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还愿】年末创作练手

【以下是开催前决定的CP表】
选了一堆很久没写的BG呼呼。想说300字应该OK! >>然后字数大爆炸

A 岁晋(创角)
B 纳兹露西(妖尾)
C 札布雷欧(血界)
D 白中(鬼彻)
E 古髑(家教)
F 乌织(死神)
G 伸文(阳炎)
H 阿佐下柳(邻座)
I 卡带(火影)
J 艾赫(巨人)




【A】温泉旅行(题源:和绪)
岁晋/《路牌》同时间轴平行时空パロ*

 
  当长田岁拉开玻璃门,准备从热呼呼的室内热汤走向露天温泉时,迎接他的是几乎看不清前方的烟雾弥漫。脚底踩的石板有着冬日特有的冰凉,穿透温泉的热意,从脊髓窜进脑门。
  
  虽是晚饭时段,隔着一旁的围篱仰首往外看,冬夜的吐息已包裹了夜空,只有远方的天空隐隐约约还带着昏沉的酒红色。从围篱外的冷风吹进来,吹散些许雾气,也让他从热泉的酩酊热意醒了脑。
  
  包裹着身体的烟雾让身上的热气不至于消散得太快,不早点进到温泉里依旧得冷出一身鸡皮疙瘩。他加快脚步走向露气另一头,终于能看到温泉轮廓时,却忍不住“咦”了声。
  
  明明刻意挑了众人皆在享用晚餐的冷门时段,眼前的温泉却早有来客。而且那模样万分熟悉。
  
  “……后藤?”
  
  闻声,已在温泉里泡出两颊红晕的后藤晋平收回正看着远方发呆的视线。回过头,那双圆润的眼睛微微睁大,然后和气地弯起,回应:“这不是阿岁吗?”
  
  长田岁也跟着笑了。他走进温泉,在后藤身侧坐下,缓缓开口。
  
  只是他本来以为自己会说“好久不见”,又或者问对方怎么会来温泉旅行,但最终在他嘴中成形的句子,比泉水还热,比冬夜更深,比世界上任何一个秘密都要来得惊人。
 
  
  FIN
  曾经一个人去泡温泉,被露天温泉的黑夜雾气的可怕氛围逼退回室内汤的店长。




【B】外星人侵略地球(题源:鱼烧)
纳兹露西/平行时空パロ*

 
  就在刚刚新闻播报了最新的消息。
  
  宇宙中有团火球正以高速冲向地球,然而那既不是旅行的彗星、亦非流星的碎片。然而即使利用卫星与天文台最新技术交互观测,终究只能到那是一团旺盛燃烧,约莫一到两公尺的火球。依照它的速度,十分钟后就会到达大气层,如果它没在那时被燃烧殆尽,根据轨道方向预估,很有可能会掉到露西所住的小镇附近。若是掉到后山还好,如果掉到城镇中央,那个不明物体将会把露西、以及小镇都燃烧得一干二净。
  
  然后“星星”坠落了。
  
  从小就喜欢仰望星空的露西,站在小镇正中央抬起头,看着那到火球在天空划过、越来越近,她心脏高高提起,并在火球终于在后山撞出一个大坑后重新放下。她听到小镇上四处传来人们的欢呼、哭泣,以及劫后余生的相互问候,眼睛却离不开小镇后山熊熊燃烧、渐弱,并且逐渐沉寂的火光。
  
  她的步伐几乎瞬间就朝后山的方向跨出,起初是急促的一步、两步,最终变成拔腿狂奔。
  
  她和自己说她是担心后山说不定会有森林大火,心里的念头却驳斥她,全身毛细孔都叫嚣着她想看那不久前要煨伤她心脏的“星星”。
  
  穿过小径、爬上山,闻着空气中若有四无的焦味,双腿发麻、上气不接下气,随时都会失去往前的力气。即使如此露西却没有停下脚步,花了快二十分钟,她长长吐气,撑着膝盖,站定于一片焦土面前。
  
  而焦土中间,立着个只围着条布满白色鳞片纹路围巾,顶着一头粉红的少年。
  
  “欸欸──?”
  
