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血界战线 札雷】火种,妖精的律法,被铭刻的记忆 (试阅)

* 架空小短篇,微札雷 + 小白
* TT特典,如果场后公开会另开一篇
---

 
  I 火种 Spark

 
  雷欧觉得自己今年的运气可能刚好在昨天耗完了。
 
  “……所以说,那个,札……札布先生?虽然同路就是有缘,不过再往前就要回我家了,萍水相逢一场,是很感谢你刚刚帮了我一把,不过我们还是就此告别……吧?”
 
  “冷血!无情无义!这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吗?你的良心呢!良心上都长满阴毛了对吧!啊?什么就此告别?想甩掉本大爷门都没有!”
 
  雷欧很无奈,“所以……就说了,是你擅自冲出──”“啊啊,怎样,现在是怎样,要推卸责任是不是?难得人家救你一命,你不知感恩就算了,还想要说我鸡婆当借口,不打算报恩就是了?”
 
  ……有你这样死缠烂打的救命恩人吗!
 
  雷欧无语。
 
  如果说截至刚刚,他对眼前男人救自己居心叵测的怀疑还只有百分之五十,现在大概可以提高至九十九点九。若非他确信造成自己生命危险的肇事者另有他人,肯定会以为整件“英雄救美”的佳话都是对方自导自演出来的。
 
  可不论这人一开始救人是不是心存善意,他这半天来的死缠烂打,已经彻底磨平雷欧对他的好感,甚至还扣到要往负分前进了。说起来对方也不过就是在雷欧被山路上横行的马车撞开,差点要滚落山崖时险险拉了他一把的“举手之劳”,虽不期待对方善良地“施恩不望报”,但也没想到雷欧都请他吃完一顿饭,这人还不满意,硬是要跟在雷欧后头就算了,还拚命挖苦他,彷佛雷欧被救起之后什么也没表示,拍拍屁股扬尘而去似的。
 
  “那个,札布先生,我的确非常感激你救了我一命──”雷欧沉不住气地扭过头去,没想到迎面而来就是一具男人的胸膛,吓得他差点把剩下的话连同舌头一起吞进喉咙里。幸好追尾车祸没真正发生,札布反应极快地停下脚步,两人当中还隔着十数公分的距离。
 
  雷欧赶忙往后退了两步。
 
  好不容易从突发情况缓下来,他吃了几次螺丝,才又继续未完的话:“总、总之,这条命你也救了,我道谢过、也尽我所能地请你吃饭。如果你还嫌不够,虽然为数不多,但家里有存一点钱,大不了全给你就是了,所以,你可以放过我了吗?”
 
  “哈?”札布双手环胸,“又没人跟你要钱──当然你如果要主动给我,我是不会拒收啦。”
 
  流氓。小混混。抢劫犯。无可救药的垃圾。
 
  雷欧脑内快速跑过一串都很适合用来形容眼前男人的词汇跑马灯,张了张嘴,说:“你到底想要我怎样?”
 
  “导游。”札布似乎已经等他这么问很久了,雷欧的疑问才刚脱口,他就说出自己的答案。他的语速实在太快,导致雷欧一时还没能会意过来。
 
  “……哈?”他愣在原地。
 
  “导──游,”札布复数了一次,“我是来这里找东西的,需要一个当地的导游。”
 
  “找东西?”
 
  雷欧下意识问完,才想到,这个问题的答案对他而言恐怕没什么意义。札布似乎也是这么想,顿了顿,才搔搔头回答:“火种。”
 
  “……火种?”这样说雷欧就更加不解了。
 
  雷欧所居住的村庄,靠近深山,村庄里的年轻人都到山下工作去了,村庄里除了他以外几乎都是些老弱妇孺,平时依靠农务维生,多出来的作物会与定期来山上走的商人交换一些必需品──上午撞到雷欧的就是这个月上山行商的马车。附近的山林里没什么稀奇动物,也没听说有宝石地矿,比任何地方都要来得普通。
 
  札布沉吟一会,看上去倒也没有要敷衍雷欧的意思。他想了会才开口,“怎么说呢……其实我是要找人啦,旧人类……嗯,要说是天空的步行者、还是魔法的火种,像你这种一般人会比较好理解?唉呀,老板好像有说过现在的人类是怎么称呼他们,不过我忘了。抹布老头都管他们叫旧人类,我也跟着叫惯了……”
 
  札布说着伤脑筋地皱起脸。他不知从身上何处掏出了个长相相当精致的打火机,随着他说话的频率把玩得啪嚓作响。“重要的油用完了,非得找到火种补充才行,否则就算是魔法师,也没办法顺利施展魔法。”雷欧的思考不禁中断两秒。
 
  “等等,你说了什么?”
 
