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血界战线 札雷】拾荒-04

* 最前面是(上)的内容



 
  正式加入莱布拉,雷欧纳鲁德进了盥洗室洗掉自己满脸失态,回头又得重新面对自己今晚没着落,身上也没证件的事。紧追在失去住家后的经历太过跌宕起伏,让他终于回想起早上被征收的家,竟恍若隔世。
 
  试着旁敲侧击询问组织有没有提供宿舍后,他的上司明白地告诉他,莱布拉几乎所有人都倾向住在自己家,他们虽是秘密结社的一员,任务以外的时间却都另外有工作,从台面上的资料完全看不到共通点。毕竟,谁都不会想到都市传说的组织成员无所不在,甚至有可能就在自己身边,这样的配置才是最妥当的。虽然对刚失去住所的雷欧有些抱歉,史帝芬能做的也只是看先拨几个月的薪水给他,让雷欧去租房子。
 
  可能看到雷欧瞬间垮下的脸,他想了想又说:“嗯,不过但要说宿舍也不是没有。正确来说,是某人三年前被托孤时,我们给他安排了一个住所。不过人基本不住那,你可以问他要不要让给你。”
 
  “让……让给我?”雷欧指着自己,语气惊疑不定。
 
  这种要新人自己去找老鸟,而且还是要对方直接把家让出来(即使本人不住那里)的话也太过大胆,先不提最终结果,光是雷欧纳鲁德真敢提出要求,怕不是想在一开始就与对方的同僚关系降至冰点,同时说不定还会收获不少其余组织成员看人不识相的嫌恶;可雷欧转念又想,即便是真想欺负菜鸟,也不应该像这样刻意制造组织内对立,这么一来,留给雷欧纳鲁德的似乎只剩下一个可能──他往身侧瞟,果不其然札布也看了过来。
 
  “也不是不行。”札布这么说。
 
  果然他就是那个某人。
 
  雷欧几乎是瞬间想起昨天住了一宿的小房间,连同入夜时在那张积满灰尘的床上呛咳着醒过来的经历。回头想想,札布平时不住在那里大抵是真的,没被断水断电全因为它是莱布拉配给的宿舍。
 
  “那……在那我找到房子前,就先借住在札布先生那了。”雷欧想着先借住一阵,方便他补办证件,还有重新找房子。黑路撒冷区的死亡率居高不下,间接导致房屋转移率也高。雷欧相信自己一定能在短时间内找到租金合理,治安又不至于差到难以安居的房子。
 
  “哈?”札布古怪地看他一眼。“没必要搬出去,那房子空着也是浪费,你住不刚好?”
 
  “虽是这样说……”雷欧有些为难。能省下租金甚至是水电对于穷困又需要定期往老家寄钱的他当然是很感谢,平白无故抢了别人房子却让他觉得良心不安。札布似乎看出这一点,揉揉他的头,连说了几声没事没事。
 
  “反正我真不住那。”札布挥挥手,摆出一副无须多言的模样。
 
  雷欧便没再反驳。
 
  可是他又不禁想起,那间房里虽说床上都是尘埃,也没什么家具,但雷欧在那边洗过澡,至少札布是有准备盥洗用品,甚至衣柜里也放着几件备用的衣服。
 
  雷欧觉得,札布并不像他说的那样,对那个地方毫不在意。
 
  不过他不打算多作坚持。
 
  一方面是生活费吃紧,能省下一笔租屋费用、还不用担心租来的房子随时会被征收、又或者遭遇其他天灾人祸,对雷欧而言确实是很重要的帮助;二方面,他借用了札布房子,自然会做环境整洁,也会好好维护房子原始的摆设,当一个优良房客的自信他还是有的。
 
  “顺便一提我今天会和你一起回去。”
 
  说好的不住那呢?雷欧原本已经开始在脑内规划今晚的清洁计画,瞬间考虑起自己是不是要早点赚够钱搬出去才是正解。
 
  札布像是料到他在想什么,挥了挥刚到手的文件,“有什么意见吗?新人,你进组织的第一个任务在这,与其明天还要特意集合,不如一起出发方便吧?”
 
