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血界战线 札雷】你的勇气分我一半

* 和緒 12/02生日快乐 2017!

* 是包子的前日談~
---

 
   雷欧纳鲁德觉得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个天大的玩笑。
  
   起因是一次普通至极的任务。
  
   他与职场上的前辈凭着几条血做的藤蔓,像是泰山抱着珍妮,在黑路撒冷区这座危机四伏的都市丛林中紧急进行大型人造合成兽的路线诱导。事情到中途都还进行得很顺利,可偏偏负责当司机的那位在中途被一旁经过的异界鸟类给吸引,硬是要在“行车时间”内与乘客交谈,因而疏忽与同样危险驾驶的飞行轻装甲,双方煞车不及,迎面撞上。
  
   ──喔,雷欧,你看旁边飞过去那只鸟,它的脸看起来像不像女人胸前那两座雄伟的高山,要是把头埋进去不知道感觉会不会一样软软香香喔。
  
   ──札布先生麻烦你专心一点好吗,看前面……前面面面面啊啊啊啊!
  
   想起当时的混乱以及后头任务计画的发夹大转弯,雷欧真的觉得心很累。
  
   就已经很崩溃,后来处理完烂摊子赶去医院探望刚做完头骨修复手术的前辈,紧接而来还有这样的噩耗。
  
   ──哈……他谁?隔壁病房的邻居?
  
   雷欧纳鲁德当下只有一个感想:就你事特别多。
  
   事后他们又给札布安排一系列检查,医生初步检查结果确认札布可能是因为脑部受到重击,小型血块压迫到脑部,造成患者的记忆缺损。虽已安排隔日再做一场开脑手术移除,仍不能保证一定能恢复。医生又说,患者的情况不严重,初步确认他仍保有常识与大部分记忆,算是情况良好。
  
   医生推断记忆的损伤应为暂时性,可以通过谈话、观看过去影像纪录的方式,协助札布恢复记忆。
  
   由于莱布拉的保密措施,针对札布的记忆测试是由上司协同师弟完成。他记得血法,年轻时的锻链;记得莱布拉的工作;也记得曾经被自己嘲笑为日式点心的师弟,学习了他不擅长的风神系统,同样被师傅放生到自己所在的职场。
  
   他记得很多事,很多人,记得他的责任感,也记得自己无赖的放纵,彷佛没有任何失去会损伤他生存的需求──他独独只是忘了雷欧纳鲁德,以及他们之间所有的一切。
  
   而这部分──雷欧漫不经心地想,从上司的转述听上去,忘记了也没什么大不了。
  
   虽然不严谨地说,雷欧纳鲁德其实是他恋人就是了。
  
   ……到底是谁给这男人勇气,让他记得全部,偏偏把恋人的回忆爽快抛诸脑后?雷欧忍不住想。
  
   担心还会有后遗症,在医院住院部开始赶人前,雷欧又跑去找医生。医生和他说,接下来应该会逐渐变好的。那位雷欧也很熟悉的老医生知道他们俩的关系,拍拍雷欧的肩膀,笑着安慰他,别想这么多,你会被忘记,说不定因为你是重灾区啊。
  
   雷欧纳闷,什么重灾区?
  
   老医生就笑笑,脑部重击这事,你把他想成,今天那小伙子脑里有你整片地,你是半个大地主,陨石朝你的地砸下来,目标又大又明显嘛。碰,毁的自然大部分都是你庄稼。虽然其他田地说不定也有受损,但新闻肯定只报最严重那个。
  
   雷欧知道老医生多半是想安慰他,但内容特别胡扯,就像在雷欧脑里演了场简陋骗小孩的舞台剧。
  
   雷欧又想,这话米修菈六年级的时候就不信了。她会用最轻快的语气调侃他哥哥。
  
   暂时性失忆就算了,只忘记特定的人(也就是雷欧),彷佛雷欧纳鲁德曾经给札布.雷夫洛多大创伤一样。
  
   明明一直以来他才是负责制造雷欧各式物理伤害的那个。
  
   什么嘛。他有些不是滋味地想,再怎么说,会演变成现在这样的关系,功不可没的肯定是现在躺在病床上这位。毕竟雷欧很清楚,就算他当初对这人可能、大概、或许,有这么一丁点的好感,若无高人指点、神明感召,绝不可能被雷欧本人解读为跨友谊的粉红积分,更别提将此项目刷满,达成后来的恋爱成就。
  
