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佐樱】春山外

* 战后,纱罗妲(*1)出生之后的小话
* 微量卡带、非常微量的祭井+鹿樱请自行斟酌
※ 佐助本人并没有出场
* 伪Hits 66666,赠亲友阿闲+阿凳

 

  最大值的幸福
 
  小樱带着纱罗妲回到木叶村已经是几天前的事情了。
 
  她出去时还是个青春洋溢的新妇,回来就变成个孩子的妈。同期的朋友们都知道这会她是与丈夫出远门,却万万没想到夫妇俩人会在外头闹大肚子,还把小孩生在外头。井野一逮到机会就捏着小樱耳垂,叨叨念了一顿。宇智波家那只长年在村外缺乏常识是一回事,春野家这只──噢,虽然冠夫姓之后她就变成“宇智波家这只”──跟着犯蠢可不能忍。
 
  摸着下巴在一旁听妻子对好友训话,祭先看看小樱又看看纱罗妲,总算恍然大悟吐出一句:
 
  “出去一个小樱,回来两个小樱,小樱妳果然是出芽生殖吧?”
 
  “祭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好好看清楚,纱罗妲可是完美继承了我们家佐助优秀的基因,一看就是宇智波家的孩子好吗!”
 
  碍于手里抱着女儿,面露青筋的小樱最后还是饶过了昔日队友的出言不逊,否则阔别多年,又可以看到陨石撞地球的壮观场面。井野见丈夫犯蠢,顿时骂人的底气消了不少,她立刻移动到祭身边,抬起脚,用力朝丈夫的脚丫子狠狠踩了下去,要他说话小心点,替好友出气。祭表面上仍保持着一贯的微笑,身体却因为脚疼而小小颤抖起来。女人的友情果然厉害,对做错事的朋友只是说话大声一点;对做错事的老公就直接动手动脚了。
 
  另一边小樱还气得鼓起脸颊,还想要再说两句,怀里小小的纱罗妲好像被这热闹的气氛影响,堆着酒窝呵呵笑了起来。小樱顿时愣住,低头瞅向她,慈爱地弯起眉眼,轻轻用食指指腹顺着女儿仍稀疏的眉毛。纱罗妲笑得更开心,伸长肥短的小手,想要去抓母亲的手指。
 
  纱罗妲轮廓像小樱,眼睛和头发的颜色则清楚表征一族之血统,她毫无疑问是佐助的小孩──当然,即使纱罗妲顶着粉毛,眼睛也是仿似母亲的翠绿色,也没人会怀疑,那个从很小很小就追在佐助后头的女孩子,这会是为谁孕育孩子。
 
  井野不禁莞尔。上回见小樱仍是青涩腼腆,多年没见,脸上已有母亲的模样。
 
  她单手插腰,“是说,佐助又离开了吗?”
 
  “是啊。”小樱轻叹。
 
  几年前宇智波佐助便曾经说过,村子内的安全就交给鸣人,村子外的危险就交给他。即使四战已经结束,为了可能潜藏的危险,佐助至今仍在外头奔波、循着线索不停追查。春野樱曾经跟着他很长一段时间,她知道是相当辛苦、又漫长的工作,但宇智波佐助甘之如饴。
 
  “那是我欠村子的。”还曾经这么说。
 
  当佐助这么说时,小樱会坐在他身边,轻轻牵起他的右手掌,牢牢握住。他们无法改变佐助以前犯下的错误,所有的罪都是铁一般的事实──但是他们还能够为未来做些什么。
 
  “……那个时候,我什么都没能为佐助君做。”
 
  曾经春野樱在佐助第一次转身背过这个世界时,只能哭着求他留下来或者带她走;第二次她甚至试图想要杀掉他,来减轻所爱之人的罪恶;第三次她送他离开,只为了他一句“下次再见”;而第四次她终于能够并肩走在他的身边。
 