  ……虽然合情合理,但他怎么觉得以后这个固定组合是逃不掉了。雷欧无言点头,札布看到后唇边勾起微薄的讪笑,到底没说什么。雷欧通过哨兵平稳的精神感知到他对此事的漫不经心,他甚至偷偷摸摸敲打几下札布还堆着半边天高垃圾的意识云,却没有被赶出去。显然雷欧已经被当成伙伴的一员,这种无伤大雅的骚扰(跟那些垃圾一样)并没有被这位S级哨兵放在眼底。
 
  雷欧不禁想起不久以前,曾在黛安斯餐馆外看到一只异界的豹猫。身长约莫二尺的豹猫毛色黑亮,勾着长长的尾巴,细长的瞳孔如同立着的星系。雷欧看到它时,它正慵懒地摆动着长长的尾巴,不怎么积极地甩开追在它屁股后的异界飞蝇。
 
  虽然精神向导是狼,札布偶尔也会给雷欧像那只豹猫般,明明每根毛发都蓄势待发,实止却能保持慵懒率性的优雅。
 
  “任务内容是什么啊?”他凑到札布旁边去,札布立刻就把手中的资料丢给他。雷欧手忙脚乱地抱好整沓纸,抬眼往标题看。
 
  “……哭人街?”
 
  雷欧下意识念出接在文件序号后的标题。
 
  “没错,”一旁的史帝芬解释,“前两个礼拜开始有零星的受害者。一开始只是个案,最近相似案例送医的纪录大幅提升。根据病患的描述,他们在变得异常以前,都去过相同的地方,这几天已经完全演变为传闻。”
 
  “‘只要踏上那条街,就会变成泪人儿。’”札布笑着接口。
 
  “无关情绪或身体状况,途经那条街的人会无意识泪流满面,整条街上都是哭人。”史帝芬说,“麻烦的是,这些人通常在一周之后会精神失控,进而失常,最终走上自杀或者杀人的末路。”
 
  “这情况……是向导的暗示?”雷欧提问。
 
  “我们也是这么想。”史帝芬点头,“所以最好由等级高的哨兵搭配向导前往侦查。接下来是我个人的忠告,雷欧纳鲁德,到时候千万不要离开札布身边。你的等级可能不足以与那里的主人抗衡,可以的话出发前做个临时连结也行,札布在屏蔽向导信号这方面很在行。”
 
  札布皱起鼻子,“……斯塔费兹先生,就别挖苦我啦。”
 
  在不久前才与明摆着看不上札布的人狼珍‧皇小聊两句为何组织的大家都如此看好雷欧纳鲁德,是因为某位S级哨兵没有固定向导、又老是不配合组织内向导组的疏导,造成大家很大的困扰(“你也看到了吧?那个垃圾堆。”珍揶揄地说,“芬妮跟我说,全是垃圾、毒与烂泥,光是进入就很不舒服,更别提要工作了……真是辛苦你了。”);雷欧纳鲁德接手后,所有人都能松口气。
 
  雷欧倒不觉得札布有像他们说的极端排斥外来信号,事实上五分钟前他才刚抱着戏谑的态度戳了戳这位哨兵的精神。可转念又想,初见时就用等级威压来打招呼的家伙,能受得了的人肯定没几个。
 
  不知该说是怎样的机缘,被札布从路边垃圾堆捡回来的雷欧,似乎是当前唯一一个可以整顿哨兵意识云的有材之士──尽管他只有C级,是个如果在外界只需要登记在名簿里,每月定时回交报告,甚至不需要被塔监控,可自由选择职业的低等向导。
 
  从小过惯了被低估的日子,能因为这份微薄的力量遇到札布,甚至加入莱布拉,简直是一天以前的自己,完全无法想像的幸运。
 
  “差不多就这样吧。”札布抽走他手中捏着的资料,“走走走,该出门了。”
 
  雷欧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去哪?任务不是明天吗?”
 
  “但我今天下午还有其他侦查任务啊,给你个机会见习,心存感恩吧小鬼!”
 
