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血界战线 札雷】Happy 2 Watch

* 估狗不到粮食愤而去玩互动命题的结果

* 虽然这对吃大鱼大肉但我家只种菜谢谢XD

* 饥饿是生产的最大动力

* BGM:// HAPPY BUMP OF CHICKEN(根本是雷欧的主题曲(跪哭)

---


 
  “说起来今天是我生日啊。”
 
  “哈?”
 
  发出疑问的单音,札布露出没听清楚的表情特意回过头来询问。雷欧弯起笑,和前辈对视几秒后主动转开视线,“没什么。”他这么说。
 
  前辈狐疑地歪歪头,但仍保持稍嫌无聊的半驼背姿势,双手插在长裤口袋里,没有继续追问。雷欧当然也没有解释的必要,继续跟着前辈松散的步伐走在路上。
 
  上午两人从侦查演变成在街上演出全武行大干了一场(这对莱布拉的成员来说常有的事),中午用过餐后,走在街上的两人又像是普通享受着假日美好时光的普通年轻人。
 
  这就是原纽约──黑路撒冷区的日常。
 
  什么都会发生、也什么都会在下一秒销声匿迹。
 
  在这里定居一段时间,看惯各式各样不讲理的突发事件,再也不会像刚搬来时每天心惊胆跳。即使前半分钟前巨大飞行生物撞上路口红绿灯导致一台卡车连续追撞三台小客车,紧接着十字路口大爆炸,不少行人断成两截飞上天空,飞散开的其中一块肉片正好从雷欧脸颊旁一颗拳头的距离擦过,准确黏上后方行人T恤胸前的星星图案上,雷欧依旧顶着饭后散步般优闲的表情。
 
  只是他虽没回头,却准确捕捉到肉片正中靶心的瞬间。
 
  哪怕没有特别去使用,拥有神之义眼的少年之所以能够闭着眼睛在路上行走,本就是那超乎常人的视力如同被动技能,无时无刻发挥作用。
 
  话说回来,刚刚也是啊。
 
  只是不小心注意到对面建筑物墙面上的电子钟,映照在左侧店家玻璃上的倒影,因而偶然发现今天是自己生日,才脱口而出而已。
 
  说是发现,或者该说“想起”比较精确。昨天半夜睡得迷迷糊糊时确实收到妹妹的祝贺简讯了对吧?但会忘记也没办法,昨天因为工作的关系跟着某位无良前辈东奔西跑一整天,好不容易爬到床上,意识直接变成烂泥也无可厚非。在莱布拉这些日子的训练虽然能让他在听到手机短铃时跳起确认讯息,但实在太困了,看到是妹妹传来的生日简讯安心下来,随手摆到床头,早上就彻底忘记这回事。
 
  这样说起来,得回米修菈简讯才行。
 
  拿出手机低头敲敲打打,“谢谢、哥哥很开心唷”,打完送出。
 
  “干什么这么开心,打简讯……该不会阴毛头交女朋友了?”
 
  札布露出惊恐的表情。搭配那夸张的颜部活动,是后方车祸现场熊熊燃烧的火势。
 
  “请不要叫我阴毛头,真的很难听。”
 
  雷欧义正词严抗议。
 
  他当然不是传给女朋友。不过,就算今天他真的交女朋友,也不准这家伙摆出比目击社会惨案发生时更戏剧性的表情。
 
  “是传给妹妹……喂,不准笑!”
 
  “哈哈哈不愧是妹控!”
 
  看着札布越笑越夸张,雷欧一如往常放弃了。
 
  阻止反而会助长混帐前辈的气势,他就是这种人。他叹口气,绕过捧腹大笑的札布,继续笔直往前走。
 
  才走没几步札布就从后面追过来。
 
  掩嘴噗哧一笑,双眼弯得贼兮兮的,“唉唷妹控生气了吗?真的生气了?”
 
  “不,我没有生气。”雷欧回应。
 
  对札布生气,等于对牛弹琴,情节严重者例如被对方敛财还是要多少骂一下,这种只是昵称超难听的纠纷,就该把脾气省下来。和白痴吵架会变笨,既然是难得的生日,果然还是放着对方不管,维持好心情才是最上策吧?
 
