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砂里+第七班】动作的意味

* 看了The Last剧透整个人都不好了

* 轻微鹿鞠+鸣樱(非CP),轻松KUSO向

* 2008.07.17

---


1.01

听说,今天木叶有祭典喔。



1.5

砂忍村一年到头都是风沙尘布。望向远方,只见米黄混浊点点躁动的动态残影,是嗡嗡响着的躁动;亦是那从出生甫睁开那明亮的双眼,便翳住视觉的浩浩黄土。它们就这样卷着滚着,最后一路到远方去了,随着风,砂子和泥土旋转飘扬到非常遥远的距离外。


站在天台最前方,看着一切的翡翠眼眸定在遥远一点,沉默。
“想去的话,就去吧。”话语的方向是自己背对的两个人。
“你呢。”其中的哥哥问。
“一起去吧,我爱罗。”然后姊姊说。

但他并没有回过头。所以风影所能见的,依然是眼前黄沙遍布的,自己所要保护的家乡。为此连喜好都牺牲掉也没关系。

那么,本就会是理所当然的答案,从喉咙滑出,“不了,我留守。”回过头的,红发绿眸的少年有着超龄的成熟神情。

“sa,快去吧。”
──而牵扯起的淡淡微笑,是不分年龄的,风影对待孩子的温柔模样。


1.896
六天来回的路程不短。所以会想念的,谁也是。


2.35
“来晚了啊,你们。”向着朝自己缓步自己走来的姊弟慵懒道出这段话,穿着浴衣的鹿丸打了个哈欠,一脸不耐地站在木叶的大门口。
站在一旁的是同样穿着浴衣的小樱和鸣人。鸣人正在整理自己穿得凌乱的鲜黄色浴衣,而小樱一手拿着和发色相同的樱花团扇,另一手熟练地拍开鸣人越弄越糟的手,单手帮他理好衣服。

“接待生,又是你啊。”看着不耐的鹿丸,手鞠挑了挑眉,手扠着腰。
“没办法啰……你们要来嘛。”鹿丸耸肩。他搔搔头,然后比比祭典的方向,接着毫不犹豫就往内走去。

──跟上来吧各位。有些松垮垮的背影像是写着这样子的字眼。鹿丸就这样子走下去了,速度悠悠哉哉的,众人于是就这样跟了上去。

“啊哈,一直都很有领导气质啊,鹿丸。”带着极灿烂的笑容,鸣人小跑步跟上,大力拍了拍鹿丸的肩。
“啧,太大力了啦鸣人。你这冒失鬼。”被打的鹿丸才不管什么称赞,挨了疼眉毛皱得跟什么似的。

这互动让后头的手鞠和小樱吃吃笑了。互视一眼的默契是说着:啊啦,男士们一如当年初见时的个人特色,可从来都没有变过呢。虽然变成熟了,但保留当初那样子的感觉也没什么不好,尤其适合今天欢乐的祭典活动。
所以同样有默契地,手鞠转向勘九郎,刚好对上对方的视线。并在下一刻一起露出有些无奈的笑容。
──怎么就只有他们家傻弟弟,为了责任连一天也不肯放纵自己。

“……喂,鸣人、我说你可以放开我了吗?”我没办法呼吸啊你这种揽法。前方走着的鹿丸万分艰辛地开口,眉间的皱褶可以夹死蚊子了。
“啊,抱歉啊鹿丸,哈哈!”鸣人立刻松手,完全没悔意地笑着。
鹿丸喘了口气,摸了摸脖子。这么多年来对于鸣人的少根筋自己果然还是只能叹气。
“……欸欸,是说我爱罗呢。”另一方面鸣人往回跑了几步,然后豪迈地搭上勘九郎的肩。“那家伙难道不喜欢祭典吗,怎么不来呢?”
“呃,他还在忙公务吧。”勘九郎搔搔头。
“啊──这么多事情啊风影。”鸣人睛眯了起来,认真地点点头。“那我们家纲手老太婆怎么刚刚还在祭典赌──唉哟!”
才想嘴炮马上吃了颗爆栗。
“不准讲纲手大人的坏话啊鸣人!放假也不行!”小樱吹散了拳头上因高速摩擦而起的白烟。然后她继续搧着手里拿着的樱花小团扇,轻哼。
“我明白了。”被从勘九郎身上打飞到一旁的热血小子委屈地低嚷。
“明白就好了喔。”而在这边闪亮闪亮的是小樱平常温柔可爱的笑靥。

手鞠忽然噗滋笑出来,而鹿丸也在此时转过头瞥了眼面前的闹剧。两人视线交会的同时,互望了一两秒,接着手鞠就开始挑眉,有些像是瞪着鹿丸的。觉得自己顶无辜的鹿丸只好皱了皱眉又转回头去了。
同时间勘九郎的视线在两人身上来回逗留了一阵子,然后一声不吭地抓过鸣人揽过小樱,就往人声鼎沸的方向去了。
棒打鸳鸯干啥用的。配角还不快退场,晚些不被手鞠拿铁扇砸才奇怪。

