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血界战线 札雷】Time Traveler-4.5

 
  4.5 Locked in A Box
 
  若任务牵涉到后方有术士支援,不可否认,总会比全武力镇压来得麻烦。在以前,就算札布和雷欧是一齐出勤的预设搭档,等到发现当中有变故时,札布去支援上司贡献力量;雷欧转而协助后勤的搭配也是战场的灵活变换方式。但今天雷欧还来不及和珍他们会合,变故已经发生。
 
  “糟糕,是陷阱!”他听到背后的札布这么说,被抓着手臂拉过的时候,抬起头,灰蓝色的天空开始覆盖魔术的轨迹,他们周遭约莫十数公尺的空间被乳白色薄膜包裹起,一连串术式文字纵横流动,以两人为中心,整个术式形成的空间以最快的速度开始封闭。札布一手抓着血做的太刀,投掷出去的瞬间,他人也拽着雷欧往尚未完全封死的墙面而去。但是来不及。
 
  札布的速度已经够快了,即使负担重物,斗流继承人的跑速依然快得产生俐落的风压,却没有快过整个空间的形成,札布皱着眉,在最后一刻侧身护着雷欧,右上臂扎实撞上坚实的墙面。
 
  先一步被投掷出去的焰丸正好在空间封死的瞬间插上墙面,紧接着,它就像被人从墙面俐落切开一般,从壁面脱落,落到地面只剩下原先的半把,而墙上竟没留下半点武器造成的痕迹。
 
  札布呿了一声,上前捡回自己残缺的武器,让它变回流动的血液,以备接下来可能的战斗。据他的说法,另外半把完全被隔绝在这个空间外,他无法继续控制那些血,应该已经在外头变回一摊血液。
 
  雷欧睁开义眼。方才还能看到一丁点魔术的痕迹,但现在,空间的一切接点如同凭空消失般,一时之间竟是看不出空间的缝隙。初步估计,这个看上去一片白的空间是个方形结构,长宽是大概十五公尺的正方形平面,高度则与一般房间差不多,约莫两公尺半可以顶到天花板。
 
  在雷欧察看环境的同时,札布也重新再塑刀刃。他试探性一刀劈向墙面,墙面却异常坚硬,不只握刀的手掌虎口传来钝疼,墙面也丝毫不见任何损伤。
 
  没办法纯靠力量来解决的案件。
 
  札布搔搔头,回头望向正趴在另一边墙面上研究的雷欧。掏出手机,果然在里头收不到讯号。
 
  假设今日被困住的人是札布自己一个,这会或许就只能靠外援。只要这个封闭的空间没有转移到其他地方,追踪到这里应该可以在附近找到札布的血液,以量而言应该还算显眼;幸运的是他们现在有神之义眼,说不定也有自力脱逃一途。他先收起刀,踱步到雷欧身后。
 
  “怎么,有发现什么吗?”
 
  一问却没有反应。札布疑惑地等了等,才慢半拍注意到雷欧会扶着墙,根本不是在使用能力,而是身体状况不好,甚至难以回话。他不禁错愕。雷欧这种状态他当然相当熟悉,这几个月间也很常遇见,可它不应该发生在这个时间点。雷欧自己可能也没想到,此刻他脸色泛青,额角冒出冷汗,但硬是咬牙忍着。札布扶着他靠墙坐下,雷欧看起来万分疲累,强撑起精神,断断续续说明起现况。
 
  “……空间是由点与线形成的,既然要构成空间,就一定会有点与线做成接口……没想错的话,四方体的八个点同时击破就可以突破。”
 
  雷欧说完,札布跳起,马上就要执行这个计画。但事情当然不可能这么简单。没力气出口阻止对方,雷欧情急之下只好抓住札布裤脚。札布只好又蹲回原先的位置。
 
  “直接朝角落打……没用。”雷欧声音在飘,说得很吃力。
 
  对方既然擅长空间魔法,实际的八个角落自然不会在原本的位置。
 
  透过义眼他已经确定这个空间隐藏着空间交替的术式,恐怕接点早已被转移到各自非对应的位置。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个空间的结构势必仍存在于这四方体上,因为贸然转移到别地方,反而会导致两个术式连接时,空间形成明显的缺口。
 