  露西双颊刷红,忍不住捧着红通通的脸在原地跌坐下来。少年噘起嘴,双手交叉横在胸前,歪着头问:“妳是地球的人类?”
  
  听见这问句,露西瞪圆眼睛,不可置信回问:
  
  “你是外星人?”
  
  “啊啊,没错!”少年铿锵有力回应,弯起眼,对露西咧开百分百的灿烂笑容,又说──
  
  “我是来侵略地球的!”
 
  
  FIN
  
  露西:在那之前拜托你先把衣服穿起来!
  喜欢的设定们:新闻、掉落的星星+陨石巨坑+跨物种相恋。




【C】台湾乡土趴啰(题源:动总)
札布雷欧/官方小说纸月亮开头捏他*

 
  就在前往执行任务的路上,出现在札布与雷欧两人面前的,是位素未谋面的少女。乍看约莫十岁上下的她有着双翠绿的大眼睛,齐耳的银色秀发,与一身小麦色的肌肤,穿着偏男孩子风格的素面T恤加吊带裤,看起来相当聪明。
  
  “你们两个,谁是我的爸爸?”
  
  少女问句方落,札布已毫不犹豫地将手指向雷欧。只是在雷欧感慨这人还真厚脸皮时,却发现对方指尖颤抖,表情沉痛。
  
  “你这小子,居然敢背着我在外面有女人,连小孩都生了!”
  
  雷欧脸上顿时浮现青筋。
  
  “最好是我生的!你怎么不看看她从毛色到肤色都和你特别像好吗?我本来还不想说的!”
  
  “我不听,我不听你解释!你这忘恩负义又伤风败俗的阴毛!”
  
  摀着耳朵大哭说完,札布一个转身,就用最快速度泪奔离开现场。
  
  “说啥,喂、札布先生──还真的跑了!任务怎么办啊!”
  
  雷欧傻眼大叫,看着呆站在一旁的少女,忍不住叹了口气。不管这位少女是不是札布的小孩──虽然这意味着札布十出头岁就在外面乱播种的意思──面对疑似自己爸爸的男人突然就在眼前出柜还哭着跑走,她肯定受到很大的冲击。
  
  “……总觉得,抱歉。”
  
  听见雷欧的道歉,少女抬起头看他,勉强撑起笑,善解人意回应:
  
  “也辛苦你了,后妈。”
 
  
  FIN
  
  雷欧:后……后妈个头啊!别听妳爸胡说!
  纸月亮本身就有乡土剧的本钱XD。私生子&验DNA还有拟似家庭。




【D】哨兵向导(题源:LILILEE)
白中/平行时空パロ*

 
  白泽的搭档是个被业界誉为“人体子弹”的小女生。身为哨兵,名为中的女孩天生力大无穷、像飓风般猖狂,又有子弹的爆发力。与此同时,却拥有与能力相反娇小玲珑的身材、乌溜溜的大眼睛,既柔媚又天真的巴掌脸蛋。白泽当年就是被那安静时彷佛洋娃娃、笑起来似花一样的外表给欺骗,一句轻浮随意的“要不要和我交往啊?”硬是被中奇妙的脑内回路掰成“请和我结婚”,事到如今链结已结成,除非她死或他亡,估计这搭档解除是没门了。
  
  与肉体强大、与生俱来带着好战基因的哨兵相反,白泽是个向导。男向导在这世代较为稀少,加上白泽一向与女孩子向性特佳,几年前没被套牢前曾经周旋于业界各大有名的女向导间,和不少人都有理不清的关系。他当时从没想过要被谁套牢,乐于偶尔帮闺蜜释放压力,偶尔来场狂野的艳遇。和男向导的稀少度同等的是女哨兵,然而白泽周遭似乎从不愁需要他的异性。
  
