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血界战线 札雷】Paid It Back (上)

* 从札←←←雷到札→←雷的故事。
Paid It All的后续
* 情妇时不时出没+原作五卷剧透有
---


 
  “札布先生,请和我亲亲!”
 
  面对后辈──而且还是男的──莫名其妙的要求,脑中浮现的念头居然只有“哈?这小子脑袋是不是烧坏了?”,我也真是服了我自己。
 
 
 
 
  Paid It Back
 
 
 

 
   这里是黑路撒冷区。
  
   三年前,还是个被称为“纽约”的都市。一夕之间崩坏、再构筑后,成为异世界与人类世界的交会点,同时也是全世界最一触即发的紧张地带。在被浓雾笼罩的这个城市,蠢蠢欲动的地下研究组织、超乎想像的异常生物,以及邪恶危险的犯罪事件,都只是见惯不怪的日常风景。只要走错一步,人类世界就会受到侵蚀,陷入无法挽回的混沌之中。
  
   其中,为了捍卫这不知何时会被打破的平衡,有一群人在暗中活动着──他们就是保护世界和平的组织,秘密结社莱布拉。
  
   在此记录的是该组织成员日常与战斗的故事。
  
   午安,我是札布。札布.雷夫洛,上述莱布拉组织的成员之一。这次要讲的是我和某个后辈的故事。什么故事?那个、恋……日常与恋爱的故事。
  
   黑路撒冷区什么都有可能会发生,举凡说走在路上突然被卷入以区为单位的大爆炸;走进餐馆反而被食物给吃掉──又或者被同性喜欢上、那个同性还正巧是自己的后辈,再加上那个后辈还是个阴毛头眯眯眼万年处男的臭小鬼。
 
  
   “……你这家伙,是吃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吗?”
 
  
   坐在我前头负责骑车,满脸笑意的眯眯眼小子全名雷欧纳鲁德.渥奇,一般通称雷欧,是因为我一点小失误而不小心捡进莱布拉,之后却歪打正着成为我们一员的臭小鬼。
  
   身为莱布拉最菜的菜鸟、我唯一的后辈,他起初对我还有几分尊敬;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臭小子已经完全没把我这前辈放在眼里,老是忘记用敬语就算了,时不时还会投以轻蔑的眼神(明明是眯眯眼,眼神还真活泼啊?),讲话也超级没在客气,真不知道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名义上是莱布拉成员,非但没有超乎常人的能力、甚至无法自保的他,是个需要别人──Yes,it's me──全天候照料的奶娃。自从兼任这家伙护卫以后,常会觉得自己根本被硬塞个吃力不讨好的保姆工作,就算想抗议,斯塔费兹先生也会不耐烦地用“人是你捡回来的吧?”的眼神把我的话全堵回来。
  
   最开始我当然非常不甘愿,没想到日子久了习惯得也快,到现在几乎已经每天和雷欧一起吃午饭,在事务所待机时也总是两人一起讲垃圾话或玩电动,更别提工作、任务时和那家伙根本是固定配搭,算下来一天里扣除睡觉,没在一起的时间反而比较少──不想了,超可怕。
  
   雷欧会加入莱布拉的原因是妹妹。半年多前,牺牲妹妹视力得到神之义眼的他,为了找寻让妹妹视力恢复的方法,不管自己的身体有多么脆弱,头也不回就来到这座荒诞的城市,还自力更生了半年,顽强得勘比某种C开头的居家昆虫。就这点,我真的是还蛮佩服他……的狗屎运。
  
   嘛,不过基本介绍就到这吧,是时候回到主题了。
  
   事情是这样的。
  
   “阴毛头,听我说──”本日相当不幸地,在情妇那边受到重大心灵创伤的我,固定想从后辈身上找安慰;而因为下午的双人任务特意绕来接我的雷欧,也真的发挥他一如往常“善解人意”的特殊才能,脱口就是──“欸,是米娜小姐、露西小姐还是洁西卡小姐?”
  
