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血界战线 札雷】Time Traveler-14

“老板,今年(糖)不是五倍吗?”
---

 
  14. A Far Future
 
  雷欧走出房间时好像听见了像是自己妹妹的声音。他一时怀疑起自己的耳朵,快步走到客厅,才注意到那稍微有些失真的美好嗓音是从视讯那头传来的。而坐在沙发上与视讯那头妹妹通话的,正是自己的同居人兼恋人,札布‧雷夫洛。
 
  雷欧觉得自己的心情有点复杂。
 
  他拉长脸杵在原地,默默不爽一会,才闷闷问了句:“……你为什么背着我和我妹视讯?”这语气不无吃醋的味道,虽然若是收音够好,让视讯对面的米修菈听到这话,肯定会吐槽自家哥哥此言绝对搞错了该吃醋的对象。
 
  札布看到他显然有些讶异。他想了想才说,今天是米修菈生日。
 
  雷欧闻言立刻冲过去,可当他和札布只剩短短数步的距离,他终于发现自家恋人好像有哪里不一样……硬要说,就是皱纹多了一些?而且声音比上次听到沙哑了许多……脸型倒是没太大变化……
 
  “雷欧,你刚刚没仔细看桌历对吧?”
 
  闻言,爱妹如痴的好哥哥原地蹦起,坚决不肯承认自己好不容易搞定上一趟高劳动又长时间的工作,一发现今天是全休,愉快地勾完月历上的格子就跑出房间,甚至没注意到日期是妹妹生日。自从妹妹出生后就一直身任米修菈‧渥奇粉丝俱乐部头号会员兼会长,他怎么可能会犯这种绝对要被开除粉籍的失误──
 
  “不,雷欧,我说的不是日期……”札布失笑开口。
 
  他当然很清楚雷欧纳鲁德在听到他的话后脸色刷白的意思。
 
  “今年是二零四八。”
 
  事情变化太快,有如龙卷风。
 
  对于前一秒还在二零二零解决世界危机的人来说,一口气来到二十八年后的世界;同时这天居然还是妹妹生日,信息量实在太大太多,简直处理不过来。
 
  雷欧带着一脸被消息砸懵的木然,默默在札布身旁坐下。
 
  “上回见到‘你’不过三天前,会帮米修菈过生日也是‘你’提的,说‘你’赶不上就算了,让我替‘你’打个招呼。所以我刚刚看到你那表情,就想可能是这样。你是从过去来的雷欧吧?”
 
  雷欧缓缓转过去看着侃侃而谈的札布,凝视好一会,才从年长的恋人脸上瞧出岁月的洗涤,札布年轻时头发就白起来放,轮廓又更深了点,但大抵上便没有变化太多,与其说是衰老,不如说成熟──正如同坐在萤幕那头温柔笑着的米修菈,神采飞扬的面容依旧年轻,只是眼角与嘴角都带着长年弯眼笑的痕迹。
 
  “唉呀,”他的妹妹轻松一笑,“瞧是谁来了。”
 
  雷欧终于反应过来,连忙向看上去陌生又熟悉的妹妹说了声“生日快乐”。
 
  “百年难得一遇的哥哥,回来得真巧,还送上一份来自过去的祝福,简直太有心了。”等在那头的米修菈笑笑,语气依然像雷欧熟悉的那样,轻松幽默,又带着点撒娇的味道。雷欧忍不住也跟着笑了。
 
  “来来来,臭小子们,都过来打招呼。”米修菈朝一旁招招手,没一会两个个头还很小的亚麻色头发男孩、以及绑着双辫的灰发小女生全咚咚跑过来,年纪看上去比较小那个男孩子还好奇地凑到视讯前面,一张脸就挡掉四分之三的画面,占屏十几秒才让比较大的男孩子抓到后面去。
 
  这段时间,小女生已经俐落爬上米修菈膝盖,软软靠在她胸口。三个小孩都好奇地望着萤幕这头。
 
  “来,乔治、卢迪,还有安,给奶奶的哥哥打招呼,你们都没见过他对吧?”
 