  “白泽!”还在想着过去的辉煌,一听见声音,白泽反射性摊开双手,迎接自己搭档的到来。随着接近心脏中弹的爆炸性疼痛,一团娇小的人影蹦地跳进他怀里,那双细嫩、却强而有力的手臂环绕他的背部,勒紧,让两人密密实实贴在一块。
  
  这绝对是家暴。白泽在心里咕哝。他不着痕迹吁去胸膛郁气,摸摸小丫头的头,随着彼此接触,怀里人儿绷紧的肌肉逐渐放松,终于整个人在他怀中软成一摊心安的红豆馅。
  
  他掀起中的浏海亲吻她饱满的额头,怀中的人也仰首,细小的啄吻如同绵绵细雨,洒落在他的唇角与下巴。
  
  白泽的眼睛自然弯成新月的模样。
  
  或许他才是最甘于现况的那个。
 
  
  FIN
  莫名奇妙很适合哨兵向导的一组。家暴组。
  比如说某次职场上的后辈看到中突然暴冲把路边一个和美女走在一起的男人给痛打一顿,手段之残忍让他不禁感叹千万不要成为前辈的敌人,他的搭档却跟他说:那是中前辈的搭档。
  对,抓到搭档(疑似)偷吃会不由分说把人往死里打的最强(物理)哨兵。




【E】流氓学园水手服(题源:小涵)
古髑/明明原作就是学园作品a架空学园パロ*

 
  古伊德所就读的这所学校是城市内名气特差的流氓中学。
  
  也许是因为反向的名声远播,这里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奇葩学生,包含会带手里成天拿着整捆炸弹、或者老是扛着把武士刀的危险分子;也有一看就是被欺负、动不动就穿着内裤在学校裸奔的可怜虫;另外还有已经称霸理事会,手里握有学生会的风纪社团、据说已经连续好几年都自行留级的怪人。
  
  另外,还有个明明所有人都随意穿便服上下学,却规规矩矩穿着学校规定水手服上下学的女孩子。女孩子名叫凪,来自日本,目前就读二年级,有着一头清汤挂面的葡萄色头发,大大的紫罗兰眼睛,沉静的外型与优雅的姿态,就像从画里走出来一样。
  
  古伊德特别喜欢从教室窗户往外看,眺望大一个年级的学姊优雅经过中庭的娉婷身姿,当作荒唐的求学经历中唯一的美好回忆。
  
  “就这家伙吗?”
  
  越美的梦破碎的速度就越快。古伊德仰首看了眼正把脚踩在自己脊梁上,咧嘴笑着的金发学长,又把视线移到面前的学姊脸上。她手持三叉戟,姿态优雅,身上穿着中规中矩的水手服,嘴边的笑容依旧甜美。
  
  而后她朝他走来,在他面前微倾身,如丝绸的嗓音轻轻吐出符合这所学校气质的句子,
  
  “你是要成为我的人,或者死人?”
 
  
  FIN
  大概是个拐古伊德去救六道骸的故事。




【F】修仙加成精(题源:阿千)
乌织/原作平行时空パロ*

 
  井上织姬从没和任何人说,其实她从虚圈回来时,手里攒了一把的灰。
  
  她曾对着那些灰反覆好几次使用双天归盾,可惜的是,那被称为与时间抗衡的神之能力,终究无法还原已经化成灰烬的故人。
  
  最后她把那些灰装进房间里的薄荷盆栽,比以前又更加细心照料那盆香草。最初一个月,或许是日光充足,薄荷长得特别好,叶子健康又大片,长满整个花盆,甚至长到满出来。第二个月织姬将薄荷迁盆,换成约莫一只手臂宽的长型花盆,照样摆在窗台。半年后,织姬家的薄荷已经需要转移到家里后院,长了满园气味清新的绿意。
  
  她总想这是故人创造的奇迹,也更努力去照顾那些香草。
  
  “然后前几天结果了?”龙贵歪着头问。
  
  “嗯,薄荷好像一年开一次花,上礼拜开成一片,前几天开始结果实。”
  
  “那有什么问题吗?”
  
  “其中有一颗果实大概有拳头这么大,我怎么上网查都查不到类似的案例,该不会是生病了吧?”
  
