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血界战线 札雷】Time Traveler-13

*“老板,这杯我要全糖。”

---

 
   13. New Game+
  
   雷欧纳鲁德作了个梦。
  
   一个在水里自在呼吸的梦。
  
   水面下的世界相当平稳,只有一点点气泡与水流交互着上下的小动静。他觉得全身很放松,没有任何事情需要担心,就像在被窝里头一样舒适。他喜欢上投打下的灯光,像是朦胧不清的月亮,很适合夜晚。虽然前数分钟他还在担心呼吸的困难性,但很快地来自耳后的裂缝解决了这个问题,于是他睁眼去追逐向上逃窜的气泡,注视着那些梦幻的彩色玻璃球迅速涨大,在月光中破碎消散。
  
   “看着我。”
  
   忽然间,他听到有人这么说。
  
   虽然雷欧原先就已经是在“看”的状态,那熟悉低沉的声音依旧穿透耳膜,若有似无搔弄着他的意识,他反射性往那人的方向转去,睁大藏匿着巨大秘密的眼帘,只为将对方完整纳入视野。
  
   恍惚间熟悉的白舞动着手中的血丝,无尽的红在水箱外跃动,模糊的哀鸣如同烟花绚烂,在水的世界朦胧中他听见高亢的哀伤,与逝去的沉默,最后什么也没有剩下。
  
   世界恢复安静,强烈的拉力将他从水中的世界掳走,俐落的水流闭上他的眼,不知何时他的视野终而恢复全然的黑,一口气被吸入梦境的终焉。
 
  
   雷欧纳鲁德在病房外的走廊捡到了像是丧家犬一样的前辈。
  
   他温热的手掌拉住前辈被半夜寒气侵袭的手腕,强行把人带回了病房。
  
   过程中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插科打诨,说到后来两人眉眼都带着笑意,知道他们借由这种无聊的说笑,确认彼此都还活着,也还互相联系着。这当中有关于后悔的谈话,还有雷欧说笑似地侃侃而谈全都被安静的夜晚给接受了,他们相互凝视,认同两人都能为对方的生存方式退让一步。
  
   雷欧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札布。
  
   这位职场前辈的大掌还放在自己头顶,为了几分钟前关于自己头发的笑话,手掌还随着主人爆笑的姿态大幅度上下颤抖。雷欧当然有试图反驳,却落得哑口无言的下场。
  
   啊……简直不想和这个人说话。
  
   话说回来这人到底和雷欧的头发有什么仇,才要编排这么大量污辱它的字眼喔!
  
   可最终雷欧决定放弃在无聊的拌嘴中夺取胜利,任由札布夺下一胜。反正这仇今天不报、十年不晚,总有一天雷欧也能把札布说到哭喊妈妈也没用。
  
   在从如此屈辱的话题上败部复活以前,他还有更重要的事。
  
   雷欧微微抬起头,望向坐在自己身边的前辈。不知是不是太有默契,札布也正好侧过脸看他。
  
   “札布先生……”“呐……雷欧。”
  
   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面面相觑几秒,都愣得瞪圆了眼睛。正当雷欧忍不住掩嘴笑起来,札布硬是把他的头往下按出一个新高度,并在雷欧纳鲁德低呼“痛痛痛”做为背景音的情况下咳了声,开始自己的演讲:
  
   “在你醒过来前,我自己……想了很多。我果然,没办法就这样算了。见过未来的你之后我就一直在想,你不在是不行的。就当我是自说自话,我真的受够了,只能眼睁睁看你拿性命去冒险,又或者草率地丢下你一个人。”
  
   雷欧掰开压在自己头顶的手掌,抬头看他。
  
   又听札布说:“所以我想……成为有资格对你的任性说三道四的人。”
  
   于是他噗哧笑出声。
  
   自己原先要说什么,好像一点都不重要了。
  
   “我也喜欢札布先生!”他认真地握住札布的手回应。
  
   结果他往前跃进一步,倒把札布吓得不清,一个倒退就迅速退到床的边边角角。
  
   “不不不,我又不是要和你告白,少、少少少往脸上贴金喔!”
  