  嗯,就这么做吧。
 
  “今天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札布先生你就先回去吧。我还要在街上晃个一阵子,如果有事情的话手机联络,先走了。”说完雷欧便不再理会札布,快步往前走。
 
  “欸?欸欸?你也太突然了吧!”札布连忙跟上。他的身形比雷欧高大一些,才跨个几步就追上雷欧的步伐。这个身高的差距真是令人遗憾,雷欧想。但也不是没有其他办法。
 
  “即使札布先生硬要跟上来,也会发动技能甩掉你的喔。”
 
  “你看!还说你没生气!为了这种小事用神之义眼也太小题大作了吧!”札布抗议。
 
  但雷欧一点也不甩他。
 
  “如果今天的话,米修菈会原谅我的。”
 
  “今天?今天怎么了吗?”
 
  雷欧陡地停下脚步。和煞车不及的札布形成一后一前正巧差一步的距离。
 
  他抬头,对一步以外的前辈弯起笑,“最开始不是说了吗?今天是我生日啊。”

 
  ※

 
  所谓的生日,是指人类个体诞生到这个世上的日子。
 
  从这一天开始活着,依照现在纪元的方式,有三百六十六种可能性。三百多个认真或随意度过的日子里,每个人都有这么一天是独一无二的。
 
  被父母爱着。
 
  被期待着出生。
 
  被生到这个世界上。
 
  对绝大部分的人而言,生日大概具有这样的意思。
 
  想必雷欧纳鲁德.渥奇也是吧。
 
  反过来,回到接收此讯息的札布.雷夫洛身上,生日又究竟具有什么样的涵义呢?
 
  老实说……完全搞不懂。
 
  意义?他连生日是哪一天都不知道了,又谈何意义。
 
  如果那个可爱又冒失的新人知道这件事,当时还会笑着告诉札布今天是他生日的事吗?
 
  肯定不会吧。因为那家伙本来就是个纯真善良到有点不妙程度的家伙。要是放着不管,随时都有可能在这条街上死掉。死掉也不会让任何人意外。
 
  喂喂,这种说法更是不妙吧。
 
  那家伙好歹也是莱布拉的一员,即使要说,也得说他是会为了活下去而拚命努力的笨蛋。
 
  没错,就这样挣扎着活下去就好了。
 
  不管雷欧纳鲁德.渥奇在多少个三百六十五天以前的这天开始在这个世上活着,重要的是,他今天也还在这个不像样的世界舞台上,尽自己微薄之力舞动,绽放自己的光彩。
 
  所以,就由他这位最优秀可靠的前辈来替那家伙鼓掌吧!
 
  敬祝未来依旧能够以莱布拉成员的身分,献上最精彩的演出。
 
  只是札布本来以为那怕寂寞的家伙如此高调宣扬自己生日后会伙同莱布拉众成员有个热闹的晚会,辗转问了众人,甚至最后干脆掉头往外走,直接打给本人打电话,才得到一句“我在家啊?怎么了”的疑惑。
 
  “浑小子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会在家里?”
 
  “什么,有紧急工作吗?抱歉可能收讯不好才没收到通知!我立刻出门──”
 
  札布翻了翻白眼,连忙开口打断对方。
 
  “才不是咧,什么工作,今天不是你生日吗?”
 
  “欸、嗯……是没错?”
 
  什么“是没错”啊,札布揉揉鼻头,一边抓着手机一边大步走到自己爱驹旁边。
 
  “你最好准备豪华的大餐等着。”
 
  “哈?我已经吃完晚餐了……家里也没东西,你这话是要来的意思?这种时间?”
 
  “谁准你擅自先吃的啊,你最好想办法变出一桌吃的,我马上就到!”
 
  “喂等等──”
 
  还不等对方说完札布就挂了电话。从口袋摸出钥匙,启动引擎。
 
  拜托,搞什么啊那家伙。果然真的是笨蛋吧?
 
