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血界战线 札雷】Time Traveler-12

* 可能明天才会写13,本家没更新哈哈


 
  

 
  12. His Base

 
  雷欧纳鲁德‧渥奇“拯救世界”的任务就这样唐突地结束了。
 
  在他与过去的札布‧雷夫洛说完一个漫长而无趣的故事后,他又进行了一次例行的时空跳跃,接着第二次、第三次……直到半年之后他始终没有再次见到尚且年少的恋人与自己,才终于恍然大悟,“回到过去”只是个短期的支线任务,甚至在他还没意会到这么做到底有什么意义时,该章节就已经被盖下完成的戳印。
 
  雷欧试着去回想最后一次穿越到过去时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左思右想,却发现那不到几个小时的旅程单调得超乎自己想像:他与过去的恋人进行一场似是而非的争执,场面一度闹得很僵,甚至有些悲伤。其实仔细想想双方都没有错,他们的立场终究不一样,出发点也都是好的,只有发生的事实无可讨论。雷欧想破头都不明白那样的谈话能够给他,又或者“那边”的人生带来什么重要的转机,才使得上位者认为将雷欧纳鲁德‧渥奇送回那个时代是必要的──这点至今仍旧没有解答,短期内也看不到它对“当下”带来的变化。
 
  最后他只能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却不怎么想它。
 
  反倒因为回到过去时和小札布说起那些过去三年的往事,雷欧纳鲁德想起许多刚开始时空跳跃时的无措,以及现在想来也能会心一笑的趣事。
 
  比如说,他第一次时空穿越的地点是伙伴的战场,除了读取眷属讳名外整个人都是茫然的;都没缓过来,第二次就一口气穿去一年多后,还被年长的札布兜着解释一推,临走前重新回味过一把“老师教课总是特别催眠究竟是怎样的体验”已经足够悲剧,没想到临走前还被老师丢了一颗炸弹。
 
  ──什么叫“房子该买了”!别以为我忘了你最开始还说房子是我们一起买的,这个时间让札布先生买房子很让人误会你知道吗!虽然你也是札布先生就是了!
 
  虽然内心十分冲击,昏过去再醒来发现自己居然回到老家,当下也顾不了札布说了什么,连忙先冲去和父母相认,后来更与闻讯赶回家来的妹妹抱着痛哭了一顿,一哭就哭到两人肚子都咕噜叫起来,只能面面相觑,相视而笑。
 
  与妹妹一起重新确认人生方向,准备好要往下走时,雷欧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的。尤其,后来他见到札布萤幕对面大大的哭脸,虽然没说出口,心里却浮现一丝变调的感触。他当时还不知道那感觉的正体是什么,能够明确肯定的只有,他和札布从今以后,大概很难像以前那样百无禁忌了。
 
  这个认知让他感到淡淡的怅然,又有些说不出的什么。
 
  在短暂视讯电话的最后,他将从大札布那头听来的传言复述给札布听。自己擅自浮想翩翩,札布倒只是愣了一下,还掰着指头算,纳闷地问不是还三年吗?这么早买是要养蜘蛛喔。
 
  雷欧这才想到,“对耶……札布先生本来就有要买房子要接巴蕾莉对吧。”
 
  札布听了马上瞪他,“哈?你该不会是忘了吧。”
 
  “也、也没有忘啦。”雷欧赶紧打哈哈,“该怎么说,因为未来的札布先生实在太不会说话了。”
 
  说什么他们一起买的房子,害他一下子就误会他们两个莫名其妙在未来同居了。不会说话的男人真是太危险了,差点就要替雷欧纳鲁德打开一道新世界的大门,而雷欧也差点稀里糊涂钻到门另一边去。
 
