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全员日常架空】一场爆炸

* 大概是个全员KUSO

* 学园パロ+年龄操作

---


  00.
 
  春野樱不小心把迪达拉的炸弹当成垃圾给丢掉了。
 
  结果那天下午学校的焚化炉就这样爆炸,幸好当时在上课,焚化炉周遭一点人都没有,否则央及无辜的人可怜死了,稳定会有N级烧伤,要送医院的。
 
  不要笑!这是很严肃的事情。
 
  你说,迪达拉的艺术作品居然把焚化炉炸掉了,这下平常指导他们班的美术老师可头大得快把他那顶假发的毛都拔光了,好可怜不是吗?
 

 


 
  01.
 
  这里是忍中。
 
  校舍广大,大到学生宿舍加起来可以容纳千余人,差不多全校总人口也就这个数目了。所以,是的,由于忍中是间在山上的学校,加上老师,所有学生都住宿。
 
  既然都是住宿生嘛,又总是在同一间学校进进出出,即使忍中还分了初中部和高中部,但那一点也不妨碍学生们彼此认识,大家都熟得很。比如说初中部一年七班的佐助同学是初中部的校草;他哥不遑多让,在高中部也是女性热衷目标,让忍中始终都有“宇智波美人应援团”这样的不合法秘密结社。
 
  又好比,同样在一年七班的漩涡鸣人,虽然成绩不怎么样,却广为人知:谁要他老爸是高中部著名的金色闪光漩涡水门,专门科目是搞科研的,简直要迷死一堆女学生,偏偏年纪轻轻就结婚生子,成为死会人士;他老婆也不是好惹的,这位在初中部被称为呛辣小辣椒(想她就职第一年时还叫做甜美小番茄)的漩涡玖辛奈,教的是体育。
 
  话又说回来,忍中本身就是个奇妙的地方了。
 
  忍者,忍他人所不能忍也。
 
  喂喂,可别和我说连杰兄教导他儿子那句“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呀,这个学校,木有(*1)这句话,说了也木有用。
 
  忍他人所不能忍,是啥意思呢?这就不得不再重复一次开头所说过的话:忍中的校舍很广大。怎样叫广大?
 
  举个例子吧,校舍超大的,我加满油开车绕它一圈,油箱就见底咧。校舍超大的,从正门走到后门,我消耗的卡路里就达到本月减肥目标咧。
 
  校舍超大的。
 
  但是,在校舍内不准骑脚踏车,更不准骑机车开车,总之,不准使用交通工具──不过欢迎学生使用飞行扫把、任意门、轻功、瞬步、响转,噢,要是能展现一下念能力,那更是再好不过了。
 
  当然,校舍不能只有大而已。横向发展在山上纯属普通,纵向发展也不能忽略,这些山中的房子,地面上乍看只有两层楼高,地底下都还有b1和b2。没办法,实在是碍于建筑法对于山间建筑有严格规定,真要盖高楼大厦只能效仿长发公主那座占地狭小的小高楼……别笑,忍中里还真的有这样一栋九层楼高的砖砌小钟楼,远看和跟竿子一样,一般也有向家长、新生标示忍中所在地的作用。只是,上面的钟纯粹装饰用,钟楼主要的目的在于体育祭的竞技活动,以及提供学生们进行攀岩锻链──千万别以为攀岩什么的是学生调皮,事实上,上面的麻绳还是校方主动挂上去,还会定期派人维护呢。
 
  说这么多,好像都只是锻练脚力,顶多臂力的训练?
 
  非也非也,体力的训练还在其次,忍中最重视的是所谓的团队合作。与人磨合、和各式各类同侪相处、妥协,进而信任、相互依赖的关系建立,是忍中最重要的事情。而这可不是单纯班上座号近、又或者两人关系好,就分成一组来合作,那太平淡无奇了,忍中所追求的,是组织的合作。
 
  普通的班级合作算不了什么,忍中的合作,是跨年级、跨学籍的。在入学之后,新生会依照入学测验,以S型编班分入五大里,分别为:风、火、雷、木、水,之后再拆散平均分入各班。所以,忍中没有什么年级对抗,甚至也没有班级对抗;同班的可能是敌人,别班的也可以是伙伴。
 
