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Naruto 日常】转角日落

 
  神奇的猪扒包,包裹着黄昏时分的点点金光,橙红得发亮。
 
  神奇的猪扒包,金黄面皮现炸内馅滚滚肉汤,闻起来好香。

 
  是的,各位同志。
 
  这次要和大家说的故事,是关于一个山里的小村庄,传说中的猪扒包。
 
  传说中的猪扒包有多神奇,看看那些吃到的人脸上多幸福;没买到的人有多扼腕就知道。
 
  传说中的猪扒包有多神奇,看看它完全不用出钱做广告,挣着帮它打广告的人多得能堆出一座山;说难吃的人一个没有,说好吃的人百分之百……这种在附近山头各个村庄所向披靡、无远弗届的正向传播实力,还真的是看了,就知道。

 
  那么,传说中的猪扒包,到底在哪里?
 
  不远不远,就在木叶村对面山头的小村庄,砂隐村。
 
  就在每天傍晚五点半,村子大广场的右边角落。
 
  老板每天准时五点二十五开炸,限量一百颗,六点以前就会完售。

 
  心动不如赶快行动!要买可要快呦♥



 
  1:45 p.m.
 
  在火之国遥远又偏僻的深山里,有一座名叫木叶的村子。村子里的人都是忍者。全村子忍者乍听很威,但木叶的忍者既不打架也不出任务,他们的忍术修行就是到山脚下的村落去采买日常用品的货;他们的忍术运用就是在深山里建一个小村庄,自己盖自己维护。
 
  因此,大部分村里的小孩在上小学的年纪都一直以为忍者是农夫、工人、猎户的综合称呼,因为每个忍者在技能树上的做工项目都全部点满。在某个意义来说,这的确也是蛮厉害的啦,所以也有小朋友说,忍者,就是“忍着肩膀痠痛、小腿乳酸堆积,也一定要去隔壁村买猪扒包的勇者”。
 
  说到隔壁村的猪扒包,那还真不是普通地有名。每天傍晚现做限量,半小时内就销售一空。而且半小时还是因为那一百个猪扒包都是现炸,实际上只有五点二十分到五点半之间就跑来排队的人才买得到他们心心念念的猪扒包。
 
  说是隔壁村,前面也说过了,隔壁村坐落在一个山头外,可不是走几步路就能到得了的距离,就算以忍者的步伐计算,去一趟还是要花上快两个小时。但美食当前,这点距离也不妨碍某人想吃猪扒包的毅力。
 
  “不过就是个猪扒包。”旗木卡卡西看了一眼整完装要出发前往隔壁村的勇者,忍不住深深叹了口气。目前是1点45分,距离猪扒包开卖还有3小时又45分钟。
 
  少年勇者,宇智波带土抓了抓他那一头家族遗传的黑色乱发,用种不屑的表情瞥了一眼卡卡西,撇撇嘴,“卡卡西,你还真无趣耶。我就想吃吃看你还管得着吗?”
 
  “吃货。”卡卡西毫无犹豫地给出评论。果然又看带土脸皱成一团,气呼呼地说:“让你管这么多,你是我老妈吗?”
 
  卡卡西环着胸,“要是你平常集合也能这么准时就好了,”他抬起手腕看表,“这么早去,你是打算在路上帮了几个老太太又迷路几次?”
 
  “唠唠叨叨的你还算不算男人啊!”
 
  “我只是不明白你这么早出发的用意。”
 
  “要、你、管!”用力以丹田喊出这几个字,带土幅射出的怨气已经来到肉眼可见的地步了。他气得用力拉下额头上的护目镜,带在隐约带着些雾气的眼睛上,连下一句“我要走啦”都带上一点点像是哽咽的浓稠。但到最后少年都死撑着没让眼泪留下来,他又狠狠瞪了卡卡西一眼,才拉紧背包背带,一个使劲跳上了树梢,很快地消失在树冠之间。
 
  卡卡西则叉着腰,抬头望着人影消失的方向,叹口气,“……笨带土。”



 
  2:18 p.m.
 
