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跨漫】とある冒険者チームの話

* 某个冒险者队伍的故事。超级我得设定

* 世界观交错的角色厨问卷Remix第9题衍生

---

 

9. 西方奇幻世界觀下,2 (帶土-火影/15)、3 (伸太郎-阳炎/18)、8 (庫洛姆-KHR/14)和 9 (阿良良木-物语系列/18)組成了一支旅行者小隊,以接收任務獲取的報酬為生。簡述組內分工和他們的日常。可以按自己的理解給非超能力世界觀下的角色安排職階。

(問卷出处:这里,原作者:weibo@hermithelium)

 
 


  “……窃取梦境?”
 
  只有单只眼睛的女孩子不可思议地低喃道。在她不自觉歪头的同时,坐在她身边的男孩子已经皱起脸,双手环胸,一脸不明白地追问:“那啥?”
 
  坐在两人对面的少年们对看一眼,其中穿着灰色连帽衫,头上顶着根据说是家族遗传的呆毛、头发留至肩膀,目测约莫十七八岁的少年手一摊,无奈重复五分钟前才说过的话:“所以刚才说了,是为了下一个任务的需要,我们必须进入到一个很麻烦的森林……”
 
  在场三名男性、一名女性,是个四人──嘛,严格算起来应该是五人──的冒险者队伍。在旅行的过程中,接受路途上城镇人民的委托,借以换取日常所需费用、以及前往下一个目的地的经费。在顺路的情况下,偶尔同时处理四五个任务也是常有的事;前两天他们刚完成所有手头上被委托的工作,差不多准备离开这个城镇、为了下一个任务继续移动,就当大伙儿原地准备解散,回旅馆收拾行李时,他们的队长却临时说要开个小型会议。
 
  “即使如此,为什么突然吐出这么不务实的要求啊?真不像伸太郎的风格。”还抱持着疑问的男孩子小声咕哝,往前趴在四人面前的木桌上,意兴阑珊地托腮,眉角微扬。
 
  在他视线的前方,穿着红色运动衣的少年点点头。
 
  “直接说结论确实有些奇怪,”他冷静开口,“不过就如同宇智波所说的,这就和往常一样,只是游戏关卡clear的最佳解,所以才决定这么做。刚才我已经先和阿良良木讨论过,胜率……嘛,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100%。”
 
  说完,对面两人的表情都转为认真。不管是少女、或者被称为宇智波──全名宇智波带土──的男孩神色一变,都认真起来。毫无疑问,当他们的队长伸太郎──全名如月伸太郎──说出百分之百这个数值,那么,即使是“窃取梦境”这种令人发笑的内容,也绝对、毫无意外会被实现。
 
  “嘛,说是窃取梦境,或者该说……是回忆?这次所有人都得帮忙,具体做法晚一点个别说明。”伸太郎身旁,头上顶着呆毛的连帽衫少年阿良良木──全名阿良良木历──接口,“严格来说,这并不是委托人要求要这么做的。记得吗?我们这次的目标是要到距离这里约莫五天路程的诅咒森林,在里头采集指定的花种。可是,如果要进到那个森林,必须先突破森林的诅咒。嘛,不至于要到破解,但不能起冲突……诚如你们所知,有些‘怪异’的地盘性很强,那个大概是,即使是怪异之王的吸血鬼也赢不了的诅咒。”
 
  所以才需要借助外来的力量。阿良良木接着说,“简单来说,就是骗过那座森林。为此,需要相关人士的记忆,拷贝、并重现。”
 
  “因此,”除了会议刚开始曾经提出疑问,之后便一直保持安静的独眼少女接着说:“用带土的眼睛‘拷贝’那个人的梦境,再用我的幻术‘重现’是吗?”
 
  “就是小库洛姆讲的这样。”阿良良木弯起笑,意思意思拍了几下手。
 
  “……嗯嘛,我是完全有听没有懂啦,”带土困扰地搔搔头,看向身侧似乎已经理解一切的少女库洛姆──全名库洛姆.髑髅──爽快地哈哈笑开,“不过库洛姆懂的话那应该就没问题了!”
 
  笑着笑,他拉下自己两边的眼皮,反射着钨丝灯泡橘光的纯黑瞳孔左右来回转动。
 
  “总之是要使用这双眼睛对吧?”
 