  这和哈利波特里头的学院制说起来有点像,可惜,若大家就读的是忍大而不是忍中,采用大学制的课程,就真的和哈利波特维妙维肖了。偏偏不是。
 
  忍中的学生,每天都要乖乖和五分之四的敌人同班上课,从早自修到放学。就算专业科目换教室,一起上课的同学组成基本上也不会改变。
 
  整个学制中,同一里的学生们唯一能聚集起来的地方是宿舍。
 
  除了独立双栋的教师宿舍以外,学生宿舍男女分开,各有一宿和二宿,皆三层楼高,每层楼能容纳两百余人,恰巧能塞进一个里。其中,二宿离教学栋比较远,远了一个游泳池、体育场,外加一个有机菜园、两个果园、三家农舍和四个训练场。好像是因为一宿们完工之后又建设了零零总总,入学人数却远远超过宿舍负荷量,之后才紧急在后方加盖二宿的缘故。于是,哪怕二宿比较新,对于每天“通勤(注:交通工具禁止)”的二宿生来说,长期下来,一宿的便利性远远高于新家具的需求,更何况两个校舍的完工时间实际上不超过三年,实在没有新旧之别。
 
  咳嗯,有人看出来分“里”竞赛的目标了吗?
 
  是的!一年一度的五大里对抗赛(学园祭)的终极目标,就是为了取得下一学年度的宿舍优先选择权──也就是,变成里王。
 
  拔得头筹,成为里王该里的里长,有权决定该里别入住的宿舍别和楼层,并要求之前住在那的学生整层撤走。也所以忍中的学园祭一向办在第三学期的学期结束前一个月,方便学期末至假期间学生们的集体搬家。
 
  噢,当然也可以因为不想搬家的理由,选择原先的楼层住下;甚至上一个学年度还有“某位里长”和自家学弟妹过不去,硬是选了二宿三楼,这样的行为校方当然也允许。
 
  我才不会告诉你们那个和学弟妹过不去的人就是佐助他哥呢。
 

 


 
  02.
 
  学校介绍了太久,差不多也该回到正题了。这会,合该土里和火里的学生们也该把焚化炉周遭的环境给清扫干净了吧?
 
  咦?为什么是土里和火里的学生?
 
  那么,就让我们前集提要一下:春野樱同学丢了迪达拉同学的炸弹而使焚化炉爆炸了。
 
  ……喂等等,这也太省略,简直把春野樱当成蓄意破坏狂了啊!
 
  咳嗯。就让我们连这个小细节也一起省略吧?总之,火里的她,以及土里的迪达拉所引发的这个事件,让两个里别的学生们也受到了连坐责任,这会才会聚在一起善后。
 
  一边扫着地,火里的大家可是各种怨怼。怎么说呢,毕竟刚才也说过了,上个学年度火里明明在一年一度的学园祭得到了久违的胜利,结果因为里长希望下个学年度可以住到一个粉丝会懒的去骚扰的清幽之地,硬是让原本住在一宿三楼(第二志愿地)的他们搬到Far Far Far Away的二宿三楼,心里已经够呕了,没想到初中一年级刚进来的学弟妹又不争气,就别说刚开学就起内哄而大打出手的七彩光环(*2):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两人;这下春野樱又炸了迪达拉的炸弹。
 
  最气人的是这三个笨蛋还同样都就读一年七班!
 
  是要一起演三个傻瓜吗!
 
  是吗!
 
  学长姊各种愤慨,偏偏一年七班的旗木卡卡西是出了名的懒散,虽然拿的学位很高却老是在打哈哈,教起课来悠哉悠哉,处理事情马虎马虎,简直气人!国家竞争力还有美好的前景,木有!惨一点这届过完又要继续住在原地。
 
  忍者,忍他人所不能忍也。
 
  不怕越来越强的神对手,就怕不能抛弃的猪队友。
 
  学长姊们最后还是只能叹口气,把愤恨往肚里吞。
 
  “欸,小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同样是一年七班的值日生,砂里的砂里(*3)同学有点忧心地问。她是个好女孩,虽然是砂里的人,但总是会关心班上其他里的同学。似乎是读小学时受到了良好教育,让她即使升上中学,被校方灌输另外一套思想,还是不能忘记小学老师要她友爱同班同学的教诲。啊,只是要小心,千万不要在砂里同学面前表明自己是我爱罗(一年七班,砂里)同学的脑残粉,她会把你/妳视为情敌,并且不分时间场合地暴走。
 
  另一方面,春野樱今天已经是第N次听见这个问题。焚化炉爆炸之后,管焚化炉的老师问了一次、训导主任问了一次,后来校长又问了一次。另外迪达拉虽然很开心他的艺术有这么爆发性的成果,不过一起被找去问话的途中到底又是问了一次。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她更想问到底怎么回事好不好!
 