  “可能不太对,但打个札布先生也能听懂的比方……这四方体是被转动过的魔术方块。必须先找到……原先放在八个顶点的的方块。”
 
  雷欧说完挺胸坐起,提振精神想继续使用义眼,却是一晃就摔在地板上。札布原先还想吐槽他的话,见他这样连忙扶住他靠回墙上。雷欧会这么说,应该是有把握能找得到那八处在什么地方,可现况却是他如果再用能力,搞不好会直接昏迷。这副身体本就无法熬夜,到现在还能醒着全靠意志力──
 
  以及想解决现况,帮助前辈从这里脱困的使命感。札布深谙这点。
 
  但是──去他的使命感,去他的任性!每次想到这个,札布就想把雷欧抓起来痛揍一顿。难道他真以为自己在演英雄电影,是怎样都不会死的主角?
 
  当然,他知道雷欧会这么担心也不是没原因。雷欧GPS最后停留的位置在这边,倒是不担心莱布拉找不过来,但假使这个空间设计成只能从内部打开;又或者空间还会有二层变化,在不清楚术士目的为何的情况下,留札布一个人在这,他肯定束手无策,将一切交托给不一定会及时的外援。
 
  “你别管我,睡就是了。”虽然还想把后辈狠狠念一顿,但考虑几秒后,札布只说了这句。
 
  变成这种状态后,雷欧纳鲁德的睡意总是来得毫无预期。雷欧曾经和他说,那感觉很像手术前被打全身麻醉,根本无法和本能抗衡,意识恍惚没几秒后,就会像踢到电源线一样直接断线。过去时常为打电动通宵的后辈对此还曾经非常不满抗议,认为自己的熬夜的乐趣被彻底剥夺。
 
  “我不要!”
 
  雷欧的声音并不大,事实上,他的声音听起来软绵绵,像是已经半入梦乡。即使如此,雷欧依旧没有睡着,坚持要与自己的本能硬杠,看起来还有点恼怒。
 
  札布没料到他反应这么大,睁大眼一眨一眨的,才反应过来,“你小子没事闹什么脾气?”
 
  “我不想留札布先生一个人在这。”雷欧勉强回应。
 
  “讲得好像你留下来就有什么用一样。”札布嗤笑。
 
  雷欧无言以对,但依旧没有半分要妥协的意思,他甚至缓慢卷起自己的袖子,张嘴咬上自己的手臂。来自痛觉的刺激也许真有提神效果,没一会他手臂上的牙印混了血,和口水一起沿着手臂往下滴。雷欧脸上泛着潮红,但不像要哭,比较像喉头哽着一口气不上不下,被札布气出来的。
 
  “你这样撑着又能干嘛?”札布实在傻眼。
 
  “……反正我不要留札布先生一个人在这,你说我是无意义的坚持也无所谓……反正我不要。”
 
  雷欧说得含糊,被口水稀释的淡红色液体滴在白色的地板上,依旧刺目。札布眼角微抽,见自家后辈这样闹脾气,把手臂咬出一口血了还要跟自己对峙,顿时心软。他先一步示弱打算用哄的,雷欧却完全不领情,坚持理念、倔强不屈。
 
  札布大叹一口气。他和雷欧勾肩搭背,试图继续讲道理。然而雷欧不理就是不理。没一会还咬着手臂想站起来,说空间已经变得不安定,看来是那八个点如果不在短时间内找出来,位置恐怕还会随时间变动。
 
  “就你这状态找一个都有问题,还要限时找八个?找死比较快好吗?你这小子怎么这么不听前辈的话,是要我直接打昏你不成?”札布不爽了。
 
  雷欧皱着脸,停顿一会,放开咬得一口血印的手臂,使尽吃奶力气大喊:“爱打昏就动手啊,随你便!”
 
