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血界战线 札雷】Happy 2 Party

*一年前的初札雷Happy 2 Watch后续,部分设定捏造

*札布先生生日快乐!!(*´・∀・`) 虽然只有让寿星登入一下下XD
---

 
  “札布先生的庆生会派对?”
 
  十一月即将进入尾声。身为全民地下保姆的超人结社莱布拉,当然不像一般企业有什么年底业绩压力、需要紧急加班还不准请特休的鸟事。在世界的安宁被某些邪恶组织、又或者找不到娱乐的大闲人破坏前,只要窗外望过去一片祥和,事务所里也能洋溢优哉的气氛──当然下一秒整栋大楼飞天,又或者整个路口陷没都有可能发生,随时得做好忙到焦头烂额的准备。
 
  但在那之前,比如说某某人渣压根没来事务所待机,估计不在赌场就在温柔乡;比如说某某义眼保有者正与自家音速猴吃着万能总管提供的下午茶点心;比如说即使如此还是坐在办公桌后面处理大量文件的苦命番头;又比如说,正抱着笔电喜孜孜撰写组织成员生日派对企划书的莱布拉最高领事者,这些景象看上去与其说像风雨前的宁静,不如说就是和平的真实写照。
 
  “札布先生有生日这种东西吗?”得知克劳斯此刻正在忙的内容,雷欧不可思议地问。
 
  闻言,史蒂夫停下手边工作看过来,“真过分啊少年,就算是只欠管教的猴子,当然也是人生父母养,总不会是从某个垃圾箱里凭空诞生的。二十四年前黑路撒冷区还没出现,‘什么都会发生’的万用句可派不上用场。”
 
  ……史蒂夫先生,怎么听都是你说得比较过分啊。
 
  雷欧干笑着摆摆手。
 
  “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才解释到一半,头顶突然增加的重量硬是打断他的话。想也不用想,他头顶上这会正蹲着组织里神出鬼没的美女人狼,此刻正以和米菲兔有七分神似的俏皮表情,双手比出大拇指。
 
  “我个人倒是觉得史蒂夫先生说得太好了,一百分。”
 
  哈哈。雷欧只能回以苦笑,“所以说,不是那个意思。”
 
  他把手里的波堤掰下一截递给索尼克,维持头上顶着个巨乳美女的微妙形象,认真解释:“因为,那个人不是不知道自己生日在哪一天吗?”
 
  “札布是这样跟你说的啊?”史蒂夫看上去很意外。
 
  “就算是垃圾桶捡回来的银猿,组织成员的资料上姑且还是有记个生日的日期。”珍接口,“所有人都是。如果加入组织半年一年后生日才到的,克劳斯先生都会像那样用心准备派对。嘛,他就是这样的人呢。雷欧你比较衰,在试用期内过生日的话,预算里就不会编列你的生日奖金,不要太失望。”
 
  ……该说失望吗,他反而很惊讶秘密结社居然有在认真规划员工福利吧。雷欧干笑。
 
  “因为札布先生和我说过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出生,所以我一直以为是那样……老实说有点意外。”
 
  “嘛,严格来说他那样讲也没错。”史蒂夫说着继续低头查阅原先看到一半的文件。
 
  “那家伙身分比较特殊,很多资料没办法直接取得建档,只能靠本人口述。发现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时候,本来打算留空,但克劳斯建议把札布加入莱布拉那天作为生日,就直接这么订下了。说到札布加入我们,是两年多前崩落刚发生,莱布拉在这里尘埃落定不久的事。那时我们刚决定将本部转到纽约──没多久后被改称黑路撒冷区──这地方,一方面持续与血界眷属交战,同时开始处理这地方大量因为世界变动、会造成大伤亡的各种事件。
 
  “这里的混乱程度你应该也不陌生,莱布拉原先的成员完全不堪使用,正大范围地招兵买马。到了如今这规模,与崩落前相比,也算经历蛮大的变革。差不多就是那个时候,札布开始加入我们的战斗。最初几次他只是在我们对付血界眷属时出现,与我们共同对付敌人、战斗结束马上闪人,有点像救火队的感觉?我们当年一直都搞不太清楚状况。会这么做的理由是他加入后才听说的。当时他的师傅──少年实际见过一次面应该不陌生吧?──要求札布在自己完全不插手的情况下,用习得的血法对付血界眷属。但他毕竟只继承斗流其中一脉火神,一个人到底太过勉强,就看准时机把他投入我们的战斗中。
 