  织姬手握拳,试图说明自己家薄荷的异常状况。然而友人只是拍拍她的肩膀,笑着说:“大概是妳照顾得太认真了吧。小心别把妳家的薄荷照顾成奇怪的宇宙生物喔!”
  
  “可是我觉得……”织姬还想解释,上课钟声却刚好在此时响起,只好看着龙贵回位子,最后这话题也不了了之。放学后一个人垂头丧气走回家,往院子望去,一眼就望见那颗特别大的果实。她脚步一顿,回身朝果实走去。不知道是不是映着天上夕阳的余光,织姬总觉得自家薄荷的果实看起来闪闪发亮,特别耀眼。她不自觉盯着果实看,光芒似乎还在不断增强。
  
  当织姬终于意识到那光辉并非来自夕阳而是果实本身,像是织姬的六花起作用时的橘黄色光芒,薄荷的果实迸裂,一颗肉乎乎的东西从摇晃的花萼上滚出来,滚到织姬慌张往前摊开的手心里。
  
  那像是个小小的生物。头顶黑压压的毛,缺乏血色的青白皮肤,略带忧郁的翠绿双眸。
  
  那是个长得很像织姬故人的生物。
  
  一瞬间织姬脑中跑过“宇宙生命的神秘诞生”“轮回与奇迹”“拇指姑娘”等各式各样的关键字,直到最后只剩一个画面停留在她的脑海。那是一年多前,她曾经反覆伸手去抓,最后却只得到一手烟灰的故人,如今安稳在她手中活着,像颗跳动的心脏。
  
  “欢迎回来。”她轻声说,声音带着浓浓的哽咽。
  
  而世界的奇迹,闻声抬起那双绿色眼睛,在手心中与她对视。
 
  
  FIN
  小妖精的修仙之路,从FIN后开始。




【G】PM GO(题源:动总)
伸文+α/日常*

 
  最近桃的哥哥开始会天天出门了。妈妈问起这件事时,还用有些讶异的语气说,那孩子怎么了吗?交了新女朋友?
  
  妈妈会如此意外不是没有原因的。在两年前桃的哥哥听闻自己最好的挚友从学校顶楼跳下的消息后,就一直被巨大的阴霾所笼罩。起初只是不去上学,后来甚至连房门都很少出,最后那个曾经在桃记忆中格外意气风发的少年,变成畏畏缩缩沉迷游戏与网路世界的社交障碍。
  
  “严格来说,也不能说不是啦……”桃想了想,有些苦恼地这样回答自己的妈妈。
  
  前阵子由于认识目隐团,知晓更多关于能力、与真相的内容,逐渐接近事实核心的哥哥,渐渐找回昔日的模样,开始能正常与人相处。桃自身虽不至于像哥哥影响这般剧烈,也同样在过程中获得自信、友情,与向前的力量。
  
  然而──若要说这个事件是促使哥哥出门的关键,长达两年的拒绝社交却仍需要花一段长长的时间进行心理建设,以自家哥哥的性子,绝对无法短期内这么频繁出门。
  
  “那个,要怎么说呢……哥哥会出门,是因为……最近很流行的那个……”桃吞吞吐吐说完,刚好客厅的新闻就接下去替她解释哥哥最近的奇行──“自从三天前Pokemon Go在日本开放,目前已经有为数不少的青少年走出家门,愿意在街上活动。其中也不乏中青年族群,甚至是长辈也人手一机。任天堂的神奇宝贝旋风再起,全日本都疯迷起皮卡丘……”
  
  桃望着新闻,撑着下巴,大大叹了口气。
  
  能够把自家哥哥这程度的家里蹲也赶出门,果然游戏的魅力无限大啊。
 
  
  *
 
  
  “又发现伸太郎了──”
  
