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界战线 札雷沼住民 ✿
湾家人。店长 / 阿笨。
吃逆(読む専)不吃ALL。
CP双方fans。
不吃作者代入YY作品。

万年征求札雷同好。

收起个人介绍
   

【卡带】鬼故事-05

 

  #5 离别前的礼物

 
  午餐时间带土一直盯着他吃饭。带土是急性子,吃饭也快;虽然到底还比不上某人曾经在一乐拉面达成的秒杀战绩。他身上穿着小樱选的橘黄色上衣,一边晃着脚,半趴在桌上,看上去有些意兴阑珊的。卡卡西本来想问他怎么了吗?结果带土就自顾自说出来了。
 
  “你果然很喜欢吃秋刀鱼啊。是因为便宜吗?可是有很多刺,吃起来很麻烦……”带土一面说,挪动了头部,瞅向桌上那只细长的烤鱼。本来晚餐卡卡西是打算烤两只,但带土嫌除刺麻烦就让他少弄一只。是啦,虽说秋刀鱼也不难吃、虽说青菜萝卜各有所好,但卡卡西和秋刀鱼,真是个奇怪的组合,就像名剑客和破武器……可是他印象里的卡卡西,平时看起来没什么特别喜好,却每次都格外开心地在吃那些廉价的鱼。带土抿抿唇,先不提为什么自己老爱观察死对头的一举一动,但他确实记着这件事,而且一直很想找机会问卡卡西,到底为什么非得是这种鱼不可。
 
  年长的旗木卡卡西一点也不像同年纪的喜欢刁难宇智波带土。卡卡西看了他一眼,才捉着筷子垂眼看向秋刀鱼,沉吟了一会才说:“嘛,或许是吧。”
 
  于是带土忍不住皱起眉,呿了声。
 
  有一好没两好。老卡卡西个性温和,被年纪磨得瞧不出当初那尖锐的棱角;同时岁月可不只下了这点功夫,磨圆的同时,也把他磨得棱磨两可,特爱打太极。
 
  啊,还有还有,老卡卡西非常识相。他再也不像带土认知里的旗木卡卡西那样老被带土的违规行为气得跳脚,随时要找他碴,并且和他打架──这个二十六岁的旗木卡卡西……很奇怪地,特别在意宇智波带土的情绪,任何一点时间都不愿意他受任何气或委屈。简直就像要把这个未来会给(曾经给了)他眼睛的带土给当作自己的儿子一样宠爱。
 
  唔,微妙。带土皱了皱鼻子,卡卡西则眯着眼睛笑,用筷子仔细挑掉秋刀鱼的刺,再将鱼肉夹进碗里,以非常美味的表情配饭吃掉。又吃了几口,他才接着说:“说不定是那样。虽然以前因为一直接任务的关系,并不到缺钱的地步,但那个年纪靠自己生活还是很辛苦的。总想着再省一点就好了。”卡卡西说着露出有些怀念又有些寂寞的笑容,带土一直盯着他看,一边听着,不知怎么地就想着要是下次有机会和卡卡西吃饭,多分他两个便当里的肉丸子就好了。以及,如果回去之后卡卡西要找他打架之前,带土先请他吃顿饭好了。
 
  不过嘛。他搔了搔脸,突然又觉得自己善意萌生得太快,回去之后,一定又会为了小卡卡西那处处针对他的恶意,气到把这些事给忘了。而且自己认识的那个卡卡西,肯定会不屑带土的施舍,也不想让他请客。
 
  但这也没关系。如果卡卡西终究会长成这样温和又有礼貌的样子,说不定小时候的旗木卡卡西本来个性也还不差,只是爱闹别扭罢了。带土想想在心里偷笑了一阵,想着待会他可以和卡卡西要纸笔把这些事情写下来。当然他可不会让任何一个卡卡西给看到那些丢脸的东西。
 
  “但是呐,带土。”老卡卡西的声音让他从救济小卡卡西的妄想中回神过来,他连忙摇头,心想自己到底为什么要替那个,这么好强又这么不服输的死对头想这么多,对方和村里真正需要帮助的老爷爷老奶奶一点也不一样,肯定不需要带土去关心的,他又何必花这些时间……
 
  那头的卡卡西完全没有发现他脑里纠结了多少圈反反覆覆的问题,他只是继续温柔地挑着那只被他剖腹的秋刀鱼的刺,仔细而专注的,然后继续说:“我在想啊,说不定会这么喜欢秋刀鱼,就是因为它刺很多吧。”
 
  “你还真奇怪……”带土噗哧笑了出来。
 
  “你看啊,”卡卡西又清掉了一些刺,“当我在挑这些刺的时候,就要很认真。认真的话,就连吃饭都会认真起来,不会随便囫囵吞枣,每一口饭都扎扎实实的。我觉得这样也很好啊。”
 
  “啊!原来是这样啊。”带土一脸恍然大悟地大叫,把彼此都吓了一跳。紧接着,他几乎是抢着卡卡西的语尾说,声音还带着些急切,“喂,卡卡西,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直都在想啊。你总是把事情都做得很好,虽然有点臭屁又不会看人脸色──但你做事总是那么认真,所以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你什么都要那么认真?”
 
