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ACCA 尼诺+奥塔斯兄妹】See You Again

* 少许吉恩尼诺要素

* 结局后衍生

---

 
  “It’s time to leave when things settle down.”

 
  1.
 
  尼诺的全国之旅决定得很突然。
 
  同时间,奥塔斯兄妹又可以很肯定地表示:那人早在许久以前就订下所有计画,只是拖到最后才跟他们说,一天后,这位他们都很熟悉的友人就要离开,还是一段不算短的时间。
 
  向来很黏尼诺的小公主几乎是听到消息的瞬间就垮下脸;她的哥哥稍微好些,脸上一派平静,只掉了夹在指间的半截菸。
 
  不过,兄妹两人的表现在尼诺看来,都远比他想像中要来的冷静许多。他原先以为他们对自己做下的决定会更加激动些。
 
  这样啊。于是尼诺想,他们家的小王子与小公主都已经长大,学会对所有离别事先做好心理准备。
 
  他依次注视兄妹两人遗传自母亲的水蓝色眼睛,毫不费力地看出他们对这一天的来临早有预期,哪怕它来得如此仓促。
 
  所以谁也没有要尼诺别去──即便一时之间,他们同样无法说出像样的告别台词。

 
  2.
 
  虽说是长期旅行,尼诺的行李却很轻便。他只带了几套换洗衣物,相机包,以及一些简单的私人用品。
 
  国内旅行的限制不多,日常用品等到当地安顿下来再买也不迟。他又看了一遍记事本里粗略的行程大纲、路线规划,以及可能需要定时购买的消耗品,才阖上本子,转头望向一周前便准备妥当的行李箱,与更早之前就收拾好的家。为了方便移动,尼诺的行李箱只比登机箱大一个尺寸,早已落锁,靠在整理后特别空荡的墙边,更显得此次旅行的孤独。
 
  偶尔像这样只身一人时,他会想起他的父亲。
 
  他在脑内描绘着记忆中父亲深刻却模糊的容颜,能想像的只有像照片一样定格微笑的画面。他试着想了好几个场景,想起的多是整理奥塔斯家族日常照片,叨叨絮絮着要如何给老国王写信报告的模样。想得多了,倒像在回顾那些年守护着奥塔斯家,一心一意、专心致志的人生。曾经他是那般专注于默默记录并适时给予帮助的角色,甚至很少想其他的事;这也导致如今获得自由的他,像艘唐突被抛出既定轨道的飞船,因联络不上塔台而苍茫无助,不但失去航行的方向,还失去努力的目标,却又不得继续驾驶飞船,内心惶然,而后茫然。
 
  未开灯的客厅此刻就像失去光源的驾驶舱。
 
  窗外是黑夜,还是繁星?前行会遇到光明的璀璨,亦或是被漆黑吞噬?
 
  “……已经到了非得改变不可的时候了啊,父亲。”他小声低喃。
 
  他终将伸出颤抖的手指,将已经失灵的自动导航切换至手动模式,试着自己操作飞船,决定未来要去哪。
 
  没有任何人能够帮助自己。尼诺晓得。
 
  是时候该自己做决定了。
 
  而当他深吸口气从这个空旷的家中站起身,裤子口袋适时传来震动的嗡鸣声。

 
  3.
 
  “尼诺这次会出去多久呢?”
 
  “还没决定,可能是一个月,也可能是半年。”尼诺回答。听到“半年”时洛塔微微露出沮丧的表情,但她很快就重新振作起来,“嗯,那好好玩。”
 
  距离尼诺出发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了。洛塔坚持要到月台上送他,还特意买了月台票。他们坐在车站的长椅上,听着不时响起的旅客通知,不约而同陷入沉默。
 
  “有没有什么东西想让我带给妳的?”一会后,尼诺主动开口问。事实上他的记事本里已经拟好每一区要买的伴手礼清单,准备按时给他的小公主寄点什么回来。
 
  洛塔喜欢甜食,大有种吃遍天下美味的气势。每次吉恩出差,她总会让她的哥哥给她捎些当地特产与名店点心。而她总把食物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样,也让人总忍不住想再多喂她一些。
 
  “这次不用了。”洛塔摇摇头,“尼诺只要专心旅行就好。”
 
  尼诺失笑,“给妳带东西一点都不麻烦。”
 
  洛塔眨了眨眼,语气俏皮回应:“那……尼诺带点‘故事’回来吧。回来的时候,我想听你说哪里好玩,最喜欢吃哪里的巧克力,啊还有,漂亮的地方要记得拍照喔!”
 