  想像着雷欧若听到他骂自己笨,肯定会露出“不想让笨蛋叫笨蛋”的一脸嫌恶,札布忍不住噗哧笑了。他叼着雪茄,点火,慢慢吞吐几回,回想以前帮众多莺莺燕燕过生日的经验。就算自己无法理解,他也知道,所谓的生日,是被众多重要的人围绕,开怀庆祝的日子。所以,如果真的有生日这种东西存在,那天肯定是比其他日子,一个人待着时会更容易寂寞的一天。
 
  难道不是这样吗?
 
  札布捏雪茄屁股,最后深深吸了口,菸头火星骤亮,菸草香甜的气味充斥口腔。他吐出白烟,哼笑着,咬着雪茄催动油门。
 
  “好了,接下来该到哪里才能买到不是恶作剧的蛋糕呢?”
 
  一边打电话向自熟识的女人们询问消息,札布脑袋转转,转出了一句肯定贵得要死。
 
  待会要记得和那个阴毛小鬼收钱。
 
  去他的寿星,总之使用者付费!

 
  ※

 
  “呜哇还真的来了!”
 
  “不准对特地来帮你过生日的前辈摆出被跟踪狂骚扰的表情,揍你喔!”
 
  虽用超凶狠的表情这么说,札布往前伸直的拳头上,挂着蛋糕店的塑胶袋。雷欧甚至不用看,就闻到面前透过塑胶袋、盒子的空隙中飘出的甜甜香气。
 
  他反射性抽抽鼻子多闻了几下,前辈则不由分说把蛋糕往下塞进他怀里。
 
  “既然你已经吃过饭那就吃这个,我的晚饭呢?”
 
  札布说着不顾屋主抗议,硬是按住那颗毛茸茸的头往一旁推,便大剌剌进到屋内。效仿刚才雷欧闻蛋糕的样子,他左擤擤右闻闻,循着香味往前走到床边的小矮桌,桌边放着个大碗公,上头压着本旅游刊物,和一双筷子。盯着看了几秒,马上一脸不爽回头去瞪屋主。
 
  “……老子买蛋糕来,你居然煮方便面给我吃?”
 
  “我家目前只有方便面。”
 
  “耶──超穷酸。”
 
  “是的,我非常贫困。”雷欧毫无犹豫肯定道,又补充:“如果札布先生想吃好一点,麻烦你平常好好还钱。”
 
  呿。札布臭着脸在矮桌边盘腿坐下,一把抄起筷子,随意把盖在上面保温的书刊往旁边一放,大口忿忿吃起方便面。
 
  雷欧也拿着刚收到的蛋糕,在桌子另一头坐下。
 
  “蛋糕很贵吧?真不好意思,让你破费了。”
 
  消遣归消遣,毕竟札布特地为自己跑去很远的地方买蛋糕,雷欧还是好好道了谢。札布嘴里塞着一大口面,闻言一顿,快速吞下嘴里的食物,“啊”的一声,指着雷欧说:“说到这,蛋糕可是要和你收钱的!”
 
  果然如此吗?雷欧打开蛋糕,正要回一句“那请容许我和你平时一样赊帐”,又听自己的前辈说:“就用这碗方便面抵吧。”
 
  雷欧嘴张得大大的,回嘴的话硬生生堵死在喉咙,说不出口。怎么可能,那个小气又贪婪没品的札布大爷居然……米修菈妳哥哥是不是在作梦?
 
  “什么啦,你那张脸,信不信我把你揍成猪头?让你可爱的妹妹再也认不出来?啊?”札布一对上他又惊又疑的表情,立刻又从温柔前辈化身凶神恶煞。
 
  看吧,温柔什么的肯定是错觉。
 
  还是一如往常让人安心的混帐前辈。
 
  雷欧想了想噗哧一笑,最后终于干脆往后平躺地面,像下午的札布一样哈哈哈大笑起来。
 
  “你这阴毛头不要太嚣张啊,我现在是因为还在吃面,你给我等着!”
 