  听见熟悉的笑嗓,伸太郎抬起头,长长的头发与温柔的笑脸,曾经让他朝思暮想整整两年的女孩子就站在那里。
  
  在伸太郎的梦里,她总带着赤红的围巾,落寞坐在窗前的位置。偶尔教室里会只剩他们两个,一左一右,只要他伸起手就能接触的距离。但正因为是这样的接近,才更显得他“当时”不断的拒绝有多么残忍。他甚至没办法在试图弥补空白的梦境中跨出那一步。
  
  似乎是注意到伸太郎的表情变得僵硬,女孩子露出担心的表情。她放下手机,在伸太郎旁边坐下,手掌贴上他的后背,顺着脊髓的方向,柔软的小手像是要抚慰那两年的伤痛般,缓缓安顺他曾经的所有恶梦。隔着运动外套的手指相当温柔,而他也确实因为她所给予的体温终于放松下来。
  
  “抱歉,文乃,我没什么事。”他小小声咕哝。
  
  整整两年缺乏正常交流,让他的社会性低落到惨不忍睹的程度。即使到现在,一时半刻说话还是保有畏缩的含糊。其实他还想问文乃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位置,不过他已经把半小时内的对话预算用完了。但文乃好像猜到他没说完的话,微笑拿起自己手机,上头显示和伸太郎捏紧在手里的手机十分相似的画面。
  
  “想说这边一口气开了四朵樱花,伸太郎如果要休息肯定会坐在这边。”
  
  啊啊。伸太郎会意,他在昨天就知道文乃也是Pokemon Go的玩家。当玩家在补给站上插卡,补给站就会开樱花,吸引附近的神奇宝贝。这个效果全游戏玩家共享,所以有时聚集来的不是神奇宝贝而是玩家,也是常见的景象。伸太郎虽然为了这款游戏出门,成天坐在电脑前的副作用却不会因为心境改变而跟着消失,走一走贫弱的双脚就会发酸、太阳晒一晒人就会头昏。所以虽然也很想累积孵蛋的里程数,大部分时间伸太郎还是逐樱花而居,四处找会自动生神奇宝贝出来的阴影处坐。
  
  要是让ENE听到,绝对会用鄙视的眼神不屑说:“无能的主人”吧?不过她说的也没错,除了电玩与考试他还真的一无是处。
  
  正因此,才想在擅长的领域不断前进。
  
  他偷觑了眼文乃的手机画面。文乃的人物等级八,他又更高两级。才刚开始玩,差距确实还不大。他不记得文乃对这些游戏有兴趣,想了想,如果不是陪着她那票弟妹玩,最主要的原因或许又在伸太郎身上。伸太郎打第一天就发现了,手中这个游戏虽也能独立进行,但越多人组队会越轻松,更快能达到收集全部的目标。就跟那个事件中,他们整群人聚在一起,彼此互补、相互照应,终于迎来了和平的结局过后。
  
  “果然伸太郎会选红队呢。”文乃也凑过来看他的手机。说完她嘿嘿笑着,“明明大热天也还穿着红色运动服外套。”
  
  ──那是因为,妳曾经跟我说,我穿起来很好看。
  
  ──而妳也说过,红色是英雄的象征。
  
  伸太郎别开视线,不自在地点点头,把话全吞回肚子里。
  
  一旁的文乃又笑了起来,于是伸太郎也安心地露出微笑。没关系的,他知道自己没说出口的话文乃都会懂。两年前是这样、现在是,未来……大概也会是──如果两个人还会像这样继续在一起的话。
 
  
  FIN
  对,爆字数不要说。伸文好可爱喔可恶。



【H】环游世界(题源:和绪)
阿佐下柳+惯例的佐夏/《Joyride》同设定*

 
  于是佐佐原存了一笔钱,与下柳两人脚踩踏板,开始了旅行。口袋里装着的是刻着长颈鹿与大象的硬币,导航的不是卫星,而是飞在天空中的栗藏。佐佐原想着下柳承诺过等他们都骑到四肢瘫软、再也带不动脚踏车的车轮,栗藏将会用散落在他周身的小金粉,洒在两人身上,让他们可以在空中环游世界。
  