  “遵命,我的公主殿下。”尼诺作了个夸张的行礼,洛塔又掩嘴笑起来。
 
  在火车来之前的半小时,他们聊了许多关于全国甜食、巴顿商店街,以及哥哥与监察科工作的话题,尼诺那班车次终于出现在车站广播里。洛塔听着广播女声制式性宣告着火车即将进站,一时竟是失了声。
 
  直到火车带着蒸气出现在两人的视野,煞车、停下,才听见洛塔低声问:“……尼诺这次去旅行的原因,可以告诉我吗?”
 
  尼诺看了几眼小公主头顶的发旋,又抬头盯着静止的列车。
 
  “大概是想找一个答案吧。”尼诺说,“虽然说,能找到什么吗,我现在还搞不清楚。”
 
  洛塔抬头瞅着他看。
 
  她看得很认真,尼诺甚至从那双能映照天空的眼睛找到自己的倒影。好半晌她露出腼腆的微笑,脸颊上挂着两个小小的酒窝。
 
  “即使如此,尼诺还是会去对吧。”
 
  “别担心。”他拍了拍洛塔的头,她弯着眼睛笑了。
 
  要平安回来喔。她小小声说,结束了这段离别前的对话。
 
  不久后火车便鸣笛进站了。临走前小公主偷偷塞了张小卡在他风衣外套的左边口袋,他装作没发现,等到上了火车,才在座位上掏出那张带着淡淡菸味的卡纸。
 
  纯白的卡纸上只写了简短的一行字:“See you soon.”
 
  尼诺不自觉弯起笑。
 
  “是啊,”他用指尖捏着卡纸两端,不经意往窗外望,驶动的列车朝着轨道那端疾行,逐渐把巴顿抛诸脑后,远离他的视界。
 
  “不会让你们等太久的。”

 
  4.
 
  他们约在两人常去的酒吧。
 
  即便不再背负责任,还是远行的前一天半夜,吉恩依旧一通电话便成功把他叫了出来。两人一前一后在吧台边坐下,有默契地谁也没提旅行的事,只是点了一桌子的酒,把手里的玻璃杯倒满,一边喝一边聊着琐碎无比的日常话题。
 
  相识已有十多年,两人的话题自然取之不尽。他们聊了一下监察科最近处理的琐事,过阵子的出差,顺便还聊了几句总会让吉恩的暗恋对象,只是才没聊几句,吉恩就闹了个大红脸。ACCA的本部长莫芙是位非常出色的女长官,吉恩说起她时语气总会带着些崇拜与有些好笑的羞怯。莫芙是他的理想、景仰的对象,同时也是憧憬的目标。他说,他每次看到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就觉得这个人一定带领ACCA众人,将国家引导至正确的方向。
 
  可惜双方关系进展有限,没多久讲不出所以然的吉恩晃了晃被酒精麻痹的脑袋,强行换了话题,这一跳就是许多年以前,两人在高中刚认识的事。
 
  尼诺将装着半杯酒的玻璃杯挡在脸前,与吉恩相熟的那段高中生活当然有许多值得怀念的回忆,可那到底是二十五岁装成生嫩高中生陪读的黑历史,被提起多少还是让人有些不自在。
 
  已经从他口中听闻所有真相的吉恩倒似乎没想这么多。他嘴边挂着怀念的笑,一边小口啜着杯子里琥珀色的酒,一边怀想当年:
 
  “……我当时总在想,你是上天派下来的使者,专门理解我,纵容我,还暗中守护我的一切。彷佛生来就是为了成为我的朋友一样。”
 