  三个小孩互相看来看去,都认真瞧起视讯这头的雷欧。雷欧的年纪在死而复生后永远定型在二十六岁,比起实际年龄超过五十的米修菈看上去年轻一大截,几个小孩都有些困惑,他们甚至直接讨论起奶奶说的事不是在说那个一头白发的叔叔,最后反而是雷欧和札布先他们一步自我介绍。几个小孩似懂非懂地听完,年纪比较大的男孩子咧嘴,露出正在换牙而缺好几个洞的一口白牙,笑嘻嘻地说,“嗨,雷欧哥哥,我是乔治!”接着就是另外两个小孩此起彼落的:“嗨,雷欧哥哥──”
 
  米修菈立刻鼓起嘴。
 
  “不对不对,你们不能叫他哥哥,他是奶奶一个人的哥哥。”
 
  安很乖地点头,卢迪没说话,两人都默默瞅向乔治。乔治显然是三个小孩中的小队长,他有些老成地耸耸肩,问着他的奶奶,“好吧,那我们要怎么称呼──‘奶奶的’哥哥呢?”
 
  “小大人。”米修菈翘着鼻子说。她调整抱着孙女的姿势,有些顽皮地朝画面这头眨眨眼,“我亲爱的哥哥,你觉得孩子们要怎么称呼你才好呢?”
 
  雷欧失笑,“喊我雷欧就行啦。”
 
  小朋友们欣然同意。
 
  招呼打过一轮,米修菈让这群没定性的孩子自己到旁边玩后,忍不住感叹:“啊,不知不觉就这么大把年纪,好久没看到年轻的哥哥了──喔,严格来说,我最后一次‘看’到哥哥时,哥哥确实很年轻。”
 
  “米修菈──”雷欧忍不住打断她,可妹妹笑得弯出眼角的鱼尾纹,又说,“看不见也没关系,我知道我的哥哥永远都年轻又帅气。”
 
  “哪里……在我心里,妳也永远都是最美的少女。”雷欧脸皮没妹妹那么厚,冲动地给出回应后,脸皮红烫得彷佛能煎荷包蛋。札布在旁看到,揉揉还缩着脖子在害羞的人的脑袋瓜,哈哈哈笑了出来。
 
  米修菈听到笑声就揶揄,“哥哥从以前到现在,总是很敢说又很容易害羞啊。”
 
  ……总觉得莫名感受到这对“姑嫂”有着奇妙的默契。雷欧努力催眠自己,这一定只是错觉。
 
  之后小孩们的父母──米修菈一双子女的家庭都来到镜头前打过招呼,雷欧还记得尚未长开前侄子与侄女的模样,历经二十多年的岁月,他们都长成很好的人,各自有了幸福的家庭。面对雷欧的祝福,他们笑得温暖,也显得被他们包围在中心的米修菈,下半生有多快乐。明明目的该是帮妹妹庆祝生日,雷欧却觉得自己被那热闹温馨的场景给宽恕了。他觉得,那是他的妹妹在告诉他,并不需要担心。
 
  就算失去视力,她也不会失去获得幸福的能力。
 
  所以当米修菈在视讯电话的尾声状似不经意问起:“那么,哥哥,你现在是怎么想的?”的时候,雷欧能够毫不犹豫回答:“我觉得很好。”
 
  这回答很大程度地取悦了米修菈,她笑得像是冬日里的暖阳。
 
  米修菈接着又问:“札布先生呢?”
 
  “好到不能再好。”
 
  “这样非常好。”最后米修菈这么说。

 
  ※

 
  黑路撒冷区的日常生活是由无数非日常的要素,与难以预期的意外所组成的。在这地方住了十年,雷欧纳鲁德自然也习惯了紧凑又曲折的每一天。在这样反覆累积的日子里,雷欧这趟过于温和的未来旅行,反而成为危险刺激生活里的异常奇点。
 
  结束这“非日常”的小旅行,下一刻,雷欧纳鲁德又重新回到忙碌的战场。他在正大杀特杀的前辈身后落定,才刚“睡醒”就发挥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潜力,机灵躲开从侧面飞来的中型石块,同时伸手拽住面前札布顺着运动惯性扬起的夹克。
 
  “喔,雷欧,来了啊。”感受到背后被拉紧,札布分神往后瞥了眼,开始报时,“今天是二零二零八月──”
 
  雷欧连忙打断他,“那个、札布先生!”
 
  一听到这明显是有重要事情要说的启语辞,札布简直想翻白眼,他大咧咧挥舞着手中燃烧的大刀,不耐烦回了句:“有什么事情非得现在讲,你小子不会看场合吗?”
 