  札布恼怒放话,背景搭配的却是天塌下来不怕的雷欧愉快的笑声。于是他脸上浮现青筋。双手捧起碗加快速度,用力嗑掉今天的晚餐。
 
  真是的,自己到底干嘛来这浑小子家吃方便面,还不如刚刚去外带个汉堡全餐过来呢。
 
  他“磅”地放下碗,改为半跪姿,跨过整张桌子,伸手往前去捞仍然笑没完的雷欧纳鲁德同学衣领。
 
  “到底有什么好笑的,臭小鬼?”
 
  “呃、不,”雷欧还在笑,“就是有点开心。”
 
  “……哈?”
 
  “那个,老实说上高中后就只剩米修菈每年还记得我的生日,连我自己都时常忘记。所以今天札布先生特意过来,总觉得有点开心。”雷欧说着抹掉眼角泌出的泪水。
 
  札布怔得厉害,反射性慢慢放下自己的后辈,回到原位正座。
 
  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双重意味上的。不快点说点什么的话──
 
  “那个啊,你别、别在意,我的话可是从小到大都没在过生日的!老头子应该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生下来的吧?我比较像他从路边捡来的石头。”他硬是红着脸大声说完。
 
  “啊,抱歉。”雷欧皱起眉。
 
  本来要缓和气氛,结果反而变成让寿星道歉该如何是好啊?札布烦躁地抓抓头,决定迅速转移话题,“你生日的事为什么没让其他人知道啊?如果知道的话,那群人一定会使出千方百计帮你庆祝的吧?”
 
  “咦,这种小事要说吗?其实下午会和札布先生讲,也只是因为刚好看到今天的日期,顺势说出来而已。”雷欧一脸讶异。
 
  “生日可是很重要的日子吧,别说是小事啊。”
 
  他才不想被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生日(也毫不在意)的人讲。雷欧心想。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有股暖流涌上心头,眼眶也热热的,有种想哭的感觉。
 
  “因为被前辈庆祝生日感动到哭”的理由也太好笑,说什么也要忍下来。
 
  他不能哭。
 
  试图分散注意力,雷欧挥挥双手,“啊,总之来吃蛋糕吧。札布先生应该还吃得下吧,我们分成两半一起吃吧?”
 
  看着雷欧拿叉子丈量蛋糕的样子,札布脑中自然而然联想起,“是说那只猴子呢?”
 
  “下午和克劳斯先生玩累,就顺势在他头上睡着,跟着他回去了。”
 
  “这样啊,你还真的一个人啊。”
 
  “嗯?”
 
  “一个人过生日啊,真像笨蛋一样。”
 
  “真不想被笨蛋说笨。”
 
  一被说笨,雷欧的表情和他出发前的想像完全一致,台词相似度也高达百分之九十。
 
  “哈?再说一次蛋糕就八二分!”
 
  “怎么可以,这样不就变成庆祝札布先生生日了吗?”
 
  札布愣了愣,摸摸下巴,看起来在想“这是个好主意”。
 
  什么好主意,这也太乱来了吧,拿后辈的生日当作自己的生日……糟糕得一蹋糊涂。雷欧忍不住暗暗吐槽起来。
 
  “有什么关系,”札布像是看穿他的想法,嘻嘻笑着动手戳他脸颊,“都要一起过了,这样就可以确定每年都有帮自己过生日的固定班底,就像组合套餐的概念。”
 
  雷欧本来还想反驳,听到“每年”愣了愣,安静下来。
 
  “……每年一起过生日吗?听起来好像不错呢。”一会后他笑着附和。
 
  好像一不小心又随波逐流了。
 
  真是的,跟在这个人身边,每次都会变成这样,都不知道要被名为札布的潮水冲到哪里去了。说什么每年过生日,难道接下来还要任凭他一年一年把自己越流越远吗?
 
  朝着大海,之类的。
 
  好像会很有趣。
 
  雷欧想着想又笑出来,“好啊,就这么办吧。”
 
  他的前辈也咧嘴一笑,接着说:“那么寿星唷,来享用蛋糕吧!”

 
  ──Hope we can celebrate every birthday together year after year.






 
  “话说回来,结果还是只有我知道你的生日耶。刚太匆忙要找你就没交代前因后果了。”
 
  札布搔搔脸,刚刚是不是应该顺势号召众人过来啊?
 