  “佐助君呢,十三岁开始,几乎都待在村子外。一开始是为了向哥哥复仇前往音忍者村;后来为了向木叶报仇而行动……最后好不容易放下仇恨,又为了保护木叶在外四处奔走。我一直看着他,却无法下定决心,只能没用地依赖着鸣人,为自己的愚蠢掉眼泪。好不容易能够给佐助一个家,却连陪在他身边都做不到,我那时候就决定了,一定要追上佐助的脚步,跟着他到任何的地方,不管多辛苦都没关系,只要能替他做一点事……所以佐助同意带我一起走的时候,我真的很开心。”
 
  即使他们那段时间常常野宿在外头,但春野樱真的打从心底这么想:有宇智波佐助的地方就是家。在湿冷的山洞也好,雾气弥漫的树上也罢,荒废的小屋子也是,只要待在那个人身边,她就是无比幸福的。
 
  “因为是医疗忍者,身体发生变化时,我很快就察觉自己怀孕了。”
 
  刚加入第七小队的时候,宇智波佐助曾经说过,自己有两个野心。其中一个随着鼬的逝去碎成泡沫;另一个则因为纱罗妲的存在而充满希望。当小樱小心翼翼抱住佐助的右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说出“我们有孩子了”时,佐助神色的变化是骗不了人的。
 
  他和她一样,期待着这个孩子出生。
 
  “怀孕期间佐助君常常想着要把我送回来,在外头奔波,对孕妇来说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而且怀孕初期很容易焦虑,明明深知是身体因素影响,夜深了还是很常掉眼泪,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很努力不想吵到佐助君,拚死压住喉咙的声音,还是每次都会被发现。他会很温柔地从背后抱着我,手掌放在我的肚子上。孩子才两个月,还感觉不到胎动,但不知道为什么就会突然觉得好安心好安心,所以我想,一定是纱罗妲也感受到爸爸的爱,一下子就什么都不怕了。”小樱说着露出很温柔的笑容。
 
  井野点头,也跟着轻轻微笑。
 
  让祭先回家后,她们就到小时候常常一起玩耍的公园,坐在秋千上,讲着这些日子里春野樱一直放在心里的事。不知道什么时候,纱罗妲已经熟睡。小樱抱着睡着的女儿,仍小小晃着秋千,回想和佐助一起旅行的日子。
 
  为了保护纱罗妲,宇智波夫妇俩人放慢行程,不再于野外奔波,夜里几乎都是在有屋顶有床的村子里投宿。随着小樱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他们都非常小心,四五个月的时候纱罗妲开始会踢小樱的肚子,这时佐助会把头轻轻靠在她的肚子上,去感受女儿仍微小、却鲜明的活动。再过几个月,属于他们的孩子就会降生在这个世上,她是宇智波一族最年轻、也是最后的血脉。
 
  “其实我们一直到孩子出生才知道是女儿,佐助君一直希望延续族人血脉,所以我也有偷偷想过,会不会生的是儿子呢?而且生下纱罗妲之后搞坏了身子,我自己清楚、佐助君也知道,她会是我们唯一的小孩。即使如此佐助君抱着女儿时非常满足地笑了,他抱着她小小的身体,表情真的很温柔……”说着说着,不知不觉小樱已经掉下眼泪,就和她看着抱着女儿的丈夫,一股彭湃几乎要跳出她的心脏,幸福将她灭顶,过多的喜悦让她几乎无法呼吸,世界彷佛就停在那一刻,彷佛春野樱的出生、至今以来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这一刻。
 
  她抹掉眼泪,笑着又说:“至今仍是想到就觉得,啊啊,就是这样吧。我们一定一直都在等,这孩子的出生啊。”
 
  小樱这会之所以回到村子正是因为纱罗妲,一方面小朋友养在村子里比较好,二来在外头资源不足,三来小樱因为坚持跟着佐助在外面奔走,生孩子后也没有好好坐月子,身体一下子就搞坏了,佐助便将母女送回木叶,让她们能在村子接受完整的照顾。
 