  却没想到自己的挖苦没等来后辈的识相与体贴,反而等到了顽固如石头的强行接续。
 
  “……因为我不想再错过了。”雷欧这么说。
 
  行了,札布默默闭上嘴。这下说什么都是白搭。
 
  果然雷欧很快就自顾自说下去,只是札布万万没想到,雷欧要说的,居然是他们向来有默契地双双避而不谈──关于雷欧死去那天的话题。
 
  “我一直都很后悔,那个时候,除了道歉,什么都没能和你说──”
 
  虽然,说到底,当时雷欧刚经历“死亡”,会觉得混乱也是没办法的事。可偏偏,在一片混乱当中,他捉住的念头却是从几年前惦记到现在,那段病房外与前辈的对话。于是在仓促的重逢里,雷欧只记得向前辈说对不起,为自己打破曾夸下海口许下的承诺而道歉。
 
  “但其实、那个时候,我非常开心!”
 
  因为,明明都为了仓促的离别做好心理准备,却还能够见到熟悉的伙伴。雷欧不仅来得及在离开前说上话,还能派上用场,解决当时直逼眉睫的威胁。
 
  “这几年下来也是,虽然我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陪伴在你身边,但我一直都是开心的!能够再与大家相遇、能够继续拯救世界,能够继续以身为莱布拉一员自豪……我真的很开心!”
 
  雷欧深吸一口气,“这些年,能够知晓你的心意,能够与你共度人生,拥有与你一起到老的权利!”
 
  就算曾经死过一次又如何,即使死亡也不会阻拦雷欧纳鲁德‧渥奇向前迈进的步伐。
 
  “……所以札布先生,也请你不要觉得后悔。没有任何需要我们后悔的事。”
 
  如果可以,雷欧想要回到那一天,向转过来瞪着自己的前辈说,没事的。
 
  ──没事的,因为我们很快就会再相遇。
 
  战场上的喧闹一次次吞没雷欧的语尾。有时候远处大楼坍塌的轰鸣、高频率响起的警笛以及正在对付的敌人叫喊都能轻易盖过他鼓起勇气脱口而出的心声。可他并不打算停下来,也知道背对自己的男人哪怕动作俐落如昨,气势磅礡若火焰,他都会好好把自己的话听进去。
 
  他低头闪过一只脸型像是大型乌贼的异界人突然挥来的直拳,又重新抬起头,札布已经一脚踹开挥空的乌贼,同时一刀挥去,腾空飞出的大乌贼烧得正旺,散发出令人垂涎三尺的香气。
 
  雷欧咳了咳,不好意思承认自己被那香气硬是勾愣了两秒。
 
  “我唯一回老家那次遇到了米修菈。”整顿好心情后他继续往下说,假装没听到札布那句“还没完啊”以及追加在后面的“算我求你了,这种重要对谈不能回家吃着烛光晚餐再聊吗?”,马上又补充:“札布先生可能不记得了吧,那个时候因为有点害羞,心情又有点复杂,后来也一直没跟你说……”
 
  札布索性不再回应雷欧的“自言自语”。
 
  可他在心里说,他怎么可能会忘记。米修菈‧渥奇在她哥哥丧礼结束一周后那通视讯对话对自己有多重要,雷欧纳鲁德可以不知道,他自己铭记在心就行。在画面里重新见到本以为失去的人,就像是久坐漆黑的房间却忽然被点上一盏灯。他理所当然记住了灯心燃烧的亮度、蜡油滴落的速度,与火光摇曳的角度。
 
  那时候,兄妹两人虽在画面那头微笑以对,却不约而同地眼角、鼻头泛红,说明不久前发生的事。
 
  他一边回想起当时的景象,同时手上还凭着本能继续对付碍事的敌人。庆幸的是除了后头这个平时很灵光、却偏偏要在此时当个猪队友的雷欧纳鲁德‧渥奇,他还有其他信赖的伙伴。让他能一面无语地听着他暗自发誓一生都不会再弄丢的挚爱继续说着往事,一面解决份内的工作。
 
  嘛,罢了。札布想。自己可是坑了对方无数年,难得被坑一次有什么关系。
 
  无论何时何地,能知道雷欧纳鲁德‧时常故作坚强‧渥奇到底在想什么,都不是件坏事。
 
  “因为我的关系,米修菈的眼睛一辈子都没办法复原了。”雷欧说。
 
  这点札布当时就多少有猜到。
 
  于是雷欧会感到心情复杂也无可厚非。他来到黑路撒冷区冒险、努力,最后甚至拚上自己的性命,不就是为了他最疼爱的妹妹?结果,虽然没死成,他却也因此无法完成自己心里最渴望的目标,沮丧在所难免。
 