   要知道,雷欧纳鲁德.游戏宅.渥奇其人,来到黑路撒冷区之后能打游戏的时间少得弥足珍贵,压根没时间浪费在恋爱养成那类只能炼成空虚的游戏;来到黑路撒冷区之前的大好光阴则心甘情愿砸在妹妹米修菈身上;不管现实还虚拟,雷欧纳鲁德都自然而然错失了培养这方面经历的机会。于是,当札布自然而然入侵他的生活,把登门踏户的蛮横演变为理所当然的造访,早年还会拍案叫骂的关系,不知不觉也跳过告白、确认彼此心意的阶段,他们甚至不用出柜,就自然而然被周遭的人默认为恋人。
  
   (雷欧纳鲁德认为这件事简直匪夷所思,然而并不愿意深想。)
  
   他们一般对外互称对方朋友(更多时候是“损友”),偶尔也用恋人的语气调侃彼此。
  
   但说非要对方不可,喜欢,还是爱得死去活来,雷欧觉得没有,更不觉得札布会有。
  
   他甚至觉得医生说他是大地主的事相当荒谬。
  
   谁知道他到底站札布心眼边边角角多小一部份,才会异界生物一撞,记忆敲块角下来,轻轻悄悄便带走关于雷欧那一部份。
  
   又如果,今天忘记的人是雷欧,被忘记的那个人,又会愿意为了挽回雷欧脑里土石坍方的记忆,把自己强硬地塞回他脑袋吗?
  
   想想就觉得,那个人不把这段时间当成放假嘉年华很不现实。他甚至可以想像札布尽情歌舞,放肆挥霍的模样。
  
   像是在雷欧面前的门板上,自顾自投影起一出欢乐的歌舞剧。
  
   雷欧纳鲁德想,他确实缺少推开门的勇气。
  
   他心里惴惴不安,顺手揣了怀里夹得半扁的包子;就怕待会自己会紧张得笑场……又或者笑不出来,直接情绪一来,天崩地裂缩头哭鼻子也极有可能。
  
   为了这种蠢事哭鼻子实在有点愚蠢,可他心里某处又觉得无所谓,反正莱布拉犬猿猴的眼泪都不值几个钱。大不了哭完就跑,这也算一种进攻策略。
  
   ……可是呀,就和妹妹米修菈说的一样,雷欧纳鲁德‧渥奇,是位永不后退的勇敢骑士。
  
   他有些好笑地又揩了胸前包子一把。
  
   ──或者,也可以说是个无法预测的奇男子。
  
   他吸口气,推开病房的门。
  
   在门后见到那个甚至不记得昨天还匆匆见过一面的失忆恋人时,雷欧瞬间很想给对方一个头槌,或者连续包子爆击后摔门离去。什么革命感情?没有的。那边都主动解除队友绑定,这边当然也可以顺其自然离队等待下一个邂逅。
  
   可是雷欧纳鲁德舍不得。
  
   也许是两人相处的时间里,虽然槽点很多,却真的很快乐。
  
   又或许,他现在也能清楚地描绘,插科打诨完吊儿郎当的前辈,在避无可避的情况下,选择优先保护雷欧的头部,才导致后来他自己的头狠狠摔破一个洞。
  
   更简单来说,雷欧纳鲁德.渥奇深谙:和札布.雷夫洛的相处要用心。(如此一来才不会被某人表面上的倔强气到血压飙高。)
  
   用心去体会,就算是烂到骨髓的垃圾人渣,对待自己时也有他人难以想像的温柔。
  
   雷欧想,这是札布平日的珍惜借给他的勇气。
  
   足够让他今天站到这里,主动朝恋人跨出这一步。
  
   保持平常心吧,他想。
  
   无论多少坎坷他们都会安然度过。
 
  
   你的勇气分我一半。
  
   让我证明给你看。





END

两句连起来是,“我的包子分你ㄧ半,你的勇气分我一半。”


包子系列的篇名是致敬大老师(花儿)的《我的果汁分你一半》,这首歌也非常适合《包子》的这对札雷,当主题曲也很合适,天真浪漫又可爱。

并没有想到会开这篇的坑,最先想到的是结尾那两句,然后是雷欧问医生怎么偏偏忘掉我咧,医生说他是大地主被陨石砸那段。

和《包子》一样属于轻轻松松脑洞大开系作品。

完成于北上的自强号(窝在车厢缝隙中打字)


评论(8)
热度(108)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