  在尼诺实际与吉恩接触前,吉恩确实都是淡淡脱离在众人之外的性格。他天性淡薄,虽温柔却不主动与人亲近,十多岁时还带着点那个年纪特有的自负,自然而然疏离着周遭的人。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尼诺当然一点也不介意对方身上无形的拒绝,他朝吉恩伸出手,主动踏入他的世界,当他信赖的友人,进而成为他身边最亲密的存在。
 
  他当然了解吉恩的一切。因为注视着他,就是他一直以来的任务,于他而言,知道小王子在想些什么,有什么打算,就像为生存而呼吸般顺理成章。
 
  吉恩说着忍不住笑了,“就像巴顿的土司面包。”
 
  尼诺也笑,“那你肯定很喜欢我。”
 
  他说得打趣,本意只是顺着小王子的话尾接个无伤大雅的胡说,却没想到对方慎重点头,莞尔肯定道:“我确实很喜欢你。”
 
  尼诺一时无语。他看着吉恩因为喝多而泛红的眼尾与耳朵,知道这位小王子酒后反而更容易吐真言,人是有些不清醒,偶尔会大舌头,但脱口的从来都不是玩笑话。
 
  吉恩仍耐心等着他的回答。
 
  尼诺又静默了会,才轻轻地说:“我也是。”
 
  很久很久以前,他为了跟着他的父亲,甘愿落入父亲主人的圈套,接下监视并记录奥塔斯一家的任务。中间经过很多事,有些回忆很开心、也有十分悲伤的日子,至今已耗了将近三十年在这个家族,耗在这个兄妹上。
 
  这是他自行请缨,一背就是整个青春年华的责任。可仅仅只是责任吗?那想必不是的。他爱着被定格在镜头的每一幅风景,发自内心关心从观景窗望出去的一切;哪怕不谈责任,也无法把自己单独切割开来。这么多年,追逐、记录着兄妹二人成长轨迹时,他也同时跟着成长。他们就是他人生的全部,或许隔天他就要离开他们,也依旧不会改变这个事实。
 
  十三年前同时失去家人的他们,是依靠彼此,相互弥补无可取代的伤感与遗憾。谁都没有错,谁也没亏欠谁,却无法阻止无以名状的空虚逼迫,促使他们成了彼此的软肋。
 
  事实上,虽然即将要踏上远行,他却不觉得获得自由的自己终有一天会抛下这对兄妹一走了之。那太难想像。以照片记录也好、无伤大雅的谈话也罢;就算抛去多余心思,只是在这个国家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也没关系,当他在构筑未来生活的模样时,吉恩与洛塔的身影就好像一开始就在那里似地填满他的每一幅蓝图,彷佛是他们与他的回忆也会这样,在今后持续增长。
 
  一点不意外的是,这个想像让他觉得安心。
 
  这世上再也没有比能够继续陪伴在他的小王子与小公主身边,更令人甘之如饴的事。
 
  “……呐,尼诺。”
 
  听到呼唤自己的声音,尼诺转过头去,才发现吉恩今天难得还醒着。平时说着说着就醉得睡着也是常有的事,他也习惯在对方睡着后继续把开瓶的酒喝完,再准备送熟睡的醉汉回家。
 
  他漫不经心嗯了声回应,小王子头埋在臂窝,呵呵笑了几声,肩膀不停颤动。等到尼诺几乎以为他又这么睡过去,身旁传来小小声的呼气声。他又望过去,正好对上小王子那双漂亮的蓝眼睛。
 
  吉恩整个人看起来像醉得厉害,偏偏眼睛却清明得不行。
 
  尼诺没说话,又等了半分钟,终于等到小王子的下文:
 
  “你是自由的,到哪去都可以。”

 
  5.
 