  这已经是第几次从村子大门送走佐助呢。夜已深,四周都没人,和佐助十三岁叛离的那一天一模一样。小樱抱着睡着的纱罗妲,看着自己的丈夫朝外头走去,忍不住将十年之前心爱之人的背影,与现在的重叠。但或许是女儿温润的呼吸就紧贴在她的怀中,她能够平静地看着佐助远去。她知道,自己再也不需要担心了,无论何时,她和佐助的心都将被联系,为了她怀中重要的小小珍宝。她是,佐助肯定也是,因为纱罗妲的关系,心中随时都充满爱与希望。
 
  那是有了孩子后,便会自然而然从父母心中滋长的勇气。
 
  “后来我先回娘家,回家的时候还被老爸老妈狠狠念了一顿。从小时候暗恋佐助的时候老妈就常常念我,她还觉得我是痴人作梦才看上宇智波家的小子;后来……组成第七小组,发生了很多事,连疼我的老爸也看不下去,强硬地要我放弃。即使我的心意不变,但村里的人又有多少会相信叛离的忍者呢。到底要支持女儿那渺茫又看似错误的决定,还是阻止她呢?他们肯定这样挣扎过吧。但最后他们并没有说什么,而是默默让我去做。”
 
  一定是知道即使阻止也没有用吧。小樱搔搔脸颊,苦笑起来。
 
  “我真的从以前,就很不孝啊……总是自己卯着往前冲,以为受伤都是自己的事,肯定让他们伤心很多次吧。但是呢,我并不觉得追逐佐助是错误的事喔,也幸好,我有机会证明它是对的。”
 
  “啊啊,伯父伯母吗?”井野笑了笑,这么说起来她们过去曾经是情敌呢,“虽然我以前也喜欢过佐助,但老实说,无法像小樱妳这么拚命啊!妳为他做的事,我自叹不如。之前我也曾经和伯父伯母聊过天……”
 
  春野夫妇虽然从以前就很忧心女儿的选择,不过最后还是心情复杂地让女儿和宇智波佐助走上红毯。因为他们从以前就知道,春野樱视线前端从来就只有一个人,毫无自觉地,就把所有幸福都赌在那个人身上,义无反顾、毫无动摇。
 
  井野托着下巴,又说:“老实讲,我和他们说了不少妳和佐助的坏话唷。”
 
  她和他们说春野樱很笨,说春野樱这样做很危险,还说她很怕春野樱把一切赌上去,会像当初出发去追佐助的众人一样伤痕累累。当初丁次进手术室时她真的很生气、也哭了很久;更怕自己的挚友继续坚持下去,总有一天也会变成那样子。所以她第一次讨厌过宇智波佐助。曾经小樱是她好好护在手心的雏鸟;后来为了与她以对等立场竞争她选择从她手中飞离;终于她们成为最佳对手、却也是从不曾言明的最好亲友。这样的小樱,却为了那个一心只看得见仇恨的男人,流了多少泪水、伤痕累累,即使如此仍顽强的不肯放弃。
 
  井野和小樱坦承自己向她父母告状,却没有说她告状时越说越急,还急得气哭。当时放在天秤上衡量,井野立刻就发现,春野樱的重要性远比宇智波佐助要来得多。
 
  但正因为如此,即使觉得这样不好,她也绝对不会去阻止春野樱。甚至愿意为了她去相信宇智波佐助。
 
  所以她也和伯父伯母说,他们得支持她。因为无论如何,春野樱一定会继续跌跌撞撞前进吧,那么,至少就让他们成为她无须忧虑的后盾。
 
  后面这段似乎不用说出口春野樱也能懂,她一面笑着道谢,脸上却爬满泪水。
 
  井野于是伸手拍拍她的头。
 
  ──幸好妳现在很幸福,幸好我们终于等到了。这样就好了。



 
  一轮の花
 
  和亲友借了点钱,小樱用贷款在村子里买了栋房子。平日一边照顾纱罗妲,零星接了些村里的家庭代工作为收入。有一段时间,卡卡西常常会帮忙带纱罗妲。火影乍看很忙实际上都是些办公室的工作,四战之后与其他村子间的气氛良好,进来的委托多以C、D等级杂物和护卫任务居多,虽文书总是处理不完,相较于以前暗部、带小队的经验来说,简直堪称闲得发慌。
 
