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200粉创作练手‧其一

&迟来的300粉感谢XDDD

*是之前的这个



- 魔王勇者‧卡带 -

身为勇者队的导师,旗木卡卡西时常向小小的勇者们诉说自己以前的故事。当时老魔王已经沉寂,冒险大陆上,没有魔王,只有不同的勇者们为了利益相互抗争,自相残杀,唯有残酷才能生存的蠢事。他总用轻描淡写的笑嗓,状似不经意地诉说着,当年为这些愚蠢的对立而丧命的挚友,在最后留给这个世界、留给他的重大信念。

──而后,当勇者们与新生的魔王面对面。
卡卡西茫然、不解,心痛而又眷恋地注视着,带着斑驳伤痕,直杆杆立在高处睥睨一切的魔王,并且万分不可思议地,让眼前这个决然冷酷的身影,逐渐与十六年前留下最后礼物给自己,欣然闭上双眼的友人模样重叠。

“嗨,卡卡西,好久不见。”
幻影彷佛这样嘲笑着开口。
然而卡卡西什么都听不见。

你后悔吗?觉得遭受背叛吗?会觉得心痛愧疚吗?想要杀了我吗?

随之而至的是无数无解的疑惑。
旗木卡卡西发现自己一个都无法回答。

他只能静静注视着宇智波带土成为新生魔王,成为自己敌对阵营的这个画面,难以吐出任何有效的语句。勇者们的胜利、世界的和平,在终于重逢的那个人面前,都如同雨中的尘埃,轻易从心头洗刷而走。

只能听那甜蜜而又痛苦的恶梦微笑着说:

“那么,就让毁灭拉开序幕吧。”





- 船长美人鱼‧札雷 -

故事的第一幕开始在远洋的海平面。
融接着蔚蓝与天蓝色的水平线,将晴朗与危险给一分而二,白云优闲高挂空中,波光粼粼的海上闪烁着健康的阳光。
银发的船长挂在船边,手里还抓着只剩一小圈红酒的空瓶,漫不经心往海上望。
真是个和平适合远航的日子。船长哼着不成调的小曲,灰绿色的眼珠子扫视着船身光芒跳动的海面。

他满脸通红,随兴地踢着脚边七八个玻璃空瓶,任由它们随意地来回滚动。
天底下没什么新鲜事,这位酒醉船长的航程当然也没有──照理而言。

“……喂,托蕾丝,大事不妙。”船长仍盯着海面看,英气的眉头一皱,像发现什么似的,吞了一大口口水,一张好看的脸硬是皱得歪七扭八。他向正坐在甲板上边做日光浴边撸猫的女性说,“妳看,我让女人上船,昨天又在船上玩这么疯,今天果然遭受报应了。”

“哈?”托蕾丝眯起眼瞪过来,手上撸猫的力道却是一样温柔。

若是平时,接受到这宛如包含杀意的眼神警告,船长肯定会冷汗冒个没完直道歉,可就不知道是喝酒变得迟钝,还是他发现的东西真的太可怕,船长哭丧着脸又接着说:

“妳妳妳过来看嘛……那边,妳的阴毛成精了,还长着鱼尾巴,怕是连波赛顿都看不下去我们昨夜的激情!快看,在那边,他他他,他还会游泳呢!”

托蕾丝翻翻白眼,鄙视着船长没事发什么酒疯。她连动都不想动,继续服侍怀里的猫。

“你确定你难道不是看到人鱼吗?”
船长肩膀一抖,更用力指着海面的方向。
“人鱼?那不只是传说吗!”
托蕾丝继续翻翻白眼,“札布,你都觉得阴毛能成精了,有人鱼也不奇怪吧?”
船长茅塞顿开,“……妳说得好有道理。”

说着船长一脸正经,咬破自己的大拇指,信誓旦旦宣告:“我要钓人鱼。”
托蕾丝愣住,“钓上来干嘛?”
“当然是要吃。”札布说着手一伸,血色的细绳从拇指的伤口窜出,往海面上一挥,不到一秒,那位被叫成阴毛精的人鱼少年惨叫连着他本人一起被抛到船上来。

托蕾丝瞪大眼睛,看着札布人鱼说钓就钓,一条活生生腰上捆着密密麻麻红绳的人鱼就这么在两人中间的船板上扑腾。

“你你你要干什么?”“札布你要吃人鱼?”
少年惊恐的逼问和托蕾丝的疑问混在一起,札布船长双手插腰哼哼两声,收回用来钓鱼(X)掳鱼(O)的血丝,愉快地一并回答:

“哼,我家乡那边石斑可以做到活鱼十六吃,不知道人鱼可以几吃喔!”

于是托蕾丝索性扭头不理他,人鱼少年则瞪大眼睛直接气绝昏迷。


至于这位人鱼少年最后到底能够几吃呢?
让船长负责任地回答各位:以姿势来算,总共四十八吃。

  





这系列打算试试看开头接结尾把十篇接起来。


看完B3B第一集了,好激动~好兴奋啊~~

果然正如太太们说的一样,通篇是糖&OP好闪XDDDDD


评论
热度(5)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