   可惜这项才能因为前阵子被卷进贵族区的集体失忆事件而有些失灵。
  
   “都不是啦,是蕾──是说你那些都是上个月的清单了。”戴上被递过来的安全帽,跨坐上他那台小机车的后座,我轻敲他的安全帽做出更正。
  
   “哈哈,说的也是,都过一个月,我这边的资料也得全面更新了呢。”这小子一边说着乍看很有自觉,仔细听下来连我都觉得有些不妙的句子,发动机车引擎,把车切进车道,开始往目的地前进。
  
   “是蕾贝卡啦,蕾贝卡。”都还没等车上路我就开始继续抱怨,雷欧这小子也很配合我,点点头,附和道:“啊,蕾贝卡小姐吗?那一位的咒术很棘手……”
  
   “就是就是!上次的事明明都道歉过了,她到底还有什么不满啊!”越说越火大,偏偏让人火大的女人通常都有对很棒的胸脯,嘁。身为一个心胸宽阔的男人,原谅她也是迫不得已。反正上次最后因为有雷欧的协助,可能会动摇里世界的莱布拉情报泄漏案并没有发生,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还说什么这次绝对要恶作剧成功,但上次那根本超越恶作剧等级了吧──啊……都忘了你小子不记得了。”
  
   说到这个,我同时想起自己从出生到现在二十四年里唯一一次借人钱吃饭的事。难得本大爷纡尊降贵掏出钱包借你小子钱,你怎么好意思把这件事和一个月其他垃圾记忆一起干脆地忘掉啊?其他垃圾事忘掉我是无所谓,札布大爷的恩惠说什么也得记在脑海深处好吗,真是的!
  
   嘛……不过即使雷欧坚决不相信也不肯还钱也无所谓,毕竟让他请吃饭说老实话轻而易举,真的要算怎样我都不会吃亏。反过来说我好像和这小子借了不少钱……到底多少来着?算了,反正也不会还。
  
   “呐,雷欧,前阵子不是借你钱吃饭吗?回头请我吃晚餐──”
  
   任务都还没开始就在想晚餐也太早了吧。后辈的嘀咕混在风声里,但还是一字不漏地留进我耳朵。“有什么不满吗?”我噘起嘴,雷欧耸耸肩,马上顺着我的意思回应,“也不是不行。”
  
   “那,晚餐让你请了!”我趁胜追击。
  
   原本以为会大声抗议拒绝的雷欧,这次意外只是沉默一会,就点头答应了……搞啥,绝对有内情!还这么想着,果然又听他补充:“不过有条件。”
  
   想也知道你小子不会平白无故答应得这么爽快。
  
   “说出来参考一下。”我随口应道。
  
   当然要不要理会你就得看我心情了。
  
   “那,札布先生,请和我亲亲!”
  
   喔亲亲啊还不简单……哈?
  
   于是回到开头。
  
   我敢打赌下个月全部薪水,这小子如果不是脑袋烧坏,就绝对是吃错药。嘛嘛,虽然札布大爷的确有十足的魅力诱惑意志力不坚的后辈走上歧途,但怎么想都是因为吃到不干净的东西可能性比较高。黑路撒冷区什么都有、什么都不奇怪,就算有会让阴毛臭小子变得不正常的药也是稀松平常的事。
  
   “喂,雷欧,回事务所。现在,立刻。”
  
   就算这家伙到刚刚表现都很正常,但不小心点可不行。绝对脑筋哪边缺一段,这种情况下,就算接下来的任务很简单肯定也会失败,还不如放弃比较快。说不定这家伙的脑袋已经被改造了,甚至有可能现在和我说话的只是披着雷欧皮的异界生物!
  
   “你这个人真的很失礼耶。”雷欧略带责难地回嘴,当然也完全没有要转向的意思。看来我刚刚不小心把内心话都说出来了,听得出来这小子在不爽,而且这还没完,“我话先说在前面,我可没吃奇怪的东西,从里到外都是完完整整的雷欧纳鲁德.渥奇好吗!札布先生不想答应我的条件是一回事,不肯正视我的心意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正视什么心意?话题飞越太多次元,我理所当然当机,只能纳闷吐出一句:“你在说什么,我怎么有听没有懂?”
  