  明明她只是很普通地把一个看起来像垃圾的东西丢掉而已!(过分)
 
  谁知道它爆炸了!
 
  还炸出更多的垃圾!甚至把校园景观也变成需要清扫的垃圾!
 
  越想越激动,这时脑海里却反射性地浮现了校训。
 
  忍者,忍他人所不能忍也。
 
  她忍了。
 
  压下额头上忍不住浮现的青筋,她露出和蔼可亲的笑容,用最温柔的语气说出她本日第N次的回答。
 
  “我只是尽本分丢了垃圾而已。”
 
  ……过分。

 

 


  03.
 
  不过这件事确实使春野樱对迪达拉产生了无上的兴趣。这天放学后,她反常地并没有和十班的井野一起参加宇智波佐助后援追星社(因人数众多又有详细社团活动计画而在“前辈”宇智波美人后援会之前被学生会承认的有效社团),而是来到迪达拉所加入的艺术研究会:晓。
 
  晓在忍中已经很多年了,是个有名的俊男集团,十一个成员里面只有一朵花,还是创社三人组之一,后面吸收的成员全部都是男性,其中还包含好几名校草等级的人物。
 
  附带说明:虽然是这样的花美男结社,“晓”的创立宗旨及活动内容却与其偶像成群的形象南辕北辙。所谓的“晓”,是指天明的意思,所以社团的宗旨亦自然与这个涵义息息相关:
 
  “为了研究心爱的艺术,一不小心就看日出了。”
 
  是的,名闻遐迩的“晓”是个阿宅社。
 
  它是个充满技术宅的专业社团。
 
  此刻,咱们追星一朵花的春野樱同学呢,就坐在这个社团里面,让学长姊们为她进行简单的社团介绍和参观。
 
  现在才入社参观?
 
  不不,你们快想想扫地时火里学长姊怨怼的模样,那可不是日子久了之后“一回想到还是让人生气”,而是事发不久“终日萦绕脑海中怎么想就怎么气”。距离粉嫩嫩、青涩涩的初一学弟妹们新兵迎进门的时间,不久不久,才一个礼拜前的事呢!
 
  所以,虽然春野樱同学早就决定要加入入学三天烧烫烫刚成立的宇智波佐助后援追星社(简称佐粉社),她还是可以正大光明地假装成想要加入晓,来探探敌人底细的。
 
  另一方面,同样是新生的一年七班迪达拉同学,虽然才入社一个礼拜,却俨然老鸟中的老鸟,压根不管自己同班同学来参观社团的事,专心focus on他最新的黏土炸弹。(哥哥有练过,中二不要学)
 
  春野樱借着帅气的赤砂蝎学长正在介绍自己完美的玩偶收藏时偷偷瞥了迪达拉一眼,就见他坐在小小社团教室角落的窗边,聚精会神地在窗台上捏黏土。并在雏形大致完成时往肚子里加入自制小炸弹。
 
  似乎是太专注于讲解他那套超贵的SD娃,赤砂蝎并没有发现胆大包天的一年级生正在分心观察其他人。一旁的晓众人也各自沉溺于自己的艺术之中,并没有人向蝎告发春野樱的罪行。
 
  结果,反而是看累了捏黏土的春野樱,开始研究起房间里其他的人。
 
  顺从视觉动线,从右前方的窗边移开,左前方的门边坐着的是前一届火里里长的宇智波鼬。春野樱心想:佐助的亲哥哥!要好好讨好他!同时暗中观察起对方的兴趣。宇智波鼬这会正在研究看起来非常艰涩的古书,他身边也叠着好大一叠不管封面和内页都严重泛黄的书籍。(虽然那叠放在他脚边的书最上面那本书反常地新,标题是“隐形眼镜的奥妙—进阶篇—”彻底降低了哥哥的格调。)
 
  晓的这间活动室大概有化学实验教室的大小。严格说起来,这群搞研究的搞研究、搞创作的搞创作的学生们,确实也需要这么大的空间来实现他们(彼此之间独立作业)的使用需求。
 
  “话说回来,既然都各做各的,根本不用组成社团啊。”
 
  春野樱不用回头看其他八个人的情况,光看眼前三个人,她就深深理解到了这个事实。当然,蕙质兰心的她并没有把这样残酷的话说出口。
 
  搞艺术的人都是孤独的。虽然一个人的孤独,加上一个人的孤独,并没有办法直接aX+bX= (a+b) X,变成两人份的孤独,但却能够产生“孤独的路上,有你有我,所以并不寂寞”的奇妙共鸣。
 