  札布又瞪他,若是往常乱七八糟的话早就喷过来洗雷欧纳鲁德一脸,但今天就不知道是米修菈在又或者其他原因,自家前辈硬是忍下平日的口无遮拦,看起来有气无力的。
 
  可能札布也看出雷欧打过来主要还是报平安,想留着时间陪家人,便草草结束了通话。
 
  雷欧心想,没事,还会再见面的,下回见面时再好好聊就行了。却没想到,这个因为未来前辈话术太差而不小心挑动自己神经的买房话题,到头来居然还真和自己有关系。
 
  在雷欧纳鲁德“殉职”后,原先他住处的行李在莱布拉成员整理下,大件的多半都装箱寄回他老家;比较重要的证件则被有先见之明的史帝芬以“还需要办一些工作手续”的理由冠冕堂皇扣留下来,资料也尚未去登记死亡,因此莫名“复活”的雷欧并不需要额外办什么手续,一切都与以往没什么两样,就连突然失去住所这点也再熟悉不过了。
 
  但问他要不要再租间房,雷欧是拒绝的。
 
  那时候他已经足足成为无家人士两个多月余,也开始逐渐习惯时空间的跳跃。
 
  首先,他每次出现的间隔与时长皆不固定,但几乎八成都会出现在任务中,像是莱布拉可靠的外援投手一般,或提供追踪的协助、或看破敌人的幻术,又或者读取血界眷属的名字,事成功成身退,一困一闭眼,人就消失于原处。史帝芬他们一直都有对他的活动轨迹制作报告,样本数虽不多,至今整理十几笔后也差不多能下个小结:
 
  一、约莫三至五天出现一次(如有紧急事件不限),跳跃时空是“顺行”(注:仅一次例外),已确认记忆连续
 
  二、出现后不会进行睡眠,一旦出现睡意,便准备进行下一次时空跳跃
 
  三、空缺的数日间不存在记忆
 
  四、一次停留数十分至一日不等
 
  五、必定会出现在札布‧雷夫洛左右(注:仅一次例外)
 
  虽说因为神明的契约而活过来,雷欧的身体素质倒没什么变化。依旧和以往一样,毫无锻链、也无可锻链的血肉之躯。会饿、会累,也会想睡觉。尤其长时间使用完义眼,会有种很累、需要睡很久的感觉,之后差不多就是报告里写到的,产生睡意后思维就断线了。
 
  再次醒来,大概有点像手术后麻醉退了进到恢复室的感觉。只是不会想吐,人也很有精神。
 
  同时人也到了下一个时空点,完成一次时空跳跃。
 
  雷欧也搞不太清楚自己在跳跃的过程中是不是真的有睡过觉,他没有过程中“作过梦”的印象,比起睡觉,更像是使用药物后全身麻醉,进入完全的昏迷。
 
  一般来说,睡眠占人类寿命三分之一的时间。雷欧隐约觉得,那些浪费在“睡眠”的时间,是他做为“活人”穿越时空,不老化、持续能使用能力,以及见到所爱之人的代价,这么一想,倒不是很在意。
 
  比较让他困扰的是第五点。根据制作纪录的成员在后方附上的推断,极有可能是雷欧先前皆与札布共组活动,如今是延续这个经验。他们在猜,上面的人可能认为:这么组合有比较大机率,能在确保义眼所有者存活率的同时,完成大多数的任务。
 
  “……道理我都懂,就是,为什么就连休假也出现在札布先生附近啊!”雷欧实在很纳闷。
 
  除了回老家那次以外,雷欧纳鲁德至今的时空跳跃,最长只维持了一天。然而那天的黑路撒冷区什么也没发生,和平得一点也不需要雷欧纳鲁德救援。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左手边睡着前辈,右手边睡着不认识的女人,吓得他差点原地昏厥。这件事最过分的是,突然被陌生人躺了床的金发女性起床后也只意外几分钟,就裸着身体下床去洗漱,把心脏快休克的雷欧留给只会对着天花板哈哈大笑的前辈,在场完全没有任何人肯顾虑雷欧脆弱的心灵。
 