  阿良良木闻言,歉然一笑。
 
  “抱歉,这次,所有人的‘能力’都会用到。虽然,根据本小队成立时的约法三章,如果非得使用到成员们‘能力’的时候,每个人都有绝对的否决权。”
 
  是的,在场乍看都只有十多岁的四个人,之所以能够用这么单薄的人数组成队伍的绝对原因,在于他们各自都有着不同的过去、血统,并且因此得到相应的特殊才能。然而,使用超乎常人的力量会带来相当大的消耗,虽然没有明说,但大概、会削减个人的寿命。所以,众人在最初组队时就有绝对的默契,非到必要关头,不使用能力。平时进行的任务,做的也多半是“普通人”就能够做的事──
 
  “先问一句,这是‘不使用不行’的情况吗?”
 
  “啊啊。”伸太郎点头。
 
  ──然而,偶尔也会有像现在他们所面临的这种任务。
 
  如果不使用能力,就无法通关;不是百分之一百,就是零。毫无转圜余地。
 
  “那为什么伸太郎要接下来啊?”带土皱起眉,百思不得其解。
 
  伸太郎想也没想就回答:“因为很有趣。”
 
  少年队长的唇边微微弯起笑意。那是,只有在面对伴随着高风险的有趣“游戏”时,才会出现在他脸上的笑意。他们搭档的这三年内,看到的次数十只手指头就数得出来。
 
  带土“哈”地一声坐直身子。看着伸太郎的眼睛,他感到全身燥热,全身都因为自家队长口中所说的“有趣”而兴奋起来;相对于他的兴奋,坐在他身侧的库洛姆面无表情抿唇,一言不发瞅着伸太郎看。
 
  “有趣的点,在‘决定执行’时就已经告一段落了,对吧?”她轻声问。
 
  伸太郎点头,完全不否认。“没错,髑髅。这个游戏有趣的点在于,组合的性质相当良好。缺少任何一个人就不是百分之百,凑齐了就能够通关。”
 
  阿良良木看着不知何时又在奇怪的小地方针锋相对起来的两人,叹口气,无奈地接着说明:“同时,由于这个组合该说是偶然好呢……又或者是命运的必然,只有我们能做。毫无疑问的,报酬相当优渥。除了能够确保接下来整整半年的旅费,所有人都能有一大笔零用钱。比如说小库洛姆不是很喜欢世界食堂专卖的天使提拉米苏?可以买一整打请他们用传送魔法送过来,这样连续奢侈地吃一个月喔!带土也是,那啥,六花亭的甜丸子,邮购一整箱也没问题。啊、我的话大概打算用来买小忍的MR.DONUT吧?毕竟这次我的部分也需要借助那家伙的力量才行……”
 
  相较于把生活当作电玩游戏、情商是负值的队长,身为两个妹妹的哥哥阿良良木,掌握年纪小的少男少女们心理自然相当拿手。才没两句话,对面两个小鬼(嘛,虽然阿良良木也不过比他们多活三四个年头)已经露出闪亮亮的眼睛、脸颊红通通的,满脸期待。
 
  “而且不需要和大家平分,可以自己独享。怎样?不错吧,我个人是挺期待的,以财务的身分来说,这种稳赚不赔的大单久久接一次也是挺划算……两位意下如何呢?”
 
  回应他的,是两颗忙不迭点头的脑袋。

 
  ※

 
  目标住在距离诅咒森林约莫三百公里的村庄,稍微安排路线、避开可能会遇到盗匪的山路,顺行的话大约四天的时间可以先到达村庄,在那里找家旅店落脚、置放行李,当天夜里执行“窃取梦境”的计画,并在隔天早上出发,中午过后就能抵达诅咒森林。
 