  雷欧却摇摇头,一脸认真拒绝,“不,也没有事先讲,大家假日都有安排活动吧?这么突然要人家过来,太失礼了。”
 
  “喂喂──对我就不突然吗?”下午临走前那句可是狠狠吓到我了说!
 
  “反正札布先生只会玩女人没什么正经行程吧。”虽然本来压根没有要你过来的意思。
 
  “啰嗦!和女人玩才是最正经的行程。处男肯定不知道吧?人类是长生不老的唷,通过遗传,也就是传宗接代,厉害吧?就是做爱让人类永生耶!”
 
  “歪理。”雷欧淡定反驳,“札布先生严格来说并没有传宗接代,只是做了传宗接代必须的行为而已。最后功亏一篑了呢。啊,但要不是这样,札布先生的小孩在这么危险的黑路撒冷区满街跑,大概会很壮观呢。”
 
  “不要说这么可怕的事。”札布听着满头冷汗。
 
  “嘿嘿,嘛,就是空包弹和实心弹的差异吧。以结论而言,札布先生并没有为人类贡献任何的力量,只是一直反覆地在打空包弹而已。”
 
  “哼,你想被我的实心弹打看看嘛?虽然打在你身上和空包没什么样。”
 
  “胡、胡胡胡说什么啊札布先生果然是笨蛋!”
 
  札布看着雷欧满脸通红的口吃模样,坏坏笑开,“嘿──害羞了?”
 
  “……白痴。笨蛋。不讲理。”
 
  雷欧仍然红着脸,实在不想接续这话题,索性低头嗑蛋糕。
 
  札布笑得牙齿白亮亮的,为自己终于在与后辈的口舌之战中占了上风而洋洋得意,完全不介意自己赢的手段有多龌龊。
 
  “嘛嘛,雷欧纳鲁德君,别在意那种小细节,总之今天是你生日、然后也是我生日吧?而且还只有我们自己知道,是我们两人的小秘密唷。”
 
  “……是是,很荣幸能和札布前辈共享小秘密。”雷欧又恢复平平的语气。
 
  算了,再反驳下去不知道话题又会歪到哪里去,随波逐流也没关系,干脆把这话题流到大海吧。
 
  小秘密就小秘密。
 
  哼。






END
收录本次的互动命题:今天为札雷提供的脑洞关键字是①两个人的秘密②错觉③不能哭;24小时内转发+点赞总数达到6就画(写)起来回馈基友(´∀`ゞ

标题是从公司回家路上想很久决定的,来自BGM+2人生日+雷欧的姓氏,然后中文简称“乐观”(超烂梗)

下面放这篇的BGM歌词一小段:

悲しみは消えるというなら 喜びだってそういうものだろう
誰に祈って救われる それよりも大切な手をとって

如果说悲伤总有一天会忘怀 快乐难道不也是这样吗
与其祈求着被谁救赎 还不如握住重要的人的手

勝ち負けの基準も解らない だけど確かに守るものがある
教わらなかった夢と共に 少年は大人になった

不知道怎样才能算输或赢 不过确实有要守护的东西
带着不曾被教导的梦想 少年长大成人

続きを進む恐怖の途中 続きがくれる勇気にも出会う
無くした後に残された 愛しい空っぽを抱きしめて

怀揣着对于未来的恐惧慢慢前进时 也会从中得到勇气
所以紧抱失去后残存的 令人眷恋的空虚

消えない悲しみがあるなら 生き続ける意味だってあるだろう
どうせいつか終わるたびを 僕と一緒に歌おう

如果有无法忘怀的悲伤 也肯定有继续生存的理由吧
和我一起咏唱 这总有一天会结束的旅程吧

HAPPY BIRTHDAY!



 

Happy组。动画ZL。
15.12.07

来源:BBB_ZL子博(近期搬家中)

评论(2)
热度(63)
  1. 店長很忙BBB仓库 转载了此文字
    ★Happy组动画ZL|至少札布先生生日贺文想在当月搬完。   * 估狗不到粮食愤而去玩互动命题的结...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