  那一天,渥奇兄妹再次站在那位异界的眼科技师前,兄妹手掌交握,抬头挺胸面对旧时的噩梦。随后平静地修订了契约,内容是以妹妹被夺取的视力做为永久代价,换取哥哥继续作为“观测者”存在的权利。兄妹两人都心知肚明,只要契约签下,米修菈的眼睛从此失去回复的可能──除非雷欧纳鲁德解除与神明间的契约,彻底从世界上消失。
 
  “但米修菈她说,‘如果这双眼睛能换得继续“见”到哥哥的机会,再值得不过了。’”他停顿,“……‘即使失去视力,我仍能看到光明;但失去哥哥,我还能看见什么呢。’”
 
  说完雷欧陷入小半晌的沉默。刚才还急着一句接着一句的人这会一口气安静下来,札布甚至听见对方很努力压抑着情绪吸鼻子的声音。他完全可以想像,当时亲耳听见妹妹这么说的哥哥,会有多伤心,却又找不到任何能够反对的话。
 
  事实上当时雷欧确实因为妹妹的话语大哭了一场。
 
  眼泪和鼻涕模糊他整张脸,就算米修菈的眼睛依旧看不到,仍能从声音想像自己哥哥脸上的狼藉。她伸手,在空中探索了会,指尖摸上哥哥满是泪水的脸颊。她小心翼翼捧着,温柔的大拇指抹过眼眶下不断泛出的眼泪,好半晌终于柔着声音问,“哥哥,你会答应我的吧?”
 
  她当然已经知道她哥哥会如何回答。雷欧本人自己也是。做下这个决定几乎就像推翻他之前七年的所有努力,但正因为有这七年,他很清楚知道,一切发生的事并非毫无意义。每个认识的人、每个经历的回忆,都是有意义的。
 
  也是这些时间累积,雷欧纳鲁德来到深知“即使牺牲自己也无法带给任何人幸福”的年纪。
 
  他最后泣不成声,捧着妹妹的手,应声,许下承诺。
 
  他会一直活着,为了在未来还能与妹妹相遇,也为了继续与重要的伙伴在保护世界的路上不断前行。
 
  雷欧喟叹,想到这,他压抑着哽咽抬起头,向札布告白:
 
  “……我非常感谢米修菈,让我能像这样继续见到札布先生。”
 
  刚才,就在雷欧要陷入昏睡前,未来的札布故意卡这时间问他:你看,你永远都像你妹妹说的那么年轻,那会不会因为我是个老头子就不爱我了?雷欧当时只觉得好笑。好笑得他都有些想哭了。
 
  他郑重向对方表示,这问题太白痴,拒绝回答。
 
  ──先说抱歉,但我觉得能看到喜欢的人变老的样子是非常幸福的。
 
  ──你这是炫耀!
 
  ──都说了抱歉嘛。
 
  ──嘛,我当然也想看看阴毛头年老的样子,看看阴毛会不会变钢刷。
 
  雷欧听到这实在没忍住用头撞了对方一下。又听未来的札布说,不如说,是想和你一起变老……
 
  ──我也是。雷欧点头。
 
  于是未来札布轻轻地笑了。
 
  ──但是啊,能像这样遇见你,我已经很满足了……少乱想。
 
  雷欧深吸口气,继续往下说:“虽然很怕还要去到札布先生不在的时光,”毕竟,说起未来,难免又联想到几乎能算是人生最大阴影的那场丧礼。然而他很快又重新抬起头,“但在我‘生存’期间,为了每一次与你、与大家相遇,我将会看到最后。”
 
  单方面的演讲终于至此告一段落。
 
  同时结束的还有战场上的喧嚣。
 
  札布放下手中沾满无数鲜血的血刃,吁口气,回过头的模样狼狈兮兮,却是咧嘴笑了。
 
  “我很高兴。”





TBC
本来放在中段,最后调整到倒数章节的情节。
下一章终于要完结啦……其实剩下要写的东西不多,拼凑着整理一下,字数也就差不多了。

● 哥哥妹妹与兄夫三人的对话:
“我觉得很好。”(I feel good.)
“好到不能再好。”(Nothing better.)
“这样非常好。”(That's wonderful.)

距离结局还剩两三千字吧,正在努力打字中……
最近发现哀凤的页面朗读功能不仅看小说方便,也很适合拿来校稿,之后写完就会开始润稿准备明年度的新刊(&预言信本改版了)


评论(9)
热度(62)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