  住进村庄后当天夜里,在阿良良木的陪同下(正确来说应该是被阿良良木以公主抱的姿势搬运进目标所在的贝纳克斯家),脑袋虽是一流、体力却比小孩还不如的尼特族队长如月伸太郎顺利潜进目标人物罗比的房间,而后,他深呼吸,闭上眼睛再睁开,原先纯黑的眼睛变成鲜红的色泽。红色的眼睛,是蛇的能力发动的象征。这是过往伸太郎从“女王”手中,为了“见证一切”所入手的能力。然而,真正得到能力的时间点并不在仅有短短十八年的这一世;镶在灵魂的记忆里,从出生以前就已经发动,为了记忆所有不应该被忘记、不能被改写的重要回忆。而今,这个能力同样也能诱发同样重要、超越个体,自古老的血缘辈传承下来的珍贵回忆。
 
  同时也是,他们这次所要窃取的梦境。
 
  伸太郎在罗比.贝纳克斯的床边蹲下,将额头靠上熟睡男孩的额头。集中眼睛的注意力,从男孩血脉深处,探寻着与那个诅咒森林有关的重要记忆。约莫半小时后,一直保持相同姿势的伸太郎呼了口气,脱力地在床边跌坐。在一旁的阿良良木连忙上前将他扶起。
 
  “没事吧?”
 
  “嗯,我确实看到了……远在这个家族遥远遥远以前,与那位魔女共同生活的六位孙子的记忆。有了这个,暂时性突破缠绕森林里道鲁宾身上的荆棘应该不是问题。”伸太郎扶着额头,虚弱地说。他垂下头,“嗯……抱歉,我要……”
 
  “啊啊,睡吧。我会带你回去的。”阿良良木一手扶着他的肩膀,另一手穿过膝盖以下,将话都还没说完就已经熟睡的伸太郎从床边抱起。
 
  “再等一下,警卫还没走远。一分钟后从后门出去。”在透过窗户晒进来的月光之下,阿良良木的影子里探出半颗金发女童的头颅。绝大部分的身体都还埋在影子里,女童的眼睛瞟向阿良良木手中昏睡的伸太郎,发出嘲讽般“咖、咖、咖”的笑声。
 
  “都过三年这家伙还是老样子弱不禁风的。”金发女童鄙夷地说。
 
  “哈哈……没办法,因为这家伙是头脑派的嘛。”练身体什么的一点也不在行。全身最灵活的除了脑袋,就是用来玩电玩的手指。
 
  “男性之耻,垃圾之表征。”
 
  似乎觉得被自家主人抱在手里的“东西”真的太过惨不忍睹。金发女童的头又缓缓下沉,消失在影子中。差不多刚才指定的时间也过了,阿良良木抱着伸太郎,用后背推开房门,隐身于廊下的阴影,快步穿过走廊往后门的方向前进。

 
  ※

 
  隔天,由带土驾驶马车前往诅咒森林。伸太郎仍在车厢里昏睡,不知道是不是太累了,时不时会发出打呼的声音,让库洛姆皱起眉,多次伸手去捏住自家队长的鼻子,阻止他继续发出噪音扰民;另一方面,阿良良木闲着也是没事,就坐在一旁算着这个月的收入支出。
 
  用完午餐过后,已经可以远远看到视界尽头的诅咒森林。外观虽与一般的森林相似,环绕森林一周却笼罩着无形的压力。
 
  “那个,是黑色的云?”
 
  “看起来很像一大群蠕动的黑色毛毛虫。”
 
  “用毛毛虫形容也太恶心了吧。”
 
  “那座森林看起来本来就不是很舒服。”
 
  “我怎么看都像是漂浮的云。妳想想看,就是下雨前的乌云,低气压也有点像。”
 
  “嗯,感觉很湿。”
 
  由于所有人都是具有能力的人,随着距离拉近,普遍都能看到森林外围聚集的黑气。那就是压力的来源──沉睡在这座森林,名为道鲁宾的魔女,以自身为中心施加的强烈诅咒。
 
  阿良良木拉起车厢的帘子,往外探头看去。坐在前头驾车的带土与(说是受不了打呼所以跑出去和带土聊天的)库洛姆一如往常聊着令人费解的古怪话题。
 
  嘛,姑且知道他们是在聊森林的外观就是了。
 
  阿良良木耸耸肩。算算时间,伸太郎应该要醒了。他是他们当中唯一一个还没吃午餐的。今天的三明治是带土和库洛姆一起做的,所以有些番茄切得特别大块……没记错的话伸太郎那份似乎就是番茄加量的三明治。
 
