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血界战线 札雷】Time Traveler-01


 
  1. Back to The Past
  
  “今天是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五日。”
  
  雷欧刚睁开眼,好不容易才听懂突如其来的报时,坐在床边的人已经伸出手,温柔梳理他睡乱的头发。可能是刚起床眼前还有些模糊,在认出对方的长相前,雷欧首先辨识出的是自己长年以来听惯的低沉口音,以及此刻放在头上的大掌温度。他坐起身,侧着身体转向对方──进入莱布拉后就没少见过的前辈,札布‧雷夫洛就坐在那。
  
   他记得前不久他们还在说话,突然间一阵难以抵抗的困意无预警袭来,他像是被打了全身麻醉,起初还有朦胧的意识,后来四肢、脑袋全像被人往海里压,光线越来越少,他甚至不确定自己是哪个时间点不省人事,再次醒来就在床上了。想到这,雷欧反射性摸摸床铺,这么软,不是他现在住的地方。但环视四周,这里也不像是医院,反而像是某个人的家。
  
   颊边不禁流下冷汗。他狐疑地望向床边的札布,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睡倒在前辈某位情妇的床铺上。
  
   发现雷欧在看他,札布略为停顿,又开口,重新报出刚刚的日期。 见雷欧还是没反应,他垂下头,望向床铺的方向沉默一会,才恍然低语:“……这样啊,我懂了。”
  
   什么,你懂了,我怎么什么都没懂?雷欧一头雾水。
  
   札布大概看出他脸上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的茫然,笑了笑,才解释说这里是他们两个为了巴蕾莉,买了比较好一点的房子。雷欧听到这更是傻眼地指着自己。
  
   “什么?我?但我一点印象也没有喔……”
  
   他一开始还满头问号,但想起昏迷前离奇的经历,问到后来他变得迟疑,语尾含糊不定。札布盯着他看了一会,或许是觉得他像是憋住什么的表情很逗趣,札布无预警地捧着肚子爆笑起来,笑说好久没看到这样一团状况外的阴毛块。雷欧原本看对方成熟稳重的模样还有些忐忑,这会破功,恢复成原先的混帐前辈他反而安心了。他在札布问他记不记得睡着前在做什么时简单交代自己记得的状况,但发生的事他其实到现在也还没想通,说的时候吞吞吐吐,很难顺利组织起语言,结果说到最后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明明如此丧气,札布却像要他放心一样,牵住他放在被单上的手,用不大不小的力道握住。
  
   就像在说他都知道,一切都没问题一样。
  
   “没事的,雷欧,时间也足够。”
  
   札布继续安抚他,说完他慢慢松开手,转而抓住还傻愣在原地的雷欧双臂,眉宇间隐约带着点严肃,“你仔细听清楚,接下来我说的每件事都很重要。有什么疑问就打断我直接问,可以吗?”
  
   雷欧点头,心里还在想眼前这人与其说是札布,反而有点像是上司史帝芬了。他是什么时候学会这种成熟稳重的解说语气的啊?他想想有点想笑了,但仍装出一付正经八百的面无表情,听札布继续往下说:
  
   “不用紧张,我们至少还有半天的时间。”
 
  
   ※
 
   
  即使是全世界最紧张区域,到了星期五下午,街道上依旧洋溢着周末特有的悠闲气氛。雷欧纳鲁德‧渥奇回过神,抬头望向被厚厚浓雾包裹的天空,又回头瞅着人潮往来的街道。没什么人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前后左右也没瞧见莱布拉的人。
 
  看来这次是难得的休假啊。他随意地想,凑近路边店家的橱窗,一面眺望内部的装潢,一面准备返家,大约这样走过几家店,要找的东西终于进到视野里。
 
  但找到的结果却让雷欧下意识揉了揉眼。他停下脚步,一改刚才漫不经心的模样,慎重转向橱窗的方向。在几秒前映入眼帘的,是很久以前就几乎没人在使用的挂式日历。它挂在光线稍嫌昏暗的咖啡店靠近门那侧的墙面,纸面中央大大写了个“13”。他吞了吞口水,更加凑近橱窗,凝神一看,日历的文字逐渐清晰起来。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三日。
 
  “……不是吧?”
 