  虽然札布事后拿着女人的钱请雷欧吃了顿午餐,雷欧心情也没好起来。下午两人莫名其妙和谐地坐在公园长椅上发呆看鸽子,雷欧才听札布说那天是他全休,结果雷欧一来原先的日程全丢进垃圾桶。最后相看两无言的两人只好默默跑去事务所对打掌上机,而且这件事还被当天值班的成员们笑话好久。
 
  不过雷欧突然就懂了,这可能就是未来札布说要这时候买房子的主因。
 
  这也能很好地说明,为什么房子是雷欧和札布一起买下的。
 
  他向札布提出这个想法,两人讨论一阵,都觉得很合理。反正两人到时候也会一起去接巴蕾莉,雷欧现在这样子,比起租间放着养蚊子(还极有可能出意外)的房子,不如把钱省下来资助札布的新房。
 
  只不过两人聊归聊,却聊得不是很认真,全程眼睛和手都黏在掌上机上,于是这话题也在傍晚两人离开事务所去用餐后彻底不了了之。

 
  其实如果不是那天雷欧在电话里提起,札布自己也快忘了要为了巴蕾莉买房子的事。
 
  他仔细回想上回物色房子是什么时候,想很久才勉强有模糊的印象。毕竟,上次提到这话题都得追溯到去年初了。
 
  当时他和自家后辈刚吃完午饭,偶然被街边的房屋物业塞了几分薄薄的目录纸,两人正要回事务所待机等任务,就干脆拿来研究一番,当时就有不经意聊到如果两三年后要去接巴蕾莉一起住的话,不管人家愿不愿意,札布总得先准备一套对小孩子来说足够安全便利的房子。
 
  至于札布要把小女生接来一起住,那又是更久远以前的话题了。
 
  七年前,在克劳斯的协助下,札布用计于半夜收拾掉那个来自未来的威胁,名为巴蕾莉‧巴马的少女也顺利回到原先的时空──十年后的世界。虽然事情已尘埃落定,关于这件事的报告书需要处理,也该事先想好未来针对这案件应有的对策。现今的札布身上没有诅咒,世界线全面性改变,十年后莱布拉还会有哪些人,敌人会变成怎样、需要采取什么对策这暂且不论;唯一可以确定应该不受影响的是:假使巴蕾莉照着历史的轨迹托人查到札布的资料,搞不好又会千里迢迢跑来找“爸爸”。
 
  莱布拉当时对这个自称札布女儿的小女生也算是做过完整调查,她出生没多久母亲就去世,被有钱人家领养后虽没被虐待,却在十岁这年面对家主过世、剩下的人争夺遗产的勾心斗角。没有血缘的她在这环境下肯定会承受不少压力,札布本来就说好了要再见小女生一面,听到调查报告的结论,沉默好一会就说,那不然我把她接过来养吧。他这话说得犹豫,却已出乎众人意料。不过克劳斯和K‧K听见这结论都很高兴,总像个大姊在照看札布的K‧K更是豪爽地拍着他肩膀,直说小札布长大了,怎么这么有责任感,很棒很棒。
 
  一旁雷欧虽没说什么,却也是乐见其成的。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比起对札布人渣投递去不可信眼神的人狼与半鱼人,老是生活在札布垃圾般性格与淫威下的他,闻言只是微微弯着笑。然而,就不知道那笑容饱含的欣慰,是不是反而戳中皮薄嘴硬小学生的玻璃心,尽情鄙视札布的人们全数全身而退,只有雷欧纳鲁德一个被恼羞成怒的札布压着脑袋教训了一顿,让人不禁感叹,这世上充满不公平。
 
  闲话休题。
 
  针对买房子这事,札布原先还抱着临阵磨枪的想法,打算把事情放着过年又过年,等差不多只剩一年,再拖就来不及装潢房子的底线再把房子买下来;可既然未来的自己都托人传话说该买了,买的房子也方便雷欧“休假”时有个地方待,越早决定房子自然是越好。
 