   雷欧无语地“哈”了一声,语气平平地问:“但如果我要和札布先生告白,札布先生是不会拒绝的对吧?”
  
   毕竟即使札布反抗地慷慨激昂,通红的耳朵却早已背叛了他。就不要说那张死命隐忍,却还忍不住上扬弧度的嘴巴了。
  
   “那……那……”压根没发现自己早就露馅,札布还在拚了命不让嘴角弯起,整张脸皱成一团。即使雷欧看着他忍不住噗哧大笑出声,他依旧憋着那张万分扭曲的脸,垂死挣扎辩解:“那是两回事。”
  
   “所以我们交往了吗?”雷欧边问边戳札布的腰,脸上的得意完全掩不住。
  
   虽然没多久后他就被自家前辈处以正义的私人制裁。
  
   他回以一串哈哈大笑,温暖的笑声在清冷的室内柔软环绕。在札布忍不住伸手环抱住他时,他也顺其自然地将自己埋入那温暖的胸怀中。
  
   遇见未来的自己,知道八年以后自己身边有着值得珍重、托付自己所有的爱人。
  
   从那之后他就一直为此困扰着。
  
   能够在未来拥有爱人的勇气,这该是件幸运的事。可坏就坏在,他怎么样也想像不出陪在自己身边的人会是谁。那个人要能够与平凡如雷欧纳鲁德‧渥奇在一起,那会是个能够从容在黑路撒冷区生活的人;雷欧会有足够的能力守护对方,也要能够放心,在自己看不到的时候,那个他珍爱的人会好好的,不会被任何突如其来的危机给打败;那个人会愿意爱他,也愿意接受雷欧无论何时都会以妹妹为优先、以世界为优先。
  
   真的会有这样的人存在吗?
  
   那该是多么好的一个人。
  
   未来的自己昂首挺胸站在那里,微笑举起戒指闪耀的左手时,他对过去自己的一切疑问都充满自信。
  
   于是雷欧也一直在想那人的模样。
  
   然后他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想像未来的自己身旁站了一个人,那个人却不是札布。
  
   看起来札布也是这么想的。
  
   幸好,他们谁也没有错过谁。
 
  
   ※
 
  
   “雷欧……?早安!”
  
   巴蕾莉进房时眨了眨眼,好半晌才反应过来,急冲冲跑过去给他一个拥抱,仰首灿笑。
  
   虽说在雷欧与札布把她接回来住那天,巴蕾莉就听说雷欧特别的体质,也习惯了这个形同于自己第二个爸爸的家人泰半时间都不在自己身边。照札布的说法,雷欧大多三五天会出现一次,但有时连续出现在战场后,十天半个月不见也是常有的事。
  
   算起来,在巴蕾莉来到这个家两个多月,这还是第一次在家里见到雷欧。
  
   “爸爸正在做早餐,雷欧要是准备好了就过来吃饭吧!”小女生高兴地蹦跳开,急匆匆想去和爸爸分享这个好消息。只是她才大步跨出房门,又急急刹车转回来,拿过札布放在床头柜的手机,才又冲出去。
  
   雷欧好笑地看她一眼,随即也来到床头柜,拿起黑笔,在月历最后一个画有黑圈圈的格子角落打勾。
  
   洗漱一番,雷欧慢吞吞地在餐桌边拉着椅子坐下。平底锅煎着鸡蛋的细碎声响,随着熟食的香气飘来餐桌这头,雷欧双手托腮,望着所爱之人忙碌的背影,思绪不觉飘向遥远的过去。
  
   “想什么这么开心?”
  
   随着这句话,一起上桌的还有热腾腾的早餐。
  
   雷欧愣了愣,笑着望向在桌边坐下的家人们,打趣道:“什么事都很值得开心啊。”
  
   巴蕾莉不赞同地摇摇头,“雷欧的答案太敷衍了。”
  
   雷欧问:“那妳想听什么?”
  