  春野樱现在非常地焦虑。他们队里的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又吵起来了,而且大有半小时内分不出输赢绝不罢休,绝不让旁人插手之感。在他们这场像是Daily Routine的芝麻小事吵完之前,她决定先去井野家的花店,买一些花。
 
  山中井野是木叶村难得一见的大美人。亚麻色的长发,海绿色的眼睛,虽然名字叫做山猪(イノ),但本人倒是苗条得看不出山猪的样子,反倒是她的青梅竹马秋道丁次的形象稍微相似了一点……咳嗯,这话可不能让当事人听到,否则惹得丁次暴走,那可还真不好办呢。
 
  “呐,井野,妳家丁次和鹿丸常常吵架吗?”小樱蹲在玫瑰的水桶前,愁眉苦脸地拖着腮,“每次佐助君和鸣人又吵起来,我还真不知道要怎么解决呢!要是揍鸣人一顿就可以万事太平就好啦,可是有时候也不是鸣人的错,只能说他们两个磁场不合吧……”说完她又深深叹了口气。
 
  “鹿丸和丁次他们互相理解彼此,当然不会吵架呀。”井野一边说一边剪去多余的叶子。她正在准备前两天村里长老要摆在招待所玄关的插花,“所以佐助君和鸣人或许就是没办法理解彼此吧。”
 
  那要怎样才能让他们认同对方,和平共处呢?小樱继续盯着玫瑰花发呆。是的,她并没有把问题给问出口,因为让队上两个男孩子友好相处是她必须解决的课题。事情不能总问人,也要用自己的脑袋好好想想。
 
  “以前……”她伸手轻轻戳着玫瑰的花瓣,“我们也常常吵架。但是我们也一样了解彼此,所以最后都会很快就笑着和好,然后一起去玩…<b>…啊!</b>”
 
  “吓──”突然被好友的惊叫声吓到,井野连忙把可能不小心出错的剪刀举高高远离脆弱的插花作品,同时她面露青筋,不爽地睨着大老远跑来干扰自己工作的春野樱,考虑着把人赶出去的可能性。
 
  “抱歉抱歉。”小樱吐吐舌,连忙转过去双手合十地表示歉意。“我只是忽然想到,我可以找佐助君和鸣人,一起去隔壁村买猪扒包!”
 
  “……哈?”这次井野干脆把剪刀往柜台重重一放,她抬看着墙上的时钟,“时间是还早啦。不过那个猪扒包真那么好吃,有必要跑去这么远的地方买吗?”
 
  小樱站起身,笑咪咪地摆摆手,“也不是说很远。手鞠说她没事就会去买来吃,还蛮好吃的。”
 
  “呜哇,真羡慕砂隐村的人。”好像有听说过他们比较容易买到,所以也不会和从别地方专程过去排队的人抢。真感谢两村庄外交做得好啊。
 
  “就是就是。”小樱附和,“不过我还真希望老板能来木叶开分店呢。”
 
  井野也笑了,“啊啊,那样丁次肯定也会很开心吧?不过要是他从此之后每天都要吃猪扒包,那也蛮困扰的……啊,这不是凛吗。”
 
  从店门外探出头的正是野原凛。她嘴角透露着温和的笑意,手背在后头,点个头慢慢晃进店里头。“那个,不好意思,妳们有看到卡卡西和带土吗?我到处都没看到他们,有点奇怪……”
 
  “欸,妳是说白牙的儿子和佐助君的亲戚呀。”井野撑着下巴靠在柜台边,见凛点点头,才说:“真抱歉呢,今天都在店里工作,到是没见着他们路过。”
 
  “咦,卡卡西和带土该不会去约会了吧?”小樱食指抵在唇瓣前,说笑时的表情意外有些认真。
 
  “喂,在说什么呢秃额樱。”井野直接赏她一个白眼。
 
  凛则掩嘴轻轻笑了,“卡卡西和带土呀。要是他们能好脾气地去约会,可让我省不少心呢!”
 
  “看来凛小队里的男孩子也和小樱他们那组一样幼稚啊。”井野摇了摇头。
 
  凛将脸庞旁散落的红发塞回耳后,沉吟了一会,才笑着说:“没办法。这年纪的男孩子,不打不相识。要是能够知道对方的想法,偶尔吵吵架也无妨。至少他们两个还不到打架的地步。”
 
  小樱闻言立马扶额,“凛真好,鸣人和佐助君倒是很快就打起来了。”
 
  “是说小樱,妳不是打算找你家那两只一起去买猪扒包吗?再不出发可没那么容易抢到呦。”
 
  “对耶!”闻言小樱立刻在原地蹦了起来,她急忙向井野、凛挥挥手道别,就从店里冲了出去。



 
  4:08 p.m.
 