  “你这臭小子!”札布抓起雷欧前襟,“给你几分颜色看,真给我嚣张起来了哈?”
 
  雷欧一时心急,反射性就回嘴:“那就不要给……又不是我要求的!”
 
  两人大眼瞪小眼。雷欧这会脸色很差,为了与生理本能拔河,整张脸都是冷汗。明明都这么不舒服了,强撑着不睡也不知道在坚持什么。当然他也不是不能理解后辈这么顽固的原因。虽然有些犹豫,札布最终还是换上一脸严肃的表情。他将雷欧拉近自己,深吸口气,终于做下决定:
 
  “很好,我决定要打昏你!”
 
  “还真的要动手啊!”雷欧显然没料到这个展开,被札布奇袭的时候几乎没怎么挣扎就昏过去。

 
  雷欧觉得自己失去了几秒钟的意识。
 
  他最后的记忆还停在札布逼近的大脸,隐约觉得应该已经过去不短的时间,记忆是接在一起的,像是睡了无梦无干扰的一觉,但也因为这一觉无知无觉,实际上过去多久完全无法判断。他从地上爬起来,札布靠在不远处的墙面抽着雪茄,看起来已经抽掉半根。他坐起身,发出的布料窸窣声让札布转过头来看他,两个对着看了一会,札布终于举起手,朝他不咸不淡地打了个招呼。
 
  “唷。”
 
  “……喔。”
 
  或许是睡饱了,一觉醒来雷欧整个人完全冷静下来,不复方才的慷慨激昂。札布显然也没打算和他继续吵架的意思。他开始觉得有点尴尬,但又拉不下脸道歉。虽然以结论而言札布的做法是对的,但这结果无法预期也没人能保证,他还是认为自己没错。
 
  “我睡了多久?”
 
  “没算。”
 
  雷欧笑了。
 
  “正好中场休息?”
 
  “差不多吧。”
 
  札布耸耸肩后,朝他走过来。两人都有默契地没去提之前的吵嘴。
 
  雷欧立刻就准备要开始搜查八个点,刚才心有余而力不足,现在不管义眼还身体,状态都好得很。
 
  “你先过来这边。”
 
  札布让招招手他走近一步,等雷欧不疑有他地靠过去后,不由分说拉起他刚卷起那只袖子,在他刚刚咬自己的位置再留一个牙印。被这突袭吓了一跳,雷欧反射性倒抽一口气就开始呼痛。当然并不会很痛,等札布放开他时,留在他手臂上的牙印非常浅,都不及他刚刚一股蛮劲咬的十分之一,估计没多久就会消去。说不定待会印子消失,他们都还没出这个麻烦的盒子。
 
  “……干嘛咬我?”
 
  他问得无辜,札布扬起下巴,回答得理直气壮:
 
  “不就学你!”
 
  雷欧无话可说。我咬的是我自己的手,你咬的也是我的手,这绝对不一样好吗!知道自己一吐槽起札布肯定有完没完,他咬紧牙关憋住从喉咙涌上的吐槽,知道当务之急还是先出去。
 
  他决定暂时不和自家前辈计较,接过睡前被摸走的手机,开始观察起刚才没能好好细看的空间。他睁大义眼,地毯式搜索起房间每面墙的异样。在身上翻了翻,惯例地没有笔,左敲右翻也没有其他可以做记号的东西。他只好转过头求助跟在自己屁股后头的札布,结果对方二话不说掏出打火机,手心用力一握,灵活的血丝就从手掌的伤口游出来,随意往雷欧手腕缠了三圈。
 