   “普通人会在那里卡关吗?”雷欧夸张地大叹了口气,听出他语气中满满的鄙视,我忍不住大力往他的头扣下去,虽然隔着安全帽,这头槌的效果还是蛮好的。显然没料到我会大反击,他大吃一惊,幸好还是第一时间抓回歪掉的龙头,否则我们两个很有可能会超愚蠢在马路上自摔。
  
   “超危险的你好好骑车啊!”深深感受到自己因为后辈的失误差点与死亡擦身而过,我脸上直冒冷汗,大声训斥了两句。
  
   “有人这样恶人先告状的吗!”然后被雷欧更大声地骂回来。
  
   我哼声,可不把刚那单买在自己帐上,“再怎么说都是对前辈出言不逊的人不好。所以?”
  
   雷欧又叹了口气,用赌气地口吻回嘴:“因为札布先生的关系,气氛全都飞了好吗……算了,没关系。”
  
   “喂喂,别擅自完结啊,好歹也换个方式先说到我懂。”
  
   “本店可没有提供全方位一对一谘询服务唷。”
  
   小──气!察觉到这小子放弃向我解释,我忿忿抗议,但雷欧只是加快油门穿越开始转黄的红绿灯。突然变得安静,我反而开始慢慢反刍我们刚刚的对话。
  
   等等……喂,等等喔,如果这小子真没吃错药也不是被异界生物附身的话,难道他是认真的想和我亲亲?性方面的亲亲?
  
   既然这样提出要求,总不会是指亲吻额头、脸颊这种地方……不,两个大男人的,亲这些地方好像也挺不妙的喔……算了先不管,总之,雷欧的意思八成就是嘴对嘴没跑,也就是所谓的接吻……哈,搞什么啊,为什么这小子突然会想和我接吻啊?也太奇怪了吧!
  
   啊!还是说,这小子其实压根就不想请我吃晚餐,所以他表面上佯装慈悲为怀地答应还债救济前辈,其实心里早就盘算好这种乍看很简单,实际上执行却很困难的绝佳条件。
  
   嘁,被摆了一道。看来我不会为了区区一顿晚餐和男人接吻这件事,早就被对方给看透了。臭小子,very well,给我记住,下次绝对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
  
   而在这之后,因为小瞧搜查任务而被意想外的街区爆炸卷入,搞得灰头土脸,与同样狼狈不堪的雷欧在珍妮家前告别,我借珍妮浴室洗了个清爽的澡,顺便蹭了晚餐,然后就在她家住下了。
 
  
   隔天上午没什么事,和雷欧两人一起在事务所待机。雷欧坐在我旁边,正在给睡午觉的音速猴拍照。不知道为什么,雷欧最近特别喜欢带他那台相机四处跑,明明连我请吃饭的事情都忘记,身为元见习记者的习惯倒是没忘,说什么记者随身要配戴相机……有你这种都在拍猴子睡觉和午餐内容的记者吗?
  
   啊不,想拍什么都无所谓,不要把相机对着我。毫不客气抬起脚踩上正拿着相机转过来的雷欧的脸,不知道要和我作对还是怎样,他压在快门钮上的食指就这么按下去,相机冲着我发出“喀嚓”的讨人厌声音。
  
   很好,去死。
  
   “就说过不要拿那东西对着我了!是很想被我踹还是想看到你宝贝的相机变成废铁啊?”我放下脚,伸手拉开后辈前阵子被汉堡薯条滋养得油油嫩嫩的脸颊。雷欧吃痛,连忙把相机往旁边一摆,徒劳无功地试图扳动我的手臂,含糊抗议起不不不从来没听你说过什么的。
  