  猪扒包……嘛,当然是很好吃呀。砂瀑勘九郎想着想摇头,还是不明白都这么久了,怎么还这么多人对传说中的猪扒包趋之若鹜。
 
  他坐在房子的屋顶上,看着广场中有意无意往空摊位望的砂隐村居民们,毕竟猪扒包的摊主有规定,一定要他本人在摊位前站定才准开始排队,彻底杜绝各式打算偷跑或以地利之便彻夜排队的狂热人民,也才让砂隐村的广场虽然多了一传说的口味,平常仍能维持正常的运作。
 
  如果是刚开幕就算了,这家传说中的猪扒包都开了大半年,想吃的都该吃过了吧,现在是还在排什么啦。
 
  结果他的姊姊也说,“勘九郎,去买个猪扒包吧。”害他下午什么行程都不敢安排,只能待在广场上等着买猪扒包。
 
  这会刚过四点,突然一个走进广场的男孩子吸引了他的视线。嘿,居然还有木叶的人要来排猪扒包啊。就看那男孩子拉起挂在脸上的护目镜,气喘吁吁,汗水一滴滴落下,他用袖口抹掉汗水(话说这么大热天的居然还穿长袖这家伙没事吧……),东张西望一番,最后当他确认了猪扒包摊贩的位置,喜孜孜点点头,便开始──搭讪起村里的小姑娘们。
 
  喂喂,哪里不对啊大哥。你是来买猪扒包还是来追美眉这下小弟我一点也不明白了耶。勘九郎忍不住追着少年在广场奔走的身影看,就见他老幼通吃,一下问年轻大姊姊、一下又是路边的老奶奶……等等,老奶奶就算了大叔也要你适可而止好吗!几乎要惨叫出声,却见三个人都笑着和带土点头,老奶奶还拉着他去一旁可以躲太阳的屋檐下,大叔还搬了一张长凳让四个人都能在屋檐下坐下来。
 
  太、太强了……勘九郎也抹了把汗,实在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亲眼见证一口气追三个妹(?)然后大家都欣然同意,和和气气一起坐下来聊天……唉呦喂,年轻大姊姊还去端了冰开水出来给他喝,这实在是……
 
  “啧。”
 
  嗯嗯,的确需要出声表达一下自己对于花心的不屑……等等刚那声糊糊的啧舌声可不是他发出来的啊。勘九郎一脸惊吓,左顾右盼,才发现不知何时,屋顶上又坐了另外一名不速之客。
 
  ……这家伙好像也是木叶来的啊。一头白发蒙着面……嗯,是谁来着,喔喔,不就是木叶白牙的儿子吗?勘九郎呵呵笑了两声,立刻和对方摆摆手打了招呼。但白牙的儿子果然就如村里一些白牙粉丝俱乐部的大婶……咳,女士们所说的一样,虽然是个让两个村庄里小女生总要花痴半天的杰出天才,但脾气比起来可说是大大地差多了,骄傲臭屁,你看都已经好好跟他好好打招呼了居然只被回应个随便的“嗯”。
 
  跩哥你好,跩哥再见。
 
  勘九郎双手拖着下巴,长长叹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自家同样是跩姐跩弟的手足们。
 
  他本来真的不打算和对方答话的啦,但是话匣子忍不住又开始运作,“嘿,楼下你朋友啊,很能干吧。”
 
  说完又听卡卡西啧了一声。他压根没看勘九郎半眼,调整了一下坐姿,盘腿而坐,环胸睨着不远处和老奶奶、年轻姐姐还有大叔聊得正欢的带土。
 
  “真是笨蛋啊。”然后他说。说完之后他就沉默地坐定,安静地盯着他家朋友快半小时。勘九郎偷瞄他,本来还想和对方聊聊木叶最近又发生什么事之类的,结果对方专心一致地视j……呃,偷窥他家好友,半点要理会他的意思都没有。勘九郎只好继续盯着广场的动态发呆。
 
  但没多久他就找到事做了。
 
  你看看木叶这群人可不可爱,居然同一天还有第二组人马来买猪扒包啊。就看那简直像信号灯一样的红蓝黄三人组,粉色头发的小女生笑咪咪地左勾一个臭着脸,穿着团扇图样上衣的黑发少年;右勾一个臭着脸,穿着漩涡图样上衣的金发少年……喂你们两个男生稍微给女孩子面子成不,用得着全程臭着脸吗你们!
 