(──想被咬杀吗。)

一阵凉意从骨髓底处窜起,勘九郎赶紧加快了脚步。不过,唉呀呀,刚才那句凉到谷底的话是谁的口头禅啊那么耳熟。
……嘛!管不了那么多,总之祭典先逛了再说。


2.89
鹿丸默然地看着远方尘土飞扬,里头小小的黄色小小的粉红色和小小的黑色渐渐越变越小,消失在转角处。

“……喂、就这样走了啊。”鹿丸又叹气,真的很无奈。他手扠腰,眼前虽只剩下清寥的街景,仍把目光放在远方早就没人的那一端。
“──所以你得跟我逛吧。”后面的手鞠说。

于是鹿丸回眸,搭配垮下的肩膀和麻烦的表情。接着安静了三秒──喔喔果然被瞪了。所以他只是仰天再叹,“是、是,我知道啦。一起走吧。”女王殿下。差点没补上这称号。
“回答一次就够了。”手鞠挑挑眉,然后起步,和鹿丸擦身而过。
鹿丸尴尬地笑了笑,然后跟上手鞠的脚步。

“……我说女王殿下,今天就由小的我替妳服务吧。”
“说什么废话。”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女王哼了声。


-0.737
哥哥姊姊在木叶热闹的喧哗声中。那你呢。


3.14
“勘九郎你拉我走就算了怎么可以抱小樱呢!”三个人脚步才一停下来鸣人就大力指责。
“呃……”求救的视线往小樱的方向带。
接受到暗示的小樱插着腰,深吸口气像在蕴酿些什么。

“我说……鸣人你这猪头──这一切都是为了鹿丸和手鞠的幸福而且勘九郎没有抱我啦蠢货!”忍不住再赏直言直语的蠢蛋一个爆栗。
打与被打可不仅是打人那方的暴力念头,对方欠打也是很重要的因素。

再次又是冒烟了的拳头。

这次背景是勘九郎拍拍鸣人的肩膀要他振作。站在前方的小樱插着腰,原先拿在手里的团扇怕弄坏了便插在浴衣后面绑着蝴蝶结的地方。此时那翠绿眸子里的无奈其实是很期待某人快点成长。
然后转过来。身上白色的碎花纹路跟着在粉红的底上摇摇摆摆,一点点苍翠的小绿点点缀在上面是花朵的叶子。
想当初鸣人第一眼看了是笑着说,“像是小樱味道的浴衣,有小樱头发的颜色和小樱眼睛的颜色。小樱小樱小樱──”
“你嗨过头了笨蛋!”
即使当时小樱红着脸,拳头依然是不会手软的。

当然现在也是。
鸣人有些委屈地抬起头,接收到小樱俯视角传来的鄙视。
“笨蛋鸣人。”俯视角这样说着。
“──快点一起逛祭典吧。”然后再这样说着,一并还笑着伸出了手。

唉呀小樱好温柔喔喔喔喔。鸣人一边擦着眼眶边不存在的眼泪然后抓紧了小樱有些粗糙的掌心,开心地发现那只手比自己的小了点,柔软了点。
然后傻笑了起来。

……闪光开好大。一旁的勘九郎下意识格挡了一下。他说啊,这群人就这样欺负他没对象好吗,真是的。
而接下来闪光笨蛋们一齐转过来的灿烂笑容依然是很闪的。
“一起走吧,勘九郎!”
唉呀,要他跟著作无敌照明系统吗。笨蛋二人组。勘九郎自以为幽默地笑了笑,当然对面两个自己也笑得很开心的笨蛋二人组哪知道他在笑什么。

“我们去捞水球!”粉红色笨蛋。
“我想送给佐助粉红色的水球!”橘黄色笨蛋。
硍不要乱用那是别部的梗啊混蛋鸣人!


3.1415926
那另一边呢。


3.89
“章鱼小丸子,要吃吗。”
“嗯。”
“……水球,妳要玩吗。”
“好啊。”

……喂喂,他不计麻烦说了这么多个字,她就恁地冷淡好吗。鹿丸实在无言了。
──我说这女人多给点反应会怎样吗,一直找话题很累耶。他翻了翻白眼。然后他走到一旁的小摊贩,上面是女孩子喜欢的小配件。

“喂,女孩子喜欢这个吧。”
“你有中意的女孩?”扬眉再扬眸。
“没有啦,妳挑一个吧,我送妳。”鹿丸露出怕麻烦的脸,搔搔头,低头看琳琅满目的饰品。
“……”
手鞠沉默了一下子。然后转过头,死盯着不自在的那张侧脸看。接下来就直接插起腰,表情堆得严肃而高傲,“……喂,我说你想追我吗。”
听了差点栽倒。鹿丸一脸错愕,对上略带探测的眸子。
再转回头去,耳根子有些红。
“没有啦……希望讨妳开心,让妳多说些话嘛。”

