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鸣人中心】乡间小路,八一四零。

* 2006.10.10

---



  卷零
 
  女孩喜欢乡间小路的味道和颜色。
 
  当秋天来的时候,透明的风会轻轻拂过被大地之母绘成橘子及巧克力色的大树,有些树上还会有又红又大的果实。而每年十月也正是那些小路上独有的不知名果树,结了又香又甜的果子的时节,从九月底到十一月都有。
 
  女孩喜欢在十月采集一些果子放在自己白色的裙摆里,然后带回家吃。当然一路上当然还要哼着些啦啦歌才有趣味儿。
 
  但今年有些不同。
 
  女孩在采着果实时看到了三个怪里怪气,听说是“忍者”的陌生人。
 
  最大的银色叔叔手上拿着本橘子色的书,看起来有点像卡通里的蒙面人,但给她的感觉还不坏;而一旁的粉红色姊姊左手捧着一个大大的、看起来很漂漂的盒子,右手拿着小本子,不知道在念些什么;至于最后一个酷酷的大哥哥什么也没拿,两手插在口袋里,脸上没有表情。
 
  女孩直勾勾盯着他们瞧,他们也一直看着她,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到了最后,还是年纪最小的女孩主动拿起裙摆里的果子──在她肥肥软软的小手中,那大小实在稍嫌太大了,于是她拿起来打算递给他们时有些吃力──用无邪的童音笑着问:“要吃吗?很好吃的喔。”来打破沉默。
 
  女孩将拿着果子的手举得高高的,带着善意及询问的目光望向那个粉红色姊姊。而姊姊看了看银色叔叔,在得到点头回应后,便收起本子,快步自女孩因用力而微微抖着的手中接过那颗在木叶被称为“苹果”的果子。
 
  粉红色姊姊收下苹果,用灿烂的笑容回礼,“谢谢。”
 
  “呵,不客气。”女孩害羞地笑着,然后带着裙摆中四、五颗苹果,踩着小碎步离开了。
 
  啪跶啪跶……女孩的脚步声在安静的小路上格外明显。只是,在离开几步后,她又回头过来,对他们挥挥手表示再见后才头也不回地跑回家。
 
  “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
 
  樱看着跑走着女孩,脸上的微笑依然没有退去。她说着,然后将苹果放在左手抱着的方形盒子上,再从腰际的包包里掏出方才收进去的小册子。
 
  “……已经十月了呢。”
 
  “是呀。”
 
  卡卡西心情很好地继续看著书,脸上不时有暧昧的笑意。而佐助并没有表达任何意见,只是轻哼附和。然后在樱又多自一旁树上采了两颗苹果下来后,三个人又继续往目的地前进。
 
  ──这地方的乡间小路有一百零四条。



 
  卷一
 
  “朴禾村/乡间小路/壹零壹号/八/一/四/零/准备集合”,女孩子家娟秀的字体,在小纸片下留下了零零散散的集合路标。
 
  秋天的风是温柔的。她缓缓经过,然后轻吻着那一头金灿,正拿着纸条百思不解的男孩的脸颊,为他降下了些大太阳照射所带来的热度。
 
  男孩舒服地喟叹,继续往下走,准备前往第七小组任务会合的地方。
 
  “为什么要把纸条贴在门口呀?直接按门铃不就好了吗?”但在几乎等于迷路的情况下走在乡间小路里三个多小时,男孩还是忍不住嘟起嘴咕哝。虽然在五分钟前,他还沉浸在好心情中──因为拿到了自己心仪女孩特地留给自己的“贴心提示”──只可惜这样的好心情只够他维持三小时迷路都不生气。
 
  其实,男孩也知道在这里发脾气没任何用处。先别说到底今天能不能找到目的地,他现在唯一能肯定告诉自己的只有:至少是绝对回不去了!
 