  “说实在,第一次看到那家伙时,我内心还有点感动。在随时都很吃紧的血界眷属战斗中,抓着血法铸成的大刀站在我与克劳斯面前的札布,带着股初生之犊不畏虎的冲劲,以及动物般的俐落与野性。那时如同及时雨般出现的背影,真的非常美丽。”
 
  可惜后来变成野生猿猴,学习一堆坏习惯,彻底长歪无法教育回来就是另一回事了。史蒂夫苦笑着拿起一旁早已冷掉的咖啡,小小啜了口后,微微皱起眉。
 
  雷欧头上忽然一轻,侧首望过去,珍已经轻巧落在史蒂夫的办公桌前,拿走冷掉的咖啡,小跑步往茶水间的方向移动。
 
  之后史蒂夫又说了些关于札布被师傅完全丢下那天──也就是札布“生日”那天的事。
 
  “想想那家伙也是挺可怜的,大冬天的,身上只挂着几块像是兽皮和毛簑的东西,忍着身体寒冷和使用血法的贫血,好不容易撑到最后没被打死,肚子上一条深可见骨的缝就差肠子没滑出来,硬是用血法堵住伤口才留着一口气。但也浑身狼狈兮兮,只能瘫在地上喘气。看他那样子,他师傅忽然出现,丢下一句‘这小子以后交给你们了’,都还没看清就不见人影。”
 
  这是发生得有点突然,但足够成为前线战力的札布对于莱布拉而言自然贵重万分,前面配合几次经验也相当好,把札布送医的同时史蒂夫便立刻开始筹备让他加入的手续与文件。
 
  “雷欧你千万不要以为银猿被丢包很可怜。”
 
  可能是注意到雷欧的表情,煮完咖啡又回到沙发区的珍举起食指摇摇。
 
  “之所以克劳斯先生会选这天不是没有原因的,你真该看看当晚那死猴子从病床上醒来时,听说师傅把自己丢下,马上大喊‘喔喔!我终于自由了!’差点没狂喜到把病床掀翻的模样,简直就像从动物园的笼子里野放,一点没文化都没有。”
 
  “……这倒是不难想像。”在杰特被两人的师傅以类似手法送进莱布拉的那天,雷欧第一次能见识到自家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混混前辈,居然会像只瑟瑟发抖的小老鼠,在师傅面前唯唯诺诺,完全不敢反抗、老实得要命。
 
  “话说回来,少年怎么会和札布聊到生日的话题?”
 
  嘿嘿笑了两声,雷欧不好意思地搔搔脸。
 
  “半年前,我生日当天刚好和札布先生一起出任务。回程在街上偶然注意到自己生日到了就顺口讲出来,结果好像让他很在意,晚上还买蛋糕过来帮我庆生。”
 
  假使只有庆生还好,偏偏不知道两个人是怎么聊的,聊到后来居然演变为霸道前辈当机立断采用后辈的生日当自己的,除外还做了接下来每年都要一起过生日的约定。现在想想,连雷欧都觉得当时被气氛冲昏头做出的决策非常不妙,当机立断决定把他与札布的秘密约定塞进脑海深处,矢口不提。
 
  只是,比起本能藏起颗威力惊人的原子弹,雷欧自然觉得自己说出的话压根没什么;偏偏在其他熟知札布.雷夫洛为人的同事耳里,仍有如轻率投出手榴弹。
 
  “那只猴子居然给雷欧买蛋糕庆生?”果然珍立刻将手隔在胸前,满脸惊恐。史蒂夫虽没说什么,但从那双总是锐利的眼神此刻瞪得又大又圆,想必本人讶异的程度也非等闲。
 
  倒是一旁默默听着的克劳斯马上崭露笑颜,脸上也挂着淡淡的小红晕。他相当喜悦地拍手祝贺,“这是多么棒的友谊。”
 
  假如是甫加入莱布拉那阵子,雷欧说不定还会被现在难以脱离狰狞二字形容的笑脸给吓哭,现在的他已能分辨自家老板脸上的表情是欣喜万分。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义眼的功用,他觉得自己在克劳斯身边一周看到大量粉色的小花飞扬……嗯,大概只是错觉。
 
  “当时没给雷欧举办生日派对也有点可惜。正好这次有机会,就和札布一起办吧,你们应该要共享这份喜悦。”
 
  “欸、不用啦。”雷欧连忙摆手摇头。
 
  “不用客气。”史蒂夫微笑接口,“你不会想泼克劳斯冷水吧?他看起来那么期待的样子。这也是件好事,难道不是吗?”
 
