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血界战线 札雷】Time Traveler-04

 
  4. A Big Case
 
  二零一九的年初看上去与往年没什么不同。一月还过不到一半,距离欢庆新年日子并不长,街道上多少带着难以言喻的欢欣气氛,四处都还零星挂着圣诞与新年的装饰品。
 
  札布在路边把机车停好,看着手机里的地图程式确定地点没错,便一个拐弯溜进不远处甚少人烟的小路,毫不迟疑走向某间挂上非营业时间的小酒吧。大门自然是锁着的。札布一面盘算着这之后还要找哪些人问话,大概可以在谁口中得到比较可靠的消息,漫不经心划破手指,让自己的血液替带钥匙转开门锁,熟门熟路绕过柜台,朝没有照明的走廊深入。
 
  不在营业时间的吧里没有其他人,四周非常安静,别说是脚步声,连一点活物造成的声音都没有,这也方便他可以清楚听见目标坐在不远处小房间里,品尝违法药品时的吐纳。
 
  他屏气凝神,准备继续往前逼近──
 
  “这次的任务目标是什么啊?”
 
  冷不防一句刻意压低的问话敲上他的背脊。札布被吓得肩膀狠狠一抽,却也在第一时间认出对方的声音。他深呼吸,忍下已经积在嘴里的破口大骂,要求自己心平气和转过去,但和一脸疑惑的恋人对上眼,他还是伸手把那头成长得特别自由的发型又揉得更奔放。突如其来的攻击让雷欧无声惨叫起来,但大概是第一时间想起现在是在任务中,他是用气音叫出来的,同时开始手忙脚乱地把札布施虐的手从自己头顶拔下来。
 
  “为什么要突袭队友!”雷欧回嘴的音量虽不大,但语气已经完全表达出他本人的混乱。
 
  札布瞪大眼,心想是谁先突袭谁啊,手臂浮起青筋,按在对方脑袋的力道也跟着加重。没几秒雷欧就干脆地放弃继续询问原因,转而开始道歉求饶。札布还有些气,偏偏他又很吃雷欧这套,立刻飒爽收手。照例报了今天的日期给对方,得到长长一声暧昧模糊的“喔”。他歪着头去看雷欧,才见对方摸摸头笑着解释:
 
  “不就想……又过一年了耶。”
 
  雷欧这句话多少带点感叹,连带地札布心里也升起一股莫名的感触。只是才听对方说完,马上破坏气氛地打了一个不算响亮的喷嚏,他反射性就脱掉自己的夹克往对方头上罩。在雷欧慢吞吞穿起外套后,札布让他在原地待着,人就快步往前走,接着听到中年男性惊慌的喊叫,搭配一堆感觉不太妙却早已熟悉的背景音效,酒吧再次恢复原先的宁静。
 
  十分钟后回来的札布随意抹去脸颊溅上的血,向雷欧简单解释一轮这次任务的主要内容,之后两人就如同多年来配合的默契,开始反覆而机械式的侦察任务。
 
  有了雷欧义眼的强力外挂,比原先预定少走许多冤枉路,到快傍晚的时候所有该踩的点都确实去过,也得到一些能向上头交代的资料;但以任务整体而言,并没有什么突出的进展。
 
  “今天没进度呢。”雷欧说。
 
  “对啊。”札布同意。
 
  之后两人就没再多说什么。
 
  虽不算常发生,偶尔也会有这样徒劳无功的日子。
 
  莱布拉再怎么被坊间传说神格化,里头的成员到底都不是神,无法总是面面俱到地照理想完成任务。札布掏出手机,正要往街上走,腰际却传来小小的阻力。往回看,后辈一手捏着他上衣衣角,另一只手疲软地擦着眼皮,看样子是困了。
 
  他拉着后辈回头走进巷子深处,朝对方无言展开双臂,就等在那。雷欧原先还漫不经心在揉眼睛,一会后终于看懂他的意思,顺从扭过身,一点反抗也没有地埋进他胸膛,手顺势往腰后一环,不用几秒就在札布怀里熟睡。札布这才按起手机拨号,向上司简单报备情况,表示自己待会会回事务所写报告书。挂断电话,走回自己机车停放的位置,不知道是怎么打开回忆的开关,脑袋里自然浮现一年多前还没和雷欧交往前的事。
 
  那时候的雷欧远远没有现在好说话,毕竟他当时那状态,很多事情都憋着,顽固起来把金牛座的牛脾气发挥得淋漓尽致,彷佛一头活生生拉不回头的牛──精神层面上的;物理层面札布自然还是能轻松撂倒对方,但那种表面上的胜利并没有办法解决任何问题。
 