   搞什么,连这个也忘记。我放开他的脸颊,噘嘴坐回原先的姿势。虽说这家伙前一个月常常抛弃我跑去和异界的朋友吃饭,我们两个在一起的时间还是比其他成员都来得长。所以别人可能觉得没什么,我却时不时会遭遇这小子失忆造成的困扰。本来只对借钱不还感到不满,现在是真的不爽了。我单手撑着下巴,侧首瞅着低头在查看相机的雷欧,忍不住大叹口气抱怨:“我上个月说过的话你一件都不记得了,真麻烦……”
  
   雷欧停下手边的动作,转头望过来。他打量我好几秒,才苦笑着开口,“是这样没错,不好意思。”
  
   但被这么一道歉,我反而浑身不对劲。
  
   “又不是你的错,道什么歉啊。”我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小声骂了句笨蛋。雷欧没挥开我的手,嘴角微弯,看着我的样子……该怎么说呢,有点满足、又有点害羞的样子。我反射性抽回自己的手,瞪大眼睛望着他。
  
   总觉得这个展开好像哪里不太妙?
  
   “我啊,果然很喜欢札布先生呢。”后辈摸摸后脑勺,说完有点腼腆地笑了。
  
   我看你还是多失忆几次好了。脑中才刚掠过那个想法,回神过来雷欧已经被我击倒在沙发上气绝了──呜哦!这要是让老板、番头还是大姐看到可不妙啊,想也没想就出手了,冷静想想,刚刚我其实还有其他两条路可以选的,不管我打算拒绝还是打哈哈,雷欧这小子也不会对我怎么样,我肯定要被骂防卫过当。我脸上直冒冷汗,赶忙扶起昏迷的雷欧,抓起桌上的卫生纸盒胡乱抽了几张塞住他正在流鼻血的鼻子。这大动作吵醒睡午觉的音速猴,他一看到我怀里的雷欧,马上眯起眼,用看凶手的眼神盯着我。啊,我确实是凶手没错……不过这是有原因的!谁要雷欧这小子突然告白,吓都吓坏了好吗!我的小心小肝差点都要蹦出来了!
  
   话说回来这小子对我告白是有错没错啊?昨天也说要和我亲亲!……嗯?难道这家伙其实是女扮男装,而且还扮得很成功躲过我的女性雷达?这个太过崭新的猜想超出我的脑袋负荷量,一阵混乱之下我想也没想就趁势拉开雷欧的裤档──
  
   嗯……啊……对。这家伙当然是男的啊我在想什么……我好想哭。
  
   总觉得雷欧什么都还没做,我已经给自己造成决定性的伤害,总有股淡淡的哀伤。
  
   幸好在其他成员回来前雷欧就醒了。事出突然,他好像没印象是我打昏了他,对于鼻孔被我塞了大量卫生纸,他的反应只有“喔喔喔为什么我流鼻血了啊”这样子而已,我也懒的多做解释。
  
   而他昏迷前被我强制中断的话题,也就这么不了了之。
 
  
   ※
 
  
   我怎么就大意了呢。
  
   也是,我的拳头当时确实不小心造成雷欧纳鲁德.渥奇短暂的失神,但并没有附带消除他记忆的特殊效果。可能是有第一次的经验,自从那天以后,这小子想到就会向我告白。真的是想到就说,每次都毫无预警、毫无气氛,是把告白当成借卫生纸吗!是说要借卫生纸我也没有就是了!
  
   对于后辈的告白我基本上是冷处理。
  
   喔是喔、够了喔、好好好之类的。雷欧这小子也蛮奇葩,别说是受到打击了,快把喜欢当问好在用的他完全不在意我的反应,完全是单方面的告白而已。我可不记得我们家阴毛头眯眯眼是这么不知羞的孩子!这么抗议完那小子居然回我说:“恋爱就是主动进攻,多Push几次就会成功了。”
  
   这么偏颇的知识是谁教你的啊?
  
   该不会是我吧?啊?
  
   对啦我平常看到喜欢的类型也都是这么做的!
  