  札布平时看着吊儿郎当,认真工作时却向来很有效率,才过两天,他就从街上四处游击拿回一堆目录,用午休的时间认真挑选起适合三人一起住的房子。只是比较房子的优缺显然不是他的长项,看没看两眼札布差不多就昏了,不经意想起以前这种时候都有雷欧在一旁帮忙研究,心情更是郁闷。
 
  家里会有小孩,买房这事便要多加考量,又要安全、周遭方便添购日常用品,最重要的还要治安良好。就算没什么概念,也知道这样的房子肯定不便宜。
 
  唯一的安慰是不用愁钱。
 
  自从七年前札布发表养小孩宣言后,组织里就设置了一笔雷夫洛家不动产金,里头除了从札布每个月的薪水扣一部份出来,还有来自各方大人的友情赞助费用,史帝芬手下管帐的部下曾给他们算过,照这样每月定存,这笔钱等到买房时约莫会滚成什么数字,那个人还说,忽略通膨的话,完全可以在黑路撒冷区要买到很好地段的2LDK。
 
  虽然距离原先购屋的预定日期还有一两年,现在存下来的钱要负担首付和前几期倒也不成问题。
 
  不过,如果雷欧也要一起住的话,2LDK好像就有点不太够了……
 
  “吉尔贝特先生,你看看,3LDK的这几间有没有比较推荐的?”札布拎着目录,在纸上上下比划一阵。吉尔贝特随着他的动作微微倾身,盯着看一会后,伸手接过目录。
 
  “我看看……”
 
  札布以前和雷欧一起看房的方向,除了方才提过的周边环境,也会考虑内部的空间规划。他们都倾向找主卧与客卧隔开,主卧有独立盥洗间的。巴蕾莉接回来虽然才十岁,但很快,小女生就会抽高、发育,然后就会与她的爸爸之间男女有──难以跨越的──别。有着照顾妹妹一套经验的雷欧纳鲁德内行地说,提早给女孩子区隔出属于她们自己私人领域非常必要,因为等到她们进入青春期后,若是男孩子的大剌剌不小心稍稍越界,她们就会像受惊的刺猬一样竖起刺,把攻击当作会好的防御,也不管男孩子能不能理解他们的不满,十分不讲理。基本上,不对她们体贴就是死罪,没得申辩的。
 
  札布记得自己听到雷欧这夸大的描述,还揶揄地问:“看不出来小米修菈对你这么凶啊?”于是米修菈的哥哥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看:“没,她只是不太理我。可是札布先生你知道吗?米修菈只要不开心地哼一声,她哥哥的全世界都要地震。”看出雷欧的生无可恋是真情流露,这么严重的恋妹简直让他笑到肚子抽搐。
 
  在他想起往事有些发呆时,能干的莱因赫兹家总管已经细心地在目录纸上圈起几间房,札布顺着看了写在预览图下方的情报,毕竟多一房,几个物件的价格都明显高于他先前相中的2LDK一大截,不仅分期的金额高上许多,期数也比较长。
 
  吉尔贝特自然也记得札布先前看房的事。他想起两个小孩坐在沙发上左一言右一句热烈讨论的模样,那真是会让人不禁微笑的光景。他良好的记忆力让他很快就想起孩子们来回讨论的具体内容,而当时的需求显然与札布现在提的不同。
 
  他想了想,问:“是因为雷欧纳鲁德先生也要一起入住的关系吗?”
 
  札布点头,“嗯,雷欧那家伙也要住一起的话,原本找的2LDK房间不够,就算不常回来,那家伙总得有自己的私人空间吧。”
 
  “上次就觉得很奇怪了,你们两个都要同居了,为什么还需要多一间房?”
 
  札布的青筋几乎是跟头顶忽然增加的重量同时浮起。
 
  “……先给我下去!”
 
  “身为一张脚踏垫,不要这么小气。”
 
  “妳看过这么活生生的脚踏垫吗!”
 