  他们骑车穿过动物的游行、爬过长长的跨海大桥,接着周围景色开始变化。有时候他们穿梭于威尼斯的小巷,能听到潺潺水流与流浪诗人的歌唱;偶尔是埃及的金字塔,干涩的金黄细砂,被风吹拂过来,在空气中闪闪发亮;他们也曾穿越茂密的亚马逊丛林,那些藤蔓时不时会缠住他们的轮子,一群巨大的蚂蚁从脚边蜿蜒窜过,厚重的蟒蛇从树枝上垂落,吞吐蛇信,用好奇的豆豆眼盯着他们被藤蔓缠得手足无措。
  
  在海上旅行的时候他们暂时不去骑车,海豚从船的左方跳起,在空中旋转一圈,姿势满分的入海。全世界最大个体的蓝鲸探出头,气孔喷出水雾,洒在他们的头顶,在天空与阳光折射形成彩虹。
  
  在峇里岛靠岸的时候,穿着大花衬衫的下柳开口提问:怎么会想环游世界?下一瞬间他们伫立在巴黎的星空之下,仰望暧昧光雾中若隐若现的星星,巨大的铁塔站在视野的正中央。
  
  “夏目最近在看旅游杂志。”
  
  从夏目告白到现在已经一周年,佐佐原想,那个心中充满爱与浪漫的小女生,应该期待着一次两人单独的国外旅行。
  
  “我在想,带她去哪里玩,她会最开心。”
  
  下柳歪歪头,又说:“那我们的环游世界,让阿佐找到答案了吗?”
  
  佐佐原弯起笑,笑着点头。下柳也跟着笑了。
  
  “没错,整趟旅行我都很开心。因为和阿佐在一起,我想那才是环游世界中最重要的事。”
  
  下柳是这么说,代表佐佐原是这么想。而他想夏目或许也是一样。
  
  所以夏目才会在所有国家的著名景点都做了笔记,并不是因为特别想去哪里,也不是每个地方都想要去。她或许只是想着如果和佐佐原去这些地方,一定会很好玩。然后把每个热门的地点都轮着想像一遍。
  
  从下柳手中接过自己的行李箱,佐佐原做下这个梦的结论:
  
  “那么首先,就从问她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旅行开始吧。”
 
  
  FIN
  佐佐原宗介的,下柳友行梦境心理谘商室XD




【I】吃播(题源:阿千)
卡带/《鬼故事》同时间轴日常*

 

  那大概是木叶最平和的时候。一票小鬼头从忍校刚毕业,距离中忍考试还有很长的时间,多半日子里都在帮忙找猫、替老人家提东西,没有内忧没有外患,简单来说就是很闲的一段时期。
 
  也因此,居民的闲催生了木叶一些创作与活动,一波波轮着流行。其中有一阵子,流行起吃播。
 
  什么是吃播?就是拍自己在吃东西的影片。明明看的人只能看吃不到,但看到影片中人家吃得津津有味,吃得特别有新意,依旧能从中得到满足感。那时就连常被村子里排挤的漩涡鸣人也参加过一次,录自己在家里吃泡面,他是把垃圾食品吃得特别香特别美味,然而点阅数少得可怜(多年以后这个影片被重新拿出来后造成大轰动,那就是后话了),其中有十几回还是他小队里另外两个队员看不过去,偷偷帮忙点的。对于这支影片,春野樱的感想是“好好喔,我也想这样不被限制地吃垃圾食物”,宇智波佐助则表示“房间也太乱”。
 
  吃播在木叶从开始到结束,约莫流行了三个月。比较有名的吃播应该是秋道家父子去吃烧烤店的影像,另外还有美女老师红吃着自己准备的便当、红豆仗着青春就是本钱狂嗑甜丸子,或者粉丝偷拍佐助在树下盘腿啃饭团的几段影片在当时也蔚为风潮。
 
  而其中,被称为幻之吃播的,就不得不提到旗木卡卡西。身为三战的英雄,同时有木叶白牙的儿子、拷贝忍者卡卡西等如雷贯耳的称号,卡卡西有名的还有他那总是藏在面罩之下的长相之谜。虽然众粉丝多半笃定卡卡西是个帅哥,依旧天天好奇面罩下的他到底能有多帅。所以村里有人说,拍!拍卡卡西吃播!我们募资悬赏,提供最高价的任务酬金,拍他的吃播!
 