  打从雷欧因为阴错阳差被札布抓进莱布拉之后两人关系一直都很好,那阵子要理解雷欧的心情也没花太多时间,就跟两人刚认识时从陌生到熟稔一样简单。他们实在太熟了,明明严格来说也能算上司下属,调侃吐槽这类却从来没在顾对方面子,因为他们同时也是最亲近的损友。
 
  两人真正吵起来的次数其实很少。
 
  或许是家里有妹妹,雷欧纳鲁德相当会看人家脸色,来到黑路撒冷区更是把这个技能点满,也才能顶着那小身板在弱肉强食的都市丛林里生活得如鱼得水。一回吃亏二回就学会应对,即使偶尔溜得不够快被打劫,也不见得能挫去他身上哪怕一丁点顽强的精神。面对札布也是同样道理,(虽然雷欧可能会吐槽他:“不是我要说,札布先生怎么就没有一点自觉,你自己就是其中一个来打劫我的混混啊?”)如果不是故意要惹前辈恼羞成怒,雷欧多半都能把札布的情绪安抚得服服贴贴。
 
  所以一年多前那时候,雷欧纳鲁德也许更像自暴自弃。他不是不懂札布的心思,只是完全不想管。
 
  两人当时在任务中大吵一架。谁都没有恶意,谁也不愿意先退让。
 
  就算是现在,假使再遇到相同的情形,自己大概还是不会退让。
 
  札布想到这,低声笑了几声,终于转动钥匙,发动机车的引擎。
 
  他知道,雷欧肯定也是这么想。

 
  ※

 
  一回生,二回熟。
 
  所以当雷欧看到眼前那双又在摸鱼的搭档,他心里相当平静,甚至还浮现“我就说嘛,怎么当时什么任务都没派下来,原来是阶段性攻略,上次只能算是触发剧情而已”的感想。
 
  这头见怪不怪,另一边看上去也不算太意外,三个人干瞪眼一会,才听札布皱着眉开口:“喂,怎么又是你啊。”听起来还有几分嫌弃。
 
  被嫌弃的雷欧觉得没什么,小雷欧倒是脸色刷青,马上就激动地转过头去抗议:“别这样!住口!不要用那种我总是在穿越时空的说话方式!才第二次而已喔?而且上一次是去年的事了!说不定……说不定,这是一年一度类似愚人节的活动也说不定!”
 
  听他说完,札布摇着头,双手按上小雷欧的肩膀,万分同情开口:“你才应该闭嘴,把自己送往过去的活动听都没听过。”
 
  小雷欧反而更激动了:“有的!不管是奇迹、还是魔法,黑路撒冷区都有的!”
 
  “虽然是这样说没错──?”
 
  小雷欧口中说的这点札布倒真没办法反驳。勉强同意后辈的说法,札布显然还是很不解,自己身边这个雷欧纳鲁德何苦硬把自己身上发生的事,和这地方如同每日任务般刷新的非日常并列在一起。
 
  等这对前辈后辈终于有了结论,双双苦着脸转过来看雷欧。
 
  “所以,你真没事找我们或莱布拉?那怎么又是被我们遇上啊?”札布问得有些不耐烦。
 
  到底也在黑路撒冷区出过各式各样的任务,他心里自然而然浮现许多想像。时空间系魔法虽没有被明文禁止,但能使用的人毕竟不占多数,术式的层级绝对不会低。一次还能说是偶然,第二次就成了必然。他突然注意到一件事,伸手抓住这个来自七年后的后辈肩膀,定睛看了一会,把人往后翻过去多端详几眼,硬生生看出若有似无的既视感。
 
  可札布不确定。
 
  双方上次见面就如同小雷欧说的是一年多前的事,就算真有几分眼熟,说不定也是自己脑袋强行想像出来的,他可没这等记忆力。再说,要是七年后的阴毛头和现在一样又穷又省呢?
 
  被他盯着看得不自在,雷欧脸上多了点忐忑。但他眼巴巴看着札布,从对方眼底瞧出一股即将要逼问的气息,他于是选择以不变应万变,反正对方总会先开口。
 
  果然没让他等太久,札布放开他的肩膀,双手环胸,一脸严肃。
 
  “你七年后还这么穷啊?”
 