  雷欧嘟嚷,简直要怀疑起自己的眼睛──哪怕现在在他眼窝的是那双能看透所有世界秘密的神之义眼。
 
  他沿着街道靠橱窗侧跑起来,不时往店家里望,很快他又在几家店的电子钟、月历或其他摆饰上看到与刚才那家店日历上相同的日期或年份。匆忙间他已经跑到最近的路口,雷欧稍微喘口气,撑着膝盖仰头往上望,巨大的半身海报吸引住他的视线。那是对面大楼墙面挂着的帆布广告,上头印着小有名气的女模特专注凝视镜头的模样,女星右侧的留白写着一行简洁俐落的广告标语:“2010年最想亲吻的嘴唇”。又看了海报几眼,他掩面往后一靠,贴着橱窗玻璃滑坐在路边。他一连串的诡异举动让一些经过的人朝这头匆匆瞥来一眼,但更多数只是漠然从他前方经过。
 
  普通的上班族,肢体庞大的异界人,甚至是不成人型的异形,七年前也好、七年后也是,街道的组成分子并没有太大的差异。乍看科技与生活随着时代往前推进而更加提升,实际上却没有变化到一目了然的程度。
 
  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呢?雷欧苦笑,正准备撑着膝盖站起,不远处连续传来几声金属砸在地砖上的轻脆声响。他往声源望去,先是几个熟食罐头在地上滚动,食材与杂物从地上的纸袋散落出来,纸袋后方则是双特别眼熟的运动鞋。他顿时有个不妙的预想,紧张地吞了口口水,才将视线往上挪。
 
  雷欧心里挣扎,抬头速度特别慢,几乎能说是逐格往上移;但再怎么不想面对,顺着那双黄黑配色的运动鞋往上望,松垮的松紧裤与过长的套头衣,毫无疑问都是自己刚加入莱布拉时最常见的打扮。
 
  他大叹口气,终于认命抬起头,对上七年前的自己那张,即使看到吃人异形也不见得会刷青成这样的惊恐表情──没错,站在他前方约莫五步外的是七年前的雷欧纳鲁德‧渥奇,旁边还附赠一个嘴巴大到可以塞鸵鸟蛋的札布‧雷夫洛。
 
  ──这里是,七年前的黑路撒冷区。

 
  然而,不管七年前后,这条混乱的街道向来从不准备足够缅怀或喘息的时间。
 
  三人中率先反应过来的是札布。身为雷欧护卫的他在第一时间将身侧的人往身后一放,手掌不知何时已经握住爱用的打火机,只是他还没来得及使用自己拿手的武器,下一刻眼前景色快速变化,措手不及的他瞬间失去平衡往地上的铁罐摔去。
 
  杀气一闪而逝。
 
  “铿当!”
 
  被前辈突然倒下的声音激得回神,原先被保护在札布身后的雷欧连忙跌跪下去查看札布有没有受伤,但他很快就抬起头,望向仍坐在原地未动的“另一个自己”。前不久才曾因为被逼急,而对打算上班摸鱼的前辈使用过类似手段,他当然在第一时间注意到刚刚放倒札布的技能,来自镶嵌在自己眼窝中那神工器具。
 
  “……你!”
 