   “雷欧今天怎么会回家呀?”巴蕾莉眼睛放光。
  
   两个月没见到人,她累积一肚子的话题想和雷欧聊。总是只能听工作回来的爸爸说些无关紧要的内容,对正要进入青春期的女孩子来说简直太无趣了。她本来一直在等有天雷欧会和札布一起下班回来,后来才知道雷欧一结束工作就不见人影,她压根没机会站在门口对他说声欢迎回家,顿时失望透顶。
  
   “现在算排休,”雷欧说,“总不能一直工作吧?我也想和妳们一起优哉度过无所事事的午后啊。”
  
   雷欧回来几乎都是在莱布拉需要他的时候。比如说是在成员对战血界眷属时,偶尔就会突然出现在札布附近。并不是每一次都会出现。但可能上位者也想挫挫长老的锐气,所以允许雷欧前往救援;同时也不让莱布拉成员恃宠而骄,克劳斯对此曾经说过:“这也是为了让我们坚定自己的信念,永不懈怠。我们不能掉以轻心,随时都得为了人类的胜利不遗余力。”
  
   像是血界眷属这样的突发状况总是来得仓促,雷欧出现的时间更是短,往往把名字读完没多久就消失在战场,甚至只足够打招呼。那些时候总会让札布想起失去雷欧那一天,他茫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模样。有时他甚至会梦到自己回到那个时刻,梦里的他不再逼迫雷欧完成读取讳名的任务,可也没办法说出其他的话。
  
   “你回来就好了。”他想这么说,又觉得不甘心。
  
   札布想,他还没有找到适合放在这个场合里最佳的话语。
  
   他于是没加入这话题,只是安静看着餐桌上另外两人谈天。
  
   休假时雷欧多半会在家里的卧室醒来。一开始还不算稳定,后来慢慢也调整配合札布休假出现,恐怕是上面也发现规律的休假能让义眼持有者得到适当休息,有助于接下来安排的工作。
  
   “不过诚如妳所见,在我看来……嗯,算是做五休一吧。但是循环下来差不多一两个月就过去了。”雷欧说。
  
   “也是有过连休啦,不过不是一个地方,累积最多一天半。”雷欧戳着盘底的培根,耸耸肩,“简直是劳工压榨!”
  
   “哈?哪有什么连休?”札布皱眉。
  
   “就之前回到过去那时候。”
  
   “那算连休啊。”
  
   听闻回到过去,巴蕾莉从椅子上跳起来,小脸满是兴奋,“雷欧也能回到过去吗?”
  
   “嗯……”雷欧点头,“不过现在好像已经无法再回去了?”
  
   “咦?为什么?”巴蕾莉托腮,“发生什么事了吗?”
  
   雷欧害羞地搔搔脸,突然变得不太好意思。
  
   “该怎么说,呃……我不小心让过去的札布先生还有我,提前在一起了。”
  
   札布听到这忍不住哈哈大笑,笑到眼泪都飙出来。他无视雷欧瞪过来的不善神色,抹掉眼角的生理性泪水,揶揄道:“嘿──没想到你小子还回去当婚姻仲介啊?”
  
   “才没有!”雷欧伸出右手发誓,“我绝对没有泄漏任何确切资讯,除了我已婚的事实。”毕竟戒指是初始装备嘛……虽然雷欧确实是一时疏忽,完全忘了要拿下这么刺激性,对过去两人产生不知算加成还是减分的慢性效果道具。
  
   “那么,难道过去的爸爸和雷欧经历的是不同的事件吗?”巴蕾莉又问。
  
   “也不算吧?”雷欧歪头想了想,“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住到一块儿……不过交往的原因,我和札布先生也经历过。札布先生应该还记得吧?就是人鱼药那个事件。其实我刚刚就是在想,有什么不一样……我说真的,我也问过了,对话几乎都一样喔!就连札布先生说我是从阴毛进化、还说我从小就被阴毛寄生这两段对话都一模一样!”
  