  只有技术宅,才能懂技术宅;哪怕专业不同,爱的分量却是一样的。
 
  春野樱在差不多把板凳坐热之后,客气地婉拒了赤砂蝎的进阶玩娃课程,她拍拍屁股站起来,一一和房间里所有社员都打过招呼,才说着“我会审慎考虑这个社团”(当然回答是不要),然后退出了这个格外艺术的空间。
 
  离开之前,或许同为女性的关系,她特别留意了小南学姊的折纸。
 
  那些玫瑰,真的折得好漂亮啊。
 

 


 
  04.
 
  学校盖在山上,距离充满乐子的市区究竟是有些远的。一般忍中的学生在假日除了待在宿舍,就是在学校里面找乐子。也因此,学校特别成立了几个直辖于老师的“愉悦社”,提供学生们假日休闲。
 
  其中一个就是火里的总理事千手纲手所主持的调酒社。根据学校里的谣传,起初她给学校提的案似乎是“赌博社”,但纲手素日逢赌必输,赌博又败坏学校风纪,一下子就被否决掉了。事实上调酒社也是游走法律边缘的,不过纲手宣称她提供给学生的饮料全是以无酒精成分的酒饮料制成的鸡尾酒,目的只在喝个气氛,享受人生。
 
  但也有传闻,老师们常常鱼目混珠喝真酒,喝得酩酊大醉有、乱发酒疯也有,此类行为使得调酒社到目前仍是校方列为一级观察对象的社团。
 
  春野樱由于从小就住在纲手家隔壁,也算纲手拉拔大的,自然一入学就被纲手提拔为调酒社经理,专门帮她的助理静音check一些仓储清单和文书工作。
 
  在以往,静音总是要负责控管调酒社的现场。不能让学生们假装喝醉闹事,并且制止学生们偷渡酒饮料外带(只能在店内使用)、以及喝太多的行为。
 
  一般学生们也真的都会听话,否则真惹怒静音,上报纲手,乖乖,到时候你就知道什么叫做被神力女超人揍一拳的感受,绝对比教官送你一记“郭/富/城”,让你爱爱(校)爱不完,扫厕所一个月还要让人难受。
 
  而春野樱入学之后,二话不说从静音接下了这个工作。什么?区区初中一年级的想要管到高中部太嚣张?
 
  不不不,话别说太早,神力女超人就算只用五成力,还是能让你哀哀叫的。
 
  入学后第二个周末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来临了。
 
  当春野樱在调酒社上工来到第四日目,对于保全和文书两方面的工作都得心应手,前一个礼拜害她一开学就出包的迪达拉,居然因为听同里的学长姊说:调酒里面有一种“深水炸弹”,就兴高采烈地跑来调酒社想会会这颗好像很厉害的炸弹。
 
  虽然真的有深水炸弹,不过调酒社的酒都无酒精,炸弹可一点也炸不起来。春野樱那时正坐在柜台和调酒师断聊天,断就苦笑着说:“可惜那孩子眼睛这么晶亮的模样,知道喝不到一定很失望吧?”
 
  她闻言不作声,只是看着迪达拉整张脸亮得好像他的美术作品得到老师赞赏拿一百分的德性,兴冲冲朝着柜台跑过来,最后趴在她旁边的位置,灿笑着问:“呐呐,酒保老师,你给我介绍介绍,深水炸弹什么模样!嗯!”
 
  于是春野樱忍不住陷入回想。
 
  第一天自我介绍的时候,轮到迪达拉站起来时,他就是如此雀跃的样子,从怀里掏出一只黏土捏的小鸟,大喊:“我叫迪达拉!我的艺术就是爆炸!嗯!”
 
  然后小鸟就在他手里炸掉了。像个烟火一样炸掉了。
 
  全班都傻眼了,隔壁桌的女生被波及,听自我介绍时听到人家大喊总会仰面的嘛,谁知道他会来这么一出,女学生顿时灰头土脸的,立刻就掩着脸哇哇叫着冲出教室,大概是要去厕所弄干净。被她这么一跑,全班都不知道要怎么反应了,只有漩涡鸣人几秒后跳起来指着迪达拉说:“你这人也太不按牌理出牌了吧!”结果卡卡西老师居然还是一副死鱼眼,从口罩后面发出一个钝钝的“呃”,声调完全持平地说:
 