  “就说我要找火种补充──”
 
  “不是这句,是后面那句!”
 
  “呃,”到刚刚为止都伶牙俐齿的札布被他这么一问也有些卡壳,支吾一阵才不确定地重复:“否则没办法施展魔法?”
 
  “不是……”雷欧想听的其实不是这个,但札布显然无法再次重现自己方才说过的话。不过,就算他没有顺利替雷欧复述,他话语的内容依然信息量巨大。
 
  “札布先生,是个魔法师?”
 
  “嗯啊。”札布理所当然地点头,“怎么,我没说过吗?”
 
  不不不,就算你用这种你不早该知道的表情看我,我也是刚才听说啊。雷欧一阵脱力。
 
  他也真是没想到,眼前这个穿得像捡破烂、行为则像无赖的男人,居然会是传说中的魔法师。毕竟眼前这男人,从气质到穿着都与雷欧以前想像过的大贤者有好一大截的落差……比较像神棍。
 
  “虽然不知道你对魔法师有什么误解,但收好你的小表情!”
 
  札布毫不客气地弹了他的额头。
 
  “……好痛!”雷欧抱额呼痛。虽不至于受伤,但札布手劲着实不小,他觉得自己要脑震荡了。
 
  札布见状得意哼笑,继续玩他手里那个几乎全空,只剩下底部残存少量液体的打火机。根据他的说法,这个打火机相当于他魔法的媒介。平时,魔法师们会将作为魔力源的火种储存在相应的媒介之中,便可以在需要使用魔法的时候,轻松提取火种的力量。
 
  札布还说,过去他所使用的油都是教导他魔法的师傅分给他的,三年前,那位高人把他扔给现在职场的老板后就云游四海,现在好不容易联络上了,也只骂几句你既然已经独立,找油这种小事当然也得自己完成,否则就别自称他门下弟子了,丢人现眼。
 
  “魔法师都是使用打火机作为魔法的媒介吗?”
 
  “怎么可能?”札布嗤声道。“我学习的是斗流火神,所以签订火种的契约。使用不同属性的魔法,运用的媒介当然不一样,你傻啊。”
 
  ……就算你正经八百指正我,但一般人本来就不会知道这么多细节啊。雷欧在心里抱怨。
 
  魔法师在这个时代并不多见。至少,这位身高约莫百八,有着中东人深邃褐色面孔,名字叫札布‧雷夫洛的银发男人,就是雷欧人生中遇到的第一个──前提是对方并没有撒谎。而在全世界数百、数千万人当中,据说总数不到百位数。
 
  “先不说这些了,这位导游先生唷──”
 
  “……我叫雷欧。雷欧纳鲁德.渥奇。”
 
  札布的眼睛如新月般弯起。一副就是“唉唷?肯说名字了?”的表情。
 
  雷欧抿唇,“反正札布先生即使不知道对方名字,对话也没障碍不是吗?”
 
  札布坦然耸肩,“顶多就叫你阴毛头。”
 
  “……有人像你这样一出口就污蔑人家的头发的吗?”
 
  “老子只是陈述事实。”札布掏了掏耳朵,也不理会无言的雷欧,“嘛,身分也交代了,目的刚也告诉你,这位雷欧纳鲁德先生,”他特别在雷欧的名字上加重音,“你愿意替我指引道路吗?”
 
  被如此正式地邀请,就变得很难拒绝。
 
  不爽札布乱帮自己取绰号的怒气,在对方好好叫名字之后也散去不少。雷欧想了想,而后点头,“虽然不知道能帮上你什么忙,但在札布先生找到需要的东西前,当你的导游也不是不行。”
 
  在路边聊了这么久,眼见话题还会无限加长,雷欧决定先把人带回家。他叹口气,怎么会想到:原本是想阻止对方跟回家才开启的谈话,竟会殊途同归。
 
  札布咧嘴一笑,“喔,很上道嘛。”刚进雷欧的破旧小木屋,都不用主人招待,径直走向室内唯一一张椅子,大剌剌坐上去,硬生生把雷欧的小木椅做出一种讨债大哥的气势。雷欧顿了几秒,拉过原先放竹篓的凳子,在札布对面坐下。凳子高度只有木椅的一半,也让雷欧愣是矮了一截。
 