  而既然都忘了回去的路,他当然只能继续往下走,然后在心中暗自祈祷同组那个拿鼻孔看人的嚣张小子不会等自己等到不耐烦,又在想待会要怎么消遣他。
 
  ──更希望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不会一看到他就一拳挥过来。
 
  这么想想之后,男孩又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待会的命运还真不是普通的坎坷,虽然只是想像的,但通常现实离想像也是八九不离十了,毕竟和自己同组的另外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脾气。(事实上这样说的自己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家伙。)其中只有卡卡西老是还算是好脾气的老男人一个──虽然老男人好像很爱看些不入流的东西,但他的脾气真的不错。
 
  “也许晚一点再过去好像也不错吧。”于是男孩咧出抹苦笑,不再急于找正确的道路了。虽然好像拖更久会让等着自己的那两人的火气更大,但他毕竟还是小孩子,是可以就这样给他小小地任性一下的。
 
  可是才抱持着这样的想法往前又走了不久,他便在右手边一颗苹果树下看到了手中那纸条上也有的字:八。
 
  男孩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纸条,将它收进口袋内,走近苹果树。树上刻着大大的“八”,而下头又钉了一张纸条。纸条上写:“总算走到这里了,超级大白痴。我们预估你会花四小时,希望你能再更省时一点。往北走,直到经过第八颗苹果树之后看到刻着‘一’的树。”
 
  一看就知道这半潦草的字迹是自己那个同组的臭小子写的。而臭小子不愧是臭小子,连写出来的东西也一样那么臭。
 
  男孩不满地轻哼,然后自腰包中掏出一把苦无,在一旁的树下刻上:
 
  “哈哈!我只花了三小时又四十分钟!
 
  这句话在刻下后,被双手插腰、对着无人乡野狂笑的男孩所大声喊出。



 
  卷二
 
  大约每三百公尺有一颗苹果树,每颗上面都结着肥硕甜美的苹果,远远看去就是很显眼的红。而男孩一边在心中默数着苹果树的数目:“一棵苹果树……两棵苹果树……”一边照着纸条上的指示往前走。
 
  正因为男孩太专心于数数,满心也都盘绕着方才死对头留下的字句,所以完全没有摘下树上那些多汁的果实来果腹的念头。不过此时距离出发的早上六点,已经过了五个小时又多一些,腹里的早餐自然早已消化殆尽。
 
  于是,站在那颗刻着“一”的树前,男孩的肚子开始抱怨它的空虚。
 
  又饿、又渴、又累,可是经过那第八颗苹果树后来到这哩,又已经隔了半公里的距离,令找到第二个提示的他不甘心再走回头路,多走一公里路程。所以男孩很有志气地继续挺胸立于原地,坚决地和苹果说再见……
 
  ──和多汁、鲜美的苹果说再见。
 
  “欸……还是会饿喔,快中午了耶。”但即使很有志气,肚子还是会饿。所以男孩看起来有些垂头丧气。他一手哀怨地抚摸着肚子,然后在心中开始诅咒同组的那个冷酷男孩,猜想是他故意整自己──而就算最后发现到设计他的其实是女孩也没关系,毕竟……所谓的心上人就是有这么这么一点点特权的。
 
  爲了将注意力从饥饿转开,男孩开始研究第二张纸条。
 
  上面写着:“呦,我想这次有指标应该会比较快了吧,两个小时够不够你走这将近三公里的路呀?当然如果你散步就会很慢。所以哟,希望你没有在抱怨,而是用忍者的速度前进”
 
  ──前头那段到这边忽然停掉了,看来这张字条在书写时有人阻止卡卡西老师用纸条和男孩哈拉。
 
  而“进”字的后面空了一些空白,紧接着下面变成了女孩子的字体,写着:“往西北西直直走,会看到一栋建筑。”
 
  “这是闯关游戏吗?”男孩皱皱眉,实在不太高兴。他在大叹一口气之后仰望天空。蓝蓝的天上面飘着缓缓移动的云,蓝白相间的色彩看起来很舒服;路旁的树上有根够粗的枝干足以支撑一个人躺在上面,外加时时有徐风轻拂,衡量后认为这里似乎是个睡觉的好地点。
 
  然后再加上想气气死对头再气气卡卡西老师──竟然要他这个未来火影玩这种三岁小孩的游戏,也不想想这样美好的一天应该用来出任务才对──于是有了翻身上树,任性倒头睡一两个小时的念头。只可惜呀,才犹豫着想上树,脑中又出现另一个想法──要是同组的女孩正在等自己怎么办?
 