  “那当然。”雷欧反射性摆出一百分的完美笑容。
 
  同时他马上把头转向克劳斯的方向,自家老板仍沉浸在莫名的幸福氛围中,他一脸诚恳回应雷欧的视线,“能一起过生日是件很美好的事,你和札布的深厚情谊令我相当感动。”
 
  “……谢谢。”雷欧脸上几乎都要笑僵了。他气虚回完,身后马上传来此起彼落的“噗哧”喷笑声。不用回头都能想见史蒂夫和珍拚命忍笑的模样。
 
  ──你们给我记住!
 
  ……虽然,事实上双方的战力太过悬殊,他完全不能拿他们怎么样就是了。
 
  只有眼睛比较好的一般人雷欧纳鲁德,今天也只能在心里默默感慨着变相的职场霸凌。

 
  ※

 
  “……所以,为什么会变成我和你两个人的生日派对啊?”
 
  看着布条上大大的“祝!札布.雷夫洛与雷欧纳鲁德.渥奇生日派对”,札布用没拿酒杯的左手手肘顶了身旁同样被带上大红色生日帽的雷欧,一脸纳闷。
 
  “啊、有很多原因啦。”雷欧呵呵干笑着打发掉前辈,压根不想解释。
 
  哼──札布瞥了他一眼,又将视线调回布条的方向。
 
  “算了,反正派对重点还是免费的大餐和美酒!走啦万年吃不饱但是肥油却一直增加的臭小子。”
 
  “虽然寿星最大,但有必要这样毫无原因增加毁坏我名誉的昵称数量吗?”
 
  “还是你比较想被叫阴毛?”
 
  “哈啰?札布同学,‘头’呢?你少发一个音唷。来跟着我念,h-e-a-d,head!”
 
  说完头顶就落下来自寿星热腾腾的拳头。雷欧摸摸被打疼的头,虽然还想继续抱怨,但就算只是“名义上”的生日,姑且还是有寿星的特权,便讪讪然闭上嘴。他抬头看向心情虽不差,却明显和会场气氛落了一大节的自家前辈,想也没想就一个头锤过去。
 
  “很痛耶干嘛!”
 
  “寿星摆那个脸就是不对,开心一点嘛。”
 
  “又没什么。不是和你说过吗?反正我也不知道自己生日什么时候。”札布呿了声,别过头去嘀咕。
 
  “是没错。”雷欧点头,“可是,即使今天不是札布先生诞生在这世上的正确日期,依旧不改它很‘特别’的事实。因为对札布先生周遭的人而言,今天是属于你的大日子。希望你开心,所以想要帮你庆祝。所谓的生日,不就只是这样的东西吗?”
 
  是这样吗?札布歪歪头。
 
  实际上或许不是这么一回事。但那又如何呢,当他听到雷欧纳鲁德这么说──
 
  “总之从明年开始,我们一年就要过两次生日了呢,刚好夏天冬天各一次,半年就有个庆祝派对可以大吃大喝,想想就很划算不是吗?所以请多多指教啦,我的生日伙伴。”雷欧笑着举起酒杯。
 
  啊啊,原来如此。札布终于笑了出来,举杯回敬。
 
  “那当然啦,混帐搭档。”




END
既然是生日捏他,大概从拿到公式书那天看到札布前辈有生日的时候,就想说应该得写这篇后续XD
对,又是惯例的自圆其说活动。
当时虽然刻意暧昧处理,不过差不多也是把雷欧的生日放在春夏两季节,脑中想像大概是刚进入夏天吧。顺便一提Happy这组的札布雷欧是动画组!因为当时差不多刚补完动画一个月左右,所以札布垃圾度比较低而雷欧的优雅度(?)比较高(※动画组ZL的醍醐味)


Happy组。动画ZL。
16.11.25

来源:BBB仓库

评论(3)
热度(17)
  1. 店長很忙BBB仓库 转载了此文字
    *一年前的初札雷Happy 2 Watch后续,部分设定捏造 *札布先生生日快乐!!(*´・∀・`)...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