“──这就叫追喔。”饰品的老板很热心地插嘴。

于是这下子沉默就这样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了。脸红也是。


3.97
早说过木叶的人都很热情的嘛。管他这结论谁说的。


4.148
祭典快结束的时候不都有烟火吗。两边人马最后总算会合在一起,刚才某两个家伙那样一点点沉默是小意外,大家聚在一起马上又欢乐起来了。然后在木叶外围找个视野良好的小山丘就可以一边聊天一边看烟火了。

但是有这么一点可惜。勘九郎看着烟火看着看着就想到远在家乡的弟弟,手鞠看了看也想让弟弟看这样子的烟火;而鸣人和小樱则是深信佐助应该也会一起看同样的烟火,不管在哪里。

然后就这样子祈愿,希望如果能成真就太好了,哪怕谁的愿望都是──就算谁也不是对着流星许愿。


4.444
嘛,反正也有人说过,心诚则灵。


5.00
他站在扬台上仰望沙漠夜空的星星。算着今天也差不多是哥哥姊姊回来的时间,想着想着嘴角不禁浅浅地表露些许的弧度。这时满空星光点缀着他的眼睛,像洒着闪亮碎片的潭水。

一会儿之后他听到很浅的脚步声,不过他没有回过头。这大概是因为,即使回过头,也不会看到那个人的身影。
如往常一样,对方总是喜欢躲在暗处里说话。

“为什么那么温柔呢、风影大人。”一贯的,那个声音有些童稚地问着。于是风影大人看着满天繁星,只是轻轻应了声。
沉默了一下子,声音又继续。
“风影大人的努力,是为了什么呢。”
我爱罗依然没有回头,“那样的东西是,爱与责任。”
“……爱,与责任?”那个声音轻轻地笑着,像一连串的脆铃,轻轻复诵他的回答。听不出来是嘲笑还是困惑,那个声音轻快,像孩子般温暖。
“没错。”
“啊啦,但这个村庄的人都笑着。他们嘲笑的对象是风影大人你喔。”
“然后?”平静回应。
“呵呵。我明白了,即使是这样你也不在意吧,温柔的风影大人。”
“……”
“我明白的喔。风影大人总是那么温柔。为了爱与责任,却不爱惜自己。但是,这样子的话,爱着你的人,也是会流泪的喔。”
“……我知道的。”

接着回应他的又是一串清脆的笑声。风影回过头的时候看见的是,暗处飘扬出那绯红色的长发,但整个人影还是隐身于暗处的。
她不会出来的。我爱罗知道。因为她没必要和自己见面。

“风影大人,你是为了什么才愿意付出爱与责任呢。”
“爱与责任已经是原因。”
“不对喔。”声音反驳他,“爱与责任是有原因才会背在身上的喔。”
于是我爱罗又沉默。

她的问题刁钻而步步挑衅着自己,他不明白用意但对于她艰刻的问题却有想探究的意愿。是,但那单纯是想探究自己。

“不知道吗。”阴影那边的家伙开始明知故问了。
“妳知道?”于是他反问。
又是笑声。
“呵呵。为了什么……吗。要给你答案是要等待时机的。”
“什──”么还没出口,我爱罗蓦地噤声,

──然后回过头去视线刚好撞上飞进天际的美丽烟花。

“烟火啊,是为了什么呢。”阴影里的她一直笑着。
但我爱罗的视线或者心神都已经让目光里那缤纷绚烂开着的颜色给震慑了,根本无心再去听那样子的笑或者答案。
“──那就要问,放烟火的人,是为了什么啰。”

即使知道对方的注意力不在她还是把答案留下。说完之后绯红色的发就跟着声音一起消失在暗处了。就和来时一样,只留下丁点的脚步声。
因为她的任务,终了。


5.79
烟火结束之后我爱罗从天台往下望。姐姐和哥哥灰头土脸地在底下收拾残局,掌心里乌漆抹黑的是为了烟火而做的努力。话说回来,与其说是为了烟火,更是因为要让现在他们仰视着的他看到那样子璀璨的风景。

在底下的手鞠和勘九郎冲着我爱罗挥挥手。满脸灿烂的笑容是在问他看到他们准备的烟火了吗。
他也朝他们挥了挥手。

(看到了。很漂亮。)


6.96
啊,爱与责任啊。
那一定是因为……有着在乎的人嘛。


 




END

设定在几年后一段平和的日子,鸣樱勘樱鹿鞠一起来。
别部的梗:歇/佐樱鸣 by 烟月熹

评论
热度(10)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