  “那个……迪达拉同学,你下课要记得把环境清扫干净……然后,香燐回来之后记得和她道歉。还有鸣人,站起来发言请举手,不然我会和你妈说噢──”鸣人一听到立刻用最高速坐回去,还坐得超笔直标准的。卡卡西也没管他,慢吞吞地说完之后,他就让迪达拉坐下,换下一个人介绍了。
 
  下一个人刚好就是春野樱。她心里想着怎么刚好在这种麻烦人物后头啊,但也只能假装温顺地站起来,说:“我是春野樱。兴趣是读书,很高兴认识大家。”说完她就故作优雅地坐下,让卡卡西继续点下一个人。
 
  这么说起来,那时候的中学目标本来是“当帅哥安静又乖巧的好女朋友”呢。她扶额低叹,因为当时还没想到会被纲手师傅找进调酒社帮忙,气质美女的形象开始前就破功了。
 
  不过,在这家伙的后面介绍,再怎么样也不能坦白她的兴趣是柔道、防身术和拳击嘛。
 
  唉,想到“怪力女”这昵称在中学居然又要卷土重来,她就觉得想哭。
 
  “嘿,是妳耶!”
 
  这时迪达拉好像终于注意到旁边有她,笑咪咪转过来,“妳是那个让我的爆炸变得更加艺术的女人!嗯!”
 
  对待可爱的女孩子,这什么鬼称呼啊!死爆炸狂!暗地里青筋一阵一阵,春野樱还是客气地回以微笑,“哪里,我只是普通地尽值日生职责(把垃圾拿去丢)而已。”
 
  “妳那天也这么说,真是太谦虚了。”丝毫没从她的语气感到恶意,迪达拉仍然笑脸迎人,“是说断老师说‘深水炸弹’不会爆炸耶,害我更感兴趣了……妳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吗?嗯。”
 
  春野樱顿了一下,才忍不住问:“你喝过真的酒吗?”
 
  “未成年不能饮酒不是吗?”迪达拉无辜地歪头,回问。
 
  那所谓的深水炸弹,就是某种意义上,应该可以炸死你的东西。春野樱在心里默默补上这么一句,突然好想冲动地冲进纲手师傅的藏酒间弄点真酒出来调深水炸弹给他,毕竟这也算得上礼尚往来嘛。
 
  老是在炸人家的家伙,没被炸一次那真可惜了!
 
  沉思了好久,她终于打定主意,装得一脸无辜的样子,抱歉地微笑。
 
  “──其实我也不知道呢。”
 
  ……开玩笑,要是她真动了歹念,不管她成不成功,都免不了被师傅发现后狠狠教训一番,她才不要呢!
 
  迪达拉闻言,事不关己地说:“是吗?”随即就对她失去兴趣,继续缠着断问深水炸弹的话题。
 
  其实,事后很多年,春野樱真的如愿以偿仗着好酒力和迪达拉比灌深水炸弹并把对方拚倒;不过,那个时候的她已经不记得中学时曾经有过这件往事了。
 

 


 
  05.
 
  关于春野樱和迪达拉两人炸掉焚化炉这件事,在开学那几周被八卦了好一阵子,虽然身为肇事者的两位当事人因为没人敢惹,始终都好像没事一样自己从事着自己的社团大业(追星v.s.艺术宅),但终究是个茶余饭后让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一直到几个月后,初一学生一些恋爱绯闻如雨后春笋般一一冒出,这件事才渐渐被热门焦点给遗弃。
 
  唯一还值得一提的,就是同样被分在二宿一楼与三楼的火里和土里,大概是惺惺相惜,上半学期非常团结,不仅凡事有默契,甚至一里出事另一里也会跟着讨公道,建立了和谐的合作关系,老师们也纷纷称赞,认为这一学年的学园祭“里王”,不出差错的话应该会落入这两里其中之一。
 
  但里与里之间的合作竞争关系并非这么简单,到了学期末的时候,似乎是热情期已过,两边又开始把二宿二楼当楚河汉界,空城以上你不来;空城以下我不往,恢复原先的竞赛关系。
 
  究竟一年之后,里王究竟会鹿死谁手呢?
 
  盛/竹/如大哥常说:
 
  ──就让我们,继续看下去。




---

注*1 木有=没有

注*2 七彩光环(七光り)指受到家人等亲近人物(主要是指父母)的缘故,而得到好处、被人尊崇的人。简单来说就是「跟着有名起来的人」。

注*3 砂忍者村真的有个女忍者叫砂里XD


评论(3)
热度(25)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