  还没来得及说完自己的疑惑,来自七年后的雷欧纳鲁德已经先一步举高双手比出投降的手势,缓缓从地上站起。两人对上眼,雷欧比了比自己的眼睛,先是点头,而后摇头。
 
  前者是肯定过去的自己对于眼睛的猜测,后者则示意这件事不方便在人潮往来的大街谈论。确定过去的自己理解动作的意思,雷欧往前踏出一步,蹲低身子,帮忙捡拾散乱在地上的物品。暗自幸好两人跑腿的清单大都是些经得起摔的物品,虽然最早摔出来的那盒鸡蛋全员阵亡,其他东西倒没什么大碍。
 
  还望着地上鸡蛋的尸体感叹,过去的他已经扶着自家前辈从地上站起。
 
  雷欧抬起头,正好对上札布的脸。比自己印象中小了七岁的前辈脸色还有些苍白,像是刚从云霄飞车上下来。许久没见他吃鳖的模样,雷欧忍不住噗哧笑出声。
 
  毕竟共同相处了七年,若还不能预测札布的起手势,那就是雷欧的疏失了。早就对札布的一举一动熟稔万分的他第一时间就看破对方的预备动作,并在第一时间强行把札布的视线,与方才他们身边疾驶而过的公车所乘载的客人换了。只要准确抓住谁正往窗外看,就能利用视界的速度差成功放倒毫无防备的札布;又不会因为随意夺取驾驶视线而危害道路安全,这是雷欧多年来的心得。
 
  能有今日这等熟练的反射神经,全多亏眼前这位学不会教训的前辈在未来多次亲身训练;不过,也因为都拿同一个人练习,当中几次失手也在所难免。
 
  他不免感叹:“相较之下,七年前的札布先生身上四处是破绽,只要出其不意的攻击,得手率果然很高呢。”
 
  “臭小子你说啥!”札布一气之下特别有精神。他拨开小雷欧试图阻拦的手,气呼呼走上前来。被甩在后头的小雷欧连忙小碎步追过来,担心地在自家前辈与另一个自己间张望。
 
  来自七年后的雷欧纳鲁德在三人之中显得特别气定神闲。该说是拥有大人的余裕,又或者两人初认识时那个只要一挑衅就会马上爆炸的札布实在太久没见,他反而弯着眼睛笑了。
 
  “啊、马上就会回嘴这点也好怀念。”
 
  “你倒是有种过来让我揍──”“等等,札布先生,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吧!”
 
  小雷欧慌张抱住札布的右手臂,试图阻拦他真的对另一个雷欧动手。虽说觉得“自己”这样气定神闲捉弄札布简直是在玩火,但更要紧的是对方刚刚传达的话语中,透露出一件更重要的事。
 
  “‘这个我’,很有可能和巴蕾莉一样,是从未来回来的!”
 
  关键字脱口的瞬间,札布停下所有动作。他极其缓慢地回头,对上自家后辈拚命的表情,好半晌才又回过头,重新望向依旧微微噙着微笑的“另一个后辈”。之后,他视线略带狐疑地在两个雷欧间来回几趟,脸上表情也益发严肃。
 
  “不妙啊雷欧……”札布语气略带沉重,“你过了七年也完全没长高耶。”
 
  居然先在意那边!这人有事吗!“身高的事就不用管了,我本来完全不想提的……”悲愤说完,小雷欧自暴自弃巴住前辈的手臂,脸上挂着两排泪。札布立刻皱眉,嫌弃地把他从自己手上扒下来,用力推到一旁。
 
  “喂,你会一直这么矮又不是我的错,不准把眼泪抹到我身上哦?”
 
  “呜呜──冷血的垃圾,虽然我知道你就是这种人!”
 
  ……哈哈,总觉得眼前这种画面也很久没见了。
 
  另一边的雷欧苦笑地看着眼前的画面,别开脸,不着痕迹吁了口气。稍微又等一会,他伤脑筋地摸摸头,深吸口气,努力摆出和善的笑脸,向还沉溺在微妙伤感气氛的两人招招手,提议:
 
  “总之,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吧?”






TBC

注*1 原作似乎没有设定年代,这边依照血界开始连载的时间私设为现代至近未来。毕竟莱布拉每个人配给都是虽不自由安全性却相对较高的 iOS 系统终端机,2010 也差不多有 iPhone4,看画面感觉蛮合理的,就先这样配置了,方便标年分。


正剧向,本来打算写完更新再丢第一集过来的XD

*换个顺序

评论(6)
热度(76)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