  ……嗯,收回“遇见你是我最大的幸运”那句。遇见札布‧雷夫洛,说不定是命运多舛的开始。
 
  雷欧面露微笑任由某位欺压菜鸟的前辈勾住自己脖子往大门前进,心里深深叹了口气。

 
  ※

 
  虽说是进入职场后第一份正式工作,却也没必要起个大清早,提早做好一切准备。这次的目的是侦查──可以的话,确认主谋身分(150%),甚至是制伏对方(300%)等超额工作也被默认允许。莱布拉毕竟不是一般的常规组织,大多安排规划都带有随时可调整的机动性。
 
  札布让雷欧把闹铃关掉,隔天睡到十点多自然醒,两人慢吞吞到街上吃过早午餐,才准备前往文件上标明的地点。
 
  他们的目的地,是条外表看上去再寻常不过的街道。
 
  若要说有什么不同,大概也只有因为传闻,整条街上看不到路人,四周住家也都门窗紧闭,而骑车来到这里的他们,就像误闯无人小镇的恐怖片主角们。
 
  札布停好车,对于这空荡的景像啧啧称奇。要知道,黑路撒冷区自从与异界连通,处处人满为患──好吧,不一定是人──几乎不存在这种真空地带。
 
  可还没能惊奇太久,札布肩膀一耸,瞪向身旁泪眼婆娑的雷欧,“你哭啥!”他错愕地问。才一会的光景,雷欧纳鲁德那双眯眯眼已经猛烈开闸,左右分流各两条眼泪,立刻把脸洗了一遍。
 
  雷欧冷静回应:“对方对我有等级压制,敌人应该是向导没错。”因为生理性的泪水大量涌出,虽然本人没那个心思,声音听上去依旧带着微微的哽咽。
 
  可在S级哨兵的角度看来,雷欧这情报根本等于没说。
 
  札布翻了个白眼:“……哪个向导对你没等级压制,你才C级!”
 
  国际上专门管理哨向的组织塔明言规定,B级及以上的哨兵满十二岁后不仅需要在塔登记资料,还必须集中住进塔准备的设施中,接受塔订制的训练指导,一直到成年。不仅如此,成年之后的哨向必须接受组织内评估部门提供的职业评等分配,从有限的职业选择中决定未来的出路。会将门槛订于B级,是因为哨向的评定级距存在着等比数列,自最低的F,至最高评等S(每个等级又当中又有各自的附加等次),越靠上的阶级,等级间须跨度越大的鸿沟。
 
  其中,第一个明显的“谷(gap)”出现在C至B中间。
 
  若说哨兵与向导的存在,在于五感比一般人发达、亦或者精神力较为强悍,较容易在群体中变得显眼;B级以上的哨向却不只如此,他们能力出类拔萃的同时,对寻常人习以为常的环境要素容忍度也相对降低,敏感的哨兵与向导是很难在普通的环境下生活的。正因如此,塔才需要存在。一方面是控管人才,一方面亦是保护这些人才,避免他们因无法有效控制能力,因而精神失控。
 
  雷欧纳鲁德‧渥奇是C级。
 
  也就是说,虽然他在资料上只比B级差一等,却差出了特殊与普通的分界。
 
  莱布拉这三年来处理过无数事件,其中一半与异界组织有关,另一半则充斥帮派与哨向──这里指的哨向自然都有B级以上,甚至可以说,由于工作的经验与习惯,C级以下的哨向根本可以当成普通人。
 
  身为“普通人”的雷欧纳鲁德,在面对“向导”的等级压制下全然败北。他仍是一脸平静,眼泪全完全没有要停下的意思。札布虽有意替他屏障掉这些可笑的把戏,可雷欧纳鲁德在昨晚睡前义正词严地拒绝了临时连结的主意,坚持自己没问题。
 
  札布虽恼他不顾自己安危,但他当然没有强迫这位向导的意思──他自己知道那感觉有多讨人厌──所以只是不爽地强调一会自己的存在感当作抗议,奇妙的是C级向导拉长脸,又像第一天晚上做的那样,全数硬扛下来。……好好,你厉害,我服气。然后札布就收了招,老大不爽地准备就寝。
 
  明明扛得住札布的威压,却无法挡下街主人的等级压制,真是奇妙的存在。札布忍不住伸长手,用力拍拍雷欧纳鲁德的脑袋。
 
  “够了、够了,你是在打坏掉的电视机吗!”雷欧纳鲁德抗议的大叫仍带着点水气。他已经哭超过一分钟了,眼角微微泛红,如果不是这样大吼大叫,看起来应该会有些可怜。
 
  札布揶揄地笑,掏出塞在夹克内侧的雪茄盒。
 
  眼泪是被札布拍停了,却极有可能附带脑震荡的后遗症。雷欧恼怒地抬起头要瞪他,见到对方干爽的笑脸却有些愣住,后知后觉地讶异:“札布先生好像不受影响?”
 