  “差不多要到了吧?”他再次望向窗外,确认与诅咒森林的距离,回头时,伸太郎已经伸着懒腰爬起,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刚刚好,真准时。”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伸太郎用刚睡醒的声音低低啐道,“计算内的事。”
 
  阿良良木虽然也像一般的男孩子喜欢玩游戏,但没有到伸太郎那种热衷的程度。以寻常人的眼光看来,将游戏玩到能在世界竞技赛中夺冠、并且连一般生活都持续不断地寻求最短路径、最佳效率的“攻略”,大概也是种病入膏肓的表现吧?伸太郎自己恐怕也知道,只是没有办法戒断,这种行为早已是他本能的一部份。
 
  他先探头往窗外望,回头查看表面时间,“再十分钟就轮到宇智波了,接着是髑髅。”
 
  阿良良木无奈地扯开嘴角,在自家队长说着“一切按照计画进行”时,把留给他的那份午餐递了过去。
 
  看着那张总是耍酷又冷静的脸庞,因为手里三明治那庞大的番茄切片而难得得露出相当困惑的表情,阿良良木不着痕迹别开脸,忍下了从喉头冒上的笑意。
 
  ──不过带土一时恍神造成的烂刀工,就在你的计划之外了吧?

 
  ※

 
  在带土发动家族遗传的特殊能力“血继限界”──写轮眼成功复制伸太郎昨夜所“看”到的梦境,并将它传送进库洛姆的意识没一会,两个完成自己工作的少年们便气喘吁吁往杂草堆上一趴、一躺呈现两个形状各异的死尸,活像刚从战场上功成身退似的。另一方面,库洛姆往前一站,从怀中掏出一只小小的三叉戟,手腕一转,手掌大小的三叉戟瞬间抽长,没一会就变成只比库洛姆还要高的大型武器。库洛姆站在密密麻麻缠绕于森林周遭的荆棘边上,将手中的三叉戟往地上一敲,丛生的莲花自三叉戟与地面接触的地方蔓生,紧接着一片像是下雪般,微凉的白霜铺在莲花之下的地面,缓慢朝周遭延伸。在这片幻象构筑的洁白中,原先仍是花苞的莲花纷纷绽开,点点细碎的七彩光粉从花朵中心飘散、彼此相互辉映,逐渐变得密集、形成影像。
 
  阿良良木原先还看不仔细,后来渐渐能看出来,那是一位美丽的少妇、与六个孩子之间的美好回忆。
 
  “小丫头还挺能干的嘛,要吾夸夸她也行喔。”金发女童再次从阿良良木的影子中探出头。她似乎相当喜欢那片幻象构成的记忆影像,嘴角带着喜孜孜的笑容,专注地看着眼前的少女重现远古流传下来的珍贵记忆。
 
  “那个先不管,小忍,接下来轮到妳了。”
 
  “是是是、真是会使唤人呢,汝这小子真是越来越大胆了。”
 
  名为忍──全名忍野忍──的金发女童说完,整个人从影子中慢慢浮出,那具约莫人类五六岁小女童造型外表、实际上却早已超过五百岁的怪异之王轻巧落在阿良良木身侧。
 
  身为“接近吸血鬼的人类”的阿良良木影子里住着的,是“接近人类的吸血鬼残渣”的忍野忍。在两人变成现在的主从关系前,原名姬丝秀忒.雅赛萝拉莉昂.刃下心的她,曾经君临所有“怪异”的顶点,被称为“怪异之王”。如今虽失去绝大部分力量,她体内残存的部分仍是一般人望尘莫及的高度。
 
  阿良良木历身为这样的她的眷属,因为某些解释起来有些复杂的理由、现在作为主人,一定程度能够驱使身为“仆从”的忍野忍,为自己使用力量。而这也是一开始,会难以判定这个冒险者队伍人数究竟要算四、或者五的主因。
 
  在两人面前,随着库洛姆所创造的幻象,包围诅咒森林入口的荆棘影像开始闪烁,说明诅咒正在弱化。
 
  “就是现在,小忍!”
 