  卡卡西愣住了,他几乎是看着带土的眼睛发呆,就差没问一句,“所以?”
 
  但带土已经咧嘴笑着把他想问的话给接下去了:“嘿嘿,难道不是因为你很寂寞吗?”
 
  他说完,一脸洋洋得意,好像戳破了卡卡西不想让别人知道的小秘密而沾沾自喜的样子,立刻又接着补充:“因为寂寞的时候,只要专心做某件事情,就不会那么难过了啊。”
 
  ──所以旗木卡卡西你,当时难道不是个时常感到寂寞的孩子吗?
 
  卡卡西静默了好半晌,最后才放下筷子,露出宠溺又无奈的笑容。或许是呐。父亲走了之后,小卡卡西总是一个人,既刚愎自负,又懒得和人交好,虽说在同年龄的孩童中常受到敬仰的视线,但更多人是用同情的眼光看他。只是当他以为自己会一直一个人的时候,波风水门拍了拍他的头,野原凛温和地笑着待在他旁边,至于宇智波带土……你知道的,这家伙的癖好就是迟到,有时候是睡过头,有时候又帮爷爷奶奶过马路,可是这样不遵守规矩的同时,又大吵大闹地说他总有一天要成为火影。然后就这样一蹦一跳出现到卡卡西前面,轻浮草率,又弱得可以。
 
  事实上,一直到最后那一年,旗木卡卡西都认为自己远远把宇智波带土丢在身后,他太杰出而他太弱小,卡卡西又总是如此认真,带土压根怎么追也追不上──但当卡卡西终于回头的时候,“什么啊,你就这点程度啊。”这么说着的带土总是咧着嘴笑,一身狼狈,但稳稳地站在他身边。
 
  而一直到今天他才知道,原来卡卡西回过头,找到的是自己总是注视着、也总是注视着自己的宇智波带土。你看,他甚至连卡卡西的寂寞都可以这么轻易地说出口。
 
  可是会那么想,难道不是因为宇智波带土自己,也常常觉得寂寞吗?
 
  若是往日的卡卡西,这会看到带土那副自得其乐的欠揍模样肯定会不由分说把他冷嘲热讽一顿吧。但现在的卡卡西只是笑笑地睨着带土,因为他与过去的卡卡西都知道,宇智波带土确实说对了,他们真的能够互相理解,只是在当时两人的骄傲与自负,使他们终究无法在对的时间了解并接纳彼此。
 
  那曾经是旗木卡卡西心上数一数二的伤口,什么都无法弥补的遗憾。
 
  但如今宇智波带土就坐在他面前。
 
  而他又是为了原谅卡卡西,或者……责怪卡卡西,才会出现在这里呢?
 
  “真是的。”似乎是发现卡卡西又在绕在自责的漩涡里,带土忍不住啧啧舌,站了起身。随后他又状似不经意地留下一句让卡卡西动摇不已的话语,才接着说,
 
  “要在这里住,我好像少了一些换洗衣物呢。”

 
  樱发少女忧心忡忡地站在门口。双手轻抡成拳状,几次欲言又止,才鼓起勇气挺起胸膛上前,深吸口气,“卡卡西老师,带土前辈他……已经哪里都不在了喔。从一开始,他就不在了!所以,卡卡西老师,你也应该──”
 
  卡卡西朝她摇了摇头,阻断少女接下来的话。他将视线移回眼前的袋子。那里头装着前些天小樱带着带土上街买的崭新衣服,但理应要拥有它们的那个人却在木叶凭空消失了。正如同他来得自然而不可思议,离开时也同样毫无征兆。毕竟带土说要出去静一静,他们原先还以为可能是对方闹脾气跑去躲起来了,找了不少地方,都要把木叶给翻遍了,终究还是毫无斩获,这才倾向认为带土是只是时间到,再次消失了。若非第七小组所有人都有和带土相处的共通记忆,卡卡西甚至要觉得这是一场老天爷可怜他才让他梦到了过去的带土。
 
  “让妳担心了,小樱。老师没那么脆弱啦,只是稍微,还想像这样自己再静静坐一会。”卡卡西眯着笑说,“妳先过去找鸣人和佐助吧。”
 
  小樱勉强也扯出笑,“嗯”的一声点点头,“那……我们都在老地方等老师,一定要来喔。”她一面说着,语气还有些结巴,最后挥挥手,走出卡卡西家,顺手带上了门。同时少女在心里心想,下次……下次卡卡西老师再迟到,就帮他说些好话吧,毕竟也是为了带土前辈嘛。
 
  小女生关上门后,在走廊上小碎步跑着离开。要是让佐助君还有鸣人等太久就不好了呢!要是被视为卡卡西老师那样的迟到大王,也是很让人困扰呀!
 