   “……然后啊,奇怪的是,和那吉说这件事,超不可思议的,有种之前已经进行过类似对话的感觉。我说‘我好像喜欢上前辈了’,他就回答我‘是因为那个人给雷欧君很多汉堡吗?’……总觉得以前也有被这样回答的经验呢!”
  
   “就说不要再说喜欢我了。”我试图阻止雷欧的友人谈。这小子乍看不起眼其实还蛮受欢迎的,他应该不会在他广阔的交友圈里大肆宣传自己喜欢我的事吧?一想到这家伙的交友圈还包含一票莱布拉干部和其他成员……我想掩面静静。
  
   “反正札布先生又不讨厌不是吗?”雷欧歪着头问。
  
   被这么一说我也只能歪头以对。不讨厌吗?不知道。明明这阴毛眯眯眼小子是个男的,还是自己的后辈,从头到脚没有任何女性魅力(有就可怕了),但被他告白时,既不会寒毛直竖,也不生气,真要说就是不自在──尤其当我这种微妙的心态似乎也全被他看在眼底……这才是最让我不爽的地方。
  
   就连现在,他依旧轻松读通我内心的烦躁,微微一笑开口:“因为家里有个妹妹,察言观色是普通的技能喔。”
  
   但这话听起来总好像有哪里怪怪的。
  
   “……我合理怀疑,你有把你值得敬爱的前辈当小朋友处理的嫌疑。”我提出质疑。
  
   雷欧则噗哧一笑,“札布先生不是本来就是小学──痛痛痛,我错了对不起我不该把真心话说出来的!”
  
   很好很好,这小子真心欠教育。不是说喜欢我吗?你内心倒是对我放尊重一点啊混蛋。我把人抓过来,处以太阳穴猛攻酷刑,直到雷欧终于认知到情势不妙不再耍嘴皮子老实地道歉为止。
  
   雷欧揉了揉显然还隐隐作痛的太阳穴,扁着嘴又往下解释:“嗯,虽然不是每次都能看得出来对方的秘密是什么,但会知道对方‘有秘密’。如果──我是说如果,札布先生有喜欢的人的话,就算不知道对象是谁,也看得出来自己接下来还有没有机会。所以到那之前,就让我继续明目张胆地追求你吧!”
  
   说着说着这小子还得意忘形了。
  
   “明目张胆哈?你小子居然敢用这么嚣张的态度──”我伸手戳雷欧脸颊,雷欧淡定拍掉我的手,接着又说:“顺便一提如果札布先生有喜欢的人之后,我准备打算方针变成默默喜欢,请不要以为我会放弃。”
  
   啊啊这家伙真麻烦。我翻了个白眼,“是说,没有不喜欢的选项吗?”
  
   “要说没有的选项也是有的喔。”雷欧一派轻松回应,“那就是不管怎样,札布先生都不会选择我的事。”
  
   ……那算什么。我感到莫名的火大。知道这家伙表面上虽然顶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贬低自己的习惯却还是没变。明明我之前已经──
  
   啊……对了,连这个也忘了。就像神明的恶作剧一样,硬是要这家伙深深记着那一天,不讲道理的神明硬是用最差劲的方式往他纤细的背脊放上的重担;也硬是逼得他,一直到今日都为同一件事后悔不已。
  
   真是笨呐,就说不是你的错啦。
  
   可是如果我再提起那件事,难保这家伙不会又乱七八糟狂哭一顿。我搔搔头,最后还是选择闭嘴,让他自顾自说下去:“因为,我是男的嘛。没有札布先生最喜欢的大胸脯,也没有充满弹性的屁股,长相……嘛,又是自然卷、眯眯眼,又矮又不起眼对吧?”
  