  同样是小队队员的下一代,不只常常关心鸣人和雏田家那和鸣人简直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儿子,小樱的女儿更让卡卡西关爱万分。
 
  “明明是火影,都在做这种事好吗?”面对小樱的调侃,卡卡西弯弯眼睛,说:“你们三个从以前就让人担心,到现在还是没什么变。不过能看到妳和佐助这么幸福的样子,我也松了口气。”
 
  小樱愣了愣,垂下眼睑,“……以前真是给老师添了不少麻烦呢。”
 
  “那段日子特别多麻烦事,并不是你们的错。若要说的话,我这边比较抱歉呢。”卡卡西苦笑。
 
  毕竟一切混乱的幕后黑手,正是旗木卡卡西的昔日挚友,宇智波带土。
 
  “老实说,会很常来看纱罗妲,其实是因为带土的缘故。”
 
  “带土……吗?”
 
  对这个名字小樱当然不陌生。四战之后这名字当然是如雷贯耳,但那个名字早在四战之前就曾经给第七小队三人带来相当深的印象。“带土”是,给了卡卡西老师眼睛、给了他人生信念的存在;同时,也因为这个“带土”,那段时间卡卡西总是无差别的大迟到,浪费三人大把大把的光阴。想起当时就连最沉着冷静的佐助也常常被卡卡西以小时记数的迟到气得跳脚,小樱忍不住掩嘴轻轻笑了起来。一直到现在,她都很怀念中忍试验以前那段时光。整整一年,她、佐助还有鸣人,三人偶尔拌嘴、时常互助合作,在卡卡西的带领之下,度过非常开心、敞开心怀的岁月。就连身怀仇恨的佐助,在那些日子里,也时常带着笑容。
 
  “我和带土结识时,宇智波一族还是村里的大族,各个都很杰出,男女老少都比寻常人多了几分傲气,若是开眼更是村子里的菁英。我曾经觉得带土是个大例外,但他和鸣人一样,是非常努力的天才。事实上他也许只是晚熟,也因为他比任何人还善良,所以当时才会不像其他宇智波,锐气四射又特立独行吧。”
 
  事实则是,他甚至一开眼就是双眼双勾玉。
 
  宇智波一族的开眼源自于爱。心中有爱,拥有重要的存在,想要保护他们。当时为了保护为自己受伤的卡卡西,带土睁开了血红色的眼睛。
 
  “说起来让人见笑了,我小时候的臭屁程度可是远超过佐助,自诩为天才,轻轻松松就把其他人丢在脑后,在同侪间要取胜是极为容易的,甚至连年纪比较大的人也不是我的对手。也因为当时有些事,我一直不信任周遭的人,拒绝和他人交好,当时自然而然就切断所有与其他人的关系。带土虽然什么都不知道,却很努力想和我搭话,试图维系我们之间的关系。
 
  “后来水门班组成了。我们的导师是鸣人的父亲──四代目火影波风水门。他集结了我、带土还有凛在同一班。之后带土和凛就一直陪在我身边。不管多少次被我挖苦、挑衅,常常吵架、打架,最后他还是会伸手拉我一把。”
 
  在神无昆桥那一次,拯救了卡卡西的心,拯救卡卡西生命的也是他。
 
  那之后有好一段时间,旗木卡卡西都是靠宇智波带土活着的。直到四战结束,带土再次救了他、离开这个世界,而一切尘埃落定。
 
  卡卡西说的时候小樱一直静静聆听。以前的卡卡西和带土,就像后来的鸣人与佐助。只是两组人马之间相似却远远不相同,而最后的结果也截然相异。
 
  “唉呀,我好像说太远了呢。”卡卡西笑笑着摸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小樱怀里的纱罗妲已经醒过来,这会正睁大圆润的黑眼睛,认真瞅着不停讲话的卡卡西。
 