  勘九郎又摇摇头。“喂你们木叶该不会盛产臭脸吧?”他忍不住又转过头去损了一下坐在他旁边的卡卡西,但对方毫无反应,就只是个稻草人。僵了一下,勘九郎搔搔脸,总算知道是自讨没趣。
 
  另一头,底下木叶两派人马开心地汇流了。带土和鸣人好像本来就是死党,两个人立刻抱在一起一见如故,左一句“你也来买猪扒包啊”右一句“对啊没想到你也对猪扒包有兴趣”,果然是为了猪扒包出门的,男孩的话题怎样都无法脱离猪扒包的回圈。
 
  “嘿,带土。”小樱也开心地朝着带土挥挥手,“刚才凛还在找你和卡卡西呢,没想到你居然也跑来买猪扒包啦。卡卡西呢,他没和你在一起吗?”
 
  带土立刻一脸尴尬,“糟糕……”只是他才说两个字就发现不对,“卡卡西他没和我来啊?他不是还在木叶吗?真是的,肯定又躲在某个地方修练了,居然还让凛找……”数落起死对头,带土一脸义愤填膺。小樱于是吃吃笑了,“还说呢,凛也有找你呀。你还不是没和她说,要来买猪扒包。”
 
  带土脸色倏地刷红,就像煮熟的番茄。他沉默了一会,才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欸这哪能说呢,因为想给她惊喜嘛。因为前几天突然提到很想吃猪扒包,但还没吃过。”说着他又拉着一旁的老奶奶介绍,“因为一人限买一份,老奶奶的孙女和儿子都会帮我排队,很感谢他们啊。”
 
  鸣人摸摸下巴,食指伸出来,照着数了一、带土,二、大姊姊,三、大叔,“就算你和凛一人一份,也不需要三个人啊……唉唷很痛耶佐助!”他抱着头,看向一旁用拳头敲了自己头,却不可一世哼了声的佐助。龇牙咧嘴地要对方给个解释,佐助却一脸“朽木不可雕也”地睨着他,“超级大白痴,你忘了他们队里还有旗木卡卡西么。”
 
  果然一旁带土露出被佐助说中的表情,脸又红得更厉害。他连忙啊啊叫了两声,“你们别说了怪不好意思的!我只是觉得我们两个吃给笨卡卡西看实在有点可怜……况、况且凛那么好,要是她都分给卡卡西我就要更郁卒了!”
 
  小樱掩着嘴偷笑,“带土你真别扭,舍不得卡卡西吃不到就直接说嘛……”
 
  “妳、妳很烦耶!”
 
  “嗯……”勘九郎有些汗颜地看着底下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成家庭伦理剧的温馨小剧场,若有所思地转过头去,不知何时卡卡西露在外头的两只耳朵都变得红通通。
 
  勘九郎好像听见卡卡西开口要说什么。他上半身偷偷靠过去想听清楚一点,几乎要把查克拉当成念能力集中在耳朵加强听力了,勉勉强强终于听到了,但也只听到笨蛋两个字。
 
  搞啥啊,害羞了又骂人。勘九郎摇了摇头。
 
  但他又哪里知道旗木卡卡西口中说的是“早就猜到了,笨蛋带土”呢。



 
  5:46 p.m.
 
  经过一番排队的功夫,在砂隐村村民热情帮助下,总算木叶的大家都很开心地买到了猪扒包。一拿到手,鸣人就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结果烫得他张着嘴巴乱叫,一会才能认真品尝美味。幸好传说果然名不虚传,是会让人短暂忘怀一乐拉面的好味道,真的太好吃了。小樱和佐助互看了一眼,也一口咬下又烫又多汁的猪扒包,瞬间两个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鸣人一手揽上小樱的肩,“谢谢小樱妳特地找我们来!虽然很远但真的超好吃的!”佐助也轻轻点头说了谢谢。
 
  小樱一脸满足,能这样三个人一起开心地做一件事,真是太好了,“哪里,也要谢谢佐助君和鸣人肯答应我这么临时的邀约一起来啊。”她从井野家花店冲去找他们的时候两个人差点就打起来了,看得她心惊胆战呢。幸好一问说“要不要一起去买猪扒包再不去就来不及啊”时两人可能还没反应过来,都呆呆地看着她点头。
 
  嘿嘿,万幸万幸。
 
  “那我们就边吃猪扒包边回木叶吧。”她问,两个男孩子都点头同意。像是想到什么,她走到抱着三份猪扒包的带土身旁,“呐,带土,你不趁热吃吗?”
 
