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卡带】天亮以前

* 欠了有点久的原作见缝插针集

* 很短

---

 
  往后十数年间,带土一直都是那样微扯嘴角,要笑不笑的样子。
 
  “你这人怎么那么蠢”荣登他最爱说的台词第一名,紧追在后的是“又来了”和“我早就知道你一定会失败”。
 
  带土特别喜欢坐在桌子上,任何卡卡西能看到的木桌,脚踝交叉,轻轻晃着。带土当然也会坐在树干边上,或者双手背在后头走在他身边。
 
  常驻位置第一名则是慰灵碑上方。因为斜度的关系,带土通常脱掉鞋子,赤脚踩在密密麻麻的英雄名字之上,屁股顶在慰灵碑的至高点,反手握在顶端的缘线。他的脚指甲时时都保持在刚剪过的整洁,并非勤劳整理,只是刚好前一天整理过。类似任务之前转换心情的方式。同样手指甲也剪得圆润干净,这让他用力握住苦无时,指甲不会在手心留下四道半圆形的伤痕。
 
  带土的唇边还是那样轻率的弧度。
 
  “笨卡卡西”,也还是这样子叫他。
 
  下雨天的时候他不会帮他撑伞,而是跟他一起淋雨。深蓝色的棉质布料吸水后总是厚重不堪,带土活动时四肢的动作却万分轻盈,就像夜里的太阳。

 
  赤脚踩在湿润而泥泞的道路上,带土拎着鞋子走在他旁边,卷起的裤管之下,小腿和脚背都因不常晒太阳而显得苍白,透着几条青紫色的血管。他低着头,眼神掩在正巧能替脆弱眼睛挡住雨幕的护目镜之下,嘴里叨念着“笨死了笨死了”,一边用力拍着卡卡西的背。高度有限的关系,带土厚实却小巧的手掌拍在卡卡西后腰的位置,大有种要他振作的意思。虽然他前面坐得高高时,嘴里吐出的是:“看吧,我就说你会后悔的。后悔死了吧。”
 
  卡卡西拉开黏在脸颊上的面罩,湿意让布料的透气性降低不少,他觉得喘不过气。带土还在絮絮叨叨一些毫无关联的事,比方说高谈阔论他成为火影之后要进行什么改革,最中意而反覆强调的当然是把自己也弄上火影岩,护目镜上刻着写轮眼这样可笑的设想。卡卡西不对带土的浮夸做任何评论,反正他说累了就会换话题,像是这会在说野原凛的事。
 
  温柔又细心,漂亮又大方。任何带土能想到的称赞词语这会都会拿来使用,同时还要认真诋毁被凛心仪的卡卡西,一来一往,简直像极学习语文时的反义词练习。
 
  凛在带土口中简直就是闇暗黑夜的明月当空,皎洁万分,还散发淡淡樱色的梦幻气息。
 
  “但是凛已经不在了。”可是下结论时带土会这么说,说着又补充一句“对我不应该知道的……卡卡西你真是笨死了。”
 
  带土说完气呼呼抡拳痛揍卡卡西后腰。对老人家来说这击真是折腾,卡卡西心想,然后带土又说:“头发白了你又不老,痴呆喔。”
 
  三十岁不算老吗?能活过这个岁数的,也不算太多啊。卡卡西又想。
 
  带土嗫嚅一番,手指没忘了拧住卡卡西结实的手臂,咬牙切齿吐出“你这人怎么那么蠢”,卡卡西弯起眼,还是没回话。

 
  世界是个大大的黑幕。无止尽的夜晚,点缀着静谧的星星,月亮安然高挂,唯一吵闹的只有带土。带土一如往常穿着一身夜色,只有背后的团扇红底白柄,就像被切了半面血红的残缺圆月。
 
  带土仍然说着不停,卡卡西在给秋刀鱼挑刺时叨念他怎么老爱吃这么麻烦的东西实在好蠢;无力保护重要伙伴时也要嫌弃卡卡西脸上那怅然若失的笑容;已经作为每天日课的慰灵碑忏悔之旅更是被批评得惨绝人寰。在带土看来,卡卡西简直一无是处。
 
  天空还是这么黑,卡卡西仍旧无言挂着笑。他一直没去反驳带土所说的任何话,只是把那些话都牢牢记起来,句句都舍不得忘记。
 
  反反覆覆在夜里徘徊了整整十八年。
 
  痛到最深处,当他看到面具下那张怀念到让人心痛的脸庞,总算愿意承认,那些他一直纵情经历着的,其实正是货真价实的噩梦。
 
  在宇智波带土重新构筑旗木卡卡西的观念时,同时也给他下了一个永无止尽,名为“追悔”的诅咒,就像个漆黑的牢笼,内部永远见不得光。

 
  “明明给你一只看着未来的眼睛,你倒是一直看着过去呀。”
 
  ──你这人怎么那么蠢。

 
  一连串毁灭价值观的冲突过去后,这个持续施加在旗木卡卡西身上的长年诅咒,总算由宇智波带土本人亲手解开。
 
  漫长的第四次忍界大战终要归为沉寂,一个名为“宇智波带土”的梦境也终于要醒了。往后带土再也不会在他身边碎碎念,不会插手管任何卡卡西的决定,不会再嘲笑卡卡西人生的每一道轨迹。他再次彻头彻尾离开卡卡西的生命,甚至连只有夜晚的牢笼都不打算留下。
 
  是啊。卡卡西心想,他一直都太依赖带土了。他躲在带土的阴影之下,借由带土口中诋毁自己的字眼在身上插刀,以为如此一来伤痕累累的心就可以勉强撑起精神往下走;事实上伤口汩汩流出的血确实在往前流,卡卡西却压根一步也没跨出去。
 
  如今黑夜过去,天空即将破晓。
 
  卡卡西知道自己非得要跨出没有带土的这一步了。

 
  视平线远方染上粉紫色的渐层,光线逐渐增强。
 
  在光芒之中,带土用力挥挥手,朝着反方向离开了。

 
  再见。
 
  再见啊。
 
  我的挚友。
 
  我最重要的人。

 
  一瞬间卡卡西晕眩得喘不过气,他甚至想要伸手去抓回那个慢慢远离的影子。留下来也没关系啊,就像以前一样一直在身边注视着他,随便说话、打骂他也行、所以──
 
  但是带土没有停下脚步,他只是微微回过头,身影包裹在光线里相当柔和。

 
  然后天就要亮了。





 
  天亮以前,卡卡西发现自己还记得带土笑起来的样子。







END
毫无关系的BGM是初音ミク的“ぼくのほそ道”,这是首曲风轻快的旅行小曲,但意外很适合这篇的氛围,有兴趣可以去找来听。“若能遇见你要有多幸福。这件事我不会说第二次。

这篇很短,不能算BE或HE,就是对连载的一些感触吧,虽然我到现在还是没去把连载补完……这算去年八月就说好要写的连载衍生,没什么特别的设定,就是单纯想写一个“带土离开之前,给了卡卡西一个宽慰而积极的未来”这样的设定。简单来说,故事内容便是卡卡西心甘情愿被梦魇缠身十多年,而后又从梦魇(后悔)中醒来的故事。
一直以来的小带土其实都只存在卡卡西的脑内世界。


评论(6)
热度(85)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