  小樱将纱罗妲放进卡卡西怀里,小家伙也不认生,开心地笑着,伸手去拉卡卡西的火影斗篷,小手捉紧了就不放。卡卡西摸摸纱罗妲的鼻头,她起初盯住卡卡西的指尖几乎要把自己盯成斗鸡眼,后来抬起头看着卡卡西,眼睛一弯,哇哇笑开,笑得好开心。
 
  小家伙头顶稀疏的黑色毛发,那纯黑的眼睛,让卡卡西忍不住又想起带土。
 
  宇智波一族一直都是阳盛阴衰,家族里的女孩子都是珍宝,但又维持着严格的族内通婚,所以族内人口才会不见增长。宇智波一族里和带土同龄的女孩子几乎没有,所以带土也完全不管父母的谆谆教诲,从很小就追在野原凛的屁股后面跑。宇智波灭族之前,卡卡西都会特别留意宇智波一族的女性。不过真的很少,那两年在带土后面出生的女性宇智波,一只手就数完了。
 
  所以现在看到纱罗妲,他忍不住觉得带土一定会很开心。
 
  充满斗争与仇恨的宇智波一族,如今在和平时代中,开出朵惹人怜爱的小花。
 
  卡卡西欣慰地弯起眼,伸手触摸那朵小花,回应他的则是一串柔软甜蜜的笑声。



 

  春山外
 
  “这不是小樱吗?原来妳回来啦?”
 
  小樱抬起头,站在那里的是一脸刚从外头出任务回来,胡渣都还没刮的鹿丸。她这会背着小孩,买完菜要回家,鹿丸便接过她手里的袋子,陪她一起走回家。
 
  小樱抬头看着鹿丸的侧脸,噗哧一笑。鹿丸整体而言并没什么变化,虽然结婚之后成熟稳重不少,偶尔还是会散发一种慵懒的气息。小樱在某一段时间时常和鹿丸共事,才发现他乍看什么都不管,实则相当聪明,总是把事情看得很透彻。
 
  正是因为看得太清楚了,以前他也曾经劝过小樱,放弃那个出走多年的男人。人心是会变的,确实曾经她与他和鸣人,三人就像是共同生命体,一起出生入死、能为彼此做任何事,但那种羁绊早该在终结之谷,佐助将鸣人打伤、前往音忍者村那时,就粉碎个彻底。
 
  鹿丸当然不只劝过小樱,他还劝过鸣人。但不仅把佐助当兄弟的漩涡鸣人一厢情愿的死脑筋,感觉上来沟通正常很好说话的春野樱更是顽固得像粪坑里的石头。
 
  说服不成就算了,不然还真要和第七小组剩下来的人打架吗?要转变他人的观念还有些法子,但要撼动他人的信念非常困难。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相信佐助”“追逐佐助”就已经铭刻在鸣人和小樱心上,谁也抹灭不了。
 
  更没想到,四战的最后,他们真的等到了宇智波佐助的回归。
 
  当时,鹿丸仍保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但他和大部分同期的伙伴一样,当他看着那三人并肩的背影,一股热流温暖的心脏,他才发现原来所有人都一直在期待着这一幕在眼前发生。佐助终究回应了鸣人和小樱的盼望,哪怕那并不是全部。
 
  “小孩的名字是纱罗妲,之后也请鹿丸多多指教了。”小樱温柔地看向背上的孩子。小小的纱罗妲趴在母亲的背上,拳头松松握着,睡得两颊红通通,看起来正作着很棒的梦境。
 
  “这丫头和妳很像呢,嘛,发色像佐助就是了。”鹿丸咧嘴笑着说,小樱也点点头。
 
  “眼睛呢?是像妳还是佐助?”
 