  带土摇摇头,“如果凛只能吃冷掉的,我也一样啊。一定要和他们两个一起吃,才有意义嘛。”
 
  “带土你还真感人耶。”鸣人一边抹泪一边搭上带土的肩膀。“怎样,我们一起回去吧。”
 
  “没事啦,你们先走吧,你们怎么忍心让我在后面看着你们吃啊。”带土咧咧嘴。于是第七小组的三个人面面相觑,纷纷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最后他们和带土挥挥手,先一步走回木叶了。
 
  带土在原地看了一会,虽然不免会觉得人家小队和谐融洽的画面实在太让人羡慕了,但他才不会觉得自己寂寞咧。他又等了等,才没忍住抬起头,深呼吸口气──
 
  “喂,卡卡西你是要在那晒太阳晒多久!头发天生白的就算晒太阳也不会产生黑色素哦!”带着护目镜的眼睛有些挑衅地看着从屋顶上探出头来,一副被发现也要淡定脸的死鱼眼卡卡西。
 
  过没多久卡卡西就从屋顶一纵而下晃到他旁边,“你知道我在这?”
 
  带土得意洋洋地哼声,“早就知道啦。”
 
  卡卡西沉默一会,才撇过头去啐道:“就凭你那智商水平一定是猜的。”
 
  “……喂卡卡西你想打架是嘛!”
 
  于是就这样一搭一拌地往回程前进。



 
  6:07 p.m.
 
  “啊啊,走着走着都要晚上了。”
 
  “……拐个弯过去看看。”佐助说,“太阳刚好要掉下山头了。”
 
  鸣人跟着话语抬头。明晃晃的玻璃蓝珠子里,映着夕阳烧得满山通红。
 
  一面他听到小樱笑着赞叹,“哇──好美啊。”
 
  真的很美。鸣人左看看佐助右看看小樱,此刻两个人都带着笑意仰望夕阳。
 
  ──这一个转角,日阳就要落下。




 
  Fin.






#Bonus-1
7:58 p.m.
“真是的,害我担心这么久,你们两个到底跑去哪里啦!”
带土和卡卡西两个互觑一眼,连忙拿出藏在身后,早就冷掉的猪扒包。
“凛,我们一起吃吧。”
“……唔,真是的。如果要去买可以和我说,我也能一起去嘛……”
“呜哇凛妳别哭嘛真的对不起啦本来想给你个惊喜的!”
凛于是揉着眼睛破涕为笑,她接过带土慌张拿在手上的猪扒包。“……你们也还没吃吗?”
带土搭过卡卡西的肩膀,卡卡西眯着眼睛、他也咧嘴一笑,
“从一开始就已经决定要和凛一起吃啦!”


#Bonus-2
8:20 p.m.
“喂井野,妳看他们都去买猪扒包了,我们也去嘛。”丁次抱紧怀中的洋芋片,看着正开心晃过街上的信号灯三人组,早就已经吃过晚餐的胃,突然又饿了起来。
闻言,鹿丸拍拍额头,瞥了一旁尚未出声的井野一眼,忍不住叹了好大一口气,“唉唷……丁次,不是我在说,从这到砂隐村很远耶,就为了个猪扒包,多麻烦……”
结果井野立刻摇摇头,似乎对于他的懒散比丁次的好吃更不满,“为了吃,丁次你真是连运动都很勤劳呢!这也是好事!好,就这么决定了,这礼拜六我们就去买猪扒包吧!鹿丸,你也要来喔!”
“耶!”“欸……”


#Bonus-3
6:10 p.m.
“咦,勘九郎,回来啦?”手鞠把他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顿,最后停在他拎着袋子的手上。
“真难得,你居然有买自己的和我爱罗的份啊。”
勘九郎将头侧向一边,脸色惨淡地呵呵了两声。

“……没办法,看了两组现充,妳弟弟现在空虚寂寞觉得冷。”

  


评论(8)
热度(32)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