关系……总之记得给足够的水,水分不足大概会死掉。既然犯人表示没有做解药,变回去的方法还得另外找。好不容易总算弄到药物的样本,会先请咒术班研究看看,如果还是没办法,就只能等到莱杰兹下一次上升,问问女医有没有什么好点子。在那之前少年就交给你了,札布。”
  
  “……哈?”
  
  札布抱着雷欧莱姆德从沙发上跳起,激动地用手大力戳了怀中那头水状阴毛好几下。
  
  “意思是还要我把这家伙带回家养是吗!”
  
  史帝芬双手环胸,不可思议地挑眉反问:“没把雷欧纳鲁德护卫好本来就是你的失误。放心好了,原本的侦察任务我会让珍去做,你就负起责任把人带回家,照顾到他变回人,懂?”
  
  札布噘起嘴,“可是,明明是这家伙──”
  
  史帝芬打断他的话,露出体恤的微笑:“我知道这件事也是雷欧纳鲁德不够谨慎才会导致的。等事件告一段落,你们自己私下解决──懂?”
  
  这个人肯定完全不想管!札布简直委屈得想哭。虽然自家上司脸上在笑,背景却明摆着用黑底白字大大写着:“你们这些爱惹麻烦的死小孩之后要吵架还干嘛自己去外面吵,少拿来让我烦心。”他当然知道史帝芬这么宣布通常代表大势已定,但他还是忿忿不平地指向站在沙发另一侧的师弟,“如果没水会死掉的话,和那边的淡水鱼养在一起不是刚刚好吗?反正事务所也有个现成的水缸!”
  
  “不行。”史帝芬马上反对,“杰德也好、克劳斯也罢,绝对会立刻就和你手里那东西变得要好,要是因此引发同化就糟糕了。珍是女孩子不方便,K.K家里有小孩危险,现场能信任的只有你而已。我们应该可以信任你的人渣力。听好了?不要搭理过头。偶尔记得给水就行了,很简单的工作──而且说到头就是你的失误,你以为我会让其他人来收你烂摊子吗?”
  
  “呜呃、”被说得难以反驳,札布一口气哽喉头不上不下。
  
  斯塔费兹先生,你刚刚绝对有趁机偷婊我好几顿吧,绝对。
  
  虽这么想,札布当然不敢再继续造次。更何况这样一来一往,原本就不怎么高的HP已经逐渐见底。他泪流满面抱着雷欧莱姆德躺回沙发上,失去继续抗争的力气。
  
  被“碰”的一声吸引注意力,原先坐在桌上吃小饼干的索尼克,转头就看到札布哭着把自家主人勒在怀中抱得死紧的惊恐画面。曾有自家主人被对方坐扁在沙发上阴影的它立刻担忧地盯着雷欧莱姆德看。不知道是这个状态感觉不到疼痛,又或者不善于表达,雷欧莱姆德虽然看起来微妙挤压变形,但始终保持着一号表情,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它想过去查看,却让珍出声拦下。
  
  “索尼克,”珍朝它招招手,“虽说可能会觉得有些寂寞,这几天你最好还是暂时和雷欧保持距离比较好。要来我家住吗?”
  
  针对活体作用的术式,除了人类与异界人,对异界生物音速猴自然也有用。珍随史帝芬出门调查前已经见识过雷欧莱姆德和索尼克能有多要好,为了避免发生同化的意外,现在最好还是拉开一猴一史莱姆的距离。
  
  索尼克抬头看了她一眼,又担心地转向雷欧莱姆德。
  
  “别担心,小札布平时虽然很垃圾,但照顾后辈的能力姑且还能算是一流的!”似乎看出它的犹豫,K.K用力拍了几下札布的头顶,另一手举起大拇指挂保证。
  
  “这点我也可以做担保。请你相信札布吧,他会照顾好雷欧的。”克劳斯也加入了保证人行列。
  
  在K.K与克劳斯中间来回看了几次,索尼克弯起眼睛,安心跳进珍的手心里。
  
  另一方面,躺倒在沙发上的札布并没有因为被同事们称赞而心情好转。
  
  甚至可以说,在另一种意义上反而比较像受到大人们的联合攻击,终于一点残血也不剩。于是当众人讨论到一段落,各自回岗位忙碌时,主要任务是“荣誉保姆之重责大任”的他一直到表定下班时间到来前,都抱着雷欧莱姆德在沙发上装尸体。
 
 
 
 
 
TBC
CWT45新刊!
 已经无事写完,因为是薄本,运费会比书还贵不建议购入……
 几个月后会公开全文!


评论(6)
热度(30)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