  札布无语,他点燃雪茄,温吞含了一口,才又说:“那不是废话,这种等级的暗示怎么可能对我有用!S级随随便便被暗示,我还要不要面子?”
 
  雷欧不禁想起这些天自己无数抛成功的暗示,顿时不知道该回什么,索性不予回应。
 
  前天晚上在札布精神里待很久,再加上昨天危机时刻的多次实践,雷欧纳鲁德对于怎么让这个S级哨兵防不设防,已经相当熟练。(简单来说,就是这人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所以很好下暗示,若植入太过无害的暗示,就会让札布觉得那是他自己这么想的,在反应过来前就反射性执行。)
 
  然而,札布现在又以实例说明,如果这个暗示带有威胁,不管对方植入的念头有多么无害,札布的哨兵本能也可以完全挡掉,他只是不对雷欧设防。
 
  正常的高等哨兵由于对五感特别敏锐,会展开精神堡垒来保护自己的意识云,以免接收太多干扰而影响行为判断。可札布却是完全相反,他彻底地敞开自己的意识云对外(这也是里头精神垃圾如此多的主因),才让低等级的雷欧有攻击的机会。哨兵与向导的等级之所以时常成为谈论的话题,正是因为除了能力,高阶对低阶存在着无转圜余地的压制,级距越大效果越明显。
 
  尤其札布等级是顶端的S级,若他真要拒绝雷欧纳鲁德,甚至不用去“想”。
 
  ……这样说起来莫名有种被当成伙伴的与有荣焉感是怎么回事?
 
  “所以,果然是向导?”
 
  雷欧随意往脸上抹了两把,又把湿凉的手心胡乱用屁股后的布料擦干净。
 
  札布捏着雪茄,一派轻松回答:“啊啊,大概是A级。大概是通过大范围施以暗示,使得进入他领域的人都收到流泪的暗示。”
 
  能够一对多发起暗示,是因为对方直接开启精神领域,对所有进入的人采取无差别等级压制的缘故。高等向导的暗示会直接对等级低的哨向、以及一般人起作用,也才造就了这条哭人街。不过,等级压制这种行为虽然可以影响很多人,但只能是很简单的内容。
 
  札布想了想又说:“有点类似你那天让我进浴室的那个。”
 
  雷欧愣了一下,才笑出声,“啊,果然察觉到了吗?”
 
  札布同样回以一笑,却是笑得很狰狞。
 
  “废话,浴室门关上的时候就醒了。不过澡还是得洗,本大爷就懒得和你计较了。”
 
  这种基本暗示的成功率很高,与此同时,也很容易解除。外界只要出现他处随便一个新刺激,暗示就会被中断。就像浴室关上的门,又或者札布刚往雷欧脑门来的那一下。
 
  “那么,”札布含着菸,眯眼笑着又说:“下一个问题,你想死吗?”
 
  雷欧笑着摇头。
 
  “不,完全不想。我想要活下去。”
 
  “很好嘛。”札布说。
 
  他抓起雷欧的手腕,同时哨兵的意识强行介入雷欧的意识云,有意无意地探索着方才暗示的痕迹,“怎样,身体有受到什么影响吗?”
 
  雷欧在此之前很少被人如此直接地打探精神世界,语气顿时变得有些微妙。可知道札布是好心,他也不好意思在这种时候强行把前辈从自己的意识云赶出去。
 
  “倒是不会。等级压制只能做直接浅白的暗示,没办法太过细致操控,剩下的操作被我拒绝了。”
 
  札布长长哼了声,随即雷风厉行地把雷欧的意识云扫瞄过一遍,就干脆地收回自己的精神触梢,只留下一根,微微勾在外围。
 
  雷欧忍不住想:这人看起来散漫,照顾菜鸟还是蛮有一套的。他回想起昨天被前辈带着四处跑,除了当司机却几乎没出什么力,还真是名符其实的“见习”,不知怎么地就安心了不少。
 
  “想想,真不愧是黑路撒冷区啊。”雷欧感叹。
 
  “啥?”
 