  雷欧明白对方有事要问,却没想到问出口的话题和自己想像的范围差了十万八千里,愣愣回了个单音,直觉反应就是拍拍自己空空如也的口袋,表示不是不愿意,还真没财力可以请客。
 
  札布马上鄙视地“呿”了两声。
 
  “谁让你请客,是说你七年后衣柜居然还是空得可以,怎么穿都同一套?”
 
  “哈?但如果我说我可以请客,札布先生绝对会去吧!”雷欧立即回嘴。
 
  “当然是给你请啊,我还跟你客气啥?”一秒都没想,札布回答得理直气壮。看到雷欧哈哈大笑才发现自己的话题被转移,他不由分说就给对方脑门一拳让对方醒醒脑。
 
  这次雷欧回答得很诚恳:“这套算常穿,行动也方便。”
 
  ……还真是七年后继续又穷又省的路线。札布拍拍他的头,“不用这么省也无所谓喔?你不结婚了吗?叫你老婆想想办法啊。”
 
  雷欧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玩味,但听语气还算开心:“不劳札布先生费心。我们再怎么交好,也不能学习你老是被情妇包养的垃圾本领啊。”
 
  “喂雷欧我可以把这家伙揍死吗?”札布扭过头去问小雷欧。
 
  虽然小雷欧觉得未来自己说的句句实话,但最后还是决定安抚脾气很差的前辈。七年后的自己可以不说一声拍拍屁股就走,自己要是惹得札布不开心,未来几天面对闹别扭的前辈可是很麻烦。他拍拍札布手臂,哈哈干笑,迅速转移话题:
 
  “就、就像札布先生刚才问的,一般而言回到过去不都得避开过去的自己,才不会导致单一时间点同时存在两个完全一致的个体,其中一人因为被修正而消失的惨剧吗?”小雷欧一边问,一边把在旁边吐槽“你这小子真的是电玩玩太多了”的札布给推开。去除那个电玩入门才一年的新手,两个雷欧的话题倒是一拍即合。
 
  “以时空穿越而言似乎那样设定的作品确实比较多……”雷欧同意,他摸摸下巴又嘀咕:“回到原先的时代理论上也会对未来产生影响──我自己是没什么感觉就是了。”
 
  “意思是,上次没有造成任何影响?”
 
  一般这年纪的男孩子多少都有些英雄情节,雷欧纳鲁德自然也不意外。听到未来的自己这么说,小雷欧确实有些失望,但也不至于无法接受,认真点头同意,“也是……我们那天的确都在摸鱼聊天。”
 
  他说完,雷欧迅速瞥他一眼,忍住没吐槽自己,居然这么自然就把那天是在摸鱼的事给说出来。
 
  札布凉凉插嘴:“说不定那天你应该要去拯救地球的,结果却只是和过去的自己聊天,老板要是知道肯定会很失望的呜呜呜!”说到后来还抬起手臂往脸上抹,夸张假哭。
 
  大小雷欧互觑一眼,纷纷干笑起来。
 
  “换句话说:未来不需要拯救。这是件好事。”小雷欧浅浅弯起嘴角。
 
  虽说是已经消失的未来,雷欧纳鲁德这双眼睛曾经亲眼见过被咒术缠身,折磨整整十年最后不成人样的札布‧雷夫洛。若不是敌人阴错阳差的决定,札布很有可能就得面对那样孤寂而险峻的未来。虽然动机不值得表扬,雷欧自己一直都很感谢巴蕾莉回到过去所带来的结果。
 
  “该怎么说……呃,遇到你们,算是,被绑定的关系?”
 
  面对小雷欧“那么找过去的自己随便聊聊的日常任务,也是很不错啊”的说词,雷欧想了一下才这么回答。他说得相当暧昧,自己也不是很确定,“毕竟回到过去遇到自己也算合理嘛,既然没有同一时空不能存在两个相同个体这种限制……”
 
  “真是太不成熟了!”札布摇摇头,“要绑定干嘛不绑定你对象,绑定自己有什么意思?”说完还比出倒竖的拇指,大力嘘声。
 
  小雷欧赶忙说着“好了好了”试图打发掉札布,雷欧也只回以哈哈两声。过去的自己敷衍札布估计是想,要是和还没谈恋爱的对象见面肯定很尴尬;身为知情人的他顾虑的却是完全两码子事。
 
  实际上他也知道被绑定的比较有可能是札布,毕竟他的初始装备可全带在这个七年前后态度大翻转的前辈身上,但眼下又不能直接对还保持纯友谊的两人这么说。雷欧用食指搔着脸,哈哈干笑。只能暗自庆幸,虽然没交往,自己与前辈打从以前开始,除了打工睡觉以外的时间还是都黏在一块。
 
  “嘛、嘛……有什么关系。”他摆摆手,含糊结束这个话题。
 
  “是说我倒是有点好奇。”小雷欧专注地看着未来的自己,“未来的我是闪婚吗?还是交往很久?难道是我认识的人?”
 