   瞧他把自己说成这样,我也只能默认。毕竟全都是事实,除了他不肯承认自己顶着一头阴毛这点。
  
   “当然,如果你很讨厌的话我会住手就是了。”雷欧摸摸头,干笑着补充。我想了想,最后摇摇头,“嗯……也没什么,和平常差不多。”
  
   “是,这种感觉我就满足了!”说着他还真的露出相当满足的笑容。
  
   没道理啊这家伙,不愧是处男,我简直无法理解。只要在喜欢的人旁边就行?如果是我的话肯定得先○○再◇◇,把(哔)塞进△△后□□,然后绝对是不╳╳不行好吗──
  
   啊,不过和这家伙的话没戏啊。什么都不做才是正解。太贤明了,雷欧纳鲁德.处男.渥奇君,前辈对你的懂事充满欣慰之情。
  
   “是说你喜欢我哪里啊?”关于这点我是真心纳闷。要说没有男人喜欢的大胸翘屁股我当然也不会有,这家伙虽然脑筋不正常姑且还是个男的,正常男人难道不向往大胸翘屁股吗?尤其这家伙是处男,难道不是更会幻想大胸翘屁股吗?
  
   “脸吧。”
  
   “喔──等等,脸──?”
  
   结果后辈干脆的外貌协会式回答反而让我受到不小的打击。我到底是想怎样啊。
  
   “啊,并不是只有脸喔,请不要误会。”
  
   来不及了我已经误会了你倒是快点安慰我啊。
  
   “嘛,在喜欢上札布先生之前,一直觉得你除了外表以外一无是处的男人就是了。简直是上帝替你开了一扇门,就啪啪啪关上所有窗户的究极表现,为此,我真是打从心底佩服你。”
  
   喂,不打断你你还越说越过分了喔!我的泪腺都预备好了喔!
  
   “不过呢,札布先生是最初在危机中救了我,还把我捡进莱布拉的大恩人不是吗?后来虽然手段有点野蛮,但总是在我身边保护我,至今也救了我无数次。平时是个无可救药的垃圾前辈,战斗时却格外专注,非常帅气,可以全心信赖。不知不觉间,我开始憧憬那挡在我面前阻拦一切危险的可靠后背。再加上──札布先生可能不想承认就是了──我都知道喔,嘴巴虽然很坏、也会欺负人,但你是个会为同伴、后辈着想的男人。害羞的方式超级暴力就是了,不过想想你的心情就也还能接受……等等,札布先生,你还好吗?”
  
   哪里好,快死了!快要丢脸死了!自顾自讲了那么长的雷欧总算注意到我的异样,慌张地扶住已经摇摇欲坠的我。不过拜托你倒是注意一下,这样擅自如数家珍是对的吗?我、我真的承受不住。放我一个人去找个能够把自己埋下去的地洞,还有你不准再说下去,我后悔了!后悔了可以吧!没事问你这种问题的我是白痴!
  
   就算没照镜子也能想见自己的脸肯定红得不像话。我用双手盖住脸,决定先装死。平时别人夸奖我要是没有特殊目的(这种大多发生在床上或者小巷之类的),通常都没什么好事(这种则几乎是在事务所或任务中)。尤其后者通常褒贬参半,最终目的还是在损我居多,所以阴毛头这番无预警的告白我根本毫无防备。
  
   好危险!简直是最终兵器!
  
   ──恋爱就是主动进攻,多Push几次就会成功了。
  
   突然重新跃入脑海的这句话突然写实得可怕。幸好“善解人意”的雷欧马上自顾自把对话转移到待会午餐的菜单,下午的任务、晚上的打工,还有过阵子要发行的游戏,我才重新从这些日常的话题振作起来。
  
   果然被这小子告白之后其实和平常没什么两样。傍晚走去情妇家的路上,我总算又能这么想了。
 
  
   到这边,故事必须暂且从雷欧阴毛头国王身上中断一下。
  
   那天,就在快到凯萨琳家的路上,我遇到了蕾贝卡。照平常发展,通常我会顺势先让蕾贝卡请我吃饭、去附近旅馆打一炮,然后再去凯萨琳家续摊。不过蕾贝卡好像没那个意思,虽然有点可惜,这样就只能照原定计画,榨干凯萨琳,嗯。
  
   蕾贝卡看起来心情很好。确定她既不是来打炮也不是来找我寻仇,我把手插进口袋,决定等她自己开口说明。反正我是完全想不通她跑来找我的原因。
  
   她先绕着我走了几圈,像在确认什么,最后双手一拍,用恍然大悟的声音说:“什么啊……原来你们真的没一腿啊?”
  