   “不是,你要记仇记到什么时候……”札布无语,“我根本都不记得说过什么。”
  
   雷欧哈哈一笑,“其实我本来也不太记得,不过听过去的我非常悲愤地完整复述一次,我就又记起来了。”
  
   巴蕾莉还是满脸困惑,“……所以雷欧你是被虐狂?”她问得犹疑,以她身兼家人与友人的立场,并不是很想相信雷欧居然因为这种肮脏的形容坠入爱河。
  
   “不不不不不──”雷欧赶紧摆手否认,连札布也跟着摇头。两人互觑一眼,只好凭借双方记忆,七七八八地还原那次任务的前因后果,还有那些现在回想起来令人有点害羞的对话。他们说得支支吾吾、满脸通红,巴蕾莉一边听一边认真点头,在故事结束后还有些懵,不可思议地问:
  
   “听起来很合理……你们以前是怎么做到这么肉麻地交换完承诺,却没想到要交往的?”
  
   札布和雷欧相视而笑,有默契地耸耸肩,齐声回应:“不知道啊。”
  
   “真是的,”巴蕾莉摇摇头,少年老成地大叹一口气,“你们别说了,我懂。”
 
  
   后来巴蕾莉又缠着雷欧问了许多。
  
   比如说小女生很认真地在设想明年要帮雷欧过生日,雷欧就和她说,不一定会在生日当天回来,选最接近的日子过就好了。巴蕾莉点点头,认真地在笔记本上记下,许诺:那我要学做蛋糕,不论你哪天回来,我都给你做生日蛋糕。雷欧摸摸她的头,笑着说好。
  
   雷欧的时空跳跃是不固定的。虽然大抵上时间是顺行,多是日常任务接着休假,一个月接着一个月,一年又一年地过,稳定地过着日子。但就跟天气一样,偏差累积久了会产生极端变化,不安定的时空旅行会将人抛到很远的地方。包含回到过去,或者到很久以后的未来。
  
   巴蕾莉问他:那么,回到过去,会不会像我一样,影响到过去应该要发生的事呢?
  
   就像雷欧已经造成过去的他们提早认识到彼此的感情。
  
   “不会的。”雷欧安抚她,“很多事情都一样,选择也没有改变。”
  
   即使两边的世界已经产生分歧,随着时间与事物的变化,未来会有更多的轮回,相互叠加。
  
   无限的轮回将会形成宇宙。
  
   它们并非独立,只是为了保持宇宙的合理性,作为本体的共相在平面上逐次的投射。只是,借由首次共相与境像间的交流,使得镜像的轨迹与共相交互影响后发生改变,依次影响之后每一次形成的共相。
  
   简单来说,便是母带经过修改后拷贝子带,之后所有子带都依序由前一个子带拷贝。
  
   每次的拷贝或许都会导致更多的分歧,也或许不会。
  
   “因为不管再重复多少次,经过多少分歧,我一定还是会做相同的决定。”
  
   雷欧回答巴蕾莉的同时,不经意想起曾对过去的札布说过的话。他那时没有动摇,现在更不会担忧。只是他忽地恍然大悟,不觉露出小小的笑靥。
  
   “但是,却也并非什么都没有改变。”他说。
  
   因为他晓得,那正是旅行的意义。




TBC

来自许多年后的小剧场:

从各方面来说,雷欧纳鲁德‧渥奇都觉得自己是不世出的优秀员工。

既然这样,讨一点员工福利也不过份,他强自振作地想。

于是干脆一鼓作气打开窗户大喊:我想去参加女儿的婚礼礼礼礼礼礼!

许愿许得极其随便,却又企图上达天听。

东西都准备好了在赌,赌赢那天早上两个爸爸差点哭得像笨蛋一样。

最终雷欧如愿以偿以主婚人的身分参加了巴蕾莉的婚礼。


到结局前貌似只会继续疯狂倒糖

想知道札雷拌嘴内容,可以去补一下ココロ呼吸,当然不看也不会影响本篇剧情。

太久没更新,差点直接贴14上来XDD


评论(6)
热度(58)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