  “我一直都很上道,是札布先生太缠人了。”他不满地抗议,“不过,我不保证我知道你要去的地方。这附近根本没什么特别的景点……”
 
  “不是没有吧。”札布突然打断他。
 
  “欸……”
 
  “‘不可侵之森’就在这里,对吧。”
 
  雷欧在听见关键字的瞬间哑然失声。他停顿几秒,才点点头。
 
  不可侵之森,那是个早已被此处居民屏除在意识之外的词汇。
 
  名称中的“不可侵”,正是在告诉所有试图靠近它的人们,这个地方“绝对”无法进入。它的入口藏在一面山壁的洞窟中,位置并不隐密,去的人很容易就能找到;可当来访者穿越山壁里的洞窟隧道,来到连皆不可侵之森的入口时,虽然他们能通过洞口看出前方是座森林,却会被不知名的力量阻挡在入口之外,用尽方法都无法再前进一步。
 
  雷欧第一次听到不可侵之森的大名,是在刚搬到这里的时候。当时他也亲眼目睹好几波人上山尝试,却是乘兴而去、败兴而归。听去过的人说,当他们到达传闻中的地点后,确实有某股力量挡下了所有意图侵犯其领地的人们,不论是拥有怪力的壮年、又或者威力强大的热兵器,都无法突破那股力量,成功窥探森林的全貌。除了当地居民,当年还有许多慕名而来的人,可最后,他们都放弃了,最近这些年,除了札布以外,雷欧再也没有从他人嘴里听见那个森林的名字。
 
  “……你是从哪里听说的?”雷欧忍不住问。
 
  “嘛、嘛,总有些可以得到小道消息的管道。”札布语气散漫,回答毫无保留,“火种用完了,本来听说黑市的拍卖会有品项竞标,去到现场看到目录才知道当天竞标的是水属性的火种,啊……货的品质又很普通,连最能受惠的番头也瞧不上。”
 
  他说,要拿到最高品质的火种,最好还是要靠亲自跑一趟。找到人,完成对方提出的要求,火种就会自动生成,整个过程就像签订一份买卖契约。
 
  要做的事听起来很简单,可实际上要找到能提供火种源的对象──札布口中的旧人类──却相当困难。他们一般居无定所,像不可侵之森这样在流传消息中有明确地点的并不多,这也是札布会此次找上门来的原因。虽然根据传闻,这里的主人一次也没和人类签订过契约,不过至少也是短期内能最快取得火种的机会。
 
  “我的工作,可等不起慢慢寻找旧人类的旅程。”札布又说,“老实说,比起我,让我们老板来和这里的旧人类谈判,胜算会大些,但我们的工作又不可能同时失去两名主力要员,既然我本人总得走一趟,还是得自己想办法努力,又不是什么一劳永逸的工作……”
 
  “札布先生的组织这么严肃的吗?我还以为绝对只是变魔术的街头艺人组成一个互助协会……”
 
  “白痴吗?少把我们魔法师和路边耍杂技的混为一谈。”
 
  雷欧心想,他当然知道魔法师的伟大之处。然而他心中有偏见,认为札布就不是个一般意义层面上的魔法师,就算拥有魔法,肯定也是骗骗路边的小孩和女人,“所以是在做什么的啊?”
 
  “拯救世界。”
 
  “……噗哧。”
 
  札布颊边泛起青筋,“你小子刚刚笑了吧,绝对笑了吧,真以为我在开玩笑,哈?”
 
  “啊、抱歉,怎么说呢,一不小心就……噗──哈哈哈,居然自己说在拯救世界──”
 
  “有什么意见吗?难得老子愿意认真回答你,你小子真不识好歹!”
 
  “因、因为,拯救世界,札布先生这种人要拯救世界,哈哈哈!”
 
  雷欧笑得差点从凳子上摔下去,眼角余光瞥见札布气冲冲跳起要过来揍人,他赶忙求饶:“我、我带札布先生去就是了,但……我不保证能进去。”
 
  札布眯眼睨着他,“你就看着吧。”他捏着打火机轻摇两下,“这个,大概还够开一次门。”









(试阅结束)

虽然很久以前就开始写了,但写到一万字时卡住,现在正在推盘重写中~今天又是不眠之夜~
算了一下,字数大概会落在1万5~1万8左右(吧)。
幸亏很早就把场前计画都排给做书,这两个月真的除了TT尾声&这篇特典以外什么都没写(也没画)Orz
  

目前书的进度:30年本/TT/TT特典明天送印,预言信本已经送印

评论
热度(57)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