  “啊,对了,”小樱掩嘴,表情微妙,嘟嘟嚷嚷着边赶路边抱怨:“……明明要去看带土前辈,就早点出门嘛,干嘛每次都要迟到那么久。”一小时是常态,三小时家常便饭,最久还有五六小时,实在太过分了啦。少年少女的青春可是不能这样浪费的呢!人家她也有很多事情要做呀,佐助君的时间也很宝贵,鸣人──鸣人就算了吧他好像都在村里乱晃。
 
  “小樱。”
 
  唉这声音好耳熟难道不是……樱发少女疑惑着停下脚步歪回头去看,“呜哇卡卡西老师!”虽然说希望老师别迟到但就这样立刻追出来果然还是颇吓人的。她惊魂未定地拍拍自己胸脯,又做了两次深呼吸,才问:“怎么了吗?卡卡西老师。”
 
  卡卡西笑眯着眼,“小樱果然是三个人里面最聪明的。”
 
  突然被夸奖,少女面皮薄得跟什么一样刷得就红了,她还拍拍脸要自己振作,说好此生只花痴宇智波佐助一个人对老师红着脸什么意思。“老师你这样说就不厚道了,佐助君可是我们成绩最好的呢,我只是稍微多一点小心思罢了!”
 
  青春期的少女就这点可爱。喜欢被夸,更喜欢自己的对象被夸;与其夸她,不如多夸她喜欢的人。心思很单纯,只要你认同了那个人,少女什么都会和你说,都肯让你牵着鼻子走。卡卡西暗笑,但他当然不是来夸她或者佐助,只是当春野樱关上门那瞬间,卡卡西想起了她是第一个和带土说话,甚至把带土引向卡卡西的重要人物。
 
  “是喔。”理解了他的用意后,小樱这么回应。她和卡卡西并肩走在村子里,慢慢地往集合地点移动。“因为带土前辈的宇智波家徽太明显了嘛。所以连佐助君,我也没告诉他带土前辈的身分唷。那样太让人难过了不是吗?”她一边说,垂下眼睑,嘴角牵起有些落寞的笑容。
 
  “带土前辈他,那一天一直在哭。怎么说呢,他给我的印象比较像鸣人,而鸣人虽然又爱闹又像个孩子,其实却很坚强,都不哭的。但带土前辈却不是,他嘴上很坚强,心里却有很多让他想哭的小事。”
 
  而后她抬起头,偷偷瞅着卡卡西。因为带土前辈的关系,所以卡卡西老师的心情也……啊啊。可是老师一定不会哭的呢。她无声地叹了口气,小脸皱起。
 
  “呐,带土前辈虽然已经过世了,但他会永远活在老师的心中啊。”小樱拧着眉露齿大笑,像是想让卡卡西安心一样,“所以老师才那么常去看他,不是吗?”
 
  卡卡西停下脚步,他伸手按住覆盖自己左眼上的护额。“带土他,至今还一直活着。就在这里。”
 
  小樱嘴微微敞开,愣了好半晌,才总算露出放心的表情。她拉住卡卡西的上衣衣角,“卡卡西老师能这么想就好了,那我们快走吧,已经迟了好久喔!”
 
  卡卡西连忙举手投降,“好好、小樱,老师知道了……”也不用这么赶嘛,让那两小子等一下不会怎样啦。
 
  “不行啦老师,忍者还是遵守时间比较好啊……”
 
  于是就以这个姿势组合加速前往集合地点。
 
  最后,卡卡西若有所思地回头望向木叶的道路。他好像感觉到某种熟悉的……但事实上他眼前依旧是普通到不行的木叶日常街道。什么也没有。

 
  “真是的。”穿越时空前来的带土曾经这么说,“要是你肯坦白自己心情的话,比起像现在这样争锋相对,我们说不定能够成为很好的朋友。”

 
  可是,他明明还没被原谅啊。
 
  “……你为什么要出现呢,带土。”
 
  无声呢喃的同时,卡卡西心里也明白,这问题,再也没有人能够回答他了。




---

加个连结服务大家

06 05 04 03 02 01

评论(11)
热度(29)
©店長很忙 | Powered by LOFTER