  没料到会被问这种问题,雷欧纳鲁德双手抱胸沉思。
 
  “呃……嗯,交往……好像也不算交往,但硬要说的话差不多半年?”
 
  他的语气十分不确定,但说着想起结婚的事,忍不住还是笑了,“是先收到戒指领证,过好一阵子才补办婚礼的。被抓着去会场前才刚结束一场恶战,被拎出门的时候满脑子都是问号,完全搞不清楚发生什么事。而且你们能想像吗!是到史帝芬先生家办了个派对,还一起吃了克劳斯先生做的五层结婚蛋糕。啊对了,札布先生那天居然只喝了两杯香槟,很不可思议吧?”
 
  “谁让你讲这么详细的。”札布说着用拳头问候了雷欧的脑袋。
 
  “你们居然在史帝芬先生家开派对……”小雷欧露出“唉呦我的胃好痛”的表情。但他马上就注意到雷欧话里隐藏的意思,“我未来的对象,在莱布拉里吗?”
 
  他不可思议地问,这次札布的拳头换落到他头上。
 
  “想也知道。既然你还待在这里没出去,休假又少,除了我们家的女人谁不甩掉你啊。”
 
  “这么说也是,毕竟眼前就站着一个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小雷欧认同地点头,他头都还没抬正,马上又被心生不满的前辈狠狠压下去,“你这臭小子太久没被我教训了对吧?”
 
  “讲得好像你最近有收手一样!才没有!想想前几天我的牙齿!”小雷欧大叫。他说的是上次札布拿赫绾缚把雷欧缠成毛毛虫,恶作剧地往珍身上砸,结果对方若无其事使用了质量稀释,雷欧的脸就这样硬生生撞上桌子边缘,前排牙齿没少受罪的。
 
  小雷欧抗议地大叫,雷欧也忍不住摀上自己鼻子。
 
  当年札布身为自己的护卫,在战斗中多少次替雷欧挡去死亡的威胁,偏偏日常相处就是个坑人的队友,常常让雷欧不胜唏嘘,他们俩不是组队了吗,怎么最后血量扣掉大半条都是自己人打出来的。
 
  “好想换队友……”小雷欧望天。
 
  “说得好像我就很想当你保姆一样。”札布鄙视。
 
  说完两人非常有默契地转向雷欧,雷欧会意宣布:“没换。”
 
  意思就是他们这相互嫌弃的组合至少还会在维持七年。两人互看了一眼,各自耸肩嘁声。
 
  “你们现在就不吵架吗?”小雷欧问。
 
  雷欧歪着头想了会,他先是在心里咕哝你们这程度不能算是吵架吧。结果认真想起来,虽然从古至今时常被前辈虐待,但双方都认真要吵架的次数屈指可数。要说有印象的……
 
  “啊、”雷欧总算是想起来了。小雷欧看他那模样,马上着急追问:“什么?什么什么?”一脸非常八卦的样子。
 
  “也没什么,就是想到上一次大吵特吵的时候,说起来也……”他算了一下,“快两年?”
 
  这才一本正经点头,算是对小雷欧问题的回答。
 
  现在不吵架吗?他和札布确实是很久没吵架了,是连以前那种打闹的也都吵不起来──但如果要说记忆里印象比较深刻的架,也不是没有。而且很难得地,那次吵架算是雷欧的错。虽然,要是雷欧死不承认自己有错,等他们在组织里闹起来,一听两人吵架,众人绝对会直接相信雷欧的片面之词,同仇敌忾地把错都栽在札布头上。即使事后发现是冤案,也不会有人怪雷欧──反正札布‧雷夫洛就是人品差,不良纪录又太多,让人有先入为主的观念也全是自找的。
 
  这样想想雷欧倒开始替对方觉得悲伤了。
 
  “那是谁赢?”小雷欧又问。
 
  雷欧思考几秒钟。
 
  “谁也没赢。”





TBC

“他们两个!到某人求婚前!都是普通朋友!”


&身为父控,炫耀一下爹爹给我画的三十年封面:


会参加CWT46(8/5)!当天还有一篇一看就有病的无料,场后会再发过来XD

评论(4)
热度(45)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