  “在外头,这种事件几乎不可能发生。如果发生,也会很快被塔派人镇压。”
 
  向导直接暗示普通人,甚至发生伤亡的事件在外界肯定NG。塔会介入,同时对试图肆意妄为的哨向予以最严厉的惩罚。为了严格把控哨向的一举一动(这里只针对B级以上的哨向),塔与各国上层合作,于各地指派多组S级、A级的哨向,负责处理这样的非常规事件。雷欧纳鲁德在家乡时偶尔也会看到相关的新闻,只是一般等事件播出抵达普通人眼里时,都只残存解决后的余韵,鲜少有仍进行中的大事件。
 
  于是雷欧纳鲁德首次对于高等的哨向抱有危机感,是半年前他来到黑路撒冷区。
 
  ──充斥着超魔法、超常现象的这里,是无人管的无法地带,连塔都无法介入。
 
  雷欧纳鲁德也从无数次震惊地在死亡边缘擦身而过,到现在能够以平常心感叹这些伤亡也算是这城市不可或缺的日常风景。
 
  “札布先生,对方移动了。”
 
  虽然无法正确判别方向,雷欧的本能告诉自己,这块领域的威压正在降低。也就是,他们开始逐渐远离中央圈。札布显然也有所感知,他吐出口中含的菸,灰金色的眼睛微微眯起。
 
  若在往常,为了通过判别威压的强度找到领域主人,札布会开始移动,直到敏锐的五感屏蔽所有来自敌方的干扰,正确把捉敌人的位置。这对S级哨兵的难度并不高,只是花时间。
 
  然而今天他不打算这么做。
 
  札布看了一眼身边的雷欧纳鲁德。
 
  主要盯着那双眯眯眼的眼皮部分,他很清楚底下藏着什么。
 
  书面上的评等虽只有C级,可雷欧纳鲁德同时拥有甚至超越大多数哨兵的视觉外挂──神之义眼。通过札布对精神力的辅助,雷欧已从领域主人暗示所留下的痕迹,反追踪回信号的源头。
 
  “找到了。”
 
  “喔喔,不愧是老板和番头推荐的侦查最佳人选!”札布眼睛一亮,捻熄了雪茄,“非常好,本大爷决定恩赐你以后都跟我混的机会!”
 
  可以不要吗?雷欧微笑,但识相地没说出口。
 
  既然追踪到人,两人就没有必要继续杵在街边闲聊了。他们互换一个眼神,双双坐上机车,开始追着对方移动的方向移动。依照雷欧通过抛暗示指示的方向在无人的街道上左弯右拐,札布莫名有种酒醉凭感觉驾驶的自由放纵感。在清醒时体会这种感觉有些奇妙,他有点想让雷欧用口头指挥,又知道雷欧现在为了使用义眼能力已经竭尽精神,怕是无暇理会札布一星半点的牢骚。
 
  算了。札布想,虽然有点奇妙,但完全信任一个伙伴的判断,感觉也不是太差。

 
  在追踪到人的当下,于雷欧纳鲁德而言,他的组织初任务就能算是超额完成了。
 
  可同行的哨兵却压根没有就此停手回报的意思。他先强制遮掩雷欧的信号,把人塞进个相对安全的角落;随后,也不顾对方有二十多人、全员武装,就这么大剌剌抓着他那把名为红莲骨喰的大刀,一扭头就只身冲入枪林弹雨中,还硬是以一对多的弱势强行瓦解了整整支队伍。
 
  在不远处将一切尽收眼底的雷欧看得目瞪口呆,S级哨兵战斗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又快如闪电,若非雷欧拥有作弊般的眼睛,此刻肯定连札布的残影都看不到。
 
  “太扯了!”他忍不住批评,“机关枪打得如此密集,怎么可能一发都没中,又不是在拍骇客任务!”
 