  于是他不禁摇了摇头。
 
  “不对!我怎么可以在这种地方睡觉呢!还是快点往下前进吧,我可是将来要有一番大成就的伟大人物呢!”男孩不禁骄傲了起来,抬头挺胸地往他认为的西北西方向的小路走去。
 
  “绝对不会错的!”走在自己认定的西北西小路上,他沾沾自喜道。
 
  ……可事实上,当男孩要继续往下走时,他的前头也只有这么一条往西北西的道路。于是男孩现在很顺利的,走在正确的西北西小路上。



 
  卷三
 
  那是一间不怎么样的建筑──矮矮的,从外面看进去像堆满稻草,所以完全不能住人。但那是一路走来唯一看起来符合“建筑”条件的东西,于是男孩没有多加猜疑便走了进去。而里头有一个身体被毛笔写了“四”的稻草人,果然符合男孩的判断。
 
  不过,走近后一细看那稻草人,男孩便噗滋笑出声来,笑声不可抑遏。
 
  只因为稻草人脸上还围了面罩和假的护额,很明显是以某人当作范本做出来的……那个范本在看到这稻草人时一定又是一脸无奈吧──可是被拿来当范本的他,一定不会生气、也不会拆掉它。
 
  止住了笑意之后,男孩又更走近稻草人。
 
  只是近距离看到那很有造型的头发又忍不住喷笑出来,笑声持续了约莫一分钟。但接下来,他很快就变成严肃不满的表情了。
 
  “啧,只是假的干嘛也做得这么高呀。”说的同时男孩踮着脚、把手伸长,试图勾搭稻草人的肩膀。五秒后他勾到了,微笑轻拍两下后立刻换上阿谀的表情。“说真的呀……卡卡西老师你就敎我一些绝招嘛,就是很帅气的那种呀……我可是很厉害的呦,敎我嘛、敎我嘛,我一定会学会的啦!”
 
  ……完全把它当成本人在攀谈了。
 
  一会后,男孩这才惊觉自己现在所作的举动实在是愚蠢且无趣得紧,于是他噘嘴、双手环胸,总算愿意弯下腰,认真研究那张被贴在稻草人肚腩附近的纸条。而这次全是女孩子的字迹,明显是男孩心上人写的:“笨蛋鸣人,一直担心你到底找不找得到这地方,因为你有点迟钝……呃,佐助君要我写重点。往东边延着小路一直走,直到看到四个摆东西的石块。”
 
  “……看来那个臭佐助好像还有良心。”男孩心想。“要是樱再继续写我的缺点,我一定会觉得沮丧的──咦,不对!也有可能樱转而要写好话时被佐助那家伙说没必要也说不定喔……哼!臭佐助,看来你果然是在嫉妒樱要讲我好话吧!”他沉下脸来,对于自己“假想中”心机重的死对头感到严重的不满。
 
  想着想着心情又恶劣了。于是男孩拿出收到口袋的字条,研究剩下的字来转移注意力。
 
  “已经到朴禾村了,后面八、一、四也都出现……这些号码应该是为了带我到根本不知道在哪的一零一号乡间小路吧。所以是在那集合啰……”
 
  ──男孩展现了他难得的清晰思考。一句句推下来,这次,他的推断并没有出现和过去一样严重可笑的错误。
 
  “那么,就往东走吧!我一定会遇到等待着我的亲、爱、的、樱!”
 
