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血界战线】天使与魔鬼

(原)莫名用手机打了两千多字的小段子

 
  雷欧纳鲁德.渥奇基本上是个认真的少年。但如果有人教唆,稍微在工作上偷懒也是理所当然的常态。
 
  对他而言两者并不冲突。
 
  就好比,当副手史帝芬.A.斯塔费兹贴出“克劳斯是天使,认同请按赞”,他会毫不犹豫地继吉尔贝特与K.K之后按赞分享;但当札布.雷夫洛在下方留言“所以很好骗,说什么都会相信,哈哈”时,忍不住跟着+1。
 
  此举虽然让克劳斯粉丝俱乐部的大人们感情上有些微妙,但大家仍是普遍以“关爱笨蛋,从我做起”的慈爱眼光守护着这位天真烂漫的年少成员;雷欧自身也以这种半吊子的姿态,极快就融入这个名为“莱布拉”,都市传说等级的秘密结社。

 
  事情发生在某次成员间庆祝的晚会。
 
  这位加入组织已逾两年,不管横算直算都成年的少年,在席间喝了点薄酒,半醉微醺,便准备要搞事。
 
  平时总黏在一旁如同连体婴的斗流大弟子在晚会开始后就四处喝酒交际不知去向,雷欧却是和成员们聊着喝着,突然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不知怎地落单了。
 
  神智有些不清醒的他歪着头,原地绕着转了一圈,忽然看到一个巨大的目标。
 
  他愣了几秒,拍着额头一笑,那可不是我们有如大天使般的莱布拉大家长,克劳斯.V.莱因赫兹吗!
 
  “克劳斯先生,克劳斯先生!”
 
  雷欧小碎步跑过去,堆着满脸笑意仰头看向克劳斯。
 
  克劳斯似乎也注意到他,微微屈身,回以一笑,“这不是雷欧吗?有什么事吗?”
 
  “克劳斯先生!你觉得我最近表现如何?”雷欧一脸认真,右手虚握成拳,摆出记者采访的架势。此举太过突然,克劳斯慌了一瞬,舌头打结好一会才说:“……你一直都很棒!”
 
  他与有荣焉的欣慰答应,雷欧却仍保持原先的姿势,无言表达这答案太过敷衍了事,需要更进一步说明的诉求。
 
  克劳斯的视线一瞬间想要求助场外般左右飘忽,直到他似乎看到某个东西,翠绿的眼睛一亮,马上又回复信心满满的模样。
 
  “我知道了,雷欧。”
 
  他注视着眼前的小记者,充满感情地说:“你不满足于现在的表现,想要更加进步对吧!我听史帝芬说过,你和札布有时候会利用空闲时间出去散心吃饭,我原先一直觉得他说得太过,你们这年纪工作后适当休息也是必要的;但如果你有决心更上一层楼,我相信这些空余时间妥善分配有效的锻炼非常有必要。你和札布都该更加督促自己,就像杰德那样。”
 
  雷欧似乎没料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那张脸颊隐隐透露红晕的脸瞬间垮了下来。没几秒后,本人便毫无形象滚倒在地,哭闹着说“克劳斯先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嘴上说我很棒,结果还是嫌弃我偷懒了吧!是!是我意志不坚不能拒绝那恶魔的诱惑!想不到居然被克劳斯先生讨厌了呜哇哇啊啊啊啊!”
 
  克劳斯闻言立刻慌张了起来。他笨拙地伸手,多次想扶起在地上乱无章法打滚的雷欧,同时还焦急想解释自己方才说的话并不是雷欧想的那个意思,雷欧却完全拒绝沟通,只顾着在地上撒泼。
 
  克劳斯无可奈何,只能慌慌张张寻求外援。他眼神扫向吉尔贝特,多年侍奉自己的管家果然一个眼神交换就明白他的意思,反应极快地执行少爷交代的任务。
 
  没事的,在那之前想办法稳住雷欧纳鲁德一会就好……嗯?
 