  札布事后听到雷欧这不知算挖苦还是称赞的抱怨,掏掏耳朵,事不关己地回应:“你傻啊,子弹这种东西,只有想被打中的人才会中弹啦。”
 
  不甘心!雷欧悲愤,偏偏又知道札布完全有这么说的本钱。毕竟,他们聊起这个话题时,已经是札布干翻现场二十几个持枪的B级哨向,把主要下暗示的A级向导打昏捆绑,通知莱布拉的人员来处理善后之后。
 
  总之,任务也算是顺利结束了。雷欧觉得自己没出什么力,感觉和昨天的观摩没什么两样,顶多算是难度多提升一小阶。不过新手任务确实不太可能会给雷欧太多发挥的空间,肯定只是拿来试试水温,外加培养雷欧与札布共组的默契。
 
  趁着等人来,雷欧闲着也是闲着,把札布拖到一旁,靠坐在路边的栏杆上,简单疏导起哨兵的精神。经过刚才足以沸腾血液的战斗,札布那堆到天边的垃圾场又变得更加混浊,而且还带着几丝尚未抚平的躁动。雷欧安抚地顺过札布的精神触手,将那些激昂的因子一一放倒铺平,稍微整理了十多分钟,札布眉间的皱褶也减了不少。
 
  札布显然很少得到这样的对待,他表情看上去有些木然,不过在雷欧的疏导下,札布的心情始终是正面的,这讯息也直截回馈到雷欧的精神中。
 
  两人就这样沉默地疏导了将近半小时,札布用力抹去飞溅在脸颊上,早已干涸僵硬的血液,想起以前自己被疏导的经验,又看着脸上就写着“心情很好”四字的雷欧,心里浮起一抹奇妙的感受。
 
  说起来,眼前这个十足不起眼的眯眯眼少年,不只能够扛下札布挑衅的压迫,今天甚至跨级扛下A级的威压、精神完全没受到影响──这不可能是侥幸、恐怕也不是偶然。
 
  札布终于想起要问:“你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努了努下巴,示意柏油路上还被赫绾缚牢牢缠成茧状的A级向导,“那家伙,大概在我之下,但好歹也有A级。你这C级动不动就在反抗A级和S级……难道是因为那双眼睛?”
 
  “这倒不是。”雷欧马上否认。
 
  札布追问:“那是怎样?”
 
  结果雷欧深沉地看他一眼,高深莫测地说:“主角的绝招怎么能随便就告诉其他人。”
 
  札布简直想回到半小时前狠狠搧那个说“信任伙伴判断不会太差”的自己两巴掌。
 
  他脸上浮起青筋,反覆深呼吸,默念几次C级向导相当于普通人,不能乱揍,可能会把人打死,才大声抗议:“我不是你队友喔?其他人是什么意思!”
 
  雷欧却冷不防换了个话题:“札布先生的精神向导叫什么?”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札布瞪大眼睛,眨了两次眼才干巴巴回应:“狼。”
 
  雷欧顿时“哈”了一声,面露失望地问:“……就叫狼?”
 
  札布忽然笑了。狼──日文念作“大神(oogami)”,象征着银狼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札布也觉得这名字很适合他的伙伴。毕竟那家伙可是自己年少被师傅丢到秘境修练时,为了提高札布的能力──同时也是生存的可能性──多次与他对峙交战,亦师亦友的存在。
 
  雷欧垂着头,搔了搔脸颊。
 
  “其实我私底下帮那只狼取了叫希尔巴(Silver)或者沃德(Wild)的名字,换着叫……你不觉得你那头帅气的银狼,值得一个很酷的名字吗?”
 
  札布无言地瞅着他,“感受到你的中二。”
 
  雷欧摸着头,嘿嘿笑了。
 
  “那么──‘队友’,”他拉长音,加重这个刚才被札布提出的关系词汇,“我也要介绍我的精神向导给你。”
 
  雷欧摊平手掌,将手平举到札布面前。随后,从袖口缓慢爬出一只巴掌大的乌龟。
 
  札布忍不住瞪大眼睛。
 
  雷欧这才说:“它叫做骑士(Knight)。”





TBC

再宣傳一波~

最近在「在水裡寫字」論壇當網管,希望大家來論壇玩😊

是台灣現在難得全繁體字的同人/原創圖文創作論壇。

使用discuz介面為基底,操作簡單直覺。

可開車,可發RPS,標好分級和tag即可。

管理群屬佛系不主動審核、不主動刪文、不管你講什麼,除非人身攻擊或抄襲,否則等時間到了,就給你小星星。

發文有三招,用繁體中文,標題照格式,文章要分級

↑↑ 就這樣,其他毫無要求!(留言可以用簡體)


上一篇
评论(11)
热度(83)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