  “像佐助君,纯黑的大眼睛。”小樱回答,呵呵笑了,“说不定有遗传到写轮眼喔,这样她就是最后一个继承这份能力的宇智波一族了呢。”
 
  随后她双手撑腰,露出精明又骄傲的表情,“如果是的话,那就先说抱歉啦,我家纱罗妲绝对会是同一届小鬼中数一数二的天才!”就和她老爸老妈一样。
 
  佐助还勉强能算天才,小樱妳只能算课业不错吧。鹿丸失笑,不过并没有多作反驳。仔细想想是真的很值得期待啊,继承父亲的写轮眼,又有五代火影钢手直属弟子的基因,这孩子肯定是个了不得的存在。这么说起来鸣人家的小孩说不定也会继承日向家的白眼,再加上漩涡一族特殊的查克拉,他们这新三忍已经够让后辈叹为观止,日后小孩说不定还青出于蓝,和他们当同侪可不容易啊。想起自家孩子就和以前的自己一样没干劲,鹿丸忍不住摇摇头,看来奈良家除了继承影操控影子的术法,同时也继承了懒散的基因呀。
 
  聊着聊着,也差不多把人给送到家了。鹿丸抬头看着小樱的新住处,才突然想起要问:“佐助没跟着妳一起回来吗?”
 
  “嗯,是呀,虽然调查多少有些进展,但要追根究柢,肯定还要好几年吧。”小樱叹息着说,同时她也知道,这或许是代表着,佐助极有可能会为了村子,错过亲眼见证女儿成长的机会,这肯定是相当令人惋惜的事。
 
  “即使如此,他还是要去对吧?”鹿丸会心一笑,轻拍小樱的肩膀。
 
  小樱怔然,好半晌才回以精神万分的笑容,肯定回应:“是啊!因为佐助君就是那样的人,他一定会去的。”
 
  送走了鹿丸,小樱将晚餐食材放到厨房,然后小心翼翼将纱罗妲放到铺好的婴儿床里。
 
  即使佐助不在村庄里也没关系。就算在外面流浪的时间如此漫长又漫长,也没关系。因为他们有纱罗妲,这就是他们之间无须言说,最深的羁绊。
 
  在他回来之前,纱罗妲就由她来照顾。约定好了,她一定会把他们的女儿培养成一个很棒的人,即使父亲不在她们身边,也绝对不会让她觉得寂寞,用双倍的努力深深地爱着她。
 
  这次她依然会等他,和纱罗妲两个人,替他准备一个随时回来、都有人开着鹅黄色的灯光,向他传达“欢迎回来”的家。
 
  而一家团聚的日子,总有一天会到来的。






END
注*1 子世代的名字使用台湾单行本译名

会写这篇一开始是因为重看实体书的OOTH,看到带土说宇智波家阳盛阴衰,瞬间开了把带土和纱罗妲(透过卡卡西联系起来)的脑洞,也就是“一轮之花”的部分。但这篇在最初列入债表的最初构想,重点其实是放在“最大值的幸福”这一段,以及“春山外”的结尾。最后就变成“一轮之花”“春山外”都是整个故事一点小补足而已。久久没写佐樱,写起来一发不可收拾,简直文思泉涌(?)写完超想大喊“你们一家一定要幸幸福福在一起,永远走下去,还有快点放佐助回家啊啊啊啊!!”这样。以后若是有机会看到原作的新宇智波一家,应该还是会手痒,很想多写一点纱罗妲和把拔马麻的故事,希望之后还会冒出关于他们一家的脑洞,就让我们下次见吧(挥手)

p.s.稍微考虑了一下小樱对佐助的称呼,直接叫“我家老公”虽然有萌点,但这篇的伤感气氛应该会飞也似的全部消失只剩下笑点,所以还是文中用了“佐助君”。同样的,虽然“宇智波樱”可能很萌,但一方面是这篇大部分在讲以前的事,而且在讲价值观时出现宇智波樱真的好出戏而且笑点又会增加,最后就沿用旧姓。以后要是写以子世代为主的故事,使用宇智波马麻冠夫姓的名字感觉就很可爱,就把乐趣留到那时候吧(*´∀`)~♥
  


评论(1)
热度(41)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