   “嗯?谁和谁?”我脑中充满问号。
  
   “讨厌,后辈君真可怜!这么为你着想的孩子还有别人吗?”蕾贝卡轻呼,微微皱起眉。我都还没机会问她怎么知道雷欧喜欢我的事,她就认真地拍拍我的手臂,“听好了?下次见到人至少亲他一下,知道吗?”
  
   哈……?说什么呢这家伙。我还在纳闷,蕾贝卡已经自顾自掉头离开。看来找我显然没什么要紧事,我耸耸肩,吹着口哨走向凯萨琳家。
  
   不过蕾贝卡的话倒是提醒了我──我还没让雷欧那臭小子还饭钱耶!就是被这个该死的要亲亲敷衍掉的说!哼,说什么都不能这么算了!
  
   “──不不不说什么啊,札布先生又不肯答应我的条件,我没理由要请你吃饭吧?”
  
   结果上次说好说得很干脆的雷欧,这次也干脆地在胸前划了个大叉叉。
  
   “哪里没有,有啊!我之前借你饭钱不是吗?”
  
   隔天在事务所逮到雷欧时,他又在摆弄他的相机。问他为什么,他说是最近相机里有张很在意的相片。雷欧没有自己的电脑,从以前到现在所有重要的照片都存在相机的记忆卡里。所以即使平时拍了很多,整理的时候还是会一张张看过,把大半删掉。就是这样乍看很轻率,其实很贵重的东西。
  
   所以才不想让你拍啊。我别开脸,小小声啐道。
  
   不管是被珍贵地留下来,还是做为不重要的回忆删掉,两个选项都很讨厌。
  
   “如果要这样说,我请札布先生吃饭的次数还有你欠我的钱,反过来应该是你要请我才对吧?”雷欧继续按着他的相机,反驳得理直气壮。之后我的“后辈就该请前辈吃饭”,也被他用“反过来说一般场合前辈也会请后辈吃饭吧?”给堵得说不出话。这小子,这么会堵我的话是对的吗?烦死了,烦死啰你这家伙!
  
   “如果这么想让我请吃饭也不是不行,和我亲亲就请你吃呀。”说着雷欧抓着相机朝我张开双臂,他那种随意的态度,让我有种在街口看到身上挂着“请给我一个抱抱”那种白痴的既视感。我嘴角抽动。
  
   “该不会是害羞──痛、”
  
   谁跟你害羞了,收回正义的铁锤,吹掉因为高速攻击而冒出的烟。后辈还抱着头呼痛,看起来像低头反省他的出言不逊。至于实际上有没有反省根本无所谓,不如说这小子怎么可能会反省,他每次呼吸都在累积针对我的恶意。
  
   这种人居然说喜欢我,啧啧,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话是这么说,没多久后我还是勾着雷欧肩膀,一边和他争执午餐的品项,在背景里斯塔费兹先生“感情真好啊”的揶揄声中一起出去吃午餐。
  
   下午回事务所后,偷袭正在替观叶植物的老板没有成功,正好被从窗外进来的犬女踩个正着。这绝对有鬼吧,最好妳每次进来我刚好都在妳行进路线上,“说实话喔!妳是跟那边谁谁谁一样表面上嫌弃但心里根本暗恋我是吧!”
  
   “……好恶心。”短小精悍评论我的暗恋阴谋论,她从我头上轻轻跳起,同时质量释放,十成十的体重加乘,一秒把我的脸用力踩进磁砖里。随后彷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优雅走到斯塔费兹先生桌边交报告。少在那边装乖,因为妳的缘故我头下这几块地砖肯定要重铺了好吗?
  