  “要做记号时叫我。”札布叼着雪茄说。说完他收回打火机,双手随意插在口袋,在原地站出一股模特儿的气质。
 
  雷欧瞪着他,下意识吞了吞口水。可能是两人刚吵完架有些尴尬的缘故,他这次醒来后札布相当冷静,完全没意愿跟他拌嘴,整个人看上去成熟不少。虽说任务中的札布本来就自带不辜负长相的前辈风范,大概是平时有多垃圾,在战场上就有多帅的高反差气质。这会这种反差倒让雷欧脑海产生“你也发挥过头了吧”的深度感慨。他不动声色转过头,不想让自家前辈知道自己刚有一瞬间心脏跳漏一拍。
 
  幸好找寻接点这件事主要都是面对墙做的,他完全不需要看札布的脸。
 
  接下来的工作就比较琐碎了。
 
  雷欧抓紧时间,在空间魔术定期变动前找出所有接点的位置,坐好标记后,由札布一股作气同时破坏掉。那精准的控制让雷欧想起很久以前札布为了追速食店女店员,顶着肥肚子依旧发挥超常本领,一口气戳爆真胎蛋六只眼睛的表现。
 
  他在后头捧场地给前辈鼓掌,赞美有一半真心一半灌水,即使这样札布的鼻子还是顶到天空上去了。
 
  虽然札布不经夸,倒也不会百分百触发被夸到闹别扭的反应。
 
  拍手的声音渐弱,他们脚下还原为荒废大楼屋顶,抬头就是黑路撒冷区雾蒙蒙的天。
 
  他们四周还残留一些空间魔术的结构,此刻已经剩很少了,原先紧密的白箱早已碎成不真实的光膜结构,每个讯号逐渐微弱,最后一一消融于空气中。
 
  他还有些恍神,手里的手机忽地响起来,震得他回过神。大概是GPS在空间打破时恢复正常。向上司简单解释两人遭遇的情况后,史帝芬说他们瞬间移动小半个城市,看位置已经到了对方基地。他说后勤组已经借由刚才术法产生的电波找到术士所在的位置,珍也先行过去探勘,让他们要是没事,立刻下楼去支援。雷欧应声后收起手机,偏头看向蹲在自己身旁抽起第二根菸的前辈,也跟着蹲过去。
 
  “不走吗?”惹史帝芬先生不高兴可是很可怕的喔。
 
  急什么,札布讪笑,“大概原先有一部份计画是要来搭救我们,现在我们自己跑出来,已经省不少事。”
 
  “就算是这样……”雷欧一脸为难。他撑着膝盖站起,准备拉札布起来,又听他说:
 
  “就是在想,自己简直是个马戏团小丑,整天都在给那些位高权重的肥猪演戏。”
 
  雷欧沉默一会,“……那还真对不起。”
 
  “又不是你的错。”札布起身,不轻不重地拍了拍他的头,声音听起来带点笑意。
 
  “那也无所谓,”他接着说,“那些家伙喜欢看这些余兴节目的事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他们想看我就演,就这么简单,谁要他们这么会给报酬呢?”
 
  札布说完,原本还在他头上有一下没一下拍着的手往下挂到他脖子上。
 
  “……你觉得我这么说有加薪的可能吗?”他严肃地问。
 
  雷欧噗哧一笑,轻松回应:“应该很难吧?在你叫人家肥猪之后。”
 
  “太没风度了。”札布皱起脸。
 
  “札布先生嘴里居然吐出了‘风度’这个词……”
 
  札布的脸皱得更厉害了。他看起来有些不耐烦,还带着点委屈和臭抹布的酸味。雷欧还来不及嘲笑他像被泡进馊水桶一样的表情,搁在脖颈的手臂一个收紧,勒得他差点说不出话。他用力拍打札布施暴的手让他放松,好不容易顺过气,就听到他的前辈不满逼问:“你是要再和我吵一架是不是?”
 
  雷欧笑出一口白牙。
 
  他先以渥奇式铁头功回敬前辈方才的锁喉攻击,才中气十足回应:“这种的要吵几次都行!”





TBC


这次贴个无料封面,12P骑马钉,8/5当天发完为止~

正文场后一周会公开,到时再放过来(๑•̀ㅂ•́)و✧


评论
热度(23)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