  ……这句很耳熟能详的话用被男孩用在这里显得很不伦不类。



 
  卷四
 
  往东的这条路并没有很好走。中途不但经过了一大片泥泞,甚至还有横越小路的牛只。
 
  “真搞不懂那些牛是哪里冒出来的……哼哼,接下来就算出现整群像佐助的猪我也不会感到讶异了。”当然,如果在后面的路程中真看到那些猪,男孩反而会很高兴,因为在他的想法里,那就代表死对头像猪一样蠢。
 
  越想越觉得有趣,他恶劣地笑了几声,便继续往下走。
 
  不过,后来的一路上并没有看到任何猪只,倒是在天空里看到一片片像鱼板的云。男孩看着看着之后想到自家村子里的那家一乐拉面,肚子不禁又饿了起来。于是他便一路傻望着那片云往下走,尝试着古人的“望梅止渴”绝技。
 
  只是在路上走路不看路是相当危险的,随着一声巨响连带着剧烈的疼痛,男孩的脸就这样硬生生撞上了前方的树。
 
  看来诅咒别人是不好的,他就是个铁铮铮的例子,一张本来就不是什么空前绝后无敌大帅哥的脸此刻肿得像猪头一样──这下子路上虽然没有长得像死对头的猪,倒有长得像猪一样的自己了。
 
  “哪个混蛋把树种在路中央呀!可恶!
 
  撞到树后,男孩往后踉跄地退了几步,然后摀着脸不由分说便生气地大吼。然而闭着眼的自己没注意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往右手边偏离道路整整九十度,往南走去了。而当他睁眼后发现这件事,一张红肿的脸又因羞赧而加倍地赭红,比村里那腼腆的小姑娘害羞时更甚。
 
  于是男孩在心中暗自庆幸这条路上只有自己一个人。接着,他迅速回到原先的道路上,试图当作一切没有发生过。而这下他可不敢再望着天空中那好像很好吃却不能吃的鱼板走路了──看来所谓“有带着痛苦的教训”果然十分有用。
 
  十二点二十三分的时候男孩终于来到了被调粗绳为成一圈的四个大石头前,而其中一个石头上面果真有放了东西──又是一张简易式的纸条。
 
  这次的字迹像是小朋友写的,而小孩子的字实在丑得要命,幸好字并不多。男孩花几分钟的时间总算从歪七扭八的毛毛虫中拼凑出指示的意思,上面写着:
 
  “围成一圈就是零。留在原地。”
 
  看懂了之后,男孩疑惑。
 
  “原地?可是我没看到──”人呀。最后两个字实在来不及开口,就被自背后突然冒出来的“鸣人,生日快乐!”给打断。
 
  男孩一脸错愕地转过去,却发现数十个人忽然间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出现在自己的身后,一瞬间闪过脑袋的不是对惊喜感到无比地快乐,而是严重的挫败感──这么多人躲在附近他竟然一个人也没发现。
 
  “为什么你们都在这里?”所以他一脸不高兴地问。



 
  卷五
 
  这下换众人全傻住了。
 
  而最前头拿着特大号苹果蛋糕以及特大号苹果派的两个女孩子则是额上出现青筋,似乎是很把手上的食物砸向那不知好歹大笨蛋的脸。
 
  后头提着饮料的卡卡西老师叹了口气,无奈地耸耸肩,很快就知道男孩在别扭些什么,只是……生日嘛,干嘛那么计较这种小事呢?
 
  而此时,脾气属于火爆型的两个女孩已经开骂了。
 
  “鸣人,你到说说什么叫做为什么都在这里大家大老远跑来帮你过生日你再不知好歹小心我揍你!”其中粉红色头发的那个女孩立刻用又快又凶恶的语气威胁道,因为平日就常常这样开骂,所以此时顺得连换气都不用。
 
  而女孩脸上的表情写着:要不是手上还拿着蛋糕,她真会动手扁人。
 
  至于米黄色头发的女孩则是翻翻白眼,只说句:“樱妳平常没有好好管教他吧?”不然怎么会看到这么多食物和礼物,还冒出那么白痴的话。
 
  而对于指责,男孩可没有半点悔意。
 
  “如果觉得大老远帮我庆生很麻烦又为什么要挑这地方嘛!”远得要命,而且还选了条谁走都会迷路的一百零一号小路,真不知道在想什么 !
 