  然而这个任务很快就被评定为SS级。
 
  尝试得最认真、执行得最彻底的大概就是卡卡西所带的第七小组了。为了拍卡卡西的吃播,他们不惜偷袭自家师长、在慰灵碑附近埋伏,最后甚至拿少得可怜的薪水请自家老师吃饭,然而所有计画一一失败。前面两个打不赢就不提了,吃饭总是得脱面罩吧?然而卡卡西吃饭居然只要三秒。而为了这三秒汲汲营营的三个人,遭遇各式各样的悲剧惨案,最终仍以失败收场。
 
  对此鸣人表示:这绝对是诅咒!就不知道是卡卡西老师面罩暗藏玄机,又或者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才让所有想看到面具之下模样的人全部吃鳖。
 
  至于来自过去的宇智波带土,是在吃播的热度已经告一段落的时间点来到木叶的。
 
  基本上只能像个废人一样寄居在卡卡西家的带土,当然照三餐得和他一起吃饭。吃外食的时候还好,但卡卡西有时后在家喜欢自己煮饭,尤其爱烤秋刀鱼,慢吞吞挑掉刺,配着白饭和菜,一顿饭可以吃上十几二十分钟。带土不爱秋刀鱼,通常随便配着其他菜吃完,就坐在那边干等卡卡西吃他的秋刀鱼,吃得脸颊鼓鼓的。
 
  “啊你是要吃到什么时候啦。”然后他会等到不耐饭。“吃饭有够慢的,老子才懒得看你吃饭。”
 
  卡卡西抬头看他一眼,又垂下眼睑继续吃鱼,“多少人想看我吃播,花钱买不到,你看了还嫌。”
 
  对此带土双手环胸,盯着他看了好一会,毫不犹豫回应:
 
  “听你在放屁。”


 
  FIN
  每次写卡带就会想写第七小组,这是个神秘的配搭。

  




【J】战地的情人(题源:阿千)
艾赫/未来捏造+连载一点点剧透请注意*

 
  在真相在“他们的记忆”中清楚展现开来之后,战争的界现变得暧昧不清,战场无限扩大,成了没有对错只有追求的争斗。
  
  希丝特莉亚抬起头,走到艾连身边,挺起胸膛与他并肩。这里是城墙之上,背后是曾经一无所知的国民,前方是广阔的未来。她侧首,艾连灰金色的瞳孔,映照着早晨的阳光。鲜明、光亮,像是有无限的色彩在其中流转。
  
  短命的、美丽的人唷,为了自由而战吧。你所注视的前方,在那里寄宿着自由的意志。
  
  所以请你睁大的眼睛,就这样看着前方与未来就好。请奔跑吧,跑到死前最后一刻。
  
  或许是早晨的风太过干凉,艾连忽地低下头,咳嗽,缓缓抹去唇边的血。
  
  全部该做的事情还没有完成,战争也仍在持续。艾连他们终于看见绘本中所说、心心念念的海水,它就跟他们想像的一样辽阔、深远。那时他们远远眺望着海洋,生命的腥味被从海那头卷来的风吹进他们的鼻孔。看见了海,却远远看不到胜利的明天。
  
  即使如此还是要继续往前进。
  
  失去这具身体,也要将意志传给下一个“自己”。
  
  阳光洒上希丝特莉亚的发梢。她侧过脸,艾连也在这时抬起头,重新面对阳光。
  
  还没结束。
  
  一切都还没结束。
  
  你就是希望,未来就是希望。
  
  而那个希望,现在也在湖水蓝的眼珠子中,耀眼燃烧着。
 
  
  FIN
  想起了几年前开着却没写的艾赫五题。





评论(3)
热度(6)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