   碎碎念着用吉尔贝特先生递过的毛巾按住正在喷血的额头,我忿忿走到雷欧旁边坐下,突然想起平常都会关心我腰被折成那样会不会痛啊、头破血流需不需要毛巾的雷欧纳鲁德.母性光辉.渥奇君居然坐在原地动也不动。我困惑扭头过去看,他不知为何在沙发上僵直成一片,颊边冷汗冒个没完。
  
   我腾出一只手敲敲他的脑袋瓜,“喂喂,有人在家吗?大家都还活着吗?”
  
   “……我说啊,”可能是我某次敲击正巧点到他的开机键,回神的雷欧忿忿转过来,伸手戳向我的胸膛,一戳就是十几下,“一般不会说的吧!这种事情。”
  
   “哪种?”
  
   “就是我喜……啊啊,总之,‘这种事’一般会让其他同事知道吗?不会吧?”他说到这,我终于发现这小子的脸之所以会整个胀成猪肝色,哈哈哈,居然是在为了我刚差点把他暗恋我的事情说出去而闹别扭。认真的吗?
  
   “喔?是喔?不知道之前是哪边的哪位说要明目张胆喜欢我的喔?”我单手撑着下巴仰首看他,嘴角上扬。虽然是不太介意他想隐瞒,能趁机好好消遣他的机会我是不会放过的。
  
   雷欧本人却露出困惑的脸。
  
   “……哈。如果札布先生不介意是没关系,一般来说正常男人都不会想被人知道自己被别的男人追吧……怕被说闲话之类的。”
  
   我听完忍不住捧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才没差咧!不是说过了吗,根本无所谓。”这样说可能不太正确。毕竟被男人喜欢确实蛮恶心的,要是因此被说三道四我绝对会超不爽──但对象是雷欧就不一样吧。其他地方先不提,如果被莱布拉其他人知道,我看这小子说不定会被拖去角落好好教育说“与其选这种垃圾,还是早点放弃,去追其他可爱善良的好孩子!”
  
   模仿大姐慷慨激昂的语气说完上述那段话,雷欧却只是有点困扰地笑了。
  
   “事到如今还说什么放弃……札布先生是人渣这件事打从一开始就知道了。”他搔搔脸,移开了视线,“可是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很开心。所以,虽然有点丢脸……就是想……一直和你在一起。”
  
   ……岂止丢脸,超丢脸好吗。我深吸吸口气,摀脸把头压低,抬起另一只手制止雷欧往下说。
  
   “够了,你什么都不用说了。今天这个话题超过额度,暂时禁止。”
  
   “‘暂时’就好吗?”隔壁雷欧的声音听起来像在笑。
  
   哦。我点头,抬高下巴,一本正经追加:“今天凌晨零点以前全面禁止。”
  
   说是这么说,那天雷欧并没有做一过午夜就立刻传讯息或打电话过来的偏激举动。
  
   本来我也早就忘掉了,只是正好在凌晨附近口渴转醒,爬起来想去厨房拿水,不经意瞥到床头柜的钟面,时间是十二点十七分。回头抓着宝特瓶坐到床边按开自己的手机,主画面上并没有任何消息提示。我把手机放回床头柜,还剩半罐的宝特瓶也放在一旁,回头抱住正在酣眠的罗特,调整好姿势,眼睛一闭,没多久后就再次睡着了。







TBC

写这篇最需要注意的就是这个时间段还没有杰特……没有可靠诚实温柔的吐槽役,还有就是如果觉得这两人聊得太忘我到了目中无人的地步时,要稍微冲出去阻止他们(店长身上也有穿最新的攻壳盔甲)

后面还有两三段,大概是个两万字左右的故事(前篇的一倍Orz)

原本今天想写完的,修完前面就这个时间,是时候该洗洗睡惹(右眼过敏到可以演鬼片了哈哈哈)


欠你组。原作ZL/纸月亮未经历。

16.09.22

来源:BBB_ZL子博(近期搬家中)

评论(2)
热度(33)
  1. 店長很忙BBB仓库 转载了此文字
    * 从札←←←雷到札→←雷的故事。* Paid It All的后续* 情妇时不时出没+原作五卷剧透有...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