  “还有呀!过生日其实只要和以前一样在村子里随便买个蛋糕来吃一吃就好啦!做什么还要我走那么多路,来这种鬼地方……”
 
  紧接着男孩讲完这段话后是一阵很沉,也很长的静默──不是因为众人的好意被践踏,而是为了男孩藏在话语后的悲伤与孤单。
 
  ……大家眼前这家伙,是个寂寞了很久的孩子呢。
 
  忽然一阵骚动,拥有黑发俏发、眼中写着对男孩满满心疼的女孩自人群中快步走到前面来,立在男孩正前方。然后她将自家的外用药膏捧到男孩面前──男孩之前撞到树的脸到此时还是肿得不像话──带着有点难过的微笑轻声道:“……已、已经,一个人过生、生日很多年了吧……鸣人君? ”
 
  而她身后的众人全数静默,安静地听女孩往下讲。至于男孩,他皱着眉,眸中藏着些什么自己也没注意到的东西。
 
  “刚刚,鸣人君问我们为什么在这里对吧?那、那是因为,我们想……想给鸣人君一个不一样、很热闹的生日呀。……而为什么要到那么远的地方来,那是因为只有朴、朴禾村的乡间小路有超过‘一百零一条’……
 
  “而它是、是可以稍稍代表鸣人君生日,最、最接近十月十号的数字呀。至于前面的冒险游戏……是樱想出来的呢,还有呀……那蛋糕和派,都是第七小组用上次带回村子的苹、苹果,自己帮鸣人君做的喔。”
 
  “雏田,不用和他解释啦。”樱红着脸道。至于她后面的卡卡西和佐助都不自在撇开脸,或移开视线,什么话都没讲──都觉得太丢脸了。
 
  黑发女孩──雏田转过去,脸上带着犹豫。“可、可是……你们不是为此计画很久吗?如果不和、和鸣人君说的话,他会不知道的……”然后她又将目光放回男孩身上。“我想……鸣人君也会想知道这些吧?”雏田温温地笑,对着正努力擦掉泪水的男孩柔声道:“今天是生日呀,鸣人君……应该要带着笑容的喔。”
 
  “感动的泪水不用省啦,反正又不缺水。”男孩很想认真讲出这句话以制造轻松的效果,偏偏心头暖暖的、眼眶热热的,让自己的鼻子酸酸的。他才发一个音就发现自己的严重哽咽,于是索性什么都不说了,干脆一次哭得痛快。
 
  雏田将药膏放到了男孩的手里,然后又再从口袋中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物放置在一旁的石块上,之后便悄悄退到角落去。
 
  而此时拿着大大小小的礼物的人也开始往鸣人身边堆礼物 。
 
  比较热情的──例如牙会给男孩一个拥抱,然后把染着狗味道的包裹往男孩怀里塞;而比较别扭的──例如佐助,只又微微尴尬地骂了句:“超级大白痴。”再将包裹丢到男孩头上。
 
  然后,当礼物送完时,大家便唱起生日快乐歌:“祝鸣人生日快乐、祝鸣人生日快乐,祝鸣人生──日──快──乐──祝鸣人生日快乐!”

 
  ……鸣人,祝你生日快乐。






  END

 
  宴会结束──吃完蛋糕、玩完游戏──后,聚赌结果揭晓!
 
  他们赌的内容是鸣人到达的时间。
 
  “喂,赌鸣人十二点二十到这里的人是谁?”牙兴奋地问着。“这家伙赢了我们所有人,总共是一万一千三百零一元的赌注!”
 
  “不是有记在樱的本子上吗?看一下。”
 
  说的同时,井野也凑过去樱旁边。
 
  于是樱开始翻阅着五十多笔的纪录。
 
  “嗯……好像是……”
 
  “欸?”
 
  看到的时候两个女孩同时惊叫。

 
  “……是佐助君!”
 
  而佐助的赌金正是零头那一块钱。因为他本来没打算赌,却硬被要求参加,于是他丢给樱一块钱,臭着脸随口说出“十二点二十”这个数字。



评论
热度(11)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