  尼诺的旅行已经持续超过三个月。
 
  有时他中途心血来潮,会写封信附在伴手礼的包裹里一起寄回巴顿,并在几天后收到奥塔斯兄妹的简讯回覆。
 
  他在旅程的过程中多次删删改改自己原先的计画,幸好以前尾随某人出差累积的经验与知识都足够。可他不无微妙地想:这些年来为小王子细心准备,经过多次修改删减的文件与清单,如今却是第一次为了自己而使用。
 
  然而或许就是因为这些资料终究是为了吉恩所准备,与出发前的料想大相迳庭,一路上始终没觉得自己是一个人在旅行。再加上寄伴手礼时收到的回信,时常会有种错觉,自己只是工作出个差,奥塔斯兄妹随时都在家里等着他的归来……嘛,事实上或许也真是如此。
 
  结果旅行的意义不似最初设想的决绝,还添了几分甜蜜的味道,就像是洛塔早晨烤好的吐司,热腾腾抹上手工做的新鲜果酱。
 
  尼诺想着那画面然后笑了。这让他决定买下店家橱窗架子上的手工桔子果酱。
 
  结帐后出来时,夕阳正好铺满了街道上店家的屋檐。他想起上个月寄了罐蜂蜜,洛塔和他说拌进鲜奶味道特别好,隔天又寄了张早餐时他哥哥叼着片蜂蜜吐司的照片过来。
 
  寄回巴顿的礼物很多是尼诺本来就列在清单里打算要买的各地特产,也有像今天这样临时起意的小点心。他偶尔也会给他们买特色纪念品,但主要还是吃的居多。某次夜里吃着巧克力在阳台观望一望无际的星空,手机叮咚一封简讯进来,是小公主委婉表达这个月兄妹两人都被他喂成猪的抗议。
 
  他简短回应:“妳哥哥没班的时候,拉他去街上散步吧。多运动多健康。”
 
  小公主马上回给他一个笑脸表示收到。
 
  尼诺望着简讯栏里预设的表情符号,忍不住心情好地笑了起来。
 
  他又抬头看看天空,深呼吸口气,闭眼再睁开,握住手机的手指紧了紧。这才重新打开简讯,在输入框内慎重地一个字一个字输入。
 
  同时他扪心自问:旅途至今过去一整个季节,这样就算找到答案了吗?
 
  食指停留在发送建的上方。他停下,重新又想一次。
 
  这才慎重将讯息透过电波送出去。
 
  没几秒手机就振奋地响了起来,尼诺想也没想便按下接听。
 
  “喂──对,我要回去了。”他向电话那头说。
 
  起初只有模糊的概念,在旅行中逐步踏实。自己并不是想借由这趟旅途找到什么答案──毕竟,出来一趟再回去本身就是答案。

 
  “I'll see you again, as a ‘friend’.”

 
  6.
 
  尼诺一眼就认出月台上那个抽菸的背影。
 
  试着叫出对方的名字后,他的友人回过头,眼睛眨了眨,一如往常慵懒地笑了。他捻熄手上的菸,朝这头走过来,向他展开双臂。
 
  “欢迎回家,尼诺。”
 
  尼诺嘴角扬起,毫不犹豫地迎上前去。





END
一个去时妹妹饯行,回来哥哥接风的故事。
吉恩说到哪去都可以,当然哪都不去也可以呀。
不过,与其说这篇是吉恩尼诺,我个人觉得两人是友情+亲情,只是毕竟哥哥是尼诺的长年同窗又是挚友,能够进行的谈话到底还是会比妹妹多。文中两人谈到“喜欢”的理解大概也是偏向友情方面的喜欢。

其实因为ACCA原作结局就很圆满了,追完番后既没产粮也没有看粮(安定)
刚刚去翻了一下LFT,自己写的吉恩尼诺应该和尼诺吉恩差别不大(安定X2)。会觉得是吉恩尼诺,是我认为尼诺观望了小王子从小到大,他把自己定型在守护的长辈,如果吉恩不主动,他是不会越过这条线的。同理套用洛塔。否则洛塔尼诺也很棒啊,我喜欢!是的我也觉得奥塔斯兄妹要对尼诺负责。不管这个关系是朋友,家人,亦或者是在妹妹挑战后弃权的现在,就看哥哥要不要再努力一下XD?
 

评论(8)
热度(22)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