  “就认识你这张不仅成色差,还会说废话的。”
 
  札布‧雷夫洛和珍‧皇的对决,素来不是前者被堵得无言,便是后者被恶心得无语。至于今天,显然是第一种。只是他还在气头上,珍倒是毫不介意地接续了自己的话题:
 
  “那你和雷欧究竟怎么回事,都在一起了还分居?”
 
  “──哈?才没有!谁跟那家伙在一起,那家伙可是男的喔!”札布整张脸扭曲成一块,朝着头顶比了个中指。
 
  珍长长“喔”了声,瞥向一旁,轻描淡写地说:“就不知道是谁啊?知道雷欧没死哭得像是傻瓜一样。”
 
  “哭……!”札布差点没被口水呛到,整张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舌头打结地回嘴:“妳、妳妳妳妳妳哪只眼睛看到我哭了喔!”
 
  “当然是小米修菈说的。”
 
  “啊,妹妹吗──!”听到罪魁祸首的名字,札布的气立刻消了大半,他努努嘴,不是很甘愿地说:“可恶,这么可爱只能原谅她了……”
 
  珍忍不住提醒:“可别对别人老婆动歪脑筋喔。”
 
  “妳以为我是谁!才不会咧!”札布翻了个白眼,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觉得你是垃圾以下的垃圾。”珍诚恳地批评道,一顿,又说:“算了,我当然知道你喜欢的是她哥。”
 
  “算了个屁!谁跟妳算了!不能就这样算了!”
 
  珍压根懒得理他,伸手抽走札布捏在手里的目录纸,“不愧是吉尔贝特先生,挑的项目都很不错,就是多一间房,对你那笔基金来说就有些吃紧了。”珍说着又放开纸,“嘛,黑路撒冷区到底也是寸土寸金嘛。雷欧恐怕也无法常住,不然你们商量一下买2LDK?反正雷欧又不过夜,行李放一起不碍事吧。”
 
  这么说也是。札布默然。
 
  考虑到雷欧不需要睡眠,和札布共用一间房也没什么。更何况──札布忽然笑了出来,让不明所以的珍瞪大眼睨着他,满脸都是嫌弃与恶心,没多久就默默稀释存在离开了。
 
  但札布其实只是想到,雷欧对此提议怕是会一本正经地比出双手大拇指,转手就把省下的钱寄回老家。
 
  事实证明札布是对的。
 
  雷欧纳鲁德对此则表示:“过去七年你硬要来我家玩还过夜的时候,不也是两人一张单人床都挤了,住一个房间能省钱有什么不好?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
 
  “买双人床吧,单人床挤两个人太小了。”
 
  早在情妇家睡惯双人床的札布毫无压力附议。
 
  再更后来,等到两人互通心意,每次见面只想黏在一块,再回头看当时买房时的事,双方都觉得,当初只买2LDK加双人床的决定,简直是“省”来一笔。

 
  ※

 
  “想什么这么开心?”
 
  札布端着煎好的蛋与火腿走到餐桌边,巴蕾莉也端正地捧着叠了一落烤吐司的盘子跟在后头,等东西都上桌,雷夫洛家的早餐时间便要开始了。
 
  雷欧抬头笑觑着自己的家人,沉浸在往事的脸上依旧挂着难掩的笑意。
 
  既然他们都还能健康地活着,
 
  “什么事都很值得开心啊。”




TBC
12的章节名称叫“(建构)他(这个人)的基础”,是想稍微明讲雷欧时空穿越的一些特性,顺便写写雷欧死后~他们交往前两人倾向朋友,又更加收敛一点的互动关系。虽然决定要以上章提到的买房子为主轴,但也没想到买着买着就一章了哈哈。下一章继续说说跟时空穿越有关的设定,再讲一点哲学的东西,十四写一下决定要写这个故事时最早的画面与台词(上集提到的米修菈趴),十五就要收尾了。算起来全篇只是个写不到十万字的故事,可为什么觉得已经跑了相当于原耽二三十万字的剧情量呢?XD

这礼拜工作比较忙,没办法忙里偷写(…)

评论(2)
热度(56)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