  只是这么一分神的功夫,直到刚刚都叫唤不休的发酒疯少年已经如同雕像般凝结在原处──对,字面意思的,被不知何处延伸过来的冰霜,被冰黏在地板上,整个人不知是冻得亦或吓得,刚刚还能清楚看出血管扩张的脸,飞快地刷成青白色。
 
  “好像挺热闹啊,能不能让我也参加这场谈话?”
 
  笑眯眯从冰霜源头走过来,西装笔挺的中年男性,正是克劳斯的友人,地上冻结少年的上司,以及莱布拉的副官──史帝芬.A.斯塔费兹。
 
  地上的少年吞了吞口水,冷汗爬满整张脸。他本来就没有很醉,经过冰冻洗礼,整个人已经清醒到不能再醒。
 
  ……对不起,米修菈,哥哥的世界要毁灭了。没办法帮妳夺回光明真的很抱歉,不嫌弃的话下辈子还想再和妳当兄妹,永别了……!
 
  默默在心里留下对妹妹无力地忏悔,雷欧眼睛紧紧一闭,已准备好从容就义!(虽然从外表看不出任何差别。)
 
  然而,就在他觉得万事休矣的时刻,熟悉的声音带着浓浓酒味出现在他耳边。
 
  “啊咧,这不是雷欧吗?怎么躺在这里,唉呦喂!还全身铺冰块!你啊,喝酒之后有点热是可以理解啦,睡冰块有点太夸张了,喔?有听见吗?”
 
  雷欧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他熟悉的搭档兼恶友,札布.雷夫洛(安定的喝得烂醉版本)。他正一脸困惑地蹲在被冰渍的雷欧身侧。
 
  “札、札布先生!”雷欧想也没想大叫出声。
 
  之后,札布先是有些疑惑,马上心情极佳地咧嘴笑开,“干嘛干嘛,伟大的前辈一晚上不见,让我们的雷欧君觉得寂寞啦?”
 
  “是是是,您说什么都行,拜托带我走,到哪里都行!”
 
  “什么什么,你是这么黏人的设定吗?”
 
  “好了啦!随便!带我走!快!”
 
  宛如瞥见一线生机,雷欧使尽吃奶力气移动没被完全固定在地面的手去抓札布的裤管,死命要求前辈把自己从地上撕起来,移动到不碍史帝芬眼的位置。刚发酒疯说过的话仍历历在目,但雷欧已经没精神去羞耻,甚至是考虑他这段求助的过程也全数暴露在一旁等着看戏的上司们眼里。
 
  他此刻只有一个目标:离开这个伤心地!越远越好!
 
  札布全身都是酒臭味,似乎早就醉得糊涂,他也没多加思考为什么雷欧会被冰块黏在地上,又或者为什么他会被吉尔贝特笑眯眯地引导到被冰渍的后辈面前;他只是拎着雷欧西装衬衫的后领,一个巧劲把他和地板剥离开来,并帮他拍掉身上大量的冰屑。
 
  雷欧狼狈地在前辈身边站好,神情紧张地东张西望一番,才发现上司们早就离开了,松了好大一口气。
 
  “还以为会死呢。”
 
  他拍拍胸脯,心有余悸地说。一旁的札布却只是茫然歪着头,问他:“嗯,刚不是说要走,所以是要去哪?”
 
  雷欧深吸一口气。
 
  “回家洗洗睡吧!”
 
  这样闹了一出,他可没有任何庆祝的心情了。



 
  fin.
 
  回家后,雷欧纳鲁德在预期之内地收到来自上司“再敢跟克劳斯开这种玩笑你试试看”的生命威胁,雷欧抖了抖,哭着也要尊敬回一句:小的惶恐,小的不敢;全力反省大会召开中。(会议参加成员:雷欧纳鲁德.渥奇,以下空白)
 
  然后雷欧想了想,又重新打开讯息,找到札布.雷夫洛的名字。
 
  讯息内容:跪谢天使札布大大。






上一篇
评论(4)
热度(21)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