  与阿良良木脱口而出命令的同时,忍野忍已经快速跳跃到荆棘之上,展开她拿手的“能量吸收”。在一阵金黄色的激光闪烁过后,入口的荆棘就这样消失在忍野忍的手中。
 
  “嘛……虽然只是一时的而已。”阿良良木苦笑着往森林入口走去,“不快点摘到委托者要的花,入口再次被封起来就不好了……小忍,他们三个就麻烦妳了。”
 
  “了──解──”忍野忍举高双手,在空中大力挥舞。
 
  除了仍各自躺平在地上动也不动的伸太郎(“就说这家伙体力真是差到一个极点,不敢置信。”忍野忍这样小声抱怨道。)以及带土,刚才施放幻术的库洛姆这会也垂着头坐倒在地上,失去站起来的力量。若是平常,阿良良木肯定会留下来照顾他们。但现在他有更重要、非他不可的任务要做。
 
  毕竟小队里还有体力的,也只剩自己一个就是。
 
  让忍野忍照顾自己的伙伴他相当放心,那家伙再怎么说,都是阿良良木这辈子决定要殉情的对象啊。只是,自己和忍野忍中间存有“连结”,无法离开超过一定的距离;否则阿良良木的能力──吸血鬼的不死身──就起不了效用。
 
  不,应该没问题。
 
  在摘到“无偿的爱”之前,这具身体应该能撑得住。
 
  阿良良木抬起头,大步走进失去荆棘屏障的森林。

 
  ※

 
  “结果,虽然委托人指定的花是弄到手了,那之后整队的人都呈现死人状态躺在诅咒森林外面一直到傍晚才有办法踏上回程,这种100%的胜率真是够呛的耶。”
 
  带土想起整个下午全员阵亡,所有人倒在草地里昏睡的模样,突然噗哧笑出来,并在没多久后演变为捧腹大笑。
 
  按照预定,不应该是某个提早一天使用能力的人应该保持清醒把大家带回旅社吗?库洛姆淡淡询问着往自家队长的方向看去,但别说是那天下午和具尸体没两样,一直到一个礼拜后的现在,伸太郎还是腿软又虚弱,一回到房间,就只能横挂在沙发上动弹不得。
 
  “反正,物品确实送到委托者手里,报酬也确实入帐,这样不就好了吗?”阿良良木再次跳出来打圆场。他看看带土手里的六花亭纸箱、又看看库洛姆手上拎着的提拉米苏蛋糕,最后望向一脸幸福地坐在自己身旁啃甜甜圈的小忍。
 
  “哈哈……小忍先不论,你们两个还真都买了一堆甜食啊,虽然没有要阻止你们自己独享的意思,不过啊……真的吃得完吗?”他忍不住担心起来。别提吃不完的食物储存问题;真吃完了闹坏肚子也不好。
 
  闻言,带土和库洛姆极有默契地互觑一眼,
 
  “嗯,当然是打算和大家一起吃啊!”
 
  然后异口同声地笑着说。








END

因为(看就知道是)平行世界观,所以人物的能力全部都在原本基础上大大的捏造、能力的使用限制也纯粹是配合这个貌似非超能力?的西方奇幻世界观加上一点尽可能不让人物们使用能力的枷锁,但最后还是私心让每个人都保有各自故事原先拥有的能力。话说回来,刚好选到的队员除了带土,都是因缘际会下GET能力的人XD以原先作问卷的十人来说,唯一能加入这个队伍(符合这个世界观需求又具有能力)的大概只有雷欧。可是以雷欧的眼睛来说,这个小队的风险值一口气就会飙升到……“嗯,雷欧绝对会被抓走还不知道救不救得回来”,这种令人担心的程度。

总之,这样子的捏造真是令人开心啊。然后,这个小队好像可以产生排列组合无限可能的CP真是太可怕了,其实并没有要让任何人CP的意思XD
另外喜欢伸太郎都用姓氏叫人的感觉~很中二但又很帅XD


故事主线借用了小魔女DOREMI先代女王的相关故事,一样也是在借用的基础上盛大地捏造了一番,目的只是让大家都能使用能力,请不要太介意:P
明明只是想写个1000上下的极短,最后6000+是怎样,好困(掩面)


然后这篇依旧没机会写到他们怎么组成现在这支队伍的XD~

也还没取队伍名称XD

(话说回来还要写